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174章 沒聽過紅杏出牆?  
   
第174章 沒聽過紅杏出牆?

"好了,不哭,以後不會這樣了!"

他語氣低柔,帶著妥協的味道,撫向自己的手也很溫柔,可唐蘇莫名覺得反感,一把推開了他,"你走開,不要把哄你妹妹的那一套拿來哄我!"

"哄女人不就一套嗎?"冷昧無奈,她這樣一哭一鬧,他就完全妥協了,她倒好得寸進尺了,他竟然又不舍得凶她.

唐蘇抹了一把眼淚,睜著紅眼睛瞪他,一下子又說不出辯駁的話來,她委屈道:"你走開!"

冷昧凝視著她,有些心疼,也有些欣慰,她總算不是一副冷冰冰淡漠的樣子了,他倒甯可她偶爾發泄似的在他面前哭一哭,他擦著她的眼淚,"別哭了,該睡覺了!"

"誰要跟你睡覺!"她冷冷一笑,聲音倔強尖銳,"從你對我見死不救的那一刻起,我就說過絕不會為你生孩子!"

因為她不知道該怎麼告訴她的孩子,當年她跟其他人一起掉入海里,你爸爸第一個要救的人不是你媽!

觸到她冰冷刺骨的眼神,冷昧心頭一震,擦拭著眼淚的手僵化.

"是不是你以為真是我拉她下去的?拿著我的命來賭你會救誰,結果我還賭輸了?"唐蘇冷笑,"我一早就猜到,你不會救我,所以我怎麼可能拿著命來玩自取其辱的事,我只是沒想到,你會那麼果決!"

"那時,我被你跟皇甫尊氣瘋了,我哪里還有心思去辨別是真是假,不管真假都過去了,我不想追究!"他現在,滿腦子回響的,都是她說絕不會為他生孩子的話.

唐蘇的眼淚,啪嗒一聲就落了下來,"你不救我,也看不得別人救我對嗎?你忘了,前不久我差點死在海里,我被恐懼包裹著,根本沒有自救能力!"

她哭得慘了,竟然大笑出聲,嬌小的身軀在他懷里亂抖,模樣孤苦無依,他心疼萬分的抱住她,下頜抵在她的頭頂上,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安慰.

那一刻,她們一起掉下水,他急瘋了,吩咐了所有人去救她,只他去救冷歡,那是因為冷歡為他死過,他不能讓她再陷入危險,他發過誓!

他知道她不會有事,才會那麼果決,可他要怎麼告訴她?

"冷昧,你從我身邊游過的一瞬間,我覺得我的心死了!"她一手擦去眼淚,灼灼盯著他,"我想跟著皇甫尊離開,是不想天天對著你們倆,我想靜一靜而已!"

"我知道,可我不能讓你離開!"冷昧眉心深鎖,他怕她離開以後,心意真的會轉變,那他就找不回她了!

"所以,你甯可我*日日對著秀恩愛的你們倆難受惡心,對嗎?"唐蘇大笑,"我罵你變態,真是罵對了,你真是自私的混蛋!"

"是,我是自私,我的愛就是自私的,變態你也得受著!"冷昧微微惱了,擁著她的手臂用了幾分力道.

"愛?"唐蘇自嘲而笑,"對誰的?"

"唐蘇!"他額上的青筋一跳,扣住她的下頜將她扭到眼前,眼眸深邃如潭,"你問對誰的?"

"生死,你救她,平時,你寵她,難道我還該自我催眠,告訴自己你是愛我的?我真的做不到!"她眼神絕望到淡漠,嘴角的笑苦澀難言,她一動不動的任他扯著她,然後看著他.

"不要這麼看著我!"她的眼神讓他心驚,他幾乎是一瞬間就封住了她的唇舌,纏綿著她的呼吸,語氣盡是無奈,"我該怎麼讓你相信?"

"放我走,我就相信!"任他吻夠了,她才冷靜道,眼眶的淚已經干了,只臉上還殘留著痕跡.

冷昧眉狠狠一皺,"不可能!"

"你先放我走,等她離開以後,再來找我,如果你做到了,就算你愛我!"唐蘇痛苦的搖著頭,"冷昧,我真的受夠了,別再把我困在這里折磨我了,好嗎?"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該怎麼面對這份感情,她只想離開,讓自己靜一靜,用最平和的心態來做出抉擇.

"你是在向我示威,這里有你沒有她,有她沒有你?你該知道,她是我妹妹,一輩子都是!"冷昧同樣痛苦,可他不能拋棄.

她冷冷發笑,"只是妹妹嗎?"

"只是妹妹!"他撫著她的臉,有些無奈,"你該知道,妹妹的特權,有時候是會讓老婆吃醋的,可你有的特權她也沒有,不是嗎?"

"你是說上床嗎?"唐蘇目光冷冷的,只要他喜歡,冷歡肯定是樂意的,這樣的特權也可以有啊,畢竟不是親生的.

