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第一百四十章.一氣之下就出走  
   
第一百四十章.一氣之下就出走

安簡資的話確定讓顧之深深思,妻子,對,他不配稱蘇淺淺為妻子,因為蘇淺淺根本就不愛他,他有努力想改變這一切,但現實告訴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的.

這場婚姻本身就很荒唐,毀了三個人的幸福.如果安簡資對蘇淺淺是真心的,而蘇淺淺依舊還愛著安簡資,那顧之深就是破壞他們那段感情的劊子手.

蘇淺淺好不容易才平靜下來,顧之深卻這樣對她說:"淺淺,就像安簡資說的,你心里依然還愛他對嗎?"

聽到顧之深這麼說,蘇淺淺的表情立刻僵住了,她不明白顧之深為什麼這樣問.愣了半天,她不解的反問:"什麼意思?"

"如果你真的想跟他從頭開始,我..."顧之深沒有辦法把自己可以放棄這幾個字說出口,對于顧之深來說,他的職責就是守護蘇淺淺的幸福,如果她的幸福就在安簡資的身上,他也會灑脫的放她走.雖然會痛,但蘇淺淺幸福就好.

蘇淺淺不知道顧之深忽然說這樣的話是什麼意思,但這讓她覺得很生氣,忍不住憤怒的對他說:"顧之深,你想說什麼?"心里隱約很生氣,他這是要提離婚的意思嗎?

顧之深別過臉,俊美的臉龐掛著濃郁的憂傷,烏黑明亮的雙眸失去光澤,濃密的睫毛弱弱的往下垂,整個人看起來無精打采,好似秋日里被風打落的枯葉.

"我們當初的決定是不是對的?你愛的人不是我,我還這麼自私的把你留在身邊,我不該阻止你追求屬于你自己的幸福的."顧之深嚅動漸而失去血色的唇,失去光澤的眼睛變得黯淡,變成了黑白.

"顧之深,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蘇淺淺心里燃燒起一把滅不去的怒火,狠狠的瞪著他,冷冷的丟下一句話,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蘇淺淺直徑上了二樓,顧之深身體無力的癱坐在身後的沙發上,因為剛剛過于激動,情緒失控說了不該說的話,而剛剛那些話往往是這段婚姻最忌諱提到的話題.

回到房間里,蘇淺淺怒氣沖沖的推開房門,奔到床邊後一頭栽到床鋪上.為什麼她現在感到這麼的生氣?因為顧之深剛剛說的那番話嗎?心里有種要砸東西發泄的沖動,好憤怒好憤怒.

顧之深獨自一人在客廳坐了好久好久,見蘇淺淺再也沒有下來過,他才慢慢起身,朝樓上走去.他想,應該為他之前說的話道歉,可能那些話讓蘇淺淺感到了難過.

'咚咚...’顧之深敲了敲半開的房門,然後朝里面的蘇淺淺問:"淺淺,我要進來咯."問完,他慢慢的抬步走進去.看到蘇淺淺面無表情的抬頭看著自己,他的腳步不由自主的放慢了.

蘇淺淺瞥了顧之深一眼,立刻抱著懷里的棕熊轉過身去,不高興的'哼’了一聲,一言不發的盯著窗外的藍天.

一看到顧之深,那好不容易熄滅的怒火又呼啦啦的燃燒了起來,心里頓感很不爽.

慢慢的走到蘇淺淺的面前,顧之深坐在她的旁邊,看著她那一臉不滿的神情,聲音弱弱的問:"還在生氣嗎?那我道歉行不行?"

顧之深的態度是好的,十分的誠懇,但蘇淺淺心里就是很不舒服,總覺得不跟他吵一頓心里那團火解不開.于是情緒一時間沒有控制住,爆發了出來."顧之深,你之前那樣說的意思是不是想跟我離婚?你後悔答應跟我結婚了對不對?"

顧之深一怔,蘇淺淺突然的脾氣爆發令他沒有想到,他來道歉是想讓她消氣的,卻不想是火上澆油."我...我不是那個意思..."他有點瞠目結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話才好.

"你就是這個意思!"蘇淺淺抱住懷里的棕熊,一個出其不備的砸在了顧之深的胸膛上,然後迅速下床,急急忙忙朝門口方向走.

"淺淺,你要去哪?"蘇淺淺忽然反常,顧之深著急的追上去,剛剛伸手去拉她,豈料被她狠狠的推了一下,眼睜睜的看著她跑出房間,跑下一樓.

因為剛回w城沒多久,蘇淺淺的行李還沒來得及整理出來,跑下一樓之後,她立刻就拉上旅行箱,頭也不回的離開.

正在外面守衛的肖同見蘇淺淺拉著旅行箱從屋內走出來,經過門衛室的時候,他關切的問:"少夫人,您這是要去哪兒?"

沒等蘇淺淺回答肖同的話,顧之深已從屋子里追出來,見蘇淺淺拉著行李要走,急忙讓肖同把她給攔住."肖叔,把淺淺攔住,別讓她走!"

