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253章 豪門秘事  
   
第253章 豪門秘事

回程的路,唐蘇一上車就睡著了,昨晚折騰了一夜,早上又醒那麼早,她嚴重需要補覺,冷昧默默將她的座位調到最舒適的位置,將窗戶關上,平穩地開著車,時不時扭頭看看那睡夢中都皺著眉毛的女人.

車慢慢在月半灣別墅外停下,她還沒有醒,睡得很沉也很香,這會兒連皺起的眉毛都松開了,他輕聲一笑,下了車彎腰小心將她抱出車外.

保鏢見了,馬上一人開門,一人去將車停好,冷昧一路抱著唐蘇,直接走進了別墅大門.

"少爺回來了!"方姨聽見響動,急忙走過來.

冷昧微微詫異,示意她小點聲,"怎麼?"

"是外婆和大小姐過來了,已經在這里等了你一個早晨了!"方姨壓低了聲音,看了看睡熟的唐蘇,嘴角微微彎起,看來昨天他們出去玩得很開心,都瘋得唐蘇這會子還沒有醒來.

冷昧點了點頭,徑直抱著唐蘇進去,外婆和冷歡在沙發上聊天,聽見方姨那樣說,已經回過身來,看著玄關處,在看到冷昧懷中抱著的女人時,兩人都震了震.

冷歡無比委屈又怨恨地望著冷昧,抱怨的話卡在喉嚨口又不敢說出來,只能瞪著一雙委屈的淚眼,狠狠看著.

外婆只是吃了一驚,又暗暗感歎,看來不管鬧成什麼樣,她這外孫兒都愛著唐蘇呢!冷歡,恐怕這一輩子都沒有希望了,她還在癡念什麼!

冷昧做了個手勢,讓她們稍等,他先把人抱上樓,那珍惜的模樣看得冷歡心生妒忌,憑什麼她受盡萬夫所指,沒有人關心沒有人疼愛,而她還可以被哥哥這麼寵愛?

明明一切都是她的錯!

"哥,這一大早你們去哪了?還是說昨晚你們就出去了,現在才回來?你們可真是閑情逸致啊,看你們這個樣子,我還以為s市什麼都沒發生呢!"冷歡扯開嗓子,吼道.

冷昧眉頭狠狠一皺,低頭看向懷里的女人,她果然醒了,瞪著一雙朦朧的眼睛看著他,然後又扭頭看了看噪音源,她醒悟過來,從他懷里掙脫開來.

"外婆……"她小聲稱呼.

外婆點了點頭,笑道:"醒了?"

"抱歉,我睡得太沉了!"她有些赧然,不是因為怠慢了他們,而是因為跟冷昧這些羞人的互動,就難免惹人遐想昨晚的事,而昨晚的事又比這些更令人害羞,這樣一想,她臉都紅了.

冷昧一看,煩躁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他伸手拉過她,問外婆,"吃過早餐沒?要不要讓方姨准備,或者我親自下廚?"

"還沒,以為過來吃早餐,結果等了你這麼久,方姨的手藝是好,但我想嘗嘗你的手藝!"外婆笑呵呵道.

"好,我親自下廚,外婆想吃什麼?"冷昧和顏悅色,整個過程都沒有看冷歡.

冷歡有點吃味,她插嘴道:"我想吃面條!"

"面條不行!"冷昧果斷拒絕.

冷歡不解,"為什麼?"

冷昧突然寵溺一笑,"今天已經煮過面條了!"

他沒有看她,唐蘇卻覺得他在看她,還未褪去的紅暈又加深了些,想起他說的夫妻面.

外婆看出些門道來了,笑道:"隨便做點吧,都好吃!"

"那冷歡陪外婆去院子里走走,我去廚房做好吃的!"他扭過頭,拍了拍唐蘇的腦袋,語氣很親昵,"你上去睡一下,補補覺,嗯?"

是非之地,她也不想久留,就點了點頭,對外婆道:"外婆,失陪一會兒,我實在沒睡好!"

"去吧,你們年輕人啊,有時候別只顧著玩兒,身體也很重要!"外婆慈祥笑道.

這話說得唐蘇一陣羞澀,她一低頭上了樓,關上房門把所有煩心的瑣事都關在門外,她想獨留一份清靜,都是要離開的人了,就別管這些了吧!

