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280章 安琪兒的爸爸  
   
第280章 安琪兒的爸爸

安琪兒輸完液,體溫基本上已經退下來了,她鬧著要回家,夏納只要拿了口服藥就抱著她出了醫院,唐蘇開車將她們送回去,想著她們家阿姨回去了,今天估計不會有人幫忙做飯了,夏納要照顧安琪兒也騰不出手來,便主動留下來給她們做飯.

夏納請的阿姨很體貼,回家之前把冰箱塞得滿滿的,可唐蘇廚藝有限,只拿出了幾樣簡單的蔬菜來,夏納坐在沙發上看著,微微一笑,"還是我來吧!"

安琪兒不肯上樓去睡覺,非要縮在沙發上,拉著夏納的手,這會兒倒是醒的,她眨著眼睛道:"阿姨不會做菜,我要吃媽媽煮的!"

唐蘇赧然一笑,"你怎麼知道阿姨不會做菜啊?阿姨會,但安琪兒說要吃媽媽煮的,那就吃媽媽煮的,我抱安琪兒上樓去睡覺好不好?讓媽媽安心煮菜!"

"不要上樓,我要阿姨陪著我,我們看媽媽煮菜!"安琪兒朝她招了招手,生著病她也仍舊活潑,只是她整個人的氣色有點不太好.

唐蘇疼惜地坐在她身邊,摸了摸她的額頭,額頭還是有點微微發燙,只是比之前好多了,她端了溫開水遞給她,"你聽阿姨的話,多喝點溫開水,阿姨就陪著你!"

"好,那我把整杯水都喝完,阿姨就給我說爸爸的事情,好不好?"安琪兒眨著清澈的大眼睛,十分期待地望著唐蘇.

唐蘇被這樣天真無邪的眼睛看得心都軟了,她溫柔地點了點頭,"一言為定!"

安琪兒果真乖乖把水喝了,還聽話的把藥也吃了,夏納從廚房望過來,重重歎了一口氣,爸爸的事永遠是安琪兒心里最誘惑人的事情,只要一提到爸爸,她再怎麼鬧都會安靜下來,都會乖乖聽話,可她越是這樣,夏納越是心疼,因為她沒有辦法給女兒一個完整的家!

"阿姨,我爸爸是中國人嗎?"

"嗯?為什麼這麼問呢?難道媽媽沒有告訴你嗎?"

安琪兒郁悶地搖了搖頭,還刻意壓低了聲音在唐蘇耳邊道:"媽媽除了告訴我,爸爸在忙之外,就沒有說其他的了,我一提到爸爸,媽媽就不高興,我不敢問!"

真是個懂事的孩子,唐蘇心疼地摸了摸她的腦袋,"那你為什麼說爸爸是中國人?"

"因為,媽媽是中國人啊,我跟媽媽長得一樣,那爸爸肯定也是中國人才對,要不然我就會是混血兒了!"安琪兒天真道:"阿姨知道混血兒吧?"

"嗯,阿姨知道!"

"那我爸爸是不是中國人?"安琪兒趕緊追問道.

唐蘇想了想,點頭道:"是,你爸爸是中國人,而且是長得很高很帥的男人!"

"我就知道,媽媽那麼漂亮,不是帥哥媽媽怎麼會喜歡,我也是這樣告訴其他小朋友的!"安琪兒高興,"那我爸爸在忙什麼,為什麼都不回來看我們呢?"

"你爸爸跟你媽媽一樣,都是開公司做生意的,你也知道,你媽媽經常出差,那麼你爸爸肯定也常常出差,都沒有多余的時間跑來美國看你們呀!"

"可,媽媽和爸爸……"安琪兒剛要說,又黯淡下了眼眸,癟著嘴巴不肯說話了.

唐蘇不知道她怎麼了,也許孩子敏感的心突然之間就被觸碰到了呢?她柔聲道:"不過,等你爸爸把事情都忙完了,就會來看你了!"

"那要什麼時候?"安琪兒有些期待,又有些賭氣地問道.

唐蘇仔細想了想,"我想,今年之內,他一定會回來看你們的,相信阿姨!"

