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251章 剛才沒吻夠  
   
第251章 剛才沒吻夠

靠在幻影邊的冷昧,聽到腳步聲回過頭來,一眼就被迎面走過來的人吸引住了,她較少穿紫色,沒想到這高貴的紫色竟也十分適合她,偏淡的顏色,除了高貴優雅,還添了抹神秘的活潑,是那樣的吸引人,只要一眼便移不開眼睛了.

他被驚豔到許久沒有說話.

唐蘇一笑,"怎麼?還是習慣我平日里邋遢的樣子?"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這樣刻意打扮了,連她自己都有些不習慣.

"不,是你太美了,美得我那麼想要獨自霸占你!"冷昧苦澀一笑,"好後悔答應放你離開哦!"

"冷昧,你不能出爾反爾!"唐蘇臉色頓時變得很嚴肅.

他輕聲一笑,"你看你,開個玩笑這麼當真,放心,到時候我就算再舍不得也會放手,我答應過你的事,從未食言過,這一次也不例外!"

她松了口氣的樣子,深深傷害了冷昧,原來不能離開對她來說,是那麼讓她緊張的事情.

他萬分苦澀,拉住她的手,"走吧,上車!"

除了上次去山苑,自從和冷昧鬧翻,她就沒有出過門,幻影的窗戶貼膜是特制的,從外面看里面是完全看不清楚的,他們不用擔心有狗仔偷拍,雖然說幻影這部車,本來就是最惹眼的存在.

她注意到,一路都有幾輛黑色小車若即若離的跟在他們旁邊,看冷昧的神色顯然是知道的,也許那就是暗中保護他們的人吧!

這片是新城區,郊區的開發也很到位,既有現代化的存在,也保留了鄉村獨有的風味,夏末初秋的風輕輕拂過臉頰,帶著城區少有的清新涼爽,見路上車不多,唐蘇搖下了車窗,將手伸出了窗外,感受著在風中自由的感覺.

她慢慢笑了.

那抹釋然的笑容,幾乎看呆了冷昧,若不是還開著車,他真想就這樣看著她,連眼睛都不眨.

他沒有說話,也不敢把眼神在她身上停留太久,怕打擾到她此刻的興致,他一路開車往前,繞過山路,繞過小溪,終于把車停在了一片天然淡水湖旁邊,湖邊建著一棟單獨的鄉村式木別墅,四周都沒有其他建築,只有別墅對面稍遠的地方,有一個度假村.

這里,簡直跟世外桃源沒有什麼區別,唐蘇第一時間跳下了車,她迎著湖泊跑過去,感受著風吹過清澈湖面在撫到她臉上的感覺,她張開雙臂笑道:"天,這里太美了!"

柳樹在湖邊搖擺著枝條,綠油油的草地如同一張大毯子一般,一直鋪到了別墅門口,草地里有幾塊大石頭,一看就是純天然的,雖然看不出什麼形狀來,但特別自然.

那幾株花也不像是特別栽種的,倒更像是隨意從草地里長出來,搖曳在風中獨特而孤傲,輕輕踩上草地,她下腳很輕,像是害怕把這里驚擾到似的.

冷昧將車鑰匙丟給跟過來的人,拉著她快步跑向別墅,"別怕,它們孤獨久了,早就想你來陪陪它們了,它們不怕疼,我們的腳步是給它們最好的磨練,走吧!"

她心情暢快,聽著他這孩子氣哄人的話,大笑著跑起來,一直跑到別墅邊,她迫不及待的伸手推門而入.

古色古香的建築,帶著自然的味道,沒有太多刻意的擺設,一切簡單而低調,除了各色各樣好看的燈,這里面沒有太多現代電器的痕跡,沒有電話沒有電視也沒有電腦.

她一路走到二樓房間,推開了主臥的門,她站在門邊久久沒有進去,太美了!

她能想到的古代閨房不就是這個樣子的嗎?帶著點異域風情的簡單布置,又透著現代風味,她好喜歡!

她掀開了淡粉色的珠簾,陽光從窗外透進來,清風吹過玉片制成的珠簾,叮當的清脆聲煞是好聽,冷昧從她身後摟住她,柔聲問她,"喜歡這嗎?"

