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第一百四十二章.首次點燃導火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首次點燃導火索

坐上顧之深的車,西倩兒一路上盯著顧之深看個不停,顧之深覺得不自在,便開口問她:"為什麼一直盯著我?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西倩兒立刻笑著搖搖頭,由偏頭坐著改為正坐,後背靠在椅背上,眼睛盯著正前方,笑盈盈的說:"沒事啊,因為你長的太帥了,所以忍不住想要多看你兩眼啊!"

顧之深微微一笑,沒有接話,繼續專心的開車.

兩人都沉默了一會,西倩兒又興高采烈的朝顧之深問:"你結婚了對吧?上次很生氣走掉的那個是你老婆吧?其實我跟她認識哦,以前是大學室友."

顧之深扭頭看著西倩兒,臉上露出驚訝的笑容,雖未出聲,但臉上寫著四個字——真的假的?

"不要這麼驚訝了,我跟她真的認識,不信你可以回去問問她啊,本來關系蠻好的,後來鬧過一些矛盾,大學畢業之後就不歡而散了."西倩兒聳聳肩,表現的很無奈.

顧之深有點明白的點了點頭,似乎了解當時蘇淺淺看到他自己跟西倩兒抱在一起生氣走掉的原因了,不過西倩兒說她跟蘇淺淺以前是大學室友,那就代表她也認識安簡資咯?

"我能問你個問題麼?"西倩兒盯著顧之深,突然問道,一臉求回答的神情."不過你也可以不回答,我不勉強."

顧之深還想問西倩兒問題呢,但沒想到被西倩兒先開口問了,他朝她點點頭,應答道:"如果不是很私密的個人問題,那我可以回答你."

顧之深說不是私密的個人問題就可以回答,西倩兒在腦海里思考了下她想問的是不是私密問題,自認為不是很私密的問題之後,她才開口說:"其實我就是想知道你跟蘇淺淺是怎麼認識的,不過你不要誤會,我只是感到很驚訝."

"驚訝?"聽西倩兒說蘇淺淺嫁給了自己她感到很驚訝,顧之深大概知道她為什麼感到驚訝.想必是蘇淺淺怎麼可能跟安簡資分手吧,但顧之深也不著急為自己所猜測的找答案,而是故作糊塗的去問:"驚訝?為什麼驚訝?我跟她結成夫妻是件讓人難以理解的事嗎?"

"當然不是了,只是我怕自己說出來你會不高興,不過,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就說出我驚訝的原因吧."西倩兒扭頭看著顧之深,面對著他,認認真真的回答.頓了下,不緊不慢的繼續說:"她以前有個很喜歡的男朋友,大學那會就聽說他倆打算畢業就結婚了..."

顧之深不說話,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等著西倩兒說下去.等了幾秒鍾,見沒下文了,他追問:"沒關系,我不介意,你可以繼續說."顧之深他想借著西倩兒了解一下蘇淺淺和安簡資以前的感情有多深.

顧之深說可以繼續說,正著了西倩兒的意,她原本就打算拿蘇淺淺和安簡資往事來刺激顧之深,讓蘇淺淺和顧之深的婚姻搖搖欲墜,然後她再來個趁機介入,最後徹底讓他倆的婚姻瓦解.

"真的不介意?那好,我就繼續說咯."西倩兒確定一下顧之深是否真的不介意,見提到安簡資他臉上沒有異常的表情變化,她接著說:"我記得,她為安簡資打過一次胎,時間大概是大學畢業前三個月吧,安簡資說要出國深造,加上好像他的母親也不太喜歡她,反正因為很多原因,她就去醫院做了流產手術,當時陪著她的是蔣糖跟函紫."

蘇淺淺曾為安簡資墮過胎?顧之深千猜萬想,從來沒有想到這個問題,現在從西倩兒口中說出來,他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就好像在千年陳醋里浸泡了很久,酸到發皺.

一直勻速向前行駛的汽車一個急刹車就停在了路邊,顧之深松開握住方向盤的雙手,帶著詫異的神情盯著西倩兒,實在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淺淺懷過安簡資的孩子?"顧之深張著嘴驚愕了半天,才緩緩的道出這幾個字.每一個都很沉重,每一個字都像塊千斤重的石頭.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說太多了?"西倩兒立刻捂住嘴,表現的很慌張,看著顧之深那一臉不敢相信又驚恐的臉,她忙伸手推車門."真是很抱歉,我還是自己搭車回去好了,謝謝你送我到這兒..."

西倩兒快速的從車里下來,把車門關上以後,向顧之深道了句謝謝,然後就迅速的朝人行道上跑去了.臉上雖表現著歉意的,但內心卻早已竊喜不已,她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就坐觀好戲的到來.

顧之深的魂都好像被抽走了一樣,腦子里也一片空白,整個人呆愣的望著車前方,世界明明是清晰的,但內心的茫然卻模糊了他的視線.