"真的嗎?真的嗎?今年嗎?"仿佛不敢相信,她期待了這麼久的事情,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生,安琪兒幾乎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唐蘇笑道:"真的,就是今年,也許就是下個月!"

"啊,太好了,太好了!"安琪兒高興得連鞋都沒有穿,便跳著腳跑到了廚房,大聲喊道:"媽媽,你聽到嗎?爸爸要回來了,爸爸今年會回來看我們了,阿姨說,可能就是下個月,下個月是安琪兒生日,難道爸爸是回來給安琪兒過生日的嗎?是不是啊,媽媽?"

夏納神色變幻了幾下,勉強露出了笑顏,她點頭道:"是,所以安琪兒要乖乖聽話啊,要不然爸爸可不會回來了!"

"恩恩,安琪兒可聽話了,你快讓阿姨告訴爸爸,安琪兒特別的聽話,讓爸爸一定要早點回來看安琪兒,安琪兒想他,安琪兒好想他!"

孩子畢竟是孩子,高興笑著一下子又哭了起來,趴在夏納的懷里哭得很傷心,汗和著淚水,糊了一整張臉,連頭發都濕透了,這樣狠狠哭了一陣,她也睡著了.

夏納沒了做飯的心思,抱著安琪兒上樓去給她洗澡了,唐蘇默默接替了她接下來的工作,剛把飯菜端上桌,夏納下樓來了,她臉色很不好.

"怎麼樣?安琪兒睡熟了嗎?"唐蘇關心問道.

夏納點了點頭,疲憊萬分地坐在她對面,正色道:"我知道你是為了哄孩子,可讓孩子抱著這麼大的希望,到時候失望了,她豈不是更加難受嗎?一個月內,去哪里給她找爸爸!"

"那你有沒有想過,真的去找她的爸爸呢?"唐蘇凝視著她的眼睛.

夏納目光一閃,躲了開去,"我不會去找他的,也不會告訴你,他是誰,一切順其自然吧!"

"我知道你不願意說,但我有一個提議,現在不能告訴你,我答應孩子的事,我會做到的,不會讓安琪兒白白高興一場的!"唐蘇笑了笑,"別多想了,嘗嘗我的手藝!"

"如果真能哄安琪兒高興,隨你吧,孩子爸爸的事,我不想再提!"夏納疲倦一笑,無條件地信任了唐蘇.

唐蘇鄭重點頭,"好!"

唐蘇正式向公司提交了辭職報告,人事部把她的情況報給了經理,被約談了一次,經理在確定她的意思後,正式批准了她的辭職,會在最短時間內找到合適的接手人,需要她把工作交接完整之後再離開公司,前後的時間大概需要半個月!

再加上家里面有些事情要處理,跟之前試想回國的時間是一致的,即便是辭職了,唐蘇還是盡力在完成最後的工作,在新主編沒有確定之前,她仍舊一絲不苟,只短短一天時間,唐蘇辭職的消息已經傳遍公司,主編的人選也是熱議的話題.

唐蘇不想快要離職了還卷入其他的話題中,一下班就急急地下了樓,沒想到皇甫尊的車比她還先停在了門口,他長身而立,手插在口袋中身靠在車邊,垂著眼眸看著腳下,似乎一臉困惑的樣子.

唐蘇輕步走過去,站在他身邊許久,他都沒有發現她,像是在想什麼事情想得很入神,壓根沒有留意到身邊的事與物.

"難得啊,皇甫尊大少爺也會有今天這麼悵然若失又困惑難解的樣子,看著怎麼有點像失戀了呢?"唐蘇拎著包,在旁邊取笑道.

皇甫尊緩過神來,詫異地看了看她,"你什麼時候過來的?今天怎麼這麼早,不像你平時的風格啊!"

"我辭職了,還要那麼兢兢業業嗎?盡心完成現在的項目,等待新的主編上任,然後把工作交接!"她歪著頭笑,一臉的輕松.

相比較她,皇甫尊倒顯得有點不在狀態,他半晌才哦了一聲,"你決定回國了?"

