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179章 她為了我,死過一次  
   
第179章 她為了我,死過一次

冷歡一聽,臉色瞬間就變了,特護小姐說,他半夜的時候走的,她受了傷睡得沉才不知道,一整個上午他都沒出現,還以為他會在家給她准備她喜歡的飯菜,沒想到他竟然在家陪唐蘇.

那個,弄傷了她的女人,他竟然原諒了她?

"哥,她的身體不舒服,難道我的身體就舒服嗎?你怎麼可以丟下我去陪她,你答應過我什麼?"

"歡歡乖,"冷昧不自然的瞥了唐蘇一眼,她雖然沒表現出什麼異樣,但也看得出她的右手還不敢用力,"你嫂子的手昨晚斷了,她身邊沒人照顧,不像你是千恩萬寵的冷家大小姐!"

唐蘇冷笑了笑,原來他還記得她的手被他擰斷了,她還以為他健忘呢!

"我從來不要什麼千恩萬寵,我只要你一個人的寵愛,我不管,我要你陪我吃飯,現在就要,否則我就不吃飯!"被寵慣了的女人,撒起嬌來自然蠻橫得很,因為她知道這招百試百靈.

"不准胡鬧!"冷昧寵溺的聲音重了些,"晚上我過去陪你好不好?做你喜歡的菜帶過去,算是替你嫂子向你賠罪!"

"她不是我嫂子,哥我討厭你這麼稱呼她!"冷歡徹底繃不住了,在電話那頭都哭了出來,"她傷了我,憑什麼要你賠罪!"

"我已經斷了她的手給你出氣了,還不原諒她麼?歡歡可不是這麼小氣的!"觸到唐蘇冷冰冰的眼神,冷昧轉了個身,背對著她.

冷歡冷哼道:"哥,要是換做別人,你會殺了她,她的手只是脫臼而已,我的額頭卻要破相了,你還陪著她,還要我原諒他,我咽不下這口氣,以前你不是這樣的!"

冷昧無奈的笑,聲音仍舊溫柔得可以擰出水來,"以前沒有嫂子,我可以天天陪著你寵著你,現在我除了是你哥之外還是她的丈夫,你如果是我,你該怎麼做?"

他有料到兩個女人因為他爭風吃醋,卻沒料到真正面對這種場面時,最難受的人是夾在中間的自己,兩邊都不能傷,卻又兩邊都傷著了!

他淨是無奈苦澀的淡笑,讓電話那頭的冷歡沉默了,嘟囔著他晚上必須來陪她之後掛了電話,將電話收起,他回頭看向唐蘇,她正低著眉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舒出口氣,給她布菜,"吃飯吧!"

她本來不想吃,可觸到他眉宇間還殘存著的無奈,她有點心軟了,抬起頭怔怔看著他出神,她其實有點感動,因為她知道,這些話絕不是他為了哄她開心說的,因為他還不屑.

冷昧被她這樣的眼神看得心頭發熱,他起身坐到了她身邊,抬手就把她抱在懷里,奪過她手上的筷子,替她夾菜喂到嘴邊.

"我的手只是脫臼,還沒有斷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你不用這樣!"也不用跟冷歡那樣說,沒必要.

他當然明白她話里的意思,摟住她的手緊了緊,還是固執得不肯讓她一個人吃飯,"就當為我自己贖罪,好嗎?"

"嗯,你也會有罪孽感嗎?"唐蘇好笑,挑著眉看他.

他皺了皺眉,眼神沉靜,"作為冷歡的哥哥,我殺了你也不為過,可作為你的丈夫,我不該下這麼重的手,若說權衡兩邊,再選擇一次,我還是會這麼做!"

也就是說,她若再敢傷冷歡一次,他還是會擰斷她的手,而且他不會後悔這麼做!

觸到她眼底一閃而過的嘲諷冷光,他抱著她的手緊了幾分,無奈的湊到她耳邊低喃,"你能理解我嗎?"

這麼變態的思維步驟,也只有變態的人才有,她理解不了!

"那,若是冷歡傷了我呢?"他會不會也擰斷冷歡的手!

他怔了一下,沒料到她會問這種問題,他笑了笑,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我不會讓她傷到你的!"

那是因為,萬一冷歡傷到她,他也沒辦法對冷歡做什麼,所以會盡力避免對嗎?她低聲冷笑.

笑得他心頭發緊,他握著她的手,有些失望,"我還以為,你聽見我那樣說,多少會有一點感動!"