顧之深他從來沒有想過蘇淺淺竟為安簡資墮過胎,他這才知道蘇淺淺愛安簡資愛的那樣深.那現在呢,蘇淺淺還那樣的愛著安簡資嗎?

心里一陣莫名的驚慌,蘇淺淺曾為安簡資墮過胎,顧之深一點也不介意,誰沒有過去呢,他愛的是蘇淺淺這個人,那就一樣愛的她從前,不管是以前的她,還是現在的她,亦或是未來的她,只要是她,顧之深都愛,無怨無悔的愛.

心慌是因為因為什麼?顧之深只是害怕蘇淺淺再一次回到安簡資的身邊去,今天安簡資那樣挑明了他對她的態度,那蘇淺淺她會動搖嗎?說好不回頭的決定會扭轉嗎?

這時候的蘇淺淺...

本來行李袋有些吃的,但蔣糖在酒店陪了蘇淺淺好久,中間一段時間說餓了,蘇淺淺就把吃的都給她找出來,還想著留點當作是晚飯的,誰知最後就全被蔣糖她吃光光了.

看著桌上那些空袋子,蘇淺淺好氣又好笑,明明一直嚷著要減肥要減肥,但遇到好吃的東西時蔣糖還是不忌口,唉,貪吃的貓~

沒吃的,蘇淺淺肚子又有點餓了,想著到樓下點些東西來吃吧,拿著錢包和房卡剛打開門,遠遠就看到顧之深朝她走過來.待顧之深越走越近,她微微的別過臉,冷不丁的問他:"你怎麼來了?"

一看到蘇淺淺,顧之深一下子向前抱住了她,聲音亂顫,給人的感覺是他情緒很激動."淺淺...淺淺..."他抱著蘇淺淺,不停的念著她的名.

本來蘇淺淺已經不生氣了,而且還覺得離家出走是她在氣頭上做的沖動事,但看到顧之深本人,她的心里又莫名其妙的有點生氣,好像是在氣他為什麼這麼晚才出現.

"松開我!"心里頭明明很想見到顧之深,但蘇淺淺卻口是心非,假裝很不滿的推開顧之深的身體,轉身朝房里走回去."你來這干嘛,我不是讓糖糖告訴你我今晚不回去了嗎."冷冷的語氣,但又帶著無人察覺的欣喜.

顧之深跟進房內,關上門之後火速跟上蘇淺淺,她在床邊坐下,一臉不滿又不高興的表情讓他心里不安更加濃烈,他便快步上前跟她道歉:"淺淺,我知道下午是我不對,現在是來向你道歉的,你跟我回去吧,好嗎?"

蘇淺淺也分不清她自己是不是真的在生氣,明明就已經消氣了,見到顧之深之後又覺得怒火上來了,可聽到顧之深跟自己道歉,她的怒火又煙消云散掉了,好矛盾的心情.

沉吟了半晌,蘇淺淺想跟顧之深說沒事了,可誰知顧之深在這時候卻說:"淺淺,我知道自己現在還不能代替安簡資在你心里的位置,但我正努力讓你為我敞開心扉,我只希望你再給我一次機會,不管怎麼樣我都愛你,哪怕你曾為他到醫院打過胎,我不介意的,真的不會在乎."

蘇淺淺那即將說出口的話瞬間石化,一個個從嘴里摔到地上,摔得稀巴爛.張著嘴,表情都僵住了,她猶如一座曆經了數十載風吹日曬的石像.

愣了好久,她才緩緩的收回神來,驚恐萬狀的盯著無意中把這個秘密說出來的顧之深.為什麼顧之深會知道?這件事,除了安簡資本人之外,只有蔣糖和函紫知道啊,難道蔣糖把這事告訴他了?

"顧之深,這件事你怎麼會知道的?"懷著對顧之深深深的質疑,蘇淺淺懷疑他暗中調過自己,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如果不是蔣糖說的,那就是他調查了自己."你調查我?"她質問道.

"是,我調查過你,但那是我們剛認識的時候,因為我想追求你才讓子旭調查你,但是你不要誤會,這件事不是我調查出來了..."看著蘇淺淺那盛滿了憤怒的雙眼,顧之深才知道自己徹底把她給激怒了,她有可能更加生氣,可能生氣到立刻又離開酒店.

見顧之深承認他調查了自己,蘇淺淺這才恍然大悟,難怪他會知道萊星島是她的家鄉,在萊星島出現危機的時候還出手相救,而且還有很多小到蘇淺淺都不記得的往事都被他一一喚醒,一開始還很疑惑,現在她終于知道原來這全部都因為顧之深暗中調查過她.

蘇淺淺滿臉排紅,一直紅到耳根,兩眼盯著無意識拉響了手榴彈的顧之深,心中姍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顧之深?你告訴我,你還調查了我什麼!"

!!

上篇:第一百四十一章.杞人憂天的女人     下篇:第一百四十三章.婚姻矛盾終浮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