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228章 沒辦法原諒她  
   
第228章 沒辦法原諒她

湖邊,唐蘇坐在欄杆上,迎著深夜的月光,靜靜看著波光粼粼的湖面,她抬起手腕看了看那枚精致的女士手表,是花了六位數買的,刷的冷昧的卡.

身後,突然傳來引擎聲,她沒有回頭,就聽見一陣熟悉的腳步靠近了自己,當她被人緊緊摟入懷中的時候,她靜靜看了眼手上的手表,一個小時!

自她從別墅出來,到冷昧發現她不見,到找到她僅僅只花了一個小時!

那就是說,她想要在冷昧不知情的情況下離開這座城市,必須要好好布局,更需要有人接應,否則以她的能力,沒辦法消失無蹤.

除非哪天,冷昧很長時間才發現她失蹤了,這幾乎不可能,就算喝醉也會很快醒來,除非……她不動聲色的挑了挑眉毛.

"蘇蘇,你嚇死我了!"

冷昧竟然沒有第一時間質問她哪去了,沒有咒罵她搞什麼鬼,而是慌亂無措的緊緊抱著她,由衷地歎息著.

唐蘇眼睛轉了轉沒有說話,但也沒有掙紮,任由他抱著.

見她這麼平靜,冷昧有點擔心,他捧著她的臉,仔細盯著她的神色,"怎麼不說話?"

"說什麼?"她抬了抬眼睛,語氣疏遠.

冷昧歎了一聲,還倒真不如不說話,他摸了摸她的手臂,也跟臉蛋一樣冰冷,他不由想將她抱緊一點,"冷嗎?"

"不冷!"她一把推開了他,自顧自從欄杆上跳了下來,不等他說話就乖乖坐在了幻影的副駕駛座上.

冷昧被丟在原地,莫名其妙地摸了摸鼻子,她這樣跑出來,就這樣跟他回去了?他在附近轉了轉,除了風景沒有任何人,她半夜到這來做什麼?

他坐上車,彎腰給她系安全帶,卻聽她冷笑著說:"你剛剛轉悠的樣子,活像是來捉奸的,怎麼沒找到奸夫嗎?"

"唐蘇!"她這話刺耳得讓他不舒服,他厲聲喝止了她,"不許胡說八道糟踐自己!"

有嗎?她不就開個玩笑麼,大驚小怪!

到冷昧想問她為什麼會突然跑出來時,發現已經被她剛才那句話給堵回來了,他若追問,她豈不是更會說些亂七八糟的話來黑自己嗎?或者,又該會懷疑他不相信她了.

冷昧苦笑一聲,挫敗了搖了搖頭,再扭頭看她時,她已疲倦地倒在座椅上睡著了,他默默將暖空調打開,盡量把車速控制到平穩.

車停下後,她還沉睡不醒,他輕手輕腳下車,彎腰將她從車里抱了出來,身體騰空的時候,唐蘇睜開了眼睛,警惕地看著他.

撫了撫她的眼睛,冷昧柔聲道:"到家了,我抱你上樓睡,乖乖閉上眼睛就好!"

她轉動了下眸子,想掙紮著下來,可身體太過疲倦,抵擋不住那股子倦意,她眨了眨眼睛又睡著了.

懷里的人比以前輕了不少,觸手之下淨是瘦骨嶙峋,冷昧抱得心驚更心疼,他一步一步走得很慢,貪戀著她在他懷中的感覺,好久不曾有機會這樣抱她了.

將她往床上放下去的時候,他忍不住順勢躺了上去,想維持著這個姿勢多待一會兒,結果唐蘇睜了睜眼,有點厭倦的推了他一把,翻了個身裹入了被子里.

冷昧苦澀的扯了扯嘴角,默默起身出門,她會接受自己的,總有一天!

"呀,太太,您起床啦,您想吃點什麼?我給您做!"唐蘇一下嘍,李姐便殷勤的迎了上來,一雙精明的眼睛偷偷在唐蘇身上轉悠著.

