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205章 跟我回家  
   
第205章 跟我回家

他的霸道近乎執拗,重複了第三遍,"先喝湯,還是先喝粥?"

唐蘇要說的話,被堵得半句都說不出,她泄了口氣瞄了眼濃郁的鴿子湯,冷昧立刻會意,將鴿子湯喂到她嘴邊,"小心燙!"

"燙的我不喝!"唐蘇賭氣一般將腦袋扭開.

冷昧看了她一眼,默默將燙吹涼,又輕輕抿了一口嘗了嘗溫度才給她,"溫度剛好,喝吧!"

唐蘇不動,眼睛落在被他抿過的勺子上,冷昧眉心頓時皺起,"我只是替你看看溫度."只是抿了一下而已,他們倆更親密的事都做過了,她現在計較什麼?

"我不喜歡別人碰過我東西!"她眼睛都沒眨,還是看著那只勺子.

冷昧轉身就將勺子扔入了垃圾桶直接將碗遞到她嘴邊,冷峻的臉已隱隱有了不耐煩,"現在,可以了吧?"

"勺子進了碗,這湯不也被汙染了嗎?"她淡然道.

"唐蘇!"冷昧隱隱磨牙,深邃的眼眸沉了幾分,怒火已在胸前洶湧,只是礙于現在的她,才沒有發泄出來,"你給我乖乖喝湯!"

她冷笑,"我早就說過了,孕婦脾氣差,身體又不好,照顧孕婦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的,所以冷少還是請回吧,我自然有人照顧!"

"除了我,誰還會來照顧你?"冷昧嗤笑了一聲,"皇甫尊嗎?他沒告訴你,他們家美國那邊出了點問題,這一個月都不會呆在s市嗎?"

唐蘇眉毛一動,眼睛倏然盯向冷昧,冷昧坦然迎視,"你不用看我,皇甫世族家大業大,想要對付分剮他們的大有人在,況且能在美國把皇甫尊逼回去,憑我一個人的力量還不夠,你大可不必懷疑我!"

不必懷疑?唐蘇嗤了一聲,"冷少最近如此猖狂,就不怕冷氏財團折騰太過而有所消損嗎?"

"我自然不怕!"他傲然一笑,低頭又將湯送到她嘴邊,"現在,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是我,別耍小性子,喝湯!"

唐蘇心頭惱怒,她最恨他這種將她一切掌控的得意模樣,煩躁過頭她手狠狠一揮,一把揮落了她面前的熱湯,碗傾斜落下,湯灑了她半張床,瓷碗破碎在地的聲音清脆刺耳.

冷昧沒料到她會如此放肆,拿在手里的碗都被掃了,怒火瞬間升騰,他冷然起身,"唐蘇,你鬧夠了沒有?"

她卻對他的怒火無動于衷,"我只是單純的不想看見一些人,不想喝一些人遞過來的湯而已!"

"你是不是以為我現在不敢動你,所以你就越來越放肆了?"冷昧雙眸凌厲陰沉,緊繃的側臉咬肌上下鼓動著,昭示著他此刻隱忍的怒火有多洶湧.

"冷少多疑了!"她淡然的看著那弄濕的床單,然後輕輕按了床旁呼叫器,護士很快來了,看見病房的狀態稍微愣了一下.

"不好意思啊,我手滑把湯給灑了,麻煩你給我整理一下吧!"唐蘇笑顏溫和,與對向冷昧的疏離,完全是兩種表情,冷昧瞥了她一眼,轉身走了!

終于熬不住了吧?唐蘇收斂起表情,放松身體慢慢下床,坐在沙發上等待護士將床弄好,護士很細心,見她坐著趕緊把吃的給她放在茶幾上,"您就在這吃吧,我很快幫您換好床上用品!"

"謝謝你!"唐蘇笑了下,拿起那碗素粥,這才是她想吃的,這些天喝湯也喝夠了,今天又老覺得胃不舒服,還是喝點粥好,那湯灑就灑了吧,只是辛苦方姨了!