一貫羞澀的女人,到了這時候,竟然可以淡漠的隨便說出這幾個字,冷昧疼惜的撫了撫她的額頭,沉沉應聲道:"這個世界,只有你可以!"

他對其他任何女人,真真的沒有半點欲*望和熱情,哪怕只是生理上的,都似乎難以存在,只對她有,只要她一個!

"如果我們離婚了呢?"難道,冷大少爺是要守活寡不成?這種毫無說服力的承諾,她當真不相信!

"我們不可能離婚,這輩子不會,下輩子也不會!"他不允許她惹了他,讓他愛上她,決心要過一輩子的時候,跟他說離婚這兩個字,他決不允許發生!

"冷昧,你不愛我!"她冷靜的提醒著他,也提醒著自己,沒有愛的婚姻不幸福,雖然一開始,他們的婚姻沒有愛,可一旦一方愛上,一切都不一樣了.

他用同樣冷靜篤定的聲音回答她,霸道異常,"我愛你,唐蘇!"

她嘴角挑起,不可否認的是,明明心里已經很清楚事情的真相,當聽到他說出這句話時,心還是控制不住的會跳動加速,會酥酥麻麻的有些迷醉.

"是你不懂愛,還是我不懂呢?"她笑了笑,無力在去計較太多,縮在被子里沉沉睡去.

冷昧一直看著她,直到她徹底睡著,他才小心翼翼的躺在她身邊,護她在懷中,嗅著她身上迷人的香味,似乎很助睡眠.

早上醒來時,身邊已經沒有人,今天是周一,那兩位應該去了公司,她才提前下了樓,樓下果然沒有人,只方姨在等她吃早餐.

早餐只吃了一半,放在手邊的手機就響了,她看了看屏幕上的號碼,沒有動繼續吃飯,鈴聲停了又再次響起,重複了三次後,方姨有些不忍,"少奶奶,是少爺的電話吧?"

唐蘇點了點頭,礙于面子,只好劃開了接聽鍵,原以為會聽見男人憤怒的聲音,誰知傳過來的聲音,像是經過了處理一樣的溫柔.

"起床了嗎?"

"嗯."

"我讓方姨給你准備了早餐,有在吃嗎?"

"嗯."

她的淡漠,讓冷昧微微有些尷尬,他還是努力維持著溫柔,"吃完出去逛逛街?我安排了人陪著你!"

"不用,我不想出去!"說完,她放下筷子,"若沒什麼事的話,我掛了!"

"唐蘇!"他終于動了怒,聲音有些冷硬,"你不能一點機會都不給我就說不相信!"

他是說他愛她的事?

她苦笑,"你是想證明對嗎?可,愛或者不愛,根本不需要刻意做什麼來證明!你不肯讓我搬走,那放我自由啊,我想出去找皇甫尊聊聊,可以嗎?"

她清晰聽見電話那頭,驟然變得粗重的聲音,男人顯然怒了,唐蘇冷笑了笑,"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正要掛斷,那邊沉默良久的男人才出聲,"可以,我讓花年送你過去!"

"隨你,你若不放心,可以派十來個人押著我過去!"她只是過去跟皇甫尊報一聲平安,然後讓他收手,她不想他們倆兩敗俱傷,而且她根本給不了皇甫尊什麼.

"晚上陪我去個地方!"

電話那頭,男人不容拒絕的聲音丟過來,唐蘇笑了,"冷少果然是生意人,從來不做虧本生意,只要你記住昨天答應我的事,我可以陪你去任何地方!"

答應不碰她?

冷昧眉心擰了擰,"你為了不懷上我的孩子,碰都不讓我碰了?"

"不讓你碰,是因為我感覺不舒服,跟孩子無關!"唐蘇冷靜說道,"若沒有其他事,可以安排花年過來接我了嗎?"

"不舒服?你敢說我讓你不舒服!"冷昧眼眸一眯,手中繪圖的鉛筆應聲而斷.這句話對男人來說,是莫大的侮辱!

"是,從身到心!"

冷靜到沒有溫度的話傳過來,話音一落電話就被掛斷了,冷昧氣得差點一把將手機甩出去,他咬著牙強忍怒火,還是掀了桌上剛倒好的咖啡,咖啡杯碎了一地.

門外,陳姐聽到聲音,詫異的敲了敲門,冷歡已忍不住推門進來,然後她們就看見喜怒不形于色的冷大總裁站在老板椅邊,死死捏著手里的手機,頭上青筋暴起,地上的狼藉昭示他的怒發沖冠.

陳姐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靈敏的將門帶上,只留冷歡走了進去,她皺著眉毛關切道:"哥,怎麼了?誰惹你發這麼大的脾氣?"

"還能有誰!"冷昧深呼吸了幾口,才壓下那噴火的暴躁,也就只有那女人能夠輕易讓他這麼失態,她倒還好意思罵他變態,他變態也是她惹的!