唐蘇皺了皺眉毛,不知為何她總對李姐喜歡不起來,尤其是對這種格外的殷勤,她揮了揮手,"不用麻煩了,我什麼都不想吃!"

"這怎麼行呢?先生吩咐過了,要我盡一切所能照顧好您,您這剛剛流產的身體,又不比大小姐強壯,還怎麼能連早餐都不吃呢?"李姐故作關心道:"就算留不住孩子,您也要想辦法留住先生的心才是,我看先生對大小姐好得很呢!"

聞言,唐蘇回頭看了她一眼.

李姐忙做掌嘴狀,"你看我,一著急就什麼話都說,對不住啊,太太你別往心里去!"

"聽你這話的意思,似乎對大小姐看重勝于我啊,既然這樣,你不如去照顧她吧,不用到這來了!"難怪總是看她不舒服呢!

李姐慌了神,"哎呀,太太,真是對不住,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就別跟我計較了,好不好?"

"還要我說第三遍嗎?我讓你過去,也就是現在離開!"唐蘇本就心煩,耳邊多一個這樣的人嘮叨,心情只會更煩.

李姐臉色紅了紅,她起初那麻利干練的樣子早就消失無蹤了,見唐蘇這麼決絕,她也來了脾氣,"太太,真不是我說你,就你這樣的脾氣,先生遲早忍不了你,你說說在這種有錢人家里,傳宗接代有多重要,你保不住孩子也就算了,還天天甩臉色給誰看呢?"

"我看啊,要不是大小姐不能生養,先生才懶得這麼慣著你呢!你也得意不了幾天了,先生馬上就會煩透了你,到時候啊,只怕你連我這種大媽子都不如哦!"

"其實,先生也真是的,找個代孕的多簡單的事,非要你干嘛,天天拽得跟什麼……"李姐絮絮叨叨的啰嗦突然戛然而止,她傲慢的臉色變得死灰一樣慘白.

唐蘇微微扭頭,就看見一身煞氣的男人正站在她的身後,她扯開嘴唇笑了笑,"冷總,這就是你所謂的專業陪護嗎?好像水准不夠呀!"

找陪護這種事,他沒有親自去,聽花年說是冷歡給找來的,他見她還算麻利有眼力便留下來了,誰知道這就是個嚼舌根的潑婦!

"滾!"冷昧連多余的半個字都吝嗇,只冷冷朝李姐嗤了一句.

對上冷昧閻王般的冷酷,李姐雙腿都在顫抖,她連解釋和求饒都不敢,灰溜溜的回房間收拾東西,卻被唐蘇叫住了.

"等等!"

李姐白著臉回頭,"太太,我一時胡言亂語,你就當我是在放屁,您別計較啊!"

"我看你對大小姐那麼了解,連她不能生養你都知道,看來你們交往很深嘛!"

"沒有很深,只是只是,偶有聯系而已."李姐說完,又覺得不對,好像說錯了什麼.

唐蘇卻笑得極其燦爛,"難怪,我住院的事,以及其他很多事,她都比好多人都早知道呢,看你一句一句的對她多維護啊,想必你們不只是偶有聯系嘛,冷歡也真是關心我,連個陪護都親自挑選了心腹送來!"

"我……"李姐嚇得面無人色,她一句話都不敢再搭腔,垂著頭想收拾完東西立刻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冷昧冷眸一劃,"站住!"

李姐嚇得一抖,"先生,我這就收拾東西走,我這就走!"

"我是說讓你滾,現在立刻馬上!"

陰鷙的嗓音猶如鬼魅一樣可怕,李姐抖著腿不知道該怎麼動作,冷昧已毫無耐性,喚來門口的兩個保鏢,"幫幫她!"

然後,保鏢便一人拽著李姐一只手,將她一把甩出了大門,他們飛快收拾好她的東西,扔了出去.