她剛吃飽,護士就把房間整理一新,就好像剛才的事根本沒發生過,可能是吃得太飽,也可能是身體太虛弱了,一上床她就睡著了,直到晚餐時間才醒.

醒來發現手機有好幾個未接電話,她竟然沒聽見嗎?

都是陌生的號碼來自國外,想起冷昧的話,她趕緊回撥過去,卻又是說無法接通,應該是皇甫尊吧?

翻開短信記錄,爸爸有發來一條短信,問她去不去探視媽媽,現在也該過了探視時間了,她回撥過去,唐華明的聲音比昨天輕快了些,"蘇蘇,我怕打擾你休息,沒給你電話,只發了短信."

"我今天好困,幾個未接電話都沒聽到,就算你給我電話,也不一定能吵醒我呢!"唐蘇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輕快點,"媽媽怎麼樣了?"

"醫生說,她明天就可以搬出普通病房了!"

"真的啊,恢複得這麼快,媽媽真厲害!"總算聽見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了,唐蘇笑容很燦爛,"你好好照顧媽吧,我這里不用擔心!"

"他,有在照顧你嗎?"唐華明猶豫了很久,還是免不了擔心道.

唐蘇語氣輕松肯定,"有啊,他的孩子呢!爸,你們就不用擔心我了,我現在吃好睡好的,聽見你們沒事了,我覺得什麼都很好!"

"你好就好!"唐華明笑了,"家里的事,還有那件事,別怪他,換做是誰都會這麼做,等他調查清楚了就好了,這是上一輩的恩怨,別影響了你們的感情,畢竟你們有孩子了!"

這就是父母,唐蘇含著眼淚點頭,為了她可以一笑泯恩仇!

放下電話,就看見站在門口的男人,含在眼眶中的淚水一眨眼就落了下來,她趕緊扭過頭去,輕輕把臉擦乾淨,冷聲道:"你又來做什麼?"

"吃晚餐!"他將食盒放在她面前,目光深沉的看著她的臉,"你媽恢複得很好,明天就可以搬出監護室,你爸的事……"

"多謝冷少如此關心,我們一家承受不起!"他該慶幸她媽媽沒事,若她媽媽真有個差池,她這一輩都不會原諒他的.

"你能不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嗎?"冷昧眉頭深鎖,現在兩個人相處,就只能是這種針鋒相對的模式嗎?她可知道,她每一句話都跟針一樣在紮他.

唐蘇突然咧嘴一笑,"那,我該用什麼態度?"

"蘇蘇……"冷昧百般無奈的喚了她一聲,彎腰想去抱她,兩人精神層面的距離只能用身體的靠近來拉近了.

她沒有躲,而是冷冷看著他,"不是說吃晚餐嗎?我餓了!"

他張開的雙臂一僵,尷尬的收回,轉身的瞬間有種說不出的落寞感覺,他默默打開食盒,噴香撲鼻的飯菜一聞味道就知道是出自他的手.

他離開後,是去准備吃的了?

唐蘇冷眼看著那些佳肴,全是她喜歡吃的,樣式很多,每一樣都用單獨的食盒裝著,這個分量夠三個她吃了.

他垂著眸,只張羅著飯菜,冷峻的臉緊繃著,容顏憔悴了不少,胡茬刮乾淨了,但眼睛的血絲還在,他遞給她筷子的時候,她沒有動.

他靜靜看著她,"吃飯?"

語氣還是霸道的,只是那霸道透著點小心翼翼,還有些暗暗的無奈,唐蘇手指一動,接過了筷子,就算跟他賭氣,也不能委屈了自己,這麼多愛吃的,不吃白不吃!

她低頭開始吃飯,他則恰時的給她夾菜,幾乎每一樣夾進來的菜,都是她正想吃的,她突然一愣,停了下來.

冷昧動了動筷子,解釋道:"筷子是新的,誰都沒有用過!"

那一刻,她突然鼻頭有些發酸,她埋頭繼續吃飯,她吃了很多,還是剩了很多,畢竟這個分量有點多,她放下碗筷,他立刻遞過來一張紙巾,"飽了嗎?"

