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242章 冷少也要爆發了  
   
第242章 冷少也要爆發了

冷昧凝眉沉思了會,"也沒有線索指向吳雙嗎?"

"沒有!"花年道:"好像,那些東西就是憑空出現在那邊的手里,完全沒有任何的證據和線索."

吳雙的確是最大的嫌疑,若非如此,他也不會選擇拿她開刀,可事情發生以後,吳雙的表現倒是與他所料得不一樣,她更多是錯愕和不敢相信,包括今天,她也一直是這種狀態.

冷昧沉思的時候,花年身邊的另一名手下小聲道:"爺,我倒是有個想法,不知道說出來爺會不會發怒!"

"說來聽聽!"冷昧雙手交疊在書桌上,抬眸看向了他.

"爺,我聽說,少奶奶一直想要跟你離婚離開s市,你說這些東西,會不會是她自己故意泄露給了那邊,畢竟有這份視頻的人,少奶奶也是其中一個!"

冷昧眉心猛地擰起,那人嚇了一跳,忙道:"爺,這只是我猜測,如果不准,還請您見諒!"

"不可能是她,除非她瘋了!"冷昧當即否決,但他心里的那股懷疑,越來越濃重.

清退了他們,他在書房冷坐了很久,才起身推開了唐蘇的房門,她也沒睡.

"怎麼還沒睡?"走到她身邊,從身後將她擁在了懷里,唐蘇身體動了動,刻意避開了他,"外面太吵了,睡不著!"

冷昧凝眉,她說的是在外面大發雷霆摔東西,這會子才消停下來的冷歡,他揉了揉她的頭發,"她就是那個個性,你別搭理她!"

"冷昧,你打算怎麼做?"吳有雄已經發話,估計這次不會那麼輕易原諒冷昧了,只怕冷氏財團也會因為吳氏地產的攻擊而大幅度受到影響.

他笑了下,"這不是你要擔心的事,這幾天你好好待在家里,找點事做散散心就好,我都會處理好,或者你想回去看看你爸媽也可以回去看看!"

"那段視頻泄露出去了,所以你投鼠忌器,你害怕輿論攻擊你和冷歡,對嗎?"唐蘇冷淡問道.

冷昧眸光一縮沉默了,他更害怕的是她因此受到傷害,這段視頻一旦泄露,他和她之間,將會阻隔有萬重山.

"我給你一個建議吧,現在跟我離婚,你就再無後顧之憂了!"

的確,眼下這是最好的選擇,連他的智囊團都不止一次讓他這樣做,這次冷昧沒有第一時間說不,而且緊緊靠著她,輕輕問了一句,"這真的是你內心所期望的嗎?"

"是!"唐蘇毫不猶豫,"不過,如果現在離婚,我要你將我和父母送出國,並給我們一筆足夠我們生活兩年的生活費,以後我們的事,都將與你無關,可以嗎?"

"可以,你想要什麼都可以給你,但是離婚不可以!"他苦笑了笑,有些傷痛地抱著她,"蘇蘇,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我真的很累了,你能不能不要在這個節骨眼上還跟我鬧,嗯?"

"我不是跟你鬧,我是在給你解決事情的辦法!"

"這如果是解決事情的辦法,還用到這一步嗎?傻瓜!"他寵溺地罵道,"你知道嗎?有人在懷疑這件事是你所為!"

"因為我拼命想要離開你嗎?"

"嗯,也因為你也有那段視頻!"

唐蘇冷笑道:"那你有沒有想過另一個擁有這段視頻的人?我們離婚,誰是最大的受益者,這個視頻一出,你最先要保護的人是誰?而你不得不護著誰的名聲?你想過嗎?"

"蘇蘇,不要胡說!"冷昧皺眉打斷了她.

唐蘇好笑,"你不是沒有懷疑過對不對?冷昧,天下誰能逃得過你的眼睛,除非你故意不去聽不去看不去查,否則早已水落石出!"