整個過程,冷昧都冷眼坐在沙發上看著,等保鏢收拾完進來,他凜然從兩人身上劃過,"嚼舌根的下場就是那樣,還有你們誰是冷歡的人,現在過山苑去還有機會!"

"先生,我們都是您的人,我們一定竭盡全力保護好太太的安全!"

聽著保鏢信誓旦旦的承諾,冷昧揮了揮手,示意他們下去,然後掏出手機給花年打了電話,"從冷氏調兩個信得過的保鏢過來,讓他們順道把方姨接過來,以後他們三就在月半灣伺候唐蘇了!"

直到他掛了電話,唐蘇也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淺淺的勾了勾冷笑,倦意十足的懶在沙發上,心底卻在暗暗盤算,原以為趕走一個人就會少一個眼線,結果好了,多出三個!

特別是方姨,十分的警覺又對她是真的關心,以後哪天真的行動起來,還不得不考慮到她,實在棘手,她懶懶閉上眼睛,一動不動地趴著.

"想吃什麼?我給你做!"隔著茶幾望著她,冷昧柔聲道.

唐蘇懶懶抬起眼睛,"冷總這麼閑嗎?有時間天天呆在家里伺候我?"

"你也知道我不閑嗎?那就乖乖聽話,別給我鬧騰了,公司已經丟下了一大堆的事,好多大項目都耽擱了!"最近,他真是感覺分身乏術.

"聽你的意思,是在怪我咯?我可沒要你在家呆著!"

冷昧苦笑,"那算我死乞白賴的想呆在你身邊行嗎?早餐不能不吃,想吃點什麼?"

"酸辣粉!"

"什麼?"冷昧皺眉.

"想必冷大少爺也沒聽過,把車鑰匙給我,我自己出去解決早中晚餐,您可以去上班了!"唐蘇大咧咧朝他伸出了手.孩子沒了,她就再也沒有理由縮在家里.

"我讓他們給你買,現在入夏了,外面熱得很!"冷昧關切道.

"可我想出去,可以嗎?"唐蘇感覺耐性就快要磨光了,她快要沒辦法將現在這種表面和諧的外表維持下去了,她總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想要跳出這個地方,想要離開他.

冷昧凝視著她,半晌都沒有說話,久到她都想放棄出門的想法時,他突然輕輕遞過來一串鑰匙,"去吧!"

唐蘇撇了撇嘴角,拿起鑰匙轉身出門,連一句道別的話都沒有.

她沒去吃早餐,而是去了ricky雜志社,找到了主編華楚,華楚見到她很是驚訝,"唐蘇,好久沒看見你了,我還以為你打算就此做豪門太太不出來了呢!"

"最近有點事耽擱了,ricky被冷昧收回去了是嗎?"唐蘇摘下墨鏡,示意她將門關上.

華楚聳聳肩,"你一直不在,冷總派人過來通知,以後ricky的事務交由我處理,如果我處理不了的,再向他彙報,說你不會再來管理,這是怎麼了?"

"沒什麼,我來是有件事想請你幫忙,我可以用筆名在雜志社發稿子嗎?"唐蘇不打算說太多,直接直奔主題.

華楚挑了挑眉毛,"當然可以,我求之不得呢,你的稿子一直寫得不錯,但為什麼要用筆名,因為不想招搖是嗎?"

"嗯,而且我需要一筆稿費,能不能請你特別關照一下,將稿費發到我國外的一個賬號里,這件事我想請你對任何人都保密,可以嗎?"唐蘇有些不好意思,"其實,挺麻煩你的!"

"這有什麼好麻煩的,先不說我們惺惺相惜的友誼,雖然不常聯系,"華楚是直來直往的人,"就說你的知遇之恩吧,我現在的工作環境和狀態,以及社會地位和影響力,包括我的收入都得到了大幅提高,這還得多謝你,這件事就當我報答你的,況且你的稿子拿稿費,那是你的本事!"

唐蘇長長舒了口氣,"謝謝你,我沒想到會這麼順利!"