"喜歡!"她由衷點頭.

他摟著她轉了個身,對向那張精致而簡單的大床,附在她耳邊低笑道:"喜歡那嗎?"

她頓時臉色一沉,"喂!"

他笑了起來,點了點她皺起的鼻子,他心生感歎,"這里是我一手布置的,前面的度假村也是我開放的,我原本的打算,是在這里辦我們的婚禮,然後這是我們的新房,沒想到第一次來,居然是現在!"

唐蘇一震,"什麼時候的事?"

"年前,我打算年後舉辦婚禮,給你一個驚喜!"他明朗的聲音變得有些黯淡,淡淡的沙啞的味道聽起來異常傷感.

唐蘇抿了抿嘴唇,那應該是在舅舅還沒有案發之前吧,而他想要的婚禮時間,只怕就是失去孩子的時候,她閉了閉眼睛,很快從這情緒跳脫出來,"說這些干嘛?我們出去走走?"

她的刻意逃避,冷昧沒有拆穿,而是默默牽起她的手,"我帶你去前面度假村看看?"

"不要!"唐蘇搖了搖頭,"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

"嗯?你有時候不也挺愛熱鬧的嗎?"冷昧笑道.

"那是有時候,現在我不喜歡去那種地方,這里不也挺好的嗎?"他這樣拉著她出雙入對的去度假村,里面的人肯定都會指指點點的,都是要離開的人了,沒必要再讓更多的人認識她這個冷太太吧!

他笑,很寵溺,"都依你!"

"去後面的樹林走走,那里好像很涼快似的!"唐蘇向往地望著度假村旁邊那一片綠樹成蔭的林子.

"好!"這次,冷昧答應地異常爽快,唐蘇只顧著往前走,沒有看見男人嘴角那抹狡猾的笑容.

她走得很快,似乎是不想被他牽著手的樣子,可女人的腳步怎麼快得過男人的腳步,他很快走到了她身邊,握住了她的手,"草地滑,別摔著!"

這真是世界上最爛的理由,誰還能在草地上好端端摔一跤嗎?

她掙了一下,沒有掙脫卻看見他略帶警告的眼神,她咬了咬嘴唇作罷,被緊緊握著的手心里溢滿了汗,她握緊拳頭生怕被他發現.

那雙干燥的大手卻異常霸道,他突然撐開她的掌心,用他自己的掌心貼了上去,修長的手指一扣,與她纖細的手指緊緊扣在了一起.

十指相扣的緊密,讓唐蘇的手抖了一下.

他附在她耳邊笑道:"都是老夫老妻了,怎麼還這麼害羞?牽個手,緊張成這樣!"

他那揶揄的眼神,讓唐蘇有些局促,她否認道:"哪有!"

"嗯,沒有!"他輕笑,溫柔的聲線帶著甜寵的味道,唐蘇卻有些不知所措,內心被攪得更加凌亂,她只好加快了腳步,想早點進林子,轉移開彼此的注意力.

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這根本不是一片普通的林子!

林子的最中央有一顆龐大的榕樹,它盤根錯雜的枝椏上掛滿了各色各樣的香包,一塊粉紅色的牌匾上赫然寫著"愛情樹".

來這里游玩的全都是成雙入對的情侶,他們依偎在榕樹旁許著永遠幸福的願望,將香包高高拋起,勢必要落在最高的枝頭上.

唐蘇有些尷尬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該做點什麼,冷昧卻抬起頭,有些入神地看著那些香包,也正因為有這棵樹,他才選擇在湖邊建立別墅,用來當新房.

"先生,要不要買兩個許願香包啊?"一位婦人上前推銷,在看清楚冷昧的臉後,她驚豔了一下,臉頰泛出了興奮的光澤,又瞄了瞄旁邊的唐蘇,"你跟你女朋友還真是般配,長得這麼好看!"

好看?主要說的是冷昧吧!

冷昧一聽這話,垂頭看了看唐蘇,"要不要許願?"

"不要!"她沒有愛情願望可許,他們之間更加不需要這個.

