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191章 他了無音訊  
   
第191章 他了無音訊

"不是,是太突然了,我有點害怕,聽說生孩子很痛苦的,懷孩子也特別難受."唐蘇怕他們看出她的不正常,說完便趴在了蘇鳳懷里撒嬌般哭起來.

兩口子這才放下心來,"好啦,傻孩子,每個女人都要經曆這一關的,沒事的,冷昧會陪著你的,爸媽也會照顧你的,他若公司忙,你回家來住,媽媽天天伺候你!"

"嗯,我知道了."

唐蘇擦去了眼淚,她對他們隱瞞了,是不想他們著急擔憂,就像從小到大,所有不好的事情,他們都對她隱瞞了一樣,看爸媽高興得跟孩子似的,她突然很想要這個孩子,不管冷昧要不要.

他是她的孩子,是爸媽的孫子,即便沒有爸爸,也應該會是最幸福的存在,她一定會很愛很愛他的.

一整夜,包括早上,都沒有冷昧的任何聯系,她告訴爸媽冷昧在s市太忙了,實在沒辦法安排他們,他們便自己買了頭等艙回s市.

"爸媽,我先回那邊了,我有孩子的事,你們不准告訴他哦,我要親自告訴他,給他一個大驚喜,記得保密啊!"她笑得沒心沒肺的.

蘇鳳兩口子被她逗樂,"好,你慢點吧,生活上多注意,我們老兩口啊,不會影響你們的小情調!"

回到別墅,只有方姨在.

看見她一個人回來,方姨很驚訝,"咦,怎麼少爺沒有跟你一起?"

"他不是先回來了嗎?"唐蘇也很驚訝,他這兩天都沒有回別墅嗎?那他去哪里了,會不會出什麼事情了?

"沒啊,也沒接到少爺的電話."看唐蘇的臉色,方姨不敢多嘴什麼,只問她,"坐飛機累了吧?我給你做點什麼?"

"弄點清淡點的吧!"唐蘇笑了笑,提著行李上樓,臥室還是他們離開時的樣子,那一夜他們很甜蜜的聊了很久,他還難得的說起了他小時候的事.

過了一個年回來,冷冷清清的了,他不該生氣這麼久吧?還是那樣的小事.越是猜不透,越是不安,他的電話仍舊無人接聽,到底怎麼了?

吃過中飯,她開了車,直接去了冷氏.

陳姐告訴她,總裁正在開會,沒有預約是不可以見他的,後面還加了個任何人,于是她就被堵在了門口.

在公司等了一個小時,都沒有見到他,她便又回來了,可以確定的是冷昧很好,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不聯系她了,她沒有再去找過他,也沒有再打他電話,他也沒有回來過,不安越來越濃烈,讓她喘不過氣來.

不知道是心情不好,還是妊娠反應來了,她吃不下東西,稍微味重點的東西就想吐,別墅的氣氛很低沉,方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又什麼都不能說.

"蘇蘇,舅舅來家里了,他想見見你!"蘇鳳在電話里這麼說.

"舅舅?"唐蘇很詫異,"不是沒有往來了嗎?他怎麼突然來家里了?"

記得那時候唐氏危機差點倒閉,爸媽曾也想過求助舅舅家,還沒開口舅舅家就把他們避如瘟疫,現在找上來做什麼?而且,是想見她.

抱著疑惑,她開著車回家,舅舅蘇懷志和舅媽徐莉莉都來了,見她回來都熱情的迎了上來,看得她莫名其妙,什麼時候在舅舅家受過這種待遇了?

話題打開,才知道舅舅家的懷志建築公司受到了重創有面臨破產的危險,而對他下手的竟然是冷氏財團.

徐莉莉掏出個紅包硬塞給了唐蘇,"你這丫頭啊,怎麼結婚也不告訴舅舅舅媽,舅舅舅媽也好給你慶賀慶賀啊,嫁了個這麼好的老公."

"是啊,我們也是剛知道你結婚了,老公還是冷氏財團總裁,你可真是好命啊,這麼好的男人,多少女人擠破頭都想接近他呢,你成了他老婆,真是沒想到,沒想到啊,還是你媽命好!"蘇懷志一臉堆笑.

唐蘇尷尬的僵著手,"這個不必了吧,都結婚那麼久了!"他們大概是知道了冷昧是她老公,才特地找上門來的吧,她這對舅舅舅媽,可從來都不是吃虧的主.

"要的,要的,要不是這段時間經濟出了點問題,我和你舅舅非得給你個大紅包才是!"

徐莉莉拉著她,問長問短的,好像個從小疼愛的長輩似的,蘇懷志則旁敲側擊的想讓她向冷昧求情,讓他手下留情.

唐蘇疲于應付,礙于媽媽的面子,只笑道:"舅舅舅媽,你們別見怪,他工作上的事情,我從來不過問不插手的,你們來找我,我也無能為力!"