聽顧之深這麼說,肖同才知道他倆是吵架了,蘇淺淺這是鬧離家出走.慌忙從門衛室出來.可是當他從門衛室出來時,蘇淺淺已經跑好遠了.

蘇淺淺跑出去,拉著行李跑的飛快,顧之深在後面追都追不上.見面前剛好停著輛無人計程車,她腳底如踩風般的沖上去,一上車就對還沒緩過神的司機說:"麻煩馬上開車!"

顧之深飛奔上去,可是車子已經發動了,他敲著車窗,朝里喊:"淺淺,你要去哪?"

蘇淺淺連看都不看顧之深一眼,冷冷的對司機說:"麻煩開快一點!"

車子開的太快,顧之深追不上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淺淺坐車離開.他不知道蘇淺淺為什麼忽然間就生氣了,還生氣到提著行李離開,他不是道歉了嗎?這都不能讓她消氣?

看著漸漸遠去的計程車,顧之深站在遠處茫然失措.

車子走了有一段路,司機見蘇淺淺也沒說要去哪兒,便問她:"小姐,請問要去哪?"

蘇淺淺也是怕被顧之深追上才上的計程車,被司機一問去哪,她自己也答不上來.蔣糖現在搬去跟陳子旭一起住了,函紫跟寒澤回了寒澤老家,她又不能自己一個人搬回顧宅去,想了許久,她只好說:"附近的酒店."

顧之深以為蘇淺淺會去找蔣糖,本想讓她勸蘇淺淺回森之藍,可誰知蔣糖說蘇淺淺不在她那兒.

"什麼?你倆吵架了?"一聽顧之深說蘇淺淺直接提著行李就走了,蔣糖激動的從椅子上跳起來.這麼大的動作,吸引了不少同事異樣的目光.她看了看周圍的同事,下意識的降低說話的分貝."今天中午不少好好的嗎,怎麼吵架了?"

"今天安簡資來了森之藍,安簡資離開以後,我說了點不著調的話,然後就惹淺淺生氣了."說起來,顧之深有些懊悔,他不該那樣說的,他根本沒有想到蘇淺淺會生氣到提著行李就離家出走了."她不接我電話,你能幫我找找她嗎?"他懇求的問道.

"行,我馬上就給她打個電話,一會回電話給你."蔣糖答應道,說完就掛掉了跟顧之深的通話.快速的找到蘇淺淺的手機號,然後給她撥過去.

這個淺淺,把事情搞得這麼嚴重,還離家出走呢.蔣糖在心里絮絮叨叨道,等會可要問她為什麼這麼沖動,就是以前跟安簡資吵架也沒到這麼嚴重的程度啊,這讓蔣糖更加好奇顧之深到底跟蘇淺淺說了什麼不著調的話.

蔣糖給蘇淺淺打電話的時候,蘇淺淺正在浴缸里泡澡呢,心里太煩,她覺得泡個澡身體會舒服一點,所以手機鈴聲她根本沒有聽到.

"顧之深,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蘇淺淺完全失常,對著浴缸里的水一通亂劈,看模樣好似神經已經崩潰了,其實她就是生氣顧之深說的那一番話.

在浴缸泡了半個小時,蘇淺淺才磨磨蹭蹭的從浴室里出來,穿上毛茸茸的棉睡衣,她癱倒在床上.

泡了個熱水澡,蘇淺淺已經消氣額,這時候她覺得自己好白癡,離家出走似乎嚴重了點,事情好像還沒嚴重到這種地步啊,自己竟然情緒失控的離家出走了?

"白癡的蘇淺淺..."蘇淺淺對自己都感到很無語,一個翻身鑽進被窩里,一想起自己沖動從森之藍離開的場景,她覺得好丟人啊,像個馬戲團的小丑一樣.

桌上的手機嗚嗚的響起來,蘇淺淺才慢慢的探出頭來,眼睛盯著桌上的手機看了好一會,發現手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才伸出手去,將手機拿在手心里.

見是蔣糖打來的電話,蘇淺淺毫不猶豫的滑動接聽鍵,手機剛放在耳邊,還沒來得及開口說話,電話那邊傳來了蔣糖震耳欲聾的叫聲.

"淺淺,你現在在哪?干嘛不接我的電話!你知不知道我給你打了多少電話啊!"電話一通,蔣糖如開機關槍一樣,噼里啪啦的講了一通."你跟顧之深發生什麼事了?干嘛離家出走?"

蘇淺淺下意識放下手機,用手捂住耳朵,直到電話那邊沒有響聲了,她才將手機放回耳邊,無語的對不給她說話機會的蔣糖說:"你說完了沒有?現在該輪到我說了吧?"

"..."

(祝大家2015年快樂!希望大家可以繼續支持蘇蘇,麼麼噠~)

!!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挑明立場不放棄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杞人憂天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