"我是有一點感動,可是冷昧你知道嗎?這本來就是你該有的態度,或者跟她,或者跟我,都必須有個劃分出界限的標尺,否則兩邊你都會傷害!"她回頭,看著他的眼睛,"別告訴我,冷歡的心思,你不知道?"

他怎麼會不知道,就是因為知道,才會在三年前的那個夜晚後,堅決把她送出國,他以為三年的時間,她會淡忘會遇上其他的男人,沒想到的是她沒有,她反而比三年前更堅定了,那個傻丫頭啊!

他撫著唐蘇的頭發,眉毛終于糾結在了一起,滿面都是兩難的無奈,他用鼻尖摩擦著她的臉,"我欠她一條命,所以這一輩子,我都不允許人傷害她,會寵她一輩子,但她這一輩子都只會是我的妹妹!"

唐蘇眼眶一熱,"你終于肯告訴我,你的心意了嗎?"他若是早點說,兩個人是不是就不會隔閡得這麼遠了?一開始,就沒有猜忌,她是不是就不會這麼累了?

冷昧失笑,"我早就跟你說過,只是有些話不便說得太透,是你不懂我!"

"我從一開始就失去了信心,我怎麼敢去懂你?"他們的過去,她從不曾參與,她想著她永遠也不可能超越冷歡在他心里的地位了.

他親吻她的額頭,歎道:"她為了我,死過一次,甚至為了我,這一輩子都不能孕育孩子了,你說我要怎樣補償她?即便是你,我也只能多寵著她一點,你能理解我嗎?"

唐蘇狠狠一震,她不知道他和冷歡之間有這樣的過去,難怪什麼事一涉及到冷歡的安危,他就異常的暴躁,原來他內心深處都是對冷歡的虧欠.

不由得,她有些心疼他,心疼他背負了這麼多,也怨恨他為什麼不早說,她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用力得印下了深深的牙印,她賭氣道:"既然不知道報答,為什麼不以身相許啊?"

"她愛我,我知道,我只當她是妹妹,她卻似乎不知道,我擔心她只是因為依賴才愛,我送她出國留學,本打算用三年的時間給她遺忘,也給自己三年時間尋找,若找不到愛的那個人,三年後她回國,我會娶她的!"

他摸著她的臉,"你知道,我不是那些在乎世俗觀念的人,所以外界流傳我是因為怕謠言,才送她出國的傳聞,都是假的!"

"那你為什麼……"

唐蘇想問什麼,他不用聽完也知道,修長的手指堵住她的小嘴,他笑道:"可惜了,三年期限還沒到,我就遇見你了,娶你雖然有某些因素在,但最重要的,是你吸引我了!"

"所以說,你撩撥了我,休想就這麼全身而退!"

冷昧走了,她一個人縮在別墅消化他說的話,消化他與冷歡的過去,花年告訴她全部的過程,她也被深深震撼到了!

當年的冷氏風波不斷,若說起來冷歡也算是愛極了冷昧的人,為他生為他死,甚至為了他差點被人輪,最後還落得個不能生育的病根.

也難怪冷昧對她如此之好,如果是她,她想她也會吧!

一呆一坐就是一下午,直到傍晚時分,她才被一個電話給驚醒,看了看上面的號碼,她緩慢接起,突然間有點不知所措的感覺.

冷昧低沉的聲音傳過來,"在做什麼?"不過一下午沒見,他就想她了.

"我在看電視!"她總不能說,她在想他的事吧,所以隨意扯了個謊.

他低笑了一聲,"我怎麼沒聽見電視的聲音?"

"是啞劇!"為了圓謊,她只好又撒了個謊,臉居然有點不好意思的微微發燙.

"我不記得你喜歡看啞劇啊?"

"太無聊了唄!"

"那,晚上陪我去個地方好嗎?"他語氣里有些不確定,小心翼翼的試探著,"我去接你?"

唐蘇覺得新奇,他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之前不都是斬釘截鐵的一句我去接你,然後不容置疑的出現了,何時真正咨詢過她的意思了?

"去哪?"

他停頓下,似乎在辨別她的語氣,"去看看冷歡,我給她熬了湯,可以陪我去嗎?"

他是不是以為,他這樣解釋了,他們倆就算是和好了,所以她可以毫無芥蒂的跟在他身邊去看冷歡了?要知道,就算他是有苦衷,她也會因為他的苦衷而斟酌一下,但有些傷害的程度只是降低,不會消失的.

"我不想去!"

"蘇蘇,"他有些為難,似又不敢勉強她.

難得見他這樣,唐蘇忍不住就心軟了,她放軟了語氣,"我是真的不想去,她估計也不想見我."

