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深婚淺愛 第一百九十六章.感情有時很脆弱  
   
第一百九十六章.感情有時很脆弱

有時候,人倒黴起來真的是連喝水都塞牙縫,剛剛甩了安簡資一巴掌,離開沒幾分鍾,蘇淺淺在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摔了一跤,而且還崴到了腳.

厚著臉皮爬起來,當作沒看見所有人異樣的眼神,蘇淺淺一瘸一拐的離開.在這種情況下,蘇淺淺希望不要遇到任何一個認識的人,因為實在是太丟人了.

但是,老天就喜歡抓弄蘇淺淺,爬起來沒走幾步路,忽然發現秦軒讓就站在對面,不到3米的距離,而且他還向蘇淺淺靠近,腳步一步一步邁向蘇淺淺.

估計秦軒讓看到蘇淺淺摔跤的樣子了吧,好糗呀!蘇淺淺她笑嘻嘻的望著他,心虛的向後退了幾步,但是秦軒讓他走路太快,不等蘇淺淺她逃走,他已站在了蘇淺淺的跟前.

蘇淺淺呵呵的笑起來,很白癡的說了句:"好巧,在這里也能遇到你!"

秦軒讓低頭看了一下蘇淺淺的腿,由于她穿著靴子,看不到她腳上的傷勢,他才禮貌問候了一句:"你的腳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看一看?"

"沒事,不需要去看醫生,只是崴了一下而已!"蘇淺淺忍著疼痛甩了下腳,假裝沒事的笑了笑,

蘇淺淺偽裝的好假,哪里有人沒事會皺著眉頭的,笑還很蒼白,秦軒讓看得出她傷得不輕,又問她:"真的沒事?你確定現在能走路嗎?"

腳腕傳來的感覺,就像腳與腳跟一分為二似的,疼到不敢將腳踩地上,可是剛剛還撒謊說沒事,蘇淺淺只能表現的自然一點,表情僵硬的點了點頭:"應該,能!"

嘴唇沒有血色,臉色蒼白,微笑慘淡,面部肌肉僵硬,就憑這幾點,秦軒讓就知道蘇淺淺走不了路,而且她現在還提著腳沒敢放下來呢.

"欸…秦軒讓,你,你干嘛!"蘇淺淺還想著怎麼才能走到馬路旁攔一輛車,身體忽然像被公主抱那樣抱了起來,飄忽的感覺嚇得蘇淺淺下意識揪住了秦軒讓的衣襟.

蘇淺淺的反應,秦軒讓有所預料到,只是沒有想到她竟然反應強烈到一把就拽住自己衣襟,有點被野蠻女友制服的感覺.秦軒讓低頭看了她一眼,不想讓她誤會,他解釋道:"你不是走不了路嗎,我送你回去!"

"啊?不用了不用了,你放我下去吧,我自己走就行!我真的沒事!"聽秦軒讓說要送自己回去,蘇淺淺很不好意思,加上在眾目睽睽之下讓他抱著,蘇淺淺也感覺很難為情,畢竟彼此也不具有很好的關系.

"干嘛,害怕我把你賣了嗎?"秦軒讓沖蘇淺淺笑了笑,抱著她往馬路邊上走去.他感覺蘇淺淺蠻輕的,抱起來不費勁,腰上的手感也不錯.

好奇怪,蘇淺淺覺得秦軒讓的肩膀跟顧之深的好像,說不清的感覺,就是一樣能讓她覺得安心,就像天坍塌了也有他撐著,只要乖乖呆在身邊就不需要恐懼.

就在此時,就在此刻,一個人偷偷的躲在不遠處的地方,手拿著一部照相機,已把蘇淺淺與秦軒讓的一舉一動拍了下來.

晚上,顧之深下班之後急切的朝森之藍趕,就在半路上,他收到了一條匿名的郵件,起初沒有在意,他將手機放回了口袋里.可沒過多久,又接到了好幾條郵件.

這下,引起顧之深的注意,他將手機拿出來,點開第一條郵件.本以為會是某客戶發來的資料什麼的,點開一看才發現里面有照片,照片的人正是蘇淺淺跟秦軒讓.

蘇淺淺跟秦軒讓的親密舉動徹底的觸碰到顧之深的心里底線,手機一摔,車速加到最快,飛速的朝森之藍方向駛去.

這時候的蘇淺淺已經洗洗睡了,因為顧之深一天都沒找她的原因,她很生氣,決定今天明天和後天都不理會他.

顧之深回到森之藍之後,柳秀珠還沒休息,見顧之深風風火火的回來,她趕緊上前接下顧之深的公事包,擔憂的詢問:"少爺,您沒事吧?"

"我沒事,淺淺呢?"顧之深一邊走,一邊問柳秀珠.

"少夫人在房里."柳秀珠應道.

蘇淺淺還沒睡著,正躺在床上生悶氣,忽然聽到客廳傳來的開門聲,她猜是顧之深回來了,心情更是生氣,鑽進被窩里面,假裝自己睡了.

