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第一百七十一章.意外受傷的淺淺  
   
第一百七十一章.意外受傷的淺淺

南宮藝的動作很到位,一上前就給顧之深一個先發制人,不等顧之深有任何的抵抗,他已直擊顧之深的右腹.

緊接著依次打擊顧之深面部,喉嚨,手部,對于劍道來說,這幾個身體部位都是要害部位,是最有效的打擊.

南宮藝動作利落,氣勢磅礴,與顧之深交戰中有很敏銳的正確判斷力.剛一出手,顧之深便在氣勢上是給了他,交手幾分鍾,顧之深又敗在了他的技術上.

贏了的人可以得到蘇淺淺,這是一個具有巨大誘惑的賭注.但與其說是賭注,倒不如是蘇淺淺是蘋果樹上最甜美的一顆蘋果,樹下的人爭鋒相對只為了擁有它.

比拼剛剛開始,顧之深已節節敗退,南宮藝的窮追不舍讓他漸漸無利角鋒,最後在南宮藝凶猛的一劈之下,顧之深臉上戴的面具飛落在地板上,他整個人也重重的倒在地上.

比拼就這結束了,南宮藝取勝,但南宮藝好像沒有就此罷休的意思,繼續迫近他,最終還不忘再給一擊!

南宮藝的竹劍還沒落在顧之深的身上,蘇淺淺出現在出口方向,看到南宮藝正要對顧之深出擊,她驚恐的大叫起來,然後朝兩人沖過去.

"南宮藝,你要干嘛!"就在竹劍要落在顧之深身上那一刻,蘇淺淺玩命的沖上去,擋在了顧之深面前,南宮藝那來不及收回的劍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身上.

竹劍劈在身上那一刻,蘇淺淺感覺肩膀斷掉了一樣,忍著肩上傳來了劇痛感,她強咬著牙齒不讓自己發出痛苦的聲音.

南宮藝懵了,他沒想到蘇淺淺會突然出現,剛剛出手那麼重,竹劍打在她身上,很痛吧?

"淺淺,你沒事吧?"蘇淺淺替自己挨了一劍的第一時刻,顧之深就將她扶在了懷里,見她臉色煞白,全神盡失的模樣,他擔心的叫著她."淺淺,你回答我一句啊,你怎麼樣了?"

蘇淺淺手捂著肩膀剛剛被重擊過的位置,只感覺火辣辣的疼,還感覺是有人在肩上放著一根導火線,然後點燃的那種感覺,可難受了.

"我沒事,真的沒事!"但為了不讓顧之深擔心,也為了不讓南宮藝感到愧疚,蘇淺淺忍著疼痛慢慢站起來,想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痛苦,可是蹙在一起的眉頭根本松展不開.

"姐姐,對不起,是我不好,你,你沒事吧?"南宮藝一回過神來,急急忙忙向蘇淺淺道歉,剛剛真的是意外,要是他知道蘇淺淺會沖過來的話,他一定不會再繼續的."姐姐..."

顧之深一個冰冷的眼神盯著南宮藝,雖說他有道歉,但于事無補,當即之下,應該帶蘇淺淺去醫院看看才對.顧之深便將蘇淺淺抱起來,心急火燎的朝外面走去,連衣服也沒來得及換.

"顧之深,你要帶我去哪?你穿的這麼少,會著涼的!"見顧之深已經抱著自己走到外面了,別說顧之深了,就連身上穿地很厚的蘇淺淺都感覺到冷意,急忙掙紮著身子要下地.

顧之深穿的衣服是練習劍道的時候穿的,很薄,加上褲子還是7分的,外面那麼冷,寒風來回的在大街上躥動,蘇淺淺擔心他會著急,急忙讓他放自己下來.

身上雖冷,但與蘇淺淺想必,顧之深覺得自己不算什麼,重要的是趕緊送蘇淺淺去醫院看看.剛剛當竹劍落在她身上時,發出'啪’的一聲響,顧之深能感覺到好痛,現在傷口他估計浮腫起來了.

"我沒事,你乖乖的別動,我送你去醫院看一看!"蘇淺淺亂動,顧之深不得不將她的手按在懷里頭,加快腳步朝附近的醫院趕去.

掙紮無用功,但蘇淺淺也沒有放棄,她是真的擔心顧之深著涼,要是著涼了,身體要遭罪不止,還要人照顧."我真的沒事,就算去醫院,那你先把衣服換了,這麼冷的天,你穿成這樣會感冒的!"說話的同時,她不忘繼續掙紮.

一路上蘇淺淺雖有反抗,但還是被顧之深送到醫院里讓醫生看,脫掉大衣檢查肩膀的時候,被打到的地方已經紅腫起來了,甚至有些發紫.

顧之深和南宮藝是在外面等候的,可是南宮藝過于擔心蘇淺淺,直接就沖進去了,而此時醫生還在給蘇淺淺檢查.一進去,他就朝里喊:"姐姐,你沒事吧?"

