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146章 生理缺陷  
   
第146章 生理缺陷

有些誤會,一旦種下就很難輕易解除,有些誤解一旦產生,所有的看法都會隨之扭曲改變,怒火只會讓誤會越來越深,誤解越來越離譜,再難重回以往.

飛機上,唐蘇摘下帽子,各種不喜歡身上這身高中生的打扮,嘟囔道:"真不知道你是什麼眼神,讓人給我挑這些衣服穿!"

"多好看,多可愛,我很喜歡!"皇甫尊摘下墨鏡,靠在頭等艙舒服的座椅上,側頭看著她,笑得勾人心魄.

他讓她這麼打扮,也留了點私心,就是不想她一眼就被熟人認出來,他接到報告,說冷昧最近在瘋狂調取各地方的監控錄像,如果猜得不錯,應該是在找她!

她的手機時刻帶在身邊,時不時掏出來看看,就是沒有電話打來,看來事情跟他猜想的還是有出入,冷昧是在玩什麼把戲呢?這個女人又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他皺著眉,想了一陣,就是沒想到她是冷昧的老婆這一身份,因為冷昧在外的形象跟他一樣,花花公子是也,就算形象有假,他那種男人要結婚,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所以,他壓根沒預料到這一點,也沒讓人調查,單純以為她只是冷昧帶在身邊的女人,充其量算個戀人的角色,漏算了這一點,其他事情就很難猜測到.

瞧著繃著臉不自在的在扯圍巾的女人,他突然想,管她呢,只要現在把這女人留在身邊,她之前愛怎樣就怎樣,從他出現開始,她就該是他的,其他人滾蛋!

他伸手抓住她亂動的手,"別動,我來!"他的手很大很溫暖,緊緊握著她讓人有種心安的感覺,他低頭湊了過去,仔細看那越纏越緊的圍巾,修長的手指勾動幾下,就將難纏的圍巾給解開了.

勒得她不舒服的圍巾拿下,她松了口氣,"沒想到你還挺心靈手巧的!"

"其他方面不怎麼樣,對于解去女人身上的東西包括各種飾品,還是挺在行的!"他邪惡一笑,這麼下流的話在他嘴里說出來,竟沒有叫人厭惡的感覺,反而給他徒添了一種壞壞的帥氣.

唐蘇暗歎,原來長得好看,有這麼多優勢!

"以後有任何需要,隨時吩咐,我很樂意效勞!"他趁機靠過去,對著她的臉頰輕呼了口氣,曖昧的氣息一下子襲擊過去,唐蘇一把將他的臉推開,動作很粗魯.

皇甫尊擰起眉頭叫囂,"喂,死女人,你就不能溫柔點,要知道你面前的這張臉是多少女人的夢,推壞了你賠得起嗎?"

"我賠不起,而且粗魯,你最好跟我保持距離,免得斷送了美好前程啊!"飛機上暖氣開得足,唐蘇脫下外套,反過來蓋在身上.

皇甫尊側身拽住她的手,霸道道:"偏要離你近點,越近越好!"

他的樣子似乎越來越認真起來,雖說他是一時意氣,有錢公子哥想要尋求征服的刺激,但這樣下去,也不是好事,她看了看他,認真道:"你知道的,我已經是冷昧的……"

"不管你是他的什麼,從現在開始,你是我的女人,明白嗎?"

他語氣篤定,不容人執意,這種霸道有點像小孩子霸占著心愛玩具的感覺,唐蘇無奈的搖了搖頭,"我什麼時候說過是你的女人了?"

"上次,在海南!"他耿耿于懷她用那招緩兵之計的事,或者說他故意當真了.

唐蘇無奈,但頭腦清醒,不管她跟冷昧算是怎麼樣,現在她還是他法律上的妻子,就算沒有這層關系,她現在也沒辦法去接受新的感情,更何況是皇甫尊的,認真與否還未可知呢!

"皇甫尊,我們……"

一句拒絕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猛地抓住她,一把逮過來低頭就堵上她的唇,唐蘇嚇得心驚肉跳,這可是在飛機上,他搞什麼名堂!

她胡亂的推搡著他,手指按住他的臉,就是那麼一推,粗魯程度比剛才更甚,逼得皇甫尊不得已松開了她,摸著被抓疼的臉,他火大,"你哪里像個女人了?"

哪個女人不是欲拒還迎的,輕輕推搡一下胸膛就可以了,這死蠢死蠢的女人一上來就抓臉,抓他如花似玉的臉,氣死他了!