至于,他突然對懷志建築公司下手,到底是為什麼,連她都不知道,別說求情了,這些天見到他都難.

唐蘇不松口,他們就轉身從蘇鳳下手,蘇懷志人品再差也是自己的親哥哥,蘇鳳又一向善良心軟,她為難地看向自己女兒,"蘇蘇,要不,你試一試?實在不行,你舅舅舅媽也不會怪你,他們有今天也著實不容易!"

兩家都是白手起家,雖然說蘇懷志和徐莉莉掙錢的手段有些不光彩,他們不恥為伍,但也彼此知道彼此的不易之處.

她也不舍得蘇鳳為難,只勉強道:"好吧,我試一試,結果如何,我也不知道!"

"好,好,有你這句話就好!"

看著他們奸商般勢利的笑容,唐蘇只覺得身體更加疲勞不舒服,借口說還有事,便從家里出來了,開著車不知道去哪,只好又回了別墅,幻影竟然在.

他的車,很少有人敢開,應該是他回來了,停好車進門,唐蘇竟然有點緊張,方姨一見她回來,便歡喜上前,"快,少爺回來了,上了樓已經半小時了.我給你打了電話,你沒接!"

"嗯,我在開車,那我上去了!"唐蘇擠出一個笑,感激方姨對她的上心照顧.

臥房很安靜,她推門進去,里面很黑,她打開的窗簾被拉上了,里面還彌漫著沐浴露的香味,顯然是他剛洗完澡,她默默走到床邊,看見了閉著眼睛躺在床上的男人.

他仍舊的帥,劍眉凌厲鼻梁高挺,涼薄的嘴唇性感,閉著的眼睛只要一睜開,便是一個深邃的漩渦,讓人不能自拔,只是眼眶下有隱隱的青黑之色,疲倦寫在臉上很明顯.

最近,他很忙嗎?累成這樣,一回來就睡,他平時很少這樣.

唐蘇默默彎下膝蓋,靠著床邊在地毯上坐下,靜靜看著他熟睡的樣子,那些郁悶憤怒就這樣莫名的消失了,留下淡淡的憂傷和心疼.

她不知道坐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睡著的,醒來時她已經躺在床上,而房間里除了她,再沒有別人了,她甚至懷疑她是做了一場夢,很真實的夢.

她坐起來,哭了.

明天是元宵節,團團圓圓的節日,她卻孤零零的一個人呆在這麼大的別墅里,她終于覺得快瘋了,她呆不下去了.

手不自覺的放在肚子上,她輕輕撫摸著還沒有成行的孩子,"寶寶,媽媽帶你離開這里好不好?咱們去住月半灣的公寓."

本來就是住在那兒,是快過年了冷昧非要她回來住,她默默起身收拾東西,其實東西不多,就是些隨身用品和衣服,很快就整理成了一個行李箱.

"你要去哪?"

正彎腰拎行李箱的手一僵,唐蘇有些不可置信的回頭,是那個熟悉的男人,穿著一身深灰色家居服,修長的身材挺拔偉岸立在門口如一堵高大的城牆.

他頭發還有些微微濕潤,想必是剛洗過澡了,硬朗的俊臉依舊冷魅狂傲並沒有太多的表情,墨色眼眸靜靜盯著她,深邃似淵.

"我……"沒想到他還在家里,唐蘇有點手足無措,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冷昧邁入房間,彎腰去拿放在床上的衣服,"既然你要出去了,那我也走吧,順路送你?"

他側臉過來的線條特別的完美,完美得猶如雕塑那般精致,也如雕塑般冰冷無情,一下子就刺痛了唐蘇的眼底,眼睛酸澀得有些不能自控,有溫熱的液體即將滑落出來.

她別過了頭,咬了咬唇,"不用了,我自己有車!"

"那就好!"他點點頭,從她身邊經過.

擦肩而過的刹那,刮起了一陣冰涼的風,她差點被吹倒,她在原地站了很久,直到方姨緊張的過來問,"少奶奶,少爺怎麼走了?"

觸到她一臉的淚水,方姨抽了口氣,不敢多說什麼,又看見她提著行李,更加不知道該說點什麼,只歎了口氣下樓.

唐蘇擦了擦眼淚,提著行李箱下樓,方姨就站在門口,似乎在等她,"少奶奶,您這是要去哪?少爺走了,你也走了,這哪里還像個家呢?"

冷昧不回來,這里早就不像家了,她在不在都無所謂.