蘇淺淺坐在病床上,外套已經脫開了,里面穿著兩件貼身毛衣,左肩膀外露,肩上一道兩個手指寬的紅痕.

看見蘇淺淺露著肩膀背對自己,南宮藝紅了臉,站在門口手足無措,不知道是繼續向前進好,還是回頭走出去好.

顧之深本想進去將南宮藝拉出來的,但看到里面的護士推著他出來,嘴上說著:"其他人在外面等候,不可以進來!"

蘇淺淺也覺得有些難為情,盡管為她檢查的醫生也是男的,但感覺本質上不太一樣,畢竟醫生是醫生.被南宮藝看到自己這樣,臉燙燙的,有點窘.

醫生檢查完之後,蘇淺淺穿好衣服在觀察室走了出來,一走出去顧之深和南宮藝兩個人都心急如火的沖到面前,看著他倆同樣擔憂的神情,她笑著說:"我沒事,不用擔心."

"姐姐,對不起,是我不對..."南宮藝向前又走了一步,低頭向蘇淺淺道歉.從蘇淺淺受傷那一刻起,他一直都在自責,懊悔不該找顧之深比劍道.

看見南宮藝這麼般不開心,這般的自責,蘇淺淺急忙安慰他:"我真的沒事,醫生說擦點藥就好了,不用擔心!"

從醫院出來之後,蘇淺淺就強制被顧之深拉回酒店里了,不讓她再回去上班.他說了,要不會森之藍,要不就乖乖回酒店里去.

而南宮藝呢,失落的回了家.

顧之深硬是要送自己會酒店,蘇淺淺又急又氣,店里的事情還沒忙完呢,只是肩膀受了點傷而已,照樣能工作,可顧之深非要她放下手中的事休息.

"顧之深,我真的沒事,剛剛菲菲說店里有客人來,要我回去,你就讓我回去吧?"還以為顧之深只是把自己送到酒店門口,蘇淺淺還想著等他離開之後就會婚紗店里去的,不過不單止護送回酒店,還留在房里不走了.

"當然不行,醫生都說了,不可以做粗重的活!"顧之深把蘇淺淺強制按在了床上,說什麼也不答應讓她回去工作.說完,又把從醫院買回來的藥從袋子里取出來,認認真真的看著說明書.

以前吧,看到顧之深這樣大驚小怪,蘇淺淺絕對會很不耐煩,甚至可能會大發脾氣,可是現在看到顧之深這樣緊張自己,她覺得心里好踏實,至少說明他還是很緊張自己的.

"我回婚紗店里去,又不是去哪里做搬運工,哪來的粗重活啊!"蘇淺淺平靜的說,聽她說話的語氣,已經沒有再要回婚紗店上班的意思了,已答應顧之深留在酒店里好好休息.

看完藥的說明書之後,顧之深將藥小心翼翼的放回桌面的袋子里,又扭頭對蘇淺淺說:"淺淺,跟我回去吧,奶奶今天又問我了,說怎麼還沒到咱們一起回去,每次不是你就是我一個人回."

回森之藍,蘇淺淺現在還有臉回去嗎?老天能原諒三心二意的她?她心里有愧,沒辦法答應.

"我...我想繼續住在這兒..."蘇淺淺應道,別過臉,視線坐落在其他地方,屏著呼吸,害怕看到顧之深露出失望的眼神.

顧之深不明白,之前明明說好了,他回w城就搬回去的,可是現在又反悔了,理由呢?一定要問清楚,不然絕對不答應.

"為什麼?不是說好了我接你回去嗎."蘇淺淺不願意看著自己的眼,說明她有事瞞著自己,顧之深很擔心的將她轉到自己面前,捧著臉讓她與自己面對面."不說為什麼,我不答應讓你繼續住在這兒."

每當看著顧之深的雙眸,蘇淺淺心里都有種不能說謊的感覺,面對他,一定要坦然,一定不能有欺騙.

顧之深的眼神永遠是這樣的迷人,就好像夏日夜晚的月光,輕盈又溫柔.再繼續注視下去,蘇淺淺就有可能把她跟安簡資發生的事如實說出來,她忙轉移視線,盯著他的秀挺鼻梁,敷衍著說:"因為...因為...因為我..."

因為了半天,蘇淺淺也沒說出過個所以然來,想了半天,都沒想出一個能讓顧之深信服的理由.

看到蘇淺淺既說不出不回去的理由,又沒有必須住在酒店的理由,顧之深勾勾嘴角,伸手將她輕擁入懷,撫著她散披在背上的秀發,溫柔細語道:"淺淺,跟我回去吧,好嗎,我知道惹你生氣是我的不對,我發誓以後一定不再讓你生氣了."

顧之深的懷抱好溫暖,身上還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只屬于他身上獨特的香味,聞著好舒服.此刻的蘇淺淺就像被撒了魔法一樣,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答應跟他一起搬回去住.

!!

上篇:第一百七十章.兩個男人的較量     下篇:第一百七十二章.再次跟你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