"嗯!"唐蘇點點頭,對皇甫尊她不需要多說任何話語,她的心思他清楚得很.

皇甫尊呼了口氣,點了點頭,"也好,上車吧!"

唐蘇有些好笑,他今天真的怪怪的,還真是難得啊,要是平時聽見說她決定回國,他免不了要說點什麼,現在就這麼平平淡淡一句"也好"?果然是見色忘友的家伙!

她坐上他的車,系好安全帶後,一直在觀察著他,皇甫尊察覺到以後,扭頭看了她一眼,"怎麼了?"

"你今天很怪!"

"有嗎?"他皺了皺眉,上下看了看自己,"沒有啊,我又不是第一次來接你了,有什麼怪的?"

"你當然不是第一次來接我,但我是第一次見你這個樣子,心事重重的,好像陷入一場困惑戀愛的少年,魂不守舍的,早已不把我這好朋友放在心上了!"她哼哼道.

"不把你放在心上,我會早早來接你嗎?我可是推了很多應酬才過來的!既然你確定了要回國,我多說無益,不是嗎?"

他掌控著方向盤,看方向這是要去他的別墅嗎?看來今天又是他不想在外面吃飯的日子.

一年下來,除去特定的幾個節日,和他母親的忌日生日之外,他鮮少有不想出去吃的日子,每次來接她,都風風火火地說又發現了什麼好吃的好玩的,今天這是什麼日子?

他不說話,唐蘇也一路沉默,直到別墅,她問他,"新請了廚師了?"

"沒有!"他拉開車門請她下車.

她疑惑,"那,怎麼帶我來別墅吃飯啊?"

"你不是要回國了嗎?請你來我家吃飯,不是顯得更有誠意麼?"皇甫尊說著,率先進了別墅.

唐蘇站在門口望進去,只怕請她來家里吃飯不是臨時起意的,而是一早來接她,就決定好了的,廚房里仆人們在忙,看著客人來了,趕忙端上了水果.

他們知道唐蘇的習慣,不喝茶不喝咖啡,喜歡喝點新鮮的果汁,吃點新鮮的水果,所以一早就准備好了,光是果汁就備下了三種,水果則是擺了滿滿一桌子.

她哪吃得下這麼多?這只不過是形成了習慣,對她的標准招待而已,不知不覺她已經在皇甫尊這兒,享受了這麼多的特權,而這些特權漸漸的都已成為習慣.

皇甫尊沒有上樓,直接坐在了沙發上,拿起遙控器對著電視機按了幾下,不知道是沒有換到好看的台,還是心根本就靜不下來,又直接將電視一關,看向唐蘇,"要不要看電視?"

電視機都關了,才問她要不要看?今天的尊少還真是……她莞爾一笑,"還是聊聊天吧,難道,你不想跟我聊聊?"

"聊,想,聊聊!"他一連點頭,往日的燦爛的笑容,今天在他臉上鮮少見到.

唐蘇正色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看你心不在焉的樣子,總覺得怪怪的!"

"有啊,心事誰沒有啊?我守護了整整兩年余的你,不是很快就要回國,投向其他男人的懷抱了嗎?你說我該不該有心事呢?"他繃著一張臉道.

唐蘇被他這話說得一陣緊張,"尊尊,我以為我們……"

"好了,逗你玩呢,從你回國一趟之後,再過來的神態,我就猜到了,你十有**會回國,只是沒想到冷昧會追過來,而你又這麼快的做了決定,起初有點不習慣,漸漸的也還好了!"皇甫尊苦澀歎息一聲,"我這顆心啊,被你傷透了,也就不痛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唐蘇衷心道歉,一臉的愧疚.

"得,我就知道你這人,一直以來啊,你對我的感激和愧疚比對我的感情還多吧?現如今,你要回國了,你看我形單影只地很可憐,所以為了彌補對我愧疚感,你就胡亂地想要撮合我跟別的女人,其實你大可不必這樣,沒了你,我死不了,但是你這樣胡亂的摻合,我的生活徹底被你的愧疚給弄亂了!"

所以,皇甫尊這麼悵然若失又魂不守舍的樣子,是因為她的撮合?她看,是因為夏納那個女人吧!