"我不知道你跟少爺到底怎麼了?可少爺難得回家,您怎麼不留他呢?有什麼事,夫妻倆靜下心來好好聊一聊不就好了麼?"方姨歎了口氣,"你平日里看著脾氣性格都好,可很多事情你倔強,女人在丈夫面前,有時候不需要倔強的,你……"

"方姨,謝謝你,過年前我就搬出去了,現在過完年了,我搬回原來的地方也是應該的."唐蘇努力擠出一抹無所謂的笑容,"至于我跟他的事情嘛,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什麼都不肯說就拒我于千里之外,我再不倔強又有什麼用?"

不是沒有去找過他,不是沒有放下過身段,她都做到這份上了,他依舊冰冷可怕,她還要做什麼?總不至于抱著他大腿求他吧?

"他要說要做的,總有一天會來到,我等就好了!"

開著車到了月半灣,居然剛好看見皇甫尊的法拉利,唐蘇笑著走過去,敲了敲他的車窗,"嘿!"

皇甫尊看見她,搖下車窗一把取下墨鏡,桃花眼泛著光,"喲,是我家蘇蘇寶貝兒,你怎麼在這?"

"我住後面的公寓."她往他車內探了探頭,發現只有他一人,才咧嘴笑了笑,"我還以為金車藏嬌呢!"

"要藏也是藏你這小嬌嬌啊!"皇甫尊下了車,見她也是開車來的,桃花眼眯了眯,"好好的冷氏大別墅不住,你跑來住公寓,還是一個人開車來的,什麼情況啊?"

"這里空氣好嘛!"唐蘇笑嘻嘻的,一臉無所謂的開朗.

皇甫尊冷冷發笑,"這里能有山腰上空氣好啊?到底怎麼回事?你不說,我就直接把你綁去我的別墅了!"

"真的沒事,過來跟你做鄰居不好嗎?我就住後面的公寓,你可以品嘗到我親自下廚的手藝哦!"

他一臉嫌棄,"你的手藝上次在海島我就知道了!"徑直走到她車前,發現她車里還放著行李箱,他扭頭道:"你的公寓這麼久沒住,不需要打掃?"

"我這不是過來打掃的嘛!"唐蘇揮揮手,"你跟你聊了,我先開車過去了!"

"等等!"皇甫尊攔住她,皺著眉訓道:"也不看看現在什麼時間了,等你打掃完晚餐時間都錯過了,把鑰匙給我,我負責叫人給你里里外外弄乾淨了,為了感激我,你現在去我的別墅給我做好吃的!"

"不太好吧?"雖然這樣她省去很多事.

他恨鐵不成鋼的瞪她,"你一個孕婦去做這種粗活就好麼?笨!走啦!"說完,也不等她反應,直接把她拉上了法拉利.

一個電話的功夫,馬上有人過來接了她的車鑰匙,"爺放心,我會親自安排妥當!"

"嗯."皇甫尊眉毛都沒動一下,直接揮手讓他閃人,發動車後發現唐蘇一直看著他,他回頭睨了她一眼,"我長帥了?"

"都是成年人了,怎麼可能還會變帥,只有長殘的可能!"唐蘇客觀說完事實後,又看了他一眼,"還以為你只會嬉皮笑臉的調戲女性,沒想到你禦下也挺嚴厲的樣子哦!"

"什麼叫調戲女性,什麼又叫只有長殘的可能?"跟她聊天只有分分鍾頭頂冒煙的可能才對!

"呵呵,別氣,別氣,氣歪鼻子眼睛就真的殘了,我這是誇你,你沒聽出來嗎?"她鼓著腮幫子,很無辜的看著他.

這要是換做別人這麼說,他早就ko她了,也只有她敢這麼肆無忌憚地在他面前胡言亂語,他還不會真的生氣,反而是看見她黯淡的臉上泛起了笑容而心疼,高興自己能讓她開心點.

"瞧你那黑眼圈,上輩子沒睡好了吧?還說我長殘了!"他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語氣里不乏心疼之意.

唐蘇摸了摸自己的臉,"有那麼明顯麼?"

"再明顯一點,你就可以進國寶動物園了!"皇甫尊氣憤地咬牙切齒,"一個孕婦,混成這樣,你到底有多失敗啊?誰讓你放著這麼好的男人不要,你活該你!"

"好,我活該,我國寶,你罵夠了沒?罵夠了麻煩你的車稍微有點速度,不要在二十碼徘徊了!"

唐蘇一臉好脾氣的笑容,激得皇甫尊氣不打一處來,腳狠狠一踩,法拉利狂飆而出,嚇得她一聲尖叫,那放肆的一聲喊,反而把郁結在心里好久的沉悶都釋放了出去,她一個人笑得暢快.

看得他又心疼又憤恨,罵了句"沒心沒肺",還是下意識的把車速控制平穩,到了別墅哪里舍得她下廚,吩咐了廚房做了一桌子適合孕婦的菜肴,結果她根本吃不下什麼.

<

上篇:第190章 早孕檢查結果     下篇:第192章 你弄疼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