"買一個吧,雖然說只要二十元一個,但這個真的很靈的,保准你們啊,有情人終成眷屬!"婦人笑呵呵道.

冷昧笑,手搭在唐蘇肩上,還帶著點自豪的道:"她是我老婆!"

那樣子簡直迷人死了,婦人萬般羨慕地看了看唐蘇,"哎喲,姑娘還真是好福氣啊,嫁了個這麼帥氣又疼愛你的老公,趕緊買個香包許願吧,保你們愛情長長久久,就算在婚姻里也不褪色,反而更加甜蜜,白頭到老恩恩愛愛一輩子!"

婦人諂媚般將兩個香包打了個死結,"你瞧瞧,這香包死死一扣,就算是甩到天上去,兩個人也不分開了!"

是嗎?那她豈不是一輩子都甩不掉這個男人了?唐蘇當即就想拒絕,卻不想冷昧已經將香包接了過來,掏出兩張百元大鈔給了婦人,"不用找了!"

兩個香包兩百塊,這回真的是賺到了!婦人興高采烈的笑道:"你們許願吧,我就先走了,我看你們啊,肯定能幸福一輩子喲!"

冷昧莞爾一笑,垂頭看著不大樂意的唐蘇,他甩了甩手上的香包,"買都買了,不許願嗎?"

"那人太吵了!"唐蘇皺眉道.

"是嗎?"冷昧笑道:"我覺得挺好的,那些話句句中肯,我聽著十分舒服!"

"所以,二十塊的香包,你給兩百塊?要是人人都知道冷大總裁原來有喜歡聽人諂媚說好話的習慣,估計這生意可好做多了!"唐蘇諷刺道.

他不以為然,柔聲笑道:"那就要看他說的話,有沒有中了我的意!"

"走了,不想跟著你幼稚!"唐蘇翻了個白眼,轉身就走.

冷昧單手扣住她,另一只手將她摟進了懷里,他將下巴抵在她頭頂上,"別走,就陪我幼稚一回,我冷昧活了一輩子,難得這麼幼稚一次,嗯?"

"這些甩上去的香包,被雨淋濕了就會破損,破損以後就會有人將那些清理下來,不會永遠掛在上面的,你別傻了!"唐蘇掙了掙.

他緊緊擁著不肯放手,他低笑道:"傻就傻吧,你就當我傻好了!"

男人幼稚起來,還真是完全沒辦法說服,唐蘇咬了咬牙,只好同意跟著他許願,香包打開,里面有一張粉紅色的紙條,可以用筆在上面許下願望,然後裝入香包里,兩人手牽著手甩到榕樹上,甩得越高,願望越能實現.

一張小桌子,兩人各坐在一邊,拿著紙條忽然不知該寫什麼,互相對視了一眼,又垂下了頭,唐蘇想了想,快筆寫了幾個字,悄悄將紙條折好,准備放入香包里.

一抬頭,冷昧已經先寫好了,他笑看著她,"寫了點什麼?我猜猜,嗯……應該是,冷昧,我愛你,是不是?"

"你想得美!"唐蘇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我寫著,永遠再見!"

冷昧揚起的笑臉頓時一黯,他苦澀扯了扯嘴角,沒有再說話,而是默默將紙條裝入香包里,"走吧,去許願,用點力,拋高點,好讓你的願望得以實現!"

他那話里帶著淡淡的自嘲,唐蘇心里一軟,捏了捏手中的香包,其實她寫著,"祝你幸福,再見!"

將兩個香包一系,冷昧刻意打了好幾個死結,似乎想用這樣的方式將香包緊緊捆在一起,再也不允許它們分開,唐蘇默默看著,兩人攜手將香包一扔,香包脫手而出,一路扶搖直上,竟掛在了最高的枝頭上.

"哇哦!"旁人看著紛紛鼓掌尖叫.

這樣幼稚的游戲,還是會讓人有成就感,唐蘇忍不住露出了笑臉,冷昧看著她笑得很爽朗.

"親一個,親一個!"幾對情侶在旁邊起哄道.

這是許願的規矩,要情侶在樹下親吻,才算虔誠,唐蘇拋了香包才知道有這種規矩,她紅著臉就想走開.