唐蘇歪著腦袋笑了笑,弄亂了嗎?那豈不更好,他皇甫尊什麼時候被別人弄亂過,只會弄亂其他人的生活而已!

"你還笑,你不覺得這很奇怪嗎?我明戀暗戀你這麼多年,你反過頭來撮合我跟其他女人,而且你還好意思口口聲聲說,我對你的不是愛情,我現在遇到的才是真正的愛情,你不是說笑嗎?"

皇甫尊情緒越激動,唐蘇越是樂得不行,她繃著笑問他,"我突然很想知道,那天你們斗酒後的晚上,你們……"

"怎麼?你現在對這種事很感興趣?"皇甫尊挑了挑眉,沒好氣地哼道.

她點頭道:"我說很感興趣,你會告訴我嗎?"

"告訴你又怎麼樣?送上門來的女人,我皇甫尊又不是木頭,我能不要嗎?"他癟著嘴角,邪邪勾了一下,"況且,還是個尤物!"

唐蘇笑,"那你是因為這件事煩躁?"

"這種事有什麼可煩躁的,別說兩次三次,就算再來幾次,我也得了便宜,可這女人到底什麼意思?"說到這,皇甫尊突然有些暴躁了,他起身拽住唐蘇,將她往樓上拉.

唐蘇掙了幾下,"你拉我去哪?"

"去我房間!"

"去你房間干嘛?在這里聊,不是挺好嗎?"她有些緊張,摸不准皇甫尊的意思.

皇甫尊扭頭,瞪了她一眼,"你怕什麼?這麼多年了,我要對你怎麼樣,你以為你真躲得了嗎?現在都說清楚了,我還會怎麼樣不成,你真當我禽獸啊?"

"沒,沒,你哪里是禽獸?"唐蘇咧嘴一笑,"你根本就是禽獸不如嘛!"

"你!"皇甫尊狠狠瞪她.

她笑得燦爛,吐了吐舌頭道:"我開玩笑!"

他不理她,拉扯著她繼續走,唐蘇嘀咕道:"我發現啊,你對我的那種熱情好像很少耶,尤其是來了美國之後,好像都沒有了,而你對夏納,可謂是如狼似虎,從那晚就可見一斑了!"

皇甫尊突然停下腳步,瞄了瞄她,"怎麼?你吃醋?"

"我吃什麼醋,我只是提醒你,看清楚自己的心而已!"她正色道.

"有什麼可看清楚的?"皇甫尊哼道:"她本來就是我的炮友,對她這樣是非常正常的,而你是我深愛過的女人,若我對你時常有褻瀆之心,那我當真禽獸不如了!"

"真的嗎?"

"真的!"皇甫尊不想理她,凶了她一句,就把她扯進了自己房間,"真不知道你這女人是怎麼想的,千方百計地想要告訴我,我愛你是假的,其實我不愛你,我對你的愛,有這麼讓你覺得負擔嗎?我現在都不准備愛你了,你還計較什麼?"

"我沒有要計較,也沒有說你的好你的愛是假的,而且這不是負擔是榮幸,我只是想讓你在這一刻,在遇到了新的人之後,再好好看看自己的內心,是不是有了變化,是不是可以試著去接受這種變化,然後……"

"唐蘇!"皇甫尊本來就心煩氣躁,看著她這麼急于把他跟其他女人扯上關系,他氣得更是跳腳,"你就這麼想要擺脫我嗎?至于嗎?我都不愛你,不糾纏你了,你還要我怎麼樣?"

他的語氣格外的凶,是前所未有的一種暴躁,他很少很少對她這麼說話,唐蘇身體一震,往後退了一步,她才意識到,自己是不是太著急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轉移開了話題,"你帶我進來,是想讓我看什麼?"

皇甫尊冷靜下來,也覺得對她太凶了,他深吸了口氣,緩了緩情緒,朝床頭櫃一指,"自己看!"

唐蘇走上前去看了看,噗嗤一下,笑岔了氣,夏納真是太有才了!女中豪傑啊!<

上篇:第279章 安琪兒     下篇:第281章 你們根本不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