回到房間,看見蘇淺淺已經睡了,顧之深沒有去吵醒她,雖然他很生氣蘇淺淺跟秦軒讓的事,可是畢竟中午是他自己先把蘇淺淺給惹怒的.他便蹲在床邊,輕輕的掀開覆蓋在蘇淺淺臉上的被子,靜靜的看著她不作聲.

就是南宮藝宣揚要追求蘇淺淺,顧之深也沒有這麼生氣過,他尊重每一個愛慕蘇淺淺的人,任何一個人都可以有喜歡蘇淺淺的心,雖然作為丈夫,但他不會說威脅什麼的,他會用他自己的方式守護蘇淺淺.

不過,這次對于秦軒讓公開說要蘇淺淺跟他交往,顧之深發怒了,誰都可以喜歡和追求蘇淺淺,但惟獨秦軒讓不行.

看到蘇淺淺睡的這麼香甜,顧之深慢慢的坐在地板上,臉趴在床邊,看著她的睡臉.好半晌,才喃喃自語著:"淺淺,能娶到你,我真的感到很幸運,雖然你與我沒有夫妻之實,可我一樣很愛你."說著,顧之深伸手輕撫了下蘇淺淺的臉,輕輕的盤了盤她額前的劉海.

是啊,他這麼愛蘇淺淺,可從沒有聽過蘇淺淺對他到底是什麼想法,別說愛,就連喜歡兩個字都沒有親口對他講過.

蘇淺淺沒有睡著,她裝睡,因此顧之深的話講的再小聲她也能聽見,說心里話,能聽到顧之深這樣發自肺腑的話,她很高興,白天生的氣一下子就散去了.她很想歡喜的笑起來,但又強忍著.

顧之深又繼續說:"淺淺,我真的不希望你跟別人走的那麼近,我讓你離秦軒讓遠一點,不要讓他刻意的靠近你,但你沒有答應我.你知道嗎,看到他抱著你,你笑的那麼開心,我,我很生氣."

雖然沒有看到顧之深那吃醋的臉,但蘇淺淺敏銳的鼻子已經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醋味,而且還是千年的老陳醋.

感覺到顧之深是在吃秦軒讓的醋,蘇淺淺的心里感到很幸福,由此可見她在顧之深的心里位置有多重,難免會讓她有些竊喜.

一想到秦軒讓對蘇淺淺的糾纏不休,顧之深心里就異常的煩躁,自言自語完之後,他才起身,准備去洗澡.

顧之深一離開房間,蘇淺淺警惕的站起身來,後來聽見浴室關門的聲音,她才敢從被窩里鑽出頭來.

一想到顧之深方才說的話,蘇淺淺歡喜的笑了起來,之前明明很生氣,可是現在竟感到十分的幸福,心頭就像拌了蜜糖,濃濃的甜,甜而不膩的感覺.

"顧之深,哧…"念出顧之深的名字,蘇淺淺又忍不住笑出聲來,急忙鑽回被窩去,生怕被顧之深發現她剛剛是裝睡的.

而同一時間的許如婉和安簡資呢,因為許如婉流產的原因,自再次昏迷又醒過來之後,情緒就一直很不穩定,郭淑亭本想讓安簡資下班之後回來好好的安撫她,怎知安簡資卻給了她更大的刺激.

沒錯,安簡資終于向許如婉提出了離婚.離婚這件事,安簡資很早就想提了,但介于考慮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他遲遲不敢想許如婉說,可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思考,他決定不再猶豫,因為直截了當對誰都好.

"老公,你說什麼?你要跟我離婚?老公…"雖然有所預料,但是許如婉沒想到來的這麼快,她情緒很激動,不小心連人帶被滾下了床.

安簡資急忙將許如婉扶起來,抱回床上,看見她這般的激動,他不知道該怎麼向她解釋,但他離婚之意已定,不會再更改."對不起,我們離婚吧!"

說到離婚,許如婉十分的痛心,要來的終究還是逃不過嗎,不屬于自己的幸福就一定會飛走嗎,為什麼老天不願意同情她這個可憐的女人呢?

"老公,我不離,我不要跟你離婚!"許如婉痛哭而淚如雨下,死死的抓住安簡資的袖口,蒼白的臉一絲血色也沒有,就如同沙漠里凋萎的草,好似死一般.

安簡資曾是許如婉活下來的希望,要是當初沒有他,她或早就死在了海里.曾生活在最黑暗的時光里,是安簡資給了許如婉活下去的動力.可如今,安簡資提出離婚,這是要剝奪她繼續生活下去的最後曙光.

許如婉顫抖著身體,不停的哆嗦,由于太激動,由于太難過,她的話卡在喉嚨里,好艱難才發出聲來.牢牢的抱住安簡資的腰,一字一字的懇求著他:"老公,我求你了,不要跟我離婚!我不想跟你分開!"

安簡資不知道該怎麼跟許如婉解釋,他以為許如婉對他與蘇淺淺的事情不了解,所以他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說明白.一度的茫然,但始終決定非離不可,他想給蘇淺淺一個能夠實現的承諾.

"對不起,我已經決定了,我們離婚吧!"安簡資推開了許如婉,最後還是堅定的轉身離開,以表他的決心.

上篇:第一百九十五章.該不該自責愧疚     下篇:第一百九十七章.驚嚇總比驚喜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