"你是在擔心我問東問西?"華楚莞爾,"放心,我沒那麼八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也都有不想讓人知道的難處,我理解,不管你為什麼好好的豪門太太不做,要偷偷賺稿費,但這奮斗的精神我很欣賞,我們郵件常聯系,等待你的稿子!"

"好,那我就先走了!"上午是雜志社最忙的時候,華楚也有想要結束這次聊天的意思,她便起了身.

"對了,"華楚遞給她一張資料,"這家絲襪公司想在我們雜志社做宣傳廣告,還將拍攝廣告大片的工作給了我們,我們在找腿模,我看你就不錯,要不要試試?"

"腿模?"唐蘇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腿,有些赧然,"很多工作我都做過,單單這個從沒試過!"

"那就試試,待遇不錯,你要是來,我單獨給你約攝影師,不過需要你在家自拍幾張長腿美照發到公司,她們同意以後才能拍攝,放心,腿模不露臉!"

唐蘇想了想,抵抗不了高報酬的誘惑,硬著頭皮點頭答應道:"那我回家拍幾張照片發你郵件,勞你費心了!"

她回家時,方姨沒過來,冷昧也不在,打開電腦就看見華楚發來的約稿函,以及絲襪公司的詳細要求.

按照約稿函的內容,寫了一篇稿子給華楚發過去,窗外正是夕陽西下的時候,晚霞映在落地窗外,天空的顏色格外好看,她突然起了興致,換了一件短裙睡衣,直接坐在了地毯上,拿著手機給自己拍照.

她修長的**腿型很好看,加上細膩白皙的皮膚,更是徒添了一種美感,夕陽的余暉恰到好處的裝點著,用手機簡簡單單拍攝的一張照片,也顯得格外好看.

女人都是愛美的,或者可以說是臭美的,對著照片越看越喜歡,她的興致也越來越濃,很有種拍幾張美腿大片登上ricky雜志的興趣.

冷昧下班回家,推開臥室房門的時候,就看見了陽台上的美景,他腳步一頓,雙眸閃過了一道驚豔的光.

繽紛的晚霞照映在她白皙的長腿上,撩至大腿根部的短裙恰到好處的遮住了那惹人遐想的地方,她慵懶的半躺著在撥弄著手機,不經意間的造型格外的撩人.

她像是察覺到有人,放下手機側了側身體,微帶著性感味道的睡裙在她側身之時,肩帶輕輕的滑落了下來,露出幾近透明的光潔肌膚,冷昧呼吸一窒,身體驀地一熱.

藏匿了多日的熱流又開始在身體里竄動,他有些燥熱不安的扯開了領帶,喉結不安分的上下滾動著,他站在原地並沒有上前,而是貪婪的看著難得一見的美景.

看見他後,唐蘇坐直了身體,默默拉起了肩帶,又將短裙往下扯了扯,才繼續拿起手機,將這些照片進行的加密,若是被冷昧知道,她還能做得成麼?

她垂頭在弄手機,他一直站在那也不合適,他漫步朝她走過去,隨意坐在了她身邊,望了望她適才看的那片天,"今天的夕陽很美,好久沒留意過了!"

唐蘇看了看他,不知他為何發出這種略帶憂傷的感慨,更不想去理睬,現在她只想多弄點錢,這段時間能維持這種表面的甯靜是最好.

她雖不說話,但表情還算平靜,冷昧朝她身邊湊了湊,瞄上了她的手機,"在看什麼,那麼專注?"

唐蘇不想被他發現,將手機一挪,換了個話題,"還沒到下班時間,你怎麼回來了?"

這句不算關心的話,在冷昧聽來卻愣是當成了關心,他嘴角眉梢都揚起了一抹欣慰的笑容,貪戀的圈住了唐蘇,無限感慨的歎道:"終于聽見你主動的一句問話了!"

她只不過想轉移開他的注意力,他卻如此感恩戴德的激動,讓唐蘇有點尷尬,以至于沒有推開他摟向她的手臂.