她沒有回答他,只是擦了擦嘴.

他默默拿起她放下的碗重新盛了一碗飯,她急道:"我飽了,不吃了!"就算不喜歡她不說話,也不該用這樣的方式來逼她回答吧?太沒品了!

他笑了笑,"不是給你的!"

那是給誰的?唐蘇咬唇不語,冷冷看著他.

然後,就看見他,就著她的碗吃著她吃剩下的飯菜,他一個人優雅的慢慢吃著,模樣享受,也不理會她的目光.

唐蘇突然覺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喂!"

他這才抬了頭,凝視著她,"怎麼了?"

"這是我的!"她不願意看見他吃她吃剩下的東西,哪怕她現在很討厭他,居然也不忍心,都是善良的錯!

"你吃飽了,就代表你不要它們了,我沒吃飯不能吃嗎?"他是想跟她一起用餐的,又怕她像中午那樣鬧脾氣,他只好多准備點份量,等她吃完再吃,也算是共餐了!

唐蘇偏過頭,不想看見他的臉,"我不要了,也不代表你可以用,你要吃的話出去吃,不要在我面前吃!"

出去吃?

冷昧苦笑,她也說得出來,先別說他的身份,就他這樣一個大男人,端著剩飯剩菜在病房門口吃起來,也足夠難看了!

"你的我才吃!"

金貴慣了的男人,什麼時候吃過剩飯剩菜!

唐蘇心頭煩躁,好像有什麼東西老是在悸動,她咬牙冷聲道:"冷昧,你不要用這種苦肉計,對我來說沒用,有些傷害重了就是重了,再怎麼彌補也不能變成輕傷!"

"但,它可以痊愈!"

唐蘇頃刻緘默,煩躁不已的心凌亂不堪,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惡魔啊?她悶悶的埋入枕頭里,直接裝睡!

見她如此,冷昧輕笑了下,繼續吃著,"你想太多了,這算什麼苦肉計?就像你說的,我只是單純的想跟一些人一起吃個飯,只不過為了遷就一些人,方式變了而已!"

唐蘇心頭一動,咬著唇沒有說話.

蘇鳳被接出了監護室,范亦謙給她安排在vip病區,唐蘇聽說以後有點為難,現在他們家的經濟狀況,只怕沒辦法承受vip的費用,征求了護士的同意後,她慢慢走進了范亦謙的辦公室.

見她來,范亦謙很奇怪,"你怎麼起來了?"

"我現在的狀況還不能走動是嗎?"唐蘇有點無辜,"可護士說,這點短距離是可以的!"

范亦謙愣了一下,其實她現在可以到處走動,不要過度疲勞就好,但還得瞞著她,免得她起疑心,"距離短可以,太長的距離就不合適了,你來有什麼事?"

"是我媽媽的事,我想謝謝你,還有就是……"唐蘇猶豫了下,還是說了,"我跟我爸商量以後決定,讓我媽住進內科去,這里vip的費用實在是很高,我們家現在的狀況不太好!"

她說這話時很坦然,眉宇間有些許無奈,范亦謙看著都心疼,真不知道冷昧當初是怎麼下得了那個狠心的,"這個你不用擔心,費用不是問題,你盡管在這里住就好!"

反正有冷昧買單,就算冷昧不買單,這點錢他還是出得起的!

"不不,我們還是住下去,不能這樣麻煩你的!"唐蘇苦笑,"我在這里,已經給你添了不少麻煩了!"

"沒有,你沒有麻煩我,我只是盡了我的工作職責而已,費用你真的不必擔心!"范亦謙就差沒說,冷昧有的是錢了!

唐蘇走後,范亦謙立馬給冷昧打了電話,"喂,你女人要把她媽媽轉到樓下內科去,說這里費用太高,他們家承擔不起,我好說歹說,她才答應回去考慮下,你趕緊表態!"

那邊,冷昧很久沒說話,范亦謙愣了一下,"喂,你聽見了嗎?"

"我會處理!"他只低沉了說了四個字,便雷厲風行的掛了電話.

范亦謙苦澀笑了笑,他這是操的哪門子心啊?