他動作大不說,聲音還大,弄出來的動靜驚動了前面的乘客,她們紛紛回頭過來張望,唐蘇真是丟臉丟到家了,憤憤然瞪他一眼,將外套往頭上一蓋,再也不理他.

皇甫尊氣哼哼的掏出小鏡子,仔細照了照他俊朗的臉,還好沒有被抓傷,只是有點紅,這女人怎麼是屬貓的,老是抓人,如果是屬狗的咬人該多好?

到了海南,迎面而來的晴朗天氣讓唐蘇精神一振,脫去了羽絨服,只穿著一件休閑的衛衣,一下子從冬天走到了暖春,整個人舒服得很.

萬里無云的碧空和煦溫暖的風,不少人騎著自行車在乾淨的道路上暢游,看得唐蘇興致勃勃,皇甫尊吩咐人將行李拿上車,拍了拍呆呆望著前方的唐蘇,"還不上車?"

"好久沒騎自行車了!"記得大學時候還耍過浪漫,與莫松天騎著自行車到處走,那種青春自由的感覺還真是讓人懷念呢!

皇甫尊皺眉,"自行車有什麼好騎的?"

看著他滿臉不屑,唐蘇更覺興致勃勃,聳肩道:"我就是想騎,如果你不想騎的話,可以坐車先走,反正我不會迷路的!"

"這哪里來的自行車!"以他的能力隨時弄一輛勞斯勞斯來都不成問題,更別說一輛簡單的自行車,他這麼說分明就是不想騎車.

唐蘇一指前面,"你看,那里有好多一樣的自行車,我估計這附近有租車的地方,過去看看不就行了,你別管我了,我自己搞定就好!"

說完,她一拉身上的背包就往車隊那邊去,是打算過去詢問,皇甫尊擰著眉心站在原地,冰藍色的眼眸噴火,這看上的是什麼怪女人,有豪車不坐,非要騎什麼自行車!

他摸了摸鼻子,權衡了一下,吩咐下屬先走,滿臉不樂意的跟了過去,唐蘇很快就問到了租車的地方,興致勃勃的朝別人指引的方向去找,皇甫尊亦步亦趨的跟在她後面,不斷潑著冷水.

"別找了,沒准別人騙你的,這哪來的自行車出租,待會等于是浪費時間,我已經訂好了餐,你就不餓嗎?"

"餓了待會一路吃不就好了!"這種青春時候,一路走一路笑一路吃的感覺,真的太久違了,在s市陰霾的冬天里待了那麼久,遇上這明媚的陽光,她真的不想錯過.

皇甫尊還要啰嗦,她一句話堵了回去,"你回去吧!我一個人挺好,起碼耳根清靜!"

見她大有不騎自行車不罷休的架勢,皇甫尊一咬牙,"行,你要騎車是吧,我奉陪到底,對女人我一向慷慨!"他伸手就攔下正騎著自行車過來的一對青年情侶.

唐蘇莫名其妙的看著他這莫名其妙的動作,"喂,你干嘛!"

那對情侶也詫異的看著皇甫尊,女孩子滿眼桃心臉頰通紅,男孩子警惕不悅又夾雜點被比下去的小膽怯,他伸手拉了拉女孩,用小動作暗示女孩子的所有權,盯著皇甫尊道:"有事嗎?"

"我要你的……"皇甫尊聲音拉長,女孩子心跳加速,呼吸明顯加快,男孩子雙手握得緊緊的.

"車!"皇甫尊手一指,點著男孩子手里扶著的自行車.

女孩子呼吸一滯,竟露出點失望的表情,怎麼跟言情劇里的劇情不一樣啊?不是應該被超級帥哥攔下來,他霸道的對著身邊的男人說,我要你的女人嗎?

男孩子松了口氣,又不悅的瞪著皇甫尊,"憑什麼呀?"這也太霸道了,他以為他是土匪強盜啊!

"憑這個!"皇甫尊不多說廢話,從口袋中掏出一疊現金,直接丟在男孩手上.

男孩子目光一瞪,這一疊錢少說也有一萬,他用一萬塊買他一輛租來的自行車?若算上待會要賠償租車店老板的錢,他也狠狠大賺了一把呀,這是天上掉餡餅的事啊!

他不敢相信,低頭仔細看了看那疊錢,確定都是真鈔,恍然仰望著皇甫尊,"你再說一遍!"

皇甫尊眉一皺已經不想廢話,強硬地將車從兩人手里搶了過來塞到唐蘇手中,瞪了瞪還傻站在原地不動的兩人,"看什麼?不想要錢了?"