冷昧拉住她的手,用力往回一拉,把她攬回了懷中,緊緊吻上了她嬌豔的嘴唇,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帶著男人獨有的霸道魅力,看得旁人紛紛心醉.

唐蘇的臉紅得幾乎能滴出血來,這是他們第一次當眾接吻,而冷昧像是沉醉在這種占有感當中,緊緊摟著她,就是不肯松手,火熱的吻糾纏著她.

旁邊的歡呼聲越來越盛,唐蘇被吻得透不過起來,她趁機咬了咬冷昧的嘴唇,警告他快點松開,冷昧寵溺一笑,回咬了她一口,在她拼命掙紮之前松開了她.

一被松開桎梏,唐蘇捂著臉,飛快地跑入了樹林里,冷昧站在原地,伸手輕輕抹去嘴角殘留的液體,嘴角勾起邪肆的笑容,寵溺萬分地望著唐蘇羞澀的背影.

"哇,好帥啊,為什麼他吻的不是我?"一花癡女不小心嘟囔了一句,說出了在場所有女人的心聲.

冷昧朝她看了一眼,勾唇一笑,轉身離開.

那花癡女差點暈倒在當場,要不是男朋友扶著,還用力掐了她一把,她可能真的會醉倒在地.

唐蘇一路跑到沒人的地方,在湖邊的石頭上坐下,臉還燙得火辣辣的,她拍了拍臉,做著深呼吸,想將起伏的心跳給平複下去.

冷昧站在她身後,靜靜看著她的背影,嘴角的笑變得極為苦澀,她明明對他還有感覺,還會害羞也還有心跳加速的悸動,為什麼非要離開呢?

若說起願望,他怎麼敢許?

他想讓她留下來,但她若不快樂,留下來又如何呢?

那匆匆幾行字最簡單不過,"唐蘇,我愛你!冷昧."幼稚得如同早戀的少年,在表白著羞澀的情感,那樣匱乏的文字,其實是最深情的願望.

他只願永遠愛著她,哪天若能換回來她的愛,便算是願望成真的了,因為這句話若是換個標點,將又是另外一番寒意,"唐蘇:我愛你,冷昧!"

這才是他內心深處最深的渴望,但這一次他不會選擇用強!

唐蘇平複下心情,准備離開的時候,一回頭就撞上了冷昧深邃而纏綿的目光,她好不容易恢複的臉色,又微微一紅,快速別開了視線,她從他身邊走過.

他站在原地,輕輕沖她一笑,"害羞了?"

"當然,人跟禽獸怎麼一樣!"她冷哼一聲,准備離開.

"不想在樹林里轉一轉了?這邊很涼爽啊!"他揶揄道.

她沒好氣地哼道:"涼爽嗎?我看到處都是欲火焚身的熱!"

樹林里,遍布著牽手散步的男女,既然是愛情森林,就難免有些情難自禁,躲在大樹後親吻擁抱起來.

"包括我們嗎?"他伸手一勾,將她抱在懷里,反身就壓在了樹上,他強壯的身體逼近過來,帶著燙人的火熱,唐蘇眉頭一皺,推了推他.

他握緊了她的手,不讓她反抗,俯身在她耳邊輕吐,"是你先挑逗我的?"

"誰挑逗你了,不要臉!"

"跟一個血氣方剛,又時時刻刻想要吃了你的男人,在熱吻之後,說這樣帶有暗示性的話,不是挑逗是什麼?"他壞笑.

"你放開我!"她扭動了身體,"大庭廣眾的,你想干嘛?"

"大庭廣眾嗎?"他看了看四周,除了他們就只剩下樹了.

唐蘇才意識到,她為了躲開眾人,跑到了沒有人的偏角一隅了,這正好給了冷昧變態的機會,她躲閃著他的吻,"隨時可能有人來,你別!"

"誰有興趣觀察我們,他們都留著興趣做他們愛做的事呢!"冷昧一手扣住她兩只亂動的手,一手扣住她的下頜,他笑得很邪魅,"剛才沒吻夠,補上!"<

上篇:第250章 七天後,放你離開     下篇:第252章 微醺的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