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104.有求必應,必寵無疑  
   
104.有求必應,必寵無疑

半個小時後...

蘇淺淺的情緒逐漸平複了下來,看著顧之深胸口上那一撮被自己抓的皺巴巴的襯衫,她覺得很抱歉.緩緩抬頭盯著顧之深的雙眼,見他正看著自己,她又立刻低下頭去,歉意的說:"顧之深,對不起!"

看到蘇淺淺已經沒事了,顧之深也放下心來.他輕搖了下頭,嘴角掛著淡淡的笑,眼眸里裝滿了溺愛."心情好點了嗎?要不要打我兩拳出出氣?"

蘇淺淺用手擦擦哭得酸腫的雙眼,緩了緩高低起伏的情緒,因為之前哭的太傷心了,難免情緒有些失控,不過好在顧之深不介意.

"顧之深,我想喝酒,你這兒有酒嗎?"蘇淺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對面的櫃子張望了下,一邊問顧之深一邊起身去找.

只要聽到蘇淺淺說想喝酒這半個字,顧之深的反應就會特別的強烈,當然這次也不例外,猛的站起來,兩步快速邁到蘇淺淺身後,伸手將她拖住."不行,淺淺你不能喝酒!"

每次想喝酒,但都感覺顧之深會很掃興的阻止,在外邊就算了,現在就在他家耶,她都不怕他會對自己做些什麼,那他還擔心什麼啊!

只是想喝一點點酒,舒發一下略有憂郁的心情而已,顧之深竟然一盆冷水澆過來,這讓蘇淺淺毫不猶豫的沖他飛幾個犀利的白眼,沒好氣的說:"放心吧,我不會像上次那樣了!"

的確,已經不可能有第二次了,因為他們已經結婚了,不可能再結一次婚,除非是蘇淺淺酒後瘋狂拖著顧之深去離婚.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擔心你,你明明知道自己不會喝酒的."顧之深是擔心蘇淺淺,喝酒傷身體,更何況他不願意看到她再為安簡資喝醉一次."借酒消愁愁更愁,淺淺,你不能喝酒."

蘇淺淺心里有些懊火,誰說她是借酒消愁了,她只是忽然想喝酒而已,只是想舒發一下略有憂郁的心情啦,顧之深他在瞎想什麼!

看著顧之深,看到他的阻攔,蘇淺淺不悅的推開了他的手,轉身回到沙發上坐著.伸手拿起旁邊的抱枕,雙腳往沙發上一縮,生氣又很無奈的說:"顧之深,我不是想借酒消愁,我就是想喝喝酒,什麼酒都行,只要是酒.好不好,你陪我喝幾杯嘛."

上次蘇淺淺也說不是借酒消愁啊,結果呢,愣是把他當成了安簡資,哭鬧又威脅的拖著他去登記結婚.這一次還說不是借酒消愁,要是跟上次喝成那樣,指不定會做出什麼讓地球人都轟動起來的大事呢.

見蘇淺淺嘟著嘴坐在沙發上,雙眼睜得大大的,不眨一下的盯著自己,等著自己答應,但是蘇淺淺還說歹說,他還是不同意."不行,一杯也不能喝,你現在必須乖乖的回房睡覺去!"

蘇淺淺已經盡量妥協了,就喝一杯,就一杯,可說來說去,顧之深的回複還是只有兩個字,那就是不行.到底為什麼不行啊,就喝一點,她的身體能承受得住,他能不能不要總是這樣讓人掃興了?

"顧之深,我還以為我們朝夕相處之後,共同語言會更多一些呢,結果呢,有時候發現不跟你說話才是明智的選擇!"蘇淺淺瞥了顧之深一眼,氣呼呼的扔下抱枕,站起來就往外走.

見蘇淺淺要走,顧之深趕緊上前,攔在她面前,溫柔的詢問她:"這麼晚了,你要去哪!"

直接無視顧之深,蘇淺淺臉一別,從他旁邊繞道走過,傲慢的說:"我自己出去喝酒!不需要你陪同!"

每次看到蘇淺淺撒小脾氣,顧之深都覺得她是在跟自己鬧脾氣,他越是不同意的事情,她就越偏要做,就是上帝來了也阻止不了她.

與其讓她一個人到外邊喝酒,顧之深覺得還不如讓她在森之藍喝呢,雖然不一定會醉,但至少森之藍很安全,如果喝醉了,直接倒在床上睡就ok了.

"好了,我去買!"蘇淺淺走出客廳一步,顧之深雙手妥協的放入口袋里,對即將消失在視線里的蘇淺淺說道.

其實,蘇淺淺本來用的就是激將法,這麼晚了還跑到外面喝酒,還一個人,不用說也知道很危險,但她就借著這一點,讓顧之深妥協,她知道顧之深絕對不會讓她一個人跑出去喝酒的,經過這麼久的相處,早就已經對顧之深了如指掌了.