"要要要,成交成交!"男孩終于反應過來,抓著女朋友趕緊離開,女孩子邊走邊回頭看,用無比羨慕的眼光看著唐蘇,又留戀無限的望著皇甫尊.

幾分鍾的功夫,車到手了,唐蘇愣愣的看著手中嶄新的雙人自行車,她還有點反應不過來,"就這樣搞定了?"

"要不然呢?等你四處找租車店?"皇甫尊不屑冷哼道.

唐蘇磨了磨牙,有錢就是任性,那可是一萬塊啊!算了,反正他家有的是錢,就當他救濟一下普通老百姓吧.

既然這是雙人自行車,以皇甫尊那麼霸道又有掌控欲*望的個性,肯定是他在前面了,唐蘇很自覺的退到後面,將車龍頭讓出來給他.

他抱著胸嫌棄的掃視了下車,除了鼻孔優雅的冷哼了哼,沒有多余的任何動作,唐蘇好心提醒道:"車都有了,還不騎著走嗎?"

"這種劣質貨,還不夠格被我騎!"他極度嫌棄加鄙視,高高在上的太子爺,完全看不上這種平民化的東西,他連碰都不願意碰一下.

唐蘇狠狠白了他一眼,有錢了不起了?有錢別活了好了,冷昧也有錢啊,也沒見他這麼不接地氣,她利落地將車掉了個頭,腳跨上去坐好,看皇甫尊還是皺著鼻子嫌棄萬分,她道:"既然大爺看不上,我就先走了,您的法拉利您的勞斯萊斯就在後面,隨時候命,拜拜!"

她一踩踏板,自行車優雅的滑了出去,一下子把皇甫尊甩在了後面,自由的風吹拂在臉上,她暢快的笑了起來.

皇甫尊孤零零站在原地,看著她邊笑邊離開,氣得鼻孔都要噴出火來了,他厲聲大喝,"喂,站住,你敢走!"

誰知,那女人只顧自己笑,腳下一個勁的踩,自行車還越騎越遠,他氣得冒火,邁開大長腿大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她的車尾,生生將她拉住,湊到她耳朵邊上才吼道:"我讓你站住,聽見了沒?"

"聽見了,我耳朵都要被你喊聾了!"唐蘇揉著耳朵,極度無語的瞪著他,他這是搞什麼嘛,一下子不騎車,一下子又不准他騎車,"你說,你到底要怎樣!"

皇甫尊掃了掃那車,霸道地將唐蘇從車上抓下來,自己學著她的動作騎了上去,陰柔俊朗的臉緊繃著,還帶著不自然的鐵青色,"你走開,我先試試!"

"什麼?"唐蘇被他推開,莫名其妙的看著他,這車還有什麼好試的!剛才不是還說人家太劣質了,太便宜了,不配被他騎嗎?這下子騎什麼騎!她忍不住就想諷刺出聲,干脆氣死他好了!

她還沒張嘴,一坐上自行車的男人,就朝一邊偏斜倒下去,要不是他大長腿反應快,這下可摔慘了,騎出去的距離還不到五米就摔了,搞什麼?

"喂,過來!"他有點狼狽的扶起自行車,怒氣沖沖的朝她吼道,那樣子活像是唐蘇欠他的.

算了,誰讓車是人家買的呢,她想得開!

走過去安安靜靜的等待著大少爺發話,結果他極為不爽的把車往她手里一丟,目光很不自然,還高傲的仰著頭,"你騎,我不會!"

從小到大玩的都是汽車,這種小兒科的東西反而不會,輪船快艇帆船都會,就唯獨差不多人人都會的自行車他不會,他是以為自己這一輩子都不會碰這種東西,誰知遇上這倒黴女人!

"啊?"唐蘇張大嘴巴,傻愣愣的看著他,半天沒反應過來,"你不會啊?"他別扭了老半天,死活不肯她騎車,就是因為他自己不會,怕暴露出來丟臉?

"就不會,怎麼了?"他硬著脖子,高傲的吼道.

還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唐蘇忍住笑妥協,"好好,你不會你光榮,我理解,總有一些人在某些方面存在著生理缺陷的!"

"誰缺陷了?這種廉價的東西,是我這種人接觸的嗎?只有你們這一個個的,才會擺弄這玩意!"皇甫尊語氣又重又沖,心里窩了一肚子的火了,他真恨不得一腳把這破東西給踹壞.

"好好好,那我坐在後面載著你,你只需要配合著我踩一踩就好,行嗎?"唐蘇和顏悅色,伺候著這大少爺,別人家一不高興把自行車給毀了,那她就沒得享受了.