"歡歡啊,你自己去玩去,讓你方姨推我去廚房看看你哥在做什麼!"

"外婆,我推你去吧,我正好想去看看,以後我也學著做飯給您吃!"冷歡討好道.

"你哪有心思給我做飯,去玩吧,我跟你哥說會話!"外婆招手叫來方姨,讓她推著她進了廚房.

冷昧正在細致地煲湯,守在鍋旁若有所思的樣子,聽見有人進來立刻回過神來,"外婆,你怎麼到廚房來了?"

"我來看看你,是不是還好?"外婆歎了口氣.

"我的事,你還擔心什麼?還有你外孫處理不好的事嗎?"冷昧笑了一下,寬慰老人的心.

"冷氏那邊的事,我是半點也不擔心,雖然是棘手了一些,但是這麼多年了,你自有你的辦法和手段,我擔心的啊,是家里的事!"

冷昧目光一閃,打斷了她,"外婆,這件事,我自有處理,放心吧!"

"你不用這樣寬慰我,也不用因為我偏袒著冷歡而逼著自己去做決定,我之前以為冷歡回來後,你對唐蘇的感情變淡了,今天一看,非但沒有變淡,反而加深了不少,發生了這麼多事,你還那麼疼著她,哪怕不再計較當年你爸媽車禍的事,我也著實吃驚!"

回來看到的,跟冷歡和其他人告訴她的完全不一樣,她突然有點後悔勸說冷昧放棄唐蘇的事了,她又怎麼忍心強行拆散他們兩人?更不忍心,看著外孫唯一心愛的女人受苦啊!

冷昧愣了愣,不太明白外婆的意思.

"這件事,錯也在歡歡,她執意如此,也該受點挫折,醒悟醒悟了,你要是舍不得唐蘇,就留下她吧,畢竟你們才是正當的夫妻關系,這件事怎麼處理,我再不干涉一分,我明天就帶歡歡回海南,這里留給你們,我會好好勸說歡歡,讓她死了這條心!"

老人重重歎了口氣,"當年啊,是我太自私了,明知道她對你有這心思,也明知道你對她沒有這種心思,不但不聞不問,還故意放縱,結果弄得這麼不可收拾!"

"若是當年我早一點阻止冷歡,也許今天就不會有這麼多事端了,歡歡被寵得太厲害了,才至于這麼無法無天!"

冷昧深眸轉動,他沒有說話,他已經有處理的辦法了,不容他人動搖!

"外婆?"冷歡趴在門邊,不可置信的看著里面對話的兩個人,她一雙眼睛紅了又紅,聲音帶著濃濃的哭腔,很是委屈,"你們要放棄我了,是不是?"

"歡歡?"冷昧皺了下眉,怎麼這麼不小心被她聽見了?

"你們為什麼都那麼喜歡唐蘇,她到底有什麼好,事情都變成這樣了,你們要放棄我,保全她,為什麼,為什麼?"冷歡擦著眼淚,"你們忘記了嗎?是我在你們身邊陪了二十年,不是她!"

"為什麼,這麼短的時間內,她可以替代我在你們所有人心目中的位置,甚至超越我?你們都是騙子,你們根本不疼我,不愛我,我恨你們!"冷歡絕望地吼著,甩手就從別墅沖了出去.

連吩咐保鏢把她攔下都來不及,冷昧皺著眉,"真是越來越任性了,真不該把她慣成這樣!"

"哎,讓她出去冷靜冷靜也好!"一頓早餐,也沒有吃下去的熱情了.

唐蘇被吵醒,從樓上下來,大概知道是個什麼情況後,"不去找找她嗎?萬一,她走極端怎麼辦?"

要知道支撐她這麼多年的,就只有冷氏對她的寵愛,現在這麼寵愛在她眼里不存在了,她活得下去嗎?

外婆歎道:"她要是有你這一半啊,事情也不會鬧成這樣,怪我,教育無方!"

冷昧擰著眉心,撥了幾遍她的電話,她都沒有接,他一怒,給她發了條短信,"你若再不接電話,我將永遠不會再打給你!"

冷歡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心都冷透了,但是她還是不爭氣的哦啊,不舍得冷昧真的不給她打電話,她流著眼淚撥了回去.