顧之深一妥協,蘇淺淺走路的方向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剛走出客廳,一扭頭就往原來所在的位置走去.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她高興的對顧之深:"好,路上小心,早去早回!"說話的同時,她還笑著沖顧之深擺擺手,示意他快一點去.

顧之深無奈的歎了口氣,沒想到最後還是拗不過倔脾氣的蘇淺淺,沒辦法了,誰讓他這麼寵她呢,她想要什麼他都盡最大能力滿足,寵她永遠都不會變.

"那你現在家里等我,不可以一個人跑去,我買好酒就回來!"臨出門前,顧之深還擔心蘇淺淺會一個人偷偷的跑出去喝酒,不忘再叮囑她一下."要是一會回來我沒有看到你,我可會發脾氣的!"

哈哈,發脾氣?聽到顧之深這麼說,蘇淺淺不覺得害怕,反而去想象他勃然發怒的模樣.他大發雷霆是什麼樣子的?是橫眉豎眼的那樣?還是臉紅耳赤的那樣?亦或說是板著一塊如冰山的臉不聲不吭?

蘇淺淺還真是想象不出,顧之深有生氣過一次,但不過只是說話的聲音大了一點,表情冷了一點,其他的地方還真沒什麼區別.見他還在門口站著,她點頭答應道:"知道了,我哪兒都不去,倒是你要快去快回!"

蘇淺淺說什麼是什麼,要什麼給什麼,這已經成了顧之深的習慣,也許蘇淺淺還沒有察覺到,但顧之深對她真的是有求必應.

顧之深出門之後,蘇淺淺就走在客廳里看電視了.外面還挺冷了,她摟著抱枕,縮在沙發的角落.

雖然蘇淺淺答應不會一個人跑出去,但顧之深還是很不放心,開車去了離森之藍不遠的一家士多店里,買了兩瓶低濃度的啤酒.付了錢,拿著兩瓶酒匆匆往車子方向趕.

沒走幾步,突然聽到一把呼救聲,聽著聲響,像是從不遠處的小巷里傳出來了.最近到處搶錢的人多了,最近上報說遭遇搶劫的人越來越多,顧之深是怕又有不法分子犯罪,急忙將放入車內的啤酒拿出一瓶,慢慢的朝求救聲源處走去.

巷子里太黑了,看不清里面的人都長什麼模樣,但借著遠處的路燈可以分辨出有兩男一女.女的倒在地上,手里緊緊的拽住身上的衣服;而那兩個男的呢,一個拿著匕首之類的站在女子面前,另一個則蹲在女子面前不知想要做什麼.

里面黑漆漆的,看不見女子臉上的表情,只能從她說話的語氣里感覺到她很害怕和很慌張.女子驚恐,兩個男子卻肆無忌憚的笑著,笑聲相當的猥瑣.

見情況不對,顧之深抓牢手里的酒瓶,一陣風似得奔了上去,一酒瓶揮在了正要對女子施暴的男子頭上,他當即暈倒.另一個男子還沒反應過來,顧之深一個掃腿就將他弄到在地,然後一把就揪住他的領口,又一拳揮了過去,男子頓時兩眼冒金星,兩眼一黑倒在地上.

"你沒事吧?"把兩人打倒,顧之深快速的走到受到驚嚇的女子面前,借著朦朧的燈光看清了她的臉,靚麗的臉上滿是淚痕.

女子搖了搖頭,也許是受到驚嚇的原因,又也許是因為身上的衣服被扯破的原因,她的身體微微顫抖,抖著性感的紅唇說:"謝謝,我沒事."

"沒事就好!"顧之深忙將她扶起來,見她身上的衣服已經破破爛爛的了,這麼冷的天氣非冷的感冒不可,顧之深一向是懂憐香惜玉的男人,他毫不猶豫的脫下自己的外套,然後披在了她身上,又對她說:"穿著吧,別生病了!"然後拿出手機來,給警察局撥了一通電話.

沒一會,在周邊巡邏的警察就開車過來了,將兩個被顧之深抓住的男子繩之以法.

警察都離開了,女子卻還站在顧之深的面前,顧之深本要回去了,一轉身發現女子還在旁邊沒有離開,他不解的問:"你怎麼還沒回去?時間已經很晚了,早點回家吧!"

說完顧之深就轉身要走了,可女子卻抓住了他的衣角,雙眼哀求的看著他,回答道:"不好意思,你能借我二十塊錢嗎?我的錢剛剛被那兩個壞蛋搶走了."

"錢被搶了?你剛剛為什麼不跟警察說?"看著眼前這個女子,錢被搶了也不說,難道是被嚇蒙了?現在時間不早了,一個女生回家根本就不安全,雖然顧之深現在要趕著回去,但見她一個人確實很不安全,加上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扯爛,一不小心又慈悲大發的說:"你家在哪,如果你信得過我的話,我送你回去吧,你一個女孩子這麼晚搭車不安全."

上篇:103.同看電影,觸景傷情     下篇:105.天天喝湯,強烈抗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