皇甫尊鼻孔一哼哼,算是答應了,但臉上別扭得就像童養媳上轎子嫁人.

一開始,兩人配合不好,一再的差點倒地,皇甫尊更加不悅,大罵唐蘇笨蛋,唐蘇也火了,干脆讓他把他那礙事的大長腿翹著,別踩踏板也沒著地,她雙腿猛力一蹬,車才平穩的騎了出去.

皇甫尊沒起半點作用,這跟他在女人面前總是占主要位置,起最重要作用的一貫邏輯完全不符,他臭著臉很久都沒說話.

兩個人的重量加上一輛雙人自行車的重量,即便是道路很平坦,踩得稍微久一點,唐蘇還是會感覺到吃力,低頭看看,人家大少爺大長腿隨意晃動著,壓根沒踩在踏板上,半點力氣都沒出.

她無語,"喂,少爺,您是不是應該踩一踩了?"

"不是你說,讓我別礙事嗎?"

剛才她氣急了隨口說的,他還斤斤計較,是不是男人啊!唐蘇清清嗓子,"現在是您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你當我是苦力啊?說用就用,不用就丟!"

大少爺不買賬.

唐蘇氣道:"喂,你是男人耶,關鍵時刻怎麼可以不出力啊?"

她話音一落,皇甫尊就悶笑起來,那魅惑的聲音壞壞的,笑得她直愣神,他笑什麼?

唐蘇正奇怪,皇甫尊忽然傾身朝她靠過來,低沉了嗓音笑道:"寶貝兒,別急嘛,你男人怎麼舍得讓你一個人出力!"

他邪惡曖昧的聲音,一下子點醒了唐蘇,這個禽獸變態,隨便一句話都能聯想到那方面,他是有多饑渴!

她手肘朝後一推,將他附在耳邊,弄得她耳朵癢的嘴巴推開,"還能不能好好騎車了!"

"當然能,我可沒有生理缺陷,你如果不信,今晚大可以試試,我保證比騎自行車更賣力!"

唐蘇直想尖叫,好好的青春洋溢的騎車行,被他攪得面目全非,毫無情調可言,他還自顧自笑得跟個流氓一樣.

沒騎多久,她就完全沒了興致,想著現在正是中飯時間,她可以去療養院看看外婆,不管跟冷昧如何,外婆對她是真心實意的好,她也該區別對待.

"喂,車不騎了,我要去個地方,說好的快艇出海,我們約在明天吧!"

皇甫尊一聽就不爽了,陰柔的眼睛一眯,帶著危險的味道,"誰批准了!別忘了,你這次海南的行程全部被我包了!"

他就差沒說,她這個人被他給包了,唐蘇一個白眼,眼神堅決,"那個地方我必須要去的!明天所有的時間都聽你安排,行嗎?"

"醫生怎麼跟你說的?"皇甫尊將自行車一丟,隨手就扔在了路邊,惡狠狠的瞪著唐蘇.

"醫生說讓我先休養兩天,等身體調養好了再出海,所以這幾天,我正好可以調養下身體,不是嗎?"她歪歪腦袋,態度很倔強.

皇甫尊知道,現在對她用強行綁走的方式已經下不了手了,如果逆著她來,她不一定聽話,搞不好又跑了都不一定,他咬牙忍了忍,"行,我送你去,明天一早准時去接你!"

這已經是他最大的退讓,唐蘇想著接送有什麼關系,到時候不讓他進療養院就好.

可,事情又哪里能跟她想象的一樣,一到療養院,皇甫尊就嗅到了貓膩,"怎麼又是這里,這里到底住著什麼人啊?我看,我很有必要進去拜訪一下!"

皇甫尊進去拜訪冷昧的外婆,若是被冷昧知道,天曉得他又會胡思亂想出些什麼來,弄不好又會有幾頂天大的帽子扣在她頭上了.

"你能不搗亂嗎?"

"什麼叫搗亂,這里面肯定住著你的親人,我作為你的男人進去拜訪一下是天經地義的事!"

他一臉理所應當,帥氣的外表下,怎麼可以有一顆這麼無賴流氓的心靈呢?唐蘇頭一陣一陣的大,她哀怨一聲,"為什麼跟你呆在一起的時間,都是在斗嘴中度過,我們真不是一個星球的人!"

"你不是急著進去嗎?走吧!"不理會唐蘇說什麼,他現在比她還積極,抓著她的手就往里面走.

唐蘇叫苦不迭,"等等,你先聽我說!"

"還說什麼?"皇甫尊停下腳步,皺眉想了想,一拍腦袋,笑道:"我是不是該買點見面禮?我們先進去,待會我吩咐人送最好的禮品過來!"

