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118.冷冷天氣,暖暖愛意  
   
118.冷冷天氣,暖暖愛意

"顧之深,你干嘛啊,放開我啦!"不等蘇淺淺來得及解釋,蘇淺淺已被顧之深拉回房里了,'哐當’一聲關上了門,只見顧之深的臉拉得老長老長的.等顧之深松開手,她有點不滿的說:"干嘛拉我回來!"

顧之深站在門口,一臉嚴肅的看著蘇淺淺,似乎要痛斥她一頓似的,凝視了她半天,才說:"為什麼不接電話?你知不知我在到處找你!"剛才找了很久沒都找到蘇淺淺,可把顧之深給急死了,這會找到她他當然生氣了.

"你有給我打電話嗎?"聽顧之深說他給自己打電話自己沒接,她趕緊拿起手機來.打開手機一看,果然有很多個來電未接,頗帶生氣的臉換上歉意的表情,聲音弱了幾分."不好意思,我手機調靜音了,沒有聽到."

顧之深找她找了很久,她可好了,跟別的男人坐在一起悠閑聊著天,心里頭不禁感到酸酸的,微微夾雜著醋味問她:"你不是說不認識那個男人嗎,為什麼還能坐在一起說話?"

雖然自己有錯在先,不應該把顧之深給拋在腦後的,但是聽到他說話的語氣帶著質問的意思,眉間皺在一起也沒舒展過,蘇淺淺覺得很憋屈,繞開他走到床上坐著,帶著不服輸的氣勢回答:"干嘛,這個也要你管啊!這麼生氣干嘛!"

蘇淺淺這回答真是傷了顧之深的心,這個他確實是管不著,可是他也是擔心她啊,為什麼她感覺不出來呢?他的好她總是誤解,注定要這樣嗎?

"我出去走走!"顧之深也不想跟蘇淺淺吵,他不想為了別的男人跟她吵架拌嘴,如果她覺得她沒有做錯,顧之深會向後退一步妥協.

感覺不太對,蘇淺淺意識到剛剛自己說話的語氣好像是重了一點,在顧之深開門出去那一刻,她又急忙道歉:"顧之深,對不起,你不要生氣,我承認是我不對在先."

聽完蘇淺淺的道歉,顧之深微微的扭過頭,朝她望了一眼,冷冷的語氣暖和了一些,對她說:"我一會就回來!"說完,伸手輕輕將門拉上.

看到顧之深還是出去了,蘇淺淺倒吸了一口冷氣,到底還是讓他生氣了,因為確實是她不對在先,看到顧之深沒有笑容的表情,她有點做賊心虛的感覺.

回房之後,蘇淺淺就沒出去過了,本來是躺在床上玩玩手機的,可是沒一會睡意襲擊,在顧之深再次回房的時候,她已經睡著了.

之前去找蘇淺淺的時候,看到有姜茶喝,顧之深擔心蘇淺淺在船上會受涼,去幫她要了一杯,可是回來後看到她睡了,他只好將姜茶放在床頭的桌上.

蘇淺淺的被子沒有蓋好,顧之深幫她把被子蓋好,只好默不作聲的坐在床邊看著她.

顧之深在想三年婚期內,真的能讓蘇淺淺愛上自己嗎?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一點信心了,總感覺她心里築著一道牆,走不進去.

也許是真的累了吧,蘇淺淺一睡就睡了幾個小時,等醒過來的時候,顧之深已經點好餐在房間里了,再往往窗外,才發現天已經黑了.

看到蘇淺淺起身,顧之深把筷子擺好,對她說:"醒啦,我剛叫好餐,快起床吃吧!"說著,給她遞一杯熱水漱漱口.

蘇淺淺睡的暈暈的,感覺是睡太久了,喝了兩口水,她看著桌上的菜問:"到了晚飯時間了嗎?我睡了多久?"喝完水,又把水杯遞回給他,然後穿上鞋子坐在床邊,等著他遞飯過來.

"沒多久,天黑的快而已."顧之深把碗遞到她面前,笑著看著她.臉上已經沒有之前的生氣表情了,換上了和煦的暖暖微笑.

"哦."蘇淺淺不再說話,低頭吃飯.

晚飯之後,蘇淺淺說想看看夜景,外面雖冷,但夜色很美.天空幽藍幽藍的,沒有一絲塵埃,感覺月光把世界都淨化了.一閃一閃的星星像無數的螢蟲在飛舞,一會明一會暗,又像在玩躲貓貓的小孩子.

各自穿上厚一點的衣服站在甲板上,仰頭瞭望天空,風雖然在耳邊呼呼嘯過,但能讓人神清氣爽.蘇淺淺往手上呵呵氣,輕搓著手回頭朝站在身後的顧之深問:"夜色很美對不對?"

看到蘇淺淺冷的直哆嗦,顧之深不知該說她什麼好了,明明很怕冷,可是非得出來看夜景.無奈的看著她,慢步朝她走過去,說:"景色雖然不錯,可凍感冒可就不值得了!"