他明明已經開始懷疑冷歡,他就是不去追究到底,是害怕從小守護的妹妹變得如此面目全非他不能接受嗎?還是怕事情真相出來,以後他們一家人都將不能真正面對了?

可,她做得,她都不怕,你為什麼要怕?

她緊緊盯著他,非要看到他眼底最深的東西不可.

"少爺,大小姐鬧著要搬出去,你看這……"屋外傳來方姨左右為難的聲音.

冷昧皺了皺眉,有些厭煩地起身走了出去,臥室還聽得見他煩躁不堪的質問,"你又在鬧什麼?"

"哥,這里我呆不下去了,我沒辦法看著你這麼墮落不堪,是不是非要外婆來勸你,才可以了?那我就回海南,請外婆過來,否則等明天你真的跟吳氏干起來,就都晚了!"冷歡站在樓下,聲音很大.

"冷歡,你再頑固不化,小心我對你不客氣!"冷昧聲音越發冷了下來.

她氣憤道:"哥,到底是誰頑固不化?吳伯伯派人來說了,只要你離婚,把這個女人狠狠地休掉,然後把吳雙的事情壓下來,他可以既往不咎的!"

"我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插嘴了?給我回房去!"

"我不,你要我回海南的,我現在就要去海南,你派專機過來接送我!"

"你現在想回去了,晚了!給我老實在s市呆著,等事情風波過了,你就出國,或者你明天就出國!"冷昧已失去耐性,揮手讓保鏢將她按住,"把她送到隔壁別墅,不許讓她鬧!"

"哥,你要軟禁我?你會逼瘋我的,哥!我什麼都沒做錯,你憑什麼這麼對我?"整棟別墅,都是冷歡不甘地吼叫聲,冷昧眉頭深鎖,一根接一根的抽煙,唐蘇縮在床上,眼睛一直在轉.

冷氏財團,冷昧正在辦公,聽說外面有人找他,便讓秘書讓她進來,結果看見了戴著墨鏡的吳雙,她取下眼鏡,一雙眼睛通紅.

"你怎麼來了?"

吳雙吸了吸鼻子,在他對面坐下,"你討厭我到見我都不願意了?你是不是覺得我活該變成過街老鼠,可昧哥哥,拍視頻是我的錯,我不該想要挑撥離間你們,但你至于如此汙蔑我嗎?"

"這件事我已經下達命令,將全面壓制絡上對你的攻擊,對于那些不實報道,一旦上了媒體,就不再是你我可以控制的,我會竭盡全力將你的損失降到最低,這是對你的補償,也算我對吳伯伯的報答!"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活該了?"吳雙算是明白了,他從來沒有後悔過做這些事,但是做完後,他會幫她收尾,但這個教訓,她必須受著,他就是這樣無情又有情,最是折磨人!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難道只因為我不該拍那視頻,不該惡意發給她們兩嗎?我承認,我有故意挑撥離間,可這樣的懲罰太重了!"

"只是這樣嗎?你想清楚再說!"

"不是這樣,還是怎樣?你干脆一次性說明白,讓我知道是什麼事,讓你這樣對我!"吳雙一陣錯愕,"難道你懷疑唐蘇的丑聞,是我做的?你懷疑那視頻是我泄露出去的,所以讓你的敵手拿來要挾你,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冷昧不動聲色,仔細觀察著吳雙的神色.

吳雙驚愕不已,也委屈不已,"這麼做,對我有什麼好處?我只是氣我斗不了唐蘇而已,一時心血來潮,想看她們互掐,但我不至于做這樣的事,我對你能有這麼狠嗎?"

冷昧沒有說話,而是若有所思地看著她,吳雙雙手指天,"這段視頻,自從那次我發給她們之後,被你發現,昊晨就將這段東西徹底地銷毀了,除了她們兩人,我沒有給過任何人,所以你懷疑的對象,錯了!"