他自來熟的張羅著,絕美的俊臉上熱情洋溢,她怎麼看怎麼就不喜歡呢?明明那麼帥.

"皇甫尊,你看不出來嗎?我真的不想你進去,你就不能稍微的遷就一下我?或者說,稍微的不要讓自己那麼叫人頭痛!"唐蘇停下所有動作,認認真真的嚴嚴肅肅的看著他,慢慢悠悠的說道.

她做好了一切准備,這男人發飆也好,又耍少爺脾氣也好,隨他吧!

誰知,隔了幾秒鍾,皇甫尊因為這句話而面無表情的臉突然一松,還勾起了一抹笑,眸底的冰藍色游動著,閃爍著奇異的光澤,"ok!"

這麼好說話?唐蘇滿不自在了.

他良好的正常狀態沒持續一分鍾就恢複了痞子樣,他拽過她,霸道在她耳邊道:"明天一早,我就來接你,就在這等!不過,你得時刻注意著自己的身份!"

他還是這德行叫人更習慣,唐蘇愣道:"什麼身份?"

他神秘一笑,修長的手指劃過她的下頜,在她白皙的下巴上一勾一挑,俯身湊了過去,揚一眉魅惑低喃,"我的女人!"

他溫熱的氣息撲在臉頰上,總帶著股淡淡香味,似女人的柔媚又更為凌厲些,並非簡單的香水味,像是常年沉積在身上,已經與他的體香融為一體的味道,聞起來很誘惑很勾魂.

唐蘇側頭,這麼近的距離,他白皙的肌膚上沒有半點瑕疵,那光潔的細膩度甚至比冷昧的還好,陰柔好看的臉部輪廓與他周身的邪肆之氣融合,異常的惑人.

若不是長期有冷昧那樣的大帥哥欣賞,這要是乍一下被他靠近,全身都會酥軟無力,沉淪到任他宰割的地步!

也不怪人家女人多,就算沒有那強大的家世,單憑他的個人魅力,他都不用招手,女人就會前仆後繼像飛蛾撲火一樣湧上來.

一陣風吹過來,唐蘇才驚然發覺,自己的臉頰在發燙,她趕忙從他身邊退開,在原地愣了一愣,羞怯瞄了他一眼,就趕忙溜進了療養院.

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皇甫尊笑得格外得意,他還就不信了,他用美男計,這個女人會半點反應都沒有,除非她心理變態!

唐蘇用失態證明了自己心理不變態,誰遇上這種等級的帥哥都會有點迷離,但她不至于沉淪,風一吹臉上的熱度就消失了.

通往外婆房間的走廊,她和冷昧一起走過很多遍,甚至在這里肩並著肩頭靠著頭等待外婆從重症監護室里出來,但現在只有她一個人,真正意義上的一個人.

她嘴上掛著笑,不想讓外婆看出她的半點不對勁來,就跟往常周末如約來看她一樣.

夜,籠罩在s市上空,這兩天的天氣似乎特別陰霾,總是陰沉沉的,看不到半點陽光透過厚重云層的明媚感,連夜里都沒有月光,黑黑的沉悶.

冷昧驅車回別墅的時候已經快凌晨了.

這兩天他都回得很晚,方姨也被放假回家,因為她不在,別墅不用做飯,大把的應酬足以塞滿他的生活,只看他願意去哪一桌.

那個女人在海南,陪在外婆身邊,外婆並不知道s市發生了什麼,單純以為她是休假過去的,這點冷昧還算滿意,她若敢讓外婆有半點擔憂,看他怎麼整死她!

每天花越都會傳回來兩人相處的視頻資料,下班回來,他都會看到深夜,看著她將外婆照顧得很好,外婆臉上總有歡快的笑意,他嘴角也會上揚,只是夾著的是冷意.

這麼殷勤的哄著外婆又有什麼不可見人的目的?以為外婆可以把遺產留給她嗎?她做夢!外婆的所有資產都已經給了他,少數一部分在冷歡手里,她什麼都得不到,枉費心機而已!

她哄著外婆,他不高興,她不在療養院,沒哄著外婆,他更不高興,傳回來照片顯示,這兩天白天她都跟那個皇甫尊在一起,只有晚上才回療養院.

那兩人有說有笑,關系好得很呢!冷昧憤然把今天傳過來的照片扔進了回收站里,手機響起花越的來電,想著也是海南那邊的消息,他拿起接通.<

上篇:第145章 誰的女人他都要搶!     下篇:第147章 死亡前的依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