"蘇蘇,怎麼樣?"她一回來,蘇鳳就急著問道,她不想住在這里,費用太高了,這會壓垮他們家的,況且樓下的病房條件也很好啊,沒必要如此奢侈.

唐蘇如實道:"范亦謙是冷昧的朋友,我跟他接觸過很多次,他說讓你放心住著,不用擔心費用的問題,還說這里空氣好又安靜,對你的恢複會更好,他咬著不松口,我又不好意思執意要搬下去,畢竟這一次對虧了他!"

"也是,我們要是強行搬下去,倒也顯得我們不講情義了,只是這費用……"蘇鳳歎了口氣.

"費用不是你擔心的事,你就好好住著吧!"唐華明拍了拍她的手,"我還不至于連你的住院費都交不起吧?"

"只是想著以後,不想現在這麼浪費!"畢竟沒了公司,家里也沒有存款,兩個人以後的養老還得重新奮斗呢!

"為了你的身體好,這哪里是浪費了?"

"爸媽,你們別擔心了,不是還有我嗎?我會想辦法的,聽范亦謙的態度,好像也不急要我們的住院費,就算我欠他的,以後還給他就是了!"

"那,你可得還給他,大家都不容易!"蘇鳳提醒道.

唐蘇笑著點了點頭,關于冷昧,他們家那個有錢女婿,他們誰都沒有提起,唐蘇知道爸媽是在照顧她的感情,如果冷昧願意出面,早就出面了,不用任何人提.

到了現在,提起打的只是自己的巴掌.

唐蘇回到病房,對坐在沙發上的冷昧表示一點都不意外,他已經不用任何借口,就這樣賴在她病房很久了.

"你去找范亦謙了?"

她脫鞋上床的動作一頓,知道她的這些事定然瞞不過他,也沒什麼好瞞著的,不就是窮嗎?他一開始就知道他們家不富裕,她冷冷一笑,"跟你有關系嗎?"

"唐蘇!"冷昧還算平靜的心,一下子就被她激起了怒火,他咬肌動了動,拼命在隱忍,"你的態度如果可以改改,你何必費這些心思?"

她身邊有一個什麼樣的男人,難道她不清楚嗎?別說是醫藥費,就算拿下整個醫院,也是分分鍾的事情!

"是嗎?"唐蘇好笑,"可我還記得,我求你把我的卡還給我的時候,你是什麼樣的態度,冷昧,請你搞清楚,我的態度已經不重要了!"

冷昧眸光深沉,他沉默了會,道:"卡,我讓人拿過來!要求只有一個,明天跟我回家!"

"謝謝,不需要了,我們家的事,我們家會自己解決,那張卡本來就是你的,還給你也好兩清!"果然是有條件的,他冷大總裁怎麼可能做虧本的買賣呢?

要她回家,是害怕他的孩子淪落在外吧?利用她這個孕育工具替他傳宗接代是嗎?唐蘇臉上的笑,一直很燦爛,燦爛到了極致便是寒冷.

"兩清?"這樣的字眼,饒是再好的脾氣,冷昧也按耐不住那種想要掐死她的沖動,"你要跟誰兩清?你再說一遍!"

"我只是有自知之明而已,你不用一臉即將要被拋棄的樣子!"要知道,他拋棄她,早已是事實,她現在只是想斷一個徹底.

"唐蘇,這樣的話你再敢說一遍,信不信我真的會掐死你?"冷昧瞪向她的雙眸發紅,額上的青筋不受控制的暴起,大有一種真的會掐死她的憤怒.

她眯著眼看了他好一會兒,無所謂的一笑,干脆閉上眼睛落個清靜.

冷昧更覺已燃起在胸腔的怒火沒處發泄,他胸口上下起伏著,花了好些力氣才把火壓下去,沉著如他每一次遇見她,總是暴跳如雷,情緒不定的,真是該死!

他深呼吸了幾口氣,努力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和些,但霸道慣了,說出去的話,總是帶著不可一世的狂傲,"明天,回家養胎!"