"如果,我撒謊,就讓我不得好死,你不相信我,可以去問昊晨,你連昊晨也不相信了嗎?現在事已至此,我沒有必要再撒謊,事情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你對我都不會有什麼區別,我只是不想自己被冤枉而已!"

吳雙擦了擦眼淚,"今天我來,除了要問清楚,要解釋清楚外,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我要訂婚了,跟凌昊晨!經過這件事,我才知道誰才是真正愛我的人,誰才是真正值得我付出一輩子的人,我們的訂婚儀式已經在准備過程中了,等風波一平複,我們就會公開訂婚,我們希望你來,但請不要帶唐蘇,我們都討厭她!"

說完,吳雙拎起包就走了!

冷昧頹然坐在了座位上,有些哭笑不得,這件事他們倒是因禍得福,終于認清了自己的幸福了,只可惜經此一事之後,他們的友誼只怕再難回到過去了!

這件事本與唐蘇無關,所有的矛盾卻都指向了她,冷昧歎息一聲,或許他真的該查查了,再逃避下去,受傷最重的只會是唐蘇!

他沉默了近一個小時,才按下了電話按鈕,"花年,那件事情,摸著冷歡的方向查,但絕對保密,懂?"

"是!"

=========

月半灣別墅,唐蘇正閑得無聊,突然聽方姨說有人找她,她愣了愣,會是誰?

換了身家居服,她穿著拖鞋從樓上跑下來,就看見一身穿淺藍色休閑襯衫的男子,背對著她站著,手中還在擺弄桌上的一束百合花,她驚喜喚道:"尊尊?"

皇甫尊回頭,邪魅一笑,一雙桃花眼異常迷人心魄,"喲,我家蘇蘇寶貝難得看見我這麼興奮的,看來我來得正是時候!"

"你什麼時候回s市的?"唐蘇笑著走過去,請他在沙發上坐下,又親自給他倒了水.

"就這些天."皇甫尊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百合花,"看看,喜歡嗎?這可是我親自挑選的,都是最鮮最美的!"

"喜歡!"唐蘇湊過去,聞了聞那淡淡的花香,低沉的心情也跟著好轉了很多.

皇甫尊有些疼惜的看著她那笑,雖然高興雖然燦爛,卻總抹不掉她眉宇間那淡淡的憂傷,他舍不得伸手握住了她擺弄百合的小手,"你這傻丫頭,怎麼有事也不告訴我?"

"什麼?"唐蘇回過頭來.

他點了點她的鼻尖,寵溺萬分,"還要我說什麼嗎?難道,你不知道?"

她眨了眨眼睛,這才意識到皇甫尊已經知道她的事情了,不由得鼻頭一酸,好像委屈壓抑的好久,終于有個關心自己的人了,就好像所有的委屈,都要在這一刻用眼淚宣泄出來.

見她瞬間紅了眼眶,想起屬下的彙報,皇甫尊心疼得直擰眉毛,她這個人啊,有苦都壓在心里,也不對別人說,反而表現得若無其事,又或者用滿身的刺來保護自己,不想被人窺見心底的傷.

這樣一提,就讓她紅了眼睛的事,又到底在她心里劃下了多深的傷口呢?

他雙手微微用力,將半蹲在地上看花的女人拉回了沙發上,他一只手半摟著她,一只手拿了紙巾給她擦拭眼角,心疼道:"我一提就哭了,那我是不該提了?"

唐蘇搖搖頭,吸了吸鼻子,卻帶著濃濃的鼻音,"沒,是我情緒泛濫了,不好意思啊!"

"傻瓜,在我面前說什麼不好意思的?你愛怎麼情緒泛濫就怎麼情緒泛濫,哭出來也好,憋在心里難受,只是看到你的眼淚啊,我心疼!"皇甫尊由衷地輕歎道.