"又是那個女人嗎?"冷歡不悅的嘟囔一句,她撒嬌的靠在冷昧身上,"我看她啊,根本一點都不愛你,只想著攀上高枝遠走高飛,這樣的女人你還生什麼氣,干脆離婚好了!"

冷昧眸子一動,將趴在身上的冷歡拉下來,認真看著她道:"你不喜歡她?"

冷歡被他的眼神看得一慌,高傲的挑了挑眉毛,"她值得我喜歡嗎?如果她愛著哥哥,又對哥哥好的話,我還勉強能夠接受,可這種樣子的她,我怎麼去喜歡?"

"我已經娶了她了!"冷昧重新在老板椅上坐好,凝視著眼前的女孩兒,她真的長大了,三年不見,似乎更成熟了些.

冷歡一噘嘴,"那你是說,我怎麼樣都要接受她了嗎?"

"事實是這樣."冷昧凝著她,柔聲道:"如果,她讓你討厭了,這短時間內你也沒辦法接受,干脆聽我的話,再去國外進修兩年,這樣對你以後有好處!"

冷歡一聽,就跳腳了,"哥,你又趕我走?是不是你娶了老婆就忘了妹妹了?她有什麼好?她讓她的情人吞並你的公司,冷氏現在危機重重,我怎麼可以在這種情況下離開!"

"爸媽辛苦創業才把基業留給了你,不能敗在這麼一個女人手上,我不會離開的,我以後都不會出國了,這里是我家,我說什麼都不走,除非,你不是我哥了!"冷歡氣沖沖扔下一句話,扭頭跑了出去.

冷昧一陣頭疼,疲倦的捏了捏眉心,打電話吩咐花年去接唐蘇,便靜心投入了工作里.

冷歡一路從冷氏跑下來,到了她常去的公園,在湖邊立了很久,也沒看見冷昧過來追她,若是換做以前,她這樣跑了,他一定會第一時間追過來,若是找不到她,一定會派花年滿世界找人,現在……

她眼眸眯了眯,露出陰狠的一抹笑意,"唐蘇,我本不想再做什麼,是你先惹上我的,竟然想趕我走,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她拿出電話,撥了個號碼,"上次,哥讓你查的事,怎麼樣了?給我從蘇懷志下手,好好查查,我爸媽的事,到底跟唐家有多大關系,速度越快越好,若事情辦得好,我重重有賞!"

唐蘇,你就好好祈禱吧,千萬不要跟我爸媽的死有關,否則你死定了!

咖啡廳.

雅間外面,花年已滿頭大汗,爺吩咐過,少奶奶進去不可以超過半個小時,現在都快一個小時了,他們還沒有出來,可怎麼辦呢?

他敢保證,唐蘇跟皇甫尊兩個只是單純的在里面聊天,連親密的動作都沒有,因為雅間的門是半透明的,他可以清晰看見里面的一切,但爺吩咐的事,不允許有這麼多借口和理由來搪塞.

他摸了摸鼻子,敲了敲門,"少奶奶,是不是該回去了?"

唐蘇輕輕抬了抬眼,她還未說話,皇甫尊已眯了桃花眼,陰沉下了臉色,"至于十分鍾催一次嗎?他冷昧就這麼沒有自信,生怕自己的女人被我拐走了?"

"不是,是少奶奶回去還有事呢!"其實,花年也懷疑自家爺,是不是太珍惜少奶奶了,搞得跟自己魅力很差一樣.

"連門都不讓出,她還能有什麼事!"皇甫尊諷刺一笑,"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男人用這種方式來對待女人的,沒聽過紅杏出牆,冷少不至于這麼沒文化吧?以為關在圍牆內就可以萬事大吉了,我看他太天真!"

"這個……"花年摸了摸鼻子,還是選擇退出來吧,比起毒舌,他真不是尊少的對手,能跟他匹配的,只有他家爺,可惜爺沒來,為了不失爺的威風,他還是溜了吧!

唐蘇撐著頭,笑看一身淺月色休閑西裝風流倜儻得炫目的男人,斤斤計較的斗嘴,畫面竟也和諧美好得讓人流連,真不愧是妖孽級別的!

皇甫尊劃了她一眼,"你還笑,真的被關傻了嗎?"

"我清醒得很,我只怕你不夠清醒呢!"

這一個小時,她都在勸他收手吧,結果他說,這已經不是單純為了她的事了,這已經進化到了男人間的較量,沒有輸贏誰都不會罷休.

"或許我以前活得不夠清醒,但我現在醒了,我知道自己要什麼,所以你安安心心做你的事,別操心我!"

皇甫尊一挑眉毛,拍了拍自己的肩,"你只需要記得,這兒一直給你留著,隨時候命!"<

上篇:第173章 你醉了,滾出去     下篇:第175章 冷歡離家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