冷昧把這當成一種默許,默許他的靠近,起碼這一刻不排斥他,他倦意萬分的輕輕將下巴抵在了她頭頂上,聲音低沉,"今天太累了,心累!"

晚風里,她自然清新的發香幽幽的飄入鼻間,冷昧心曠神怡的長吸了一口氣,強烈的傾訴欲*望,只單單因為她的不排斥而有點濃烈.

"外婆給我打電話了!"

唐蘇動了動,不管對冷昧如何,對那位老人,她是真的關心,"她,身體怎麼樣?"

"她挺好的,只是問我們為什麼這麼長時間不去看她,你也不給她打電話."冷昧喃喃說著.

回憶起以前,兩人一陣沉默,心里都各自難受.

"如果可以,明天我過去看看她,怎樣?"她就要離開了,再去看看外婆,就當是跟她最後的告別,因為她不知道,等她回來,外婆還在不在,老人的時光總是短暫,錯過了便不再有.

冷昧低低笑了笑,有種說不出的苦澀感,"謝謝你這麼恨我,還關心著她,也不枉她那麼喜歡你!"

唐蘇僵了僵,又是無言以對的沉默.

他靜靜的,輕輕的用下巴慢慢摩擦著她,從頭頂到額頭,慢慢轉到臉蛋上,越來越親密的接觸,讓唐蘇有點不自在,她偏了偏頭,想推開他.

他卻突然道:"這次通話,外婆最大的目的,就是讓我別送冷歡出國,把她留在身邊!"

唐蘇動作一頓,腦海里同時過濾了兩條信息,一是冷昧要送冷歡出國,二是冷歡找到了外婆,讓外婆求情讓她留下來,好端端的冷昧舍得讓寶貝妹妹出國了?

這樣一愣,就忘了推開他,惆悵寂寥的的冷昧專注著與她的親密接觸,他甚至貪婪的開始用嘴唇輕輕摩擦她的臉,從臉頰到耳後,他竟大膽地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

唐蘇周身一顫,用力推了他一把,卻被他抱得更緊,他沙啞低沉的嗓音帶著濃濃的傷感,透過灼熱的氣息敲打著她的耳骨,"蘇蘇,我好為難,我該怎麼辦?"

他顯得有些無助,一貫霸道強悍的男人,也會有無助的時候嗎?唐蘇本就有點不相信,在他情不自禁開始撫摸她的時候,她狠狠推開了他,冷眼盯著一臉傷痛的男人.

"冷少,演技見長啊,我倒是忘了,偶爾的裝可憐也是泡妞神技呢,還得多謝皇甫尊時常的炫耀,要不然還看不破你了!"

她說他裝可憐?

冷昧無奈的苦笑,他承認他對她有些情不自禁,但這番話說出來不是為了騙取她的同情,然後借此跟她做點什麼,他還沒有這麼重的心機.

對她,他甯可直接點強來,也不耍這些心眼!

"你那麼寶貝的妹妹,好端端的何必送出國,你該清理的人不是她,是我才對啊!"唐蘇真巴不得,他一個不爽把她送走.

冷昧看著她,並沒有過多的表情,語氣卻篤定不移,"她和你,始終只能留一個在我身邊,我只會留我愛的人!"

"至于,她犯下的過錯,我希望你能看在她為了我犧牲這麼多的份上原諒她,我會替她好好補償你的!"他勉強扯了扯嘴角,"我會送她出國,為了她,也為了我們!"

說實話,唐蘇一點都不敢動,她只冷笑著道:"抱歉,我沒有那麼寬宏大量的心,她隱瞞了我懷孕的消息,甚至刪除了我的短信,不管她出于什麼目的,都間接的傷害了我的孩子!"

"而她在明知道我有身孕的情況下,推我下樓梯這是直接傷害,我沒有辦法跟一個殺死我孩子的人面對面,沒有辦法原諒她,包括你跟我!"<

上篇:第227章 你是故意推她的?     下篇:第229章 讓我用余生來補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