她眼睛一眨,滾燙的淚水就真的掉落了下來,皇甫尊在她心里,就跟哥哥一樣,是她從小到大就期盼的一個依靠,好多脆弱不能表現給爸媽,怕他們為她著急,更不能向其他人表現,尤其是冷昧,她唯一可以肆無忌憚的發泄情緒,可以把最脆弱一面表現出來的人,只有他!

情緒一旦決堤,就有些難以控制,她坐在沙發上哭得梨花帶雨,那輕輕顫抖的身體無依無靠地倔強著,皇甫尊心都快被她哭碎了,伸手將她擁入了懷中,輕撫著她的背,"我都知道,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哭吧,哭出來好受點!"

唐蘇從一開始的低聲抽泣演變成了嚎啕大哭,她哭得肝腸寸斷,皇甫尊也跟著肝腸寸斷,方姨站在遠處看著,攔下了要上去阻攔的保鏢,她看得出來,皇甫尊對她的情誼,但也看得出唐蘇真的需要發泄發泄了!

就讓她放肆一回吧,在這豪宅別墅里,她的情緒就跟她的臉一樣,時刻繃得緊緊的,再這樣下去,她會瘋掉!

"皇甫尊,我的孩子沒了,我什麼都沒有了!"哭到傷心處,唐蘇嗚咽出聲.

那一刻,皇甫尊的心肝就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他鋼鐵般的手掌死死攥成拳頭,心里的那種痛,就宛如她失去的是他的孩子一般!

那個孩子,是他跟她一起發現的,他比冷昧還更早知道他的存在,他比任何人都最早對他生出了保護之心,哪怕那不是他的孩子,只要是唐蘇的孩子,他就認他就要!

可,他不過離開了一段時間,孩子沒有了!

虧了這個女人每次面對他還笑嘻嘻的,若不是他派人查了她的事情,她是不是還不肯告訴他孩子的事呢?還要一個人扛到什麼時候?

唐蘇在他懷里幾乎哭到全身痙攣,都過去一段時間了,孩子的事仍舊是她心里不能提及的傷害,她一直隱忍著,隱忍著,只有真正爆發的時候,才看得到這份傷到底有多重!

他疼惜不已,輕撫著她的腦袋,"孩子沒有,以後還會再有的,別哭了!你什麼都沒有失去,你爸媽還健健康康的,你還有我呢,嗯?以後我不會丟下你不管了!"

"皇甫尊,這段時間,你到底去哪里了?嗚嗚,我多希望你在!"那段時間的無助,她幾乎快要瘋了,現在想起來,多希望他能夠在,能夠讓她傾訴依靠.

"對不起,是我不好,以後我都不走了,好不好?"

他苦澀笑了笑,美國那邊出了事是真,但不至于非要他去不可,他想離開只是發現她就是他的一種毒,根本戒不掉,他怕他再留下來,會真的忍不住把她強行給搶走,他想給她自由選擇的機會,不想介入她的婚姻,誰知道弄成這樣,早知如此,他當初就該放任自己的沖動,把她擄走!

她冷靜了下,便搖了搖頭,"不,不怪你,你有你的事情和人生要忙,我沒有理由霸占著你,是我太自私了!"她從他懷里抬起腦袋,抹了抹臉上的淚水.

皇甫尊輕歎了口氣,用紙巾為她擦去淚水,"傻瓜,在我這,你怎麼做都不自私,我這次過來,不單純是來看你,我還要把你帶走!"

唐蘇一驚,抬起了腦袋,有些錯愕的看著他.

他聳了聳肩膀,這個決定就是剛才下的,而且絕對不能更改了,她都成這樣了,他若是再放任不管,誰知道會被冷昧傷成什麼樣子!

"怎麼用這種眼神看著我,你不相信我有這種能力嗎?"皇甫尊邪魅笑起.

唐蘇搖搖頭,他當然有這個能力,可她怎麼可以跟他走呢?她已經配不上他,況且她對他只是哥哥的情誼.