"歡歡,你在哪?快回來!"冷昧急道.

"我回哪里去?哪里還有我的家?你們都不愛我了,還管我做什麼?"冷歡大吼道.

"夠了,你誤會了,外婆不是那麼意思,我們是怎麼對你的,難道你心里還不清楚嗎?"冷昧有點不耐煩了.

她冷笑道:"是啊,沒有唐蘇的時候,你們是對我不錯,可是現在有了她,你們根本不需要我了,你們可以為了她,拋棄我!"

"真正拋棄你自己的人是你!"冷昧怒道:"你怎麼還是這麼執迷不悟,造成這些事情的人,是你自己而不是別人,一切說白了,都是你咎由自取!"

唐蘇吃了一驚,他這話說得有些重了,他很少這樣跟冷歡說話的.

"我就是恨她,我恨她,我就是要她在s市呆不下來,哥,這是你欠我的,我要你還給我!"

冷昧冷冷發笑,眼底冷成了一片冰,"好,你聽著,這一次的事情,我不會跟你計較,我會幫你,會將一切都如你所願,算我徹底把欠你的,還給你!"

"但,此事一完,我再不欠你一分一毫,你聽清楚了嗎?"

冷歡一愣,蹲在地上大聲嚎叫起來,她狠狠將電話摔碎在地上,一切不是應該盡在她的掌握當中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

若冷昧對她沒有了半點愧疚之心,那他對她還剩下什麼?不就是因為自己豁出性命救了他一次,他才對她這麼好的嗎?

不,不,就算得到了一切,她也得不到冷昧的心了,只怕以後連哥哥對妹妹的寵,都將不複存在!

都是因為唐蘇,我恨她,恨她!

冷歡跌跌撞撞的在市區里徘徊,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該去哪里,六神無主地游蕩著,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商業步行街.

隨便找了個露天咖啡廳就坐了下來,一個人魂不守舍地坐著,一雙眼睛哭得又紅又腫,她茫然地望著前方,不知道自己能做點什麼.

"喲,這不是冷大小姐嗎?"一聲嘲諷,從她身後傳來.

她轉過頭去,看見吳雙挽著凌昊晨的手就站在她身後,漂亮的眼睛嘲弄地盯著她,"怎麼一個人坐在這,眼睛還哭得這麼紅?"

"你少來諷刺我!"冷歡斥道.

"你這麼緊張干嘛?我還什麼都沒說呢,不會是夜路走多了,怕鬼了吧?想當初,你是怎麼在汙蔑我之後羞辱我的,現在你都自取其辱了,還怕人說幾句嗎?罵你的話,滿大街都是了,只要我一指,馬上有人來扔臭雞蛋!我呢,就省下這力氣了!"

"這次是我疏忽大意,沒有斗過你,你少在我面前囂張,你還是得不到我哥!"冷歡冷笑道.

吳雙笑著搖了搖頭,"難怪你哥這麼多年都不愛你,你還是這麼愚蠢,我要你哥干嘛?我有昊晨這樣好的男人照顧我一生一世,我也終于明白過來,原來對你哥,那只是因為不服輸,所以想要征服占有,那也許根本不是愛,只有一心一意的相守才是愛,而你呢?到現在都不懂!"

"哦,就算你懂了也沒用,根本就沒有一個真心的好男人愛你,不像我,有昊晨了,我已經很滿足了!"說著,吳雙依偎進凌昊晨的懷里.

"你這是在炫耀嗎?你有什麼好炫耀的!"冷歡嫉妒紅了眼.

吳雙好笑,"對著你是沒有什麼好炫耀的,你根本也不懂,現在你丑聞都爛大街了,你可小心著點吧,別走在路上都被人扔臭雞蛋!"

"好了,寶貝兒,不是說要去挑戒指嗎?別跟這種自作孽的人廢話了,我們走吧!"凌昊晨寵溺捏了捏吳雙的小臉,拉著她親昵走了.

望著他倆嘚瑟的背影,冷歡氣得肺都要炸了,憑什麼嘲笑她,憑什麼說她是自作孽?憑什麼?

"咦,這不是絡上那個富家養女嗎?聽說跟她哥哥鬧出了丑聞,不知道那視頻是真的還是假的哦?"

"不管真假,這女人一定不是什麼好鳥,搞不好就是她勾引了她哥哥呢!"