"難道,你們能兩不相見一輩子嗎?那我在中間怎麼辦?"冷昧歎了口氣,有些說不出的疲倦感,"你們倆,我這一輩子都守護定了,你們的關系若不處理好,以後永遠都是疙瘩."

停頓了會兒,他問道:"可不可以為了我,試著跟她相處一下,她只是個被寵壞了女孩子,至于其他的,我會處理好!"

"好像,你上次也這麼說."

結果,她眼睜睜看著他在她身邊救了冷歡,把她扔在水底,雖然知道他有不得已的苦衷,但那種失落絕望感,從沒有消失,每每想起來就糾結著不舒服.

她不知道,是不是她太小心眼了,或者換做別的女人,可以很坦然的接受,甚至是很大度的跟他一起去照顧冷歡一輩子.

"可,這一次你明白我的心意了,也該知道了我們的過去,真正的過去!"冷昧失望的笑了笑,"我還以為,我說出來會不一樣些,沒想到也是一樣,你該理解我當初為什麼不說了吧?"

"我怕有些真相說出來,更像是我在變相的騙取你的信任和同情,那太不是男人該做的事了!可逼不得已,我連這麼娘炮的事都做了,還是沒有用!"

他自嘲大笑了幾聲,便沒了聲音,過了好一會兒,才傳來細碎的聲音,像是把手機從耳邊拉開准備掛電話的響動.

"等等!"她還是心軟了,"我陪你去,但我是為了你!"

為了給他,也給他們一次機會,並非是去給冷歡道歉,她知道她沒有用力推她,至于她為什麼跌倒,就不得而知了.

"好,我馬上去接你!"他雀躍的聲音,有突如其來的爽朗,好像小孩子得到了期待已久的禮物,那欣喜感都克制不住流露得滿世界都是了.

方姨見他這樣也跟著笑了,幫他把飯菜都裝好放在車上,"少爺,去接少奶奶吧,醫院正好也在城區!"

冷昧挑了挑眉毛,"你怎麼知道是她?"

"我雖然沒聽見你打電話,但看你這麼高興,我猜到您肯定是要去接少奶奶,因為我還沒見過你因為其他的事或者是人這麼高興過!"

是麼?

冷昧將信將疑,難道唐蘇這種毒,從一開始就種在他心里了,現在快要失去她的時候,才終于毒發?

唐蘇剛換好衣服他就到了,敲開門看著一身歐美風中長款風衣,內搭著淺色打底衫圍著條針織圍巾的女人,冷昧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他的女人不愛打扮,卻穿什麼都自成一派好看得緊.

他親昵的吻了吻她的臉,又細心地給她攏好圍巾,他笑道:"都年底了,天氣冷得很,下次穿羽絨服!"

"年底了?"唐蘇有些恍惚,離過年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了.

他心情很不錯,嘴角一直掛著爽朗的笑容,他拉了拉她的手,"等冷歡痊愈了,我們該回家給爸媽辭年了,今年我打算接爸媽一起去海南過年,你看如何?"

爸媽只有她一個女兒,自然是想跟她一起過年的,如果冷昧非要跟她一起過年,那一家人在一起過自然是最好的,只是冷歡……

她笑得有點牽強,他撫了撫她的頭發,安慰道:"別想那麼多,到時候我會安排好,嗯?"

"冷昧,我餓了!"她眨眨眼睛,也不再繼續那個話題,她朝後面看了眼,給冷歡的食盒穩穩當當放著,時而飄出幾縷香味.

他憐愛一笑,捏了捏她的鼻尖,"就你饞嘴,等把食盒送過去,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除了西餐!"她還記得被迫遷就冷歡喜好的日子,吃西餐都吃到想吐.

"好,吃你喜歡的!"兩個人有太久沒有這樣在一起了,久到他異常懷念,也特別的珍惜這樣的時光,紅綠燈路口,冷昧回頭看著她,不禁出了神.

兩個人在一起不過半年時間,他守了近三十年的心就這樣交付了?而她愛了莫松天六年的心,也就此給了他,這份姻緣讓他不得不相信,緣分天定這四個字!

有些感情,無需日久,便能情深.

感受到他深沉的目光,唐蘇詫異的扭頭看向他,"怎麼了?"

"我突然想吻你!"

她失語,他能不能不要老是用這麼嚴肅認真的表情說這麼下流的話?她偏過頭,一指剛好亮起的綠燈,"開車,走了!"

他啞然失笑,邊發動車子,邊捏了捏她的小臉,"這個吻,先欠著,晚點要加倍補償回來!"<

上篇:第178章 該尖叫的人是我吧     下篇:第180章 不允許出現異性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