唐蘇眼珠子動了動,並沒有睜開眼睛,"如果,我不願意呢?"

"回家還有不願意嗎?"冷昧目光深沉,眉心緊緊鎖起,連回家都不願意了麼?

那就是說,回家這件事,由不得她願不願意咯?由他說了算!唐蘇突然睜開眼睛看向他,語氣倔強,"我不會離開醫院,范亦謙說了,我需要好好養胎!"

"范亦謙說了,家里的環境更適合你,我會安排特護來照顧你,比醫院更舒服!"他需要盡快把她從這種狀態脫離出來,孩子的事遲早要告訴她,回家是最好的!

"這里更舒服,況且我沒有家可以回!"爸媽那,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會回去,而之前的那個家,早已面目全非,女主人也早已不是她,她回去干嘛!

"胡說什麼?"冷昧皺眉冷道.

唐蘇冷笑不語.

他沉吟了會,道:"山苑的冷氏別墅,冷歡今天會搬出去,以後你一個人住在那,方姨會照顧你,還有特護,山腰上空氣也好,你不是挺喜歡嗎?"

"喜歡麼?"

唐蘇苦澀拉扯著嘴角,自結婚後他們一直一起住在那,直到冷歡回來,直到她搬去了月半灣,直到她上一次回去,被他親手推進了大雨里,房子變了,臥室換了,她喜歡什麼?

"你覺得發生上次的事以後,對山苑的別墅,我還能說得上喜歡嗎?"唐蘇咧著嘴角,笑顏燦爛的看著冷昧,"或者說,你就喜歡那種調調?"

"唐蘇!"提到上次的事,冷昧的眉目瞬間暗沉下來,有什麼隱晦的東西在他眸底一閃而過,他頗有些無奈的喝了她一句,"別鬧孩子脾氣!"

"用鬧脾氣來形容我,似乎不太恰當呢,冷少!"唐蘇無辜的眨眨眼睛,她真的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資本來鬧脾氣,在一個根本不在乎她的男人面前.

"不准叫我冷少!"這些天,她一口一個冷少,疏離而淡漠,每一句都如同一根針似的紮過來,冷昧擰著眉,語氣異常霸道,"再也不准!"

"那,冷總,我要休息了,你是不是可以安靜一會兒?"

"唐蘇!"冷昧幾乎抓狂,他煩躁不安的在原地渡了幾步,然後重重坐進了沙發里,郁悶的情緒鋪天蓋地的罩下來,他掏出了煙凶猛地吸了幾口.

唐蘇默默拉起被子捂住自己的口鼻,縮在被子里閉著眼睛不敢睜開,怕眼睛一睜開,會有淚水不爭氣的從眼角流出來,原來心痛到麻木還是會痛,刺猬那滿身的刺在紮別人的時候,痛的仍舊是自己.

病房里,只有彼此一深一淺的呼吸聲,尷尬的僵持跟糾結的悲傷一樣無孔不入,明明只距離不到一米的兩人,卻像是隔著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一樣遙遠,觸碰不到心慌,觸碰到又被彼此紮得生疼.

冷昧眉心緊擰,一支煙很快抽完,他剛想點燃第二根,瞥見病床上隆起的被子,手停頓下來,他想了想道:"既然那麼在乎孩子,為什麼不替孩子找一個更有利于他的環境?你跟我回家,讓你媽搬到這間最好的病房來,她的一切費用由我承擔!"

唐蘇默不作聲的聽著,只覺得他這話說得多麼像是施舍,她掀開被子正要說話,冷昧繼續道:"我會出面安排,替你圓謊,安你父母的心!"

唐蘇眉毛動了動,不動聲色的垂下眉,嘴角勾起苦笑,他總能拿捏准她的七寸,一棍子敲下來,她連逃走的力氣都沒有.

由他出面安排媽媽的病房,既解決了vip病房昂貴的費用問題,也解除了爸媽心里的疑慮,讓他們徹底放心,好好經營他們以後的生活,一舉兩得的事,她可以拒絕嗎?<

上篇:第204章 這是要流產嗎?     下篇:第206章 真的和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