"天,那不是**加小三?這也太重口味了,長得倒挺漂亮的,德行這麼敗壞,真是可恥啊!"

竊竊私語,以及指指點點,已經引來了很多人圍觀,冷歡受不了了,她大吼著站起來,"你們這些不明真相的俗人,你們知道什麼?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指手畫腳的議論我?信不信我讓我哥把你們一個個都抓起來!"

"真的是她啊,還把她哥搬出來,真是不要臉!"她這樣一吼,圍觀的人就更加多了,記者狗仔分分鍾聞風而至,帶著攝像機和話筒就圍滿在了她身邊,對著她一頓狂拍,更有犀利的問題砸向了她.

"冷小姐,這麼久你都不露面,今天怎麼一個人來咖啡廳了?"

"看你眼睛又紅又腫的,是不是哭過了?難道是冷總不要你了?"

"別人都說你們是**,但是據知情人士報道,說你是養女,這是真的嗎?"

"那段視頻是不是真的,你們之後又發生了什麼?請問,你跟你哥哥到底是什麼關系?"

"你是小三嗎?"

最後一個問題,徹底把冷歡激怒了,她指著問這個問題的女記者,大罵道:"你憑什麼說我是小三?"

那記者立刻反應過來,"照你的意思,是你嫂子是你和你哥之間的小三了?"

"她是我嫂子?不就是一張結婚證嗎?她憑什麼說她是我嫂子,她不過就是搶走我哥的賤女人,她有什麼資格做我們冷氏的夫人!"冷歡滿腔的怒火沒處發泄,她這會兒有些失去理智.

她這樣出言不遜,記者們都紛紛吃了一驚,馬上就露出了發現新大陸的喜悅感,看來這次收獲大了,明天絕對頭版頭條!

"這麼說,你跟冷少是真心相愛的,為什麼他不娶你,而是娶了她呢?"

"對啊,要知道冷少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能讓冷少娶的人,一定不簡單,你能跟我們說說她嗎?"

"她是用什麼手段搶走冷少的,你能向我們透露一下嗎?"

"她?值得我提嗎?配嗎?"冷歡那鄙夷的神色,被攝像機拍得清晰真切,"你們想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大可以去采訪她啊?她不就住在月半灣別墅嗎?"

誰不知道她就住在冷少的別墅里,可冷少的別墅周圍二十米都不敢有狗仔埋伏,更別說偷拍什麼的了!

有記者立刻抓住話題追問道:"冷少將她保護得很好,我們根本沒有她的正面照片,要在路上采訪到她很難!"

"而且,據知情人士爆料,她幾乎足不出戶,這是為什麼呢?"

"是不是出了事情之後,冷少故意要求的,還是她有什麼不方便外出的理由?"

"為什麼沒有正面照,還不是長得丑不敢見人?不出門是不敢出門吧,怕做多了虧心事,撞見鬼!"冷歡情緒正在崩潰當中,記者這些刁鑽的問題,更激發了她心里的恨意,出口更是不假思索.

"那你能不能給我們指條明路,讓我們采訪到她?"

"對啊,她既然是你和冷少之間的小三,能不能想辦法把她約出來,你們當面對質,讓媒體為你做主!"

"是啊,約她出來,我們給你做見證!"

今天冷歡的情緒不對勁,記者們都看在眼里,正因為這樣他們更想利用此機會,挖出更多震驚世人的消息.

好呀!

既然哥哥不肯護著她,外婆也不肯幫她,那她只能靠自己來對付唐蘇了,非要她名譽掃地,被趕出s市不可,到時候她形象破碎,自有冷氏財團股東們逼著哥哥拋棄她,那時候還有誰能護得了她?

冷歡心一橫,給唐蘇發了條短信,她就不信她看見這信息會不來!

冷歡狠狠一笑,大搖大擺地坐回了原位,沖圍觀的記者說,"你們就等著瞧吧!"

記者們一陣雀躍,今兒可算來對了,明天絕對各大頭版頭條,都會被這一爆炸性的新聞給霸占了,豪門秘事,小三嫂子與**妹妹街頭當面對質,天知道又會爆出怎樣的新聞出來,想想都炸了!

<

上篇:第252章 微醺的夜     下篇:第254章 可怕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