他仿佛一眼就能洞穿她的想法,拍了拍她的臉道:"你在想什麼呢?我帶你走,又不是強搶民女,只是看你在s市過得不開心,想幫助你換一個環境而已,又不是要把你拐去做我的女人,我皇甫尊還缺你這麼個不乖巧的女人嗎?"

"你說誰不乖巧啊!"唐蘇吸著鼻子嗆聲道.

他敲了敲她的腦袋,"當然是說你咯!要不要跟我,你可考慮考慮哦,不過出國的費用,我可以贈送給我干爸干媽,但是以後的生活費,還得你自己掙哦,我可以借,但不能白送!"

他知道她的個性,他如果不這麼說,她會覺得欠下他太大的人情而拒絕,但如果這樣,她沒准會答應,他知道她想要離開!

唐蘇內心一陣激動,如果可以帶著爸媽暫時遠離這個是非之地,無疑是最好的選擇,不管是對她,還是對冷昧,都是最好的結局,她深深吸了口氣,鄭重的點了點頭.

"那好,成交!"皇甫尊笑顏如花,冰藍色的深眸閃爍著喜悅的光澤.

"成交?"一個異常涼薄的冷諷聲從沙發後傳了過來,分秒鍾的功夫將整個別墅的溫度都降低下來,氣壓也跟著下降,冷昧森冷的嘴角勾著,"就這麼冠冕堂皇的在我的地盤談著要偷拐我妻子的買賣了?"

偷拐?買賣?唐蘇擰起了眉頭,他一向這麼毒舌.

皇甫尊對他的氣憤正在氣頭上,他直接站起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一拳朝他砸了過去,冷昧避閃不及,正中臉頰,連嘴角都擦出了一絲血跡.

他踉蹌著身體站穩,深邃的眼眸冷厲地劃向了皇甫尊,"你在找死?"

"這一拳,想打你很久了!"皇甫尊難得的沒有跟他逞口舌之快,而是冷冷嗤了一聲,看向了唐蘇,"我先走了,記得我們的約定!"

說完,便甩手離開,保鏢見冷昧被打,全都攔了過去,皇甫尊一手插著口袋,一手扶著墨鏡,冷笑道:"怎麼?憑你們也想攔我!"

"你敢動我們少爺,我們當然敢攔你!"

"是嗎?"皇甫尊冷諷道:"這幾天,他被打得還少嗎?我可聽說凌昊晨揍了他,連范亦謙那麼斯文的男人都打了他一拳,還差我這一拳嗎?就算要討還,也輪不到你們!"

保鏢氣得臉色發白,但是皇甫尊氣場太過強大,他們又不敢貿然行動,異常尷尬地杵在了那里.

"讓他走!"冷昧擦了擦嘴角的血跡.

"少爺?"保鏢急道,冷少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冷昧霸氣的揮了揮手,打斷了保鏢的多話,他冷眼看向皇甫尊,"這一拳,我只當是你替唐蘇打的,我受著就是了,但是你要帶走她,做夢!"

出乎意料,皇甫尊只是勾唇笑了笑,然後大笑著搖頭而去,那笑聲都是對冷昧的諷刺,冷昧緊鎖著眉頭,怒火已經上升到無法控制.

他通紅的眼眸死死看了唐蘇一眼,然後將視線落在了桌上的百合花上,他狂笑著一把將花揮落到了地上,嬌豔的花瓣片片掉落,散了一地.

唐蘇沒有說話,也沒有表示出憤怒,而是默默看了眼那花,拿起她放在桌上的手機准備上樓.

冷昧的暴喝,從背後傳來,"你站住!"

方姨意識到不妙,趕緊把保鏢請了出去,把別墅的大門關上,正所謂家丑不外揚,只怕今天壓抑忍讓了這麼多天的冷少也要爆發了!<

上篇:第241章 哪怕賠上吳氏地產!     下篇:第243章 再讓我碰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