"不會的,我就再看一下,身體不會弱到稍微吹一下風就感冒!"蘇淺淺回過頭去,凝視著時而從云層中出來,時而又多回云層的羞月.因為習慣性的將手握在扶欄上,可是扶欄上接近零點的冰度讓她立即縮回手,往口袋放去.

顧之深知道自己再說什麼都沒用,既然她想在看一會夜景,他也只好上前去,從後邊將她抱在懷里,低頭看著她,寵溺的說:"如果還想繼續呆在這兒,就乖乖的躲在我懷里!"

蘇淺淺有些驚訝的抬起頭,感覺到顧之深緊緊的露出了自己的腰,替自己擋出了兩側的海風,身體瞬間沒感到那麼寒冷.她慢慢的扭回頭,望著看不到邊的甯靜海面,她低聲嚶嚀一句:"謝謝..."

如果可以,顧之深想請求時間就此停止,哪怕是多給一秒鍾的時間,他想好好珍惜這次親密擁抱,在彼此都情緒的時刻下!

後來,在甲板上吹了好久的風,直到蘇淺淺凍的打噴嚏了,才被顧之深強制帶回船內.

回到房里,都准備休息了,蘇淺淺爬上床正要睡,看到顧之深抱著個枕頭要躺在地上,她趕緊叫住他:"顧之深,你干嘛?"這麼冷的甲板,他就打算睡上面了?

本來要躺下去了,聽到蘇淺淺跟自己說話,顧之深又起了身,看著回答她:"不干嘛,睡覺啊."不過甲板上還真是冷,腳一碰到上面,身體立刻就凍的起雞皮疙瘩了.

怎麼說呢,蘇淺淺想跟他說讓他睡床上來,畢竟這是在海上,睡在甲板很容易感冒的,要是因為這樣感冒了,回到萊星島去不被錢美穎罵一頓!可是,她該怎麼委婉的跟顧之深說呢,直接說的話讓人感覺好不矜持啊!

迎著顧之深注視的目光,她抬頭略略的思考了一下,聲速像擠牙膏似的,一點一點的,支支吾吾的說:"你還是...睡到床上來吧...甲板太冷了..."本想委婉的跟他說,結果還是開門見山...

聽蘇淺淺這麼說,顧之深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看著她老半天了,臉上逐漸揚起驚喜的笑容,有點不敢相信的問:"淺淺,你說真的?"

見顧之深那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蘇淺淺在想,有這麼驚訝嗎?至于這麼驚訝嗎?看他的神氣,好像好久沒睡過床鋪一樣(淺淺哇,咱們顧之深是真的好久沒睡過軟軟的床了哇,難道你忘了?).她略帶無語的說 :"不然你想繼續睡地上嗎?那隨你啊!"

蘇淺淺是認真的,顧之深當然是不客氣了,拾著枕頭又站了起來,枕頭放回床頭後爬了上去,拉上暖暖的被子,笑呵呵看著蘇淺淺,嘴角漾著另人目眩的笑容.

顧之深笑的這麼開心,蘇淺淺覺得有點莫名其妙,不就是可以睡床上了嗎,干嘛像撿到寶一樣?對他的無語加重了幾分,抬手在床的中間一比,又說:"你不可以超過這條線,不然的話就睡床下去!"

"我盡量哦,但不保證睡熟了會不會過線..."對于蘇淺淺提出了這種無理要求,顧之深盡量滿足,但不能絕對的保證,因為睡熟了根本不知道身體往哪兒動.

對于自己說的話,蘇淺淺忽然覺得自己好幼稚,好像小學時男女生同桌的場景,為了不干涉彼此,還在課桌上劃上三八線...她不說話了,拉著被子睡下,輕聲道了句:"晚安!"

"嗯!"顧之深點點頭,伸手拉住燈繩,將燈熄滅.

兩人隔著距離,中間一個大縫,雖然房間里有暖氣,但縫里好像還是會呼呼進風一樣,冷的彼此都睡不著.

睡下有一會了,兩人都還睜著眼睛,顧之深能聽到蘇淺淺的呼吸聲,能從她的呼吸聲聽出她沒有入眠,便朝她問:"淺淺,你有沒有覺得背部有風?"

蘇淺淺還以為顧之深睡著了,聽到他說話,她才點點頭,應了聲:"嗯,涼涼的感覺."

沉默一會,顧之深斗膽的說:"要不我們挨著睡吧,背靠著背就不會讓被子里進風了,我保證不碰你!"

這話本來是蘇淺淺要說的,但聽顧之深這麼說,她忙點頭.其實既然顧之深不保證,蘇淺淺也很放心,因為這麼久以來,他都沒有強制跟她身體有過界的接觸.

挨著睡,果然暖多了,沒一會兩人都有困意.

顧之深睡著之後,翻了個身,還處于半困倦的蘇淺淺沒有察覺到.在她快睡著的時候,忽然想換睡姿睡,可是一轉身,自己的臉剛好對著顧之深的睡臉.

在朦朧的月光照耀下,顧之深的嘴唇顯得那樣誘人...

上篇:117.在客船上,偶遇學長     下篇:119.抵達家鄉,全員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