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瘋妻休想逃 第288章 回國  
   
第288章 回國

不過一記眼神,她便沉溺其中,當她醒悟過來時,已經跌入了他另一個溫柔陷阱,深深不可自拔!

他的吻一旦揉了情感竟比毒藥還致命,仿佛毒素侵入了五髒六腑,讓她無法動彈也無法呼吸,只剩下靈敏的感官,還在感應著他給予的一切.

她發現,她把持了這麼多天的冷漠和距離,在他面前是這麼的不堪一擊,不過是一場美景,一席告白,一記眼神,一個深吻,就什麼都蕩然無存了!

只剩下,她的再一次,徹底淪陷!

兩年了,她第一次在心里對自己承認,她忘不了他,還愛著他,又是那麼輕易且不小心,就愛深了!

"蘇蘇……"他深情地捧著她的臉,悸動得如同一個初戀的小青年,"你還愛著我,對不對?你忘不了我,我知道!"

她的情動怎麼騙得過他的眼睛?起初只是相信,但現在是深信,他深信她愛著他,一定是的!

唐蘇紅了臉,氣喘籲籲地撲在他的胸口,小手緊緊拽著他的衣服,才將心底蕩漾的心緒微微壓制了些許,她小聲道:"我有點累了!"

"我抱你回去!"說完,也不等她說完,他攔腰一抱,將她整個人橫抱在了胸前,邁開修長的腿,洋溢著幸福的笑臉大步走回了農莊.

他將她放在床上,凝著她羞紅的臉,他有些情不自禁,唐蘇輕輕推著他,"冷昧,別這樣,我還沒准備好!"

"對不起,是我太著急了,沒關系,我等你真正接受的那一天!"他輕撫著她滾燙的小臉,她能這樣情動,已經是莫大的欣喜了,他沒有想要太多,他不敢貪心.

唐蘇睜著眼,透過眼簾正視著伏在她身邊緊緊凝視著她的男人,第一次見他,他冷漠而霸道,第二次見他,透著壞藏著邪,第三次見他,他高高在上只手遮天,她仿佛怎麼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果真,陰錯陽差,他們居然結婚了!

可,發生了好多事,孩子沒有了,她出國兩年,再見面時,他模樣未改,脾性卻變了.

話不多的男人,開始在她耳邊叨叨叨,不厭其煩地說著他之前極少會說的情話,霸道的大男人開始百般遷就她的小脾氣,甚至是不顧身份不要臉皮地賴著不肯走.

她緩緩一笑,看著他,問,"為什麼呀?"

"嗯?"他起初是一愣,隨後便看懂了她探索的眼神,他撫著她的臉,"什麼叫失去過才更珍惜,我現在才懂!"

"失去你整整兩年,我過的是什麼樣的日子,我心里很清楚,我更清楚我不能再失去你!"冷昧苦澀一笑.

"那你為什麼不來找我?"

他苦澀,"要抓你回去,是輕而易舉的,可你說要自由要平等要尊重要空間要時間,你要那麼多東西,你有那麼多想法,我怎麼敢不遷就呢?我更害怕,逮回來的只是你的人,而你的心離我更遠了!"

"我想給你時間,讓你看看我,看看我愛你到底有多深,看看我值不值得你回頭,我不逼你,但我要求你在我身邊,在我身邊看著我,只有這一個要求,好不好?"他望著她,眼神灼熱而固執.

"我不是答應回國了嗎?"

他急了,"你應該知道,我要的不單單是你回國,而是你跟我回家!"

唐蘇一震,她想過回國,但沒有想過回國後就回他那兒,她有些猶豫.

"跟我回家吧,總不能回國後,你還跟父母住在一起吧,你明明就是我的妻子,合法的!"後面三個字,他咬得特別的重.

唐蘇噗嗤一下就被逗笑了,她歪著腦袋看著他,"冷昧,你別得寸進尺啊,你別以為用你精湛的吻技誘惑到了我,就可以一而再地提要求了,我可不上當!"

冷昧一下也笑了,捏了捏她的鼻子,"剛剛是誰紅著臉跟猴兒屁股似的,現在敢說這樣的話了?"

唐蘇拍開他的手,從床上跳起來,"我跟你回國啊,我也賞個臉看著你,但是,回不回家還得看你表現咯,我先去洗澡了,再會!"

她調皮一笑,溜進了浴室,她望著鏡子里一臉嬌倩笑容的自己,有些愣神了,多久了,沒有這樣肆無忌憚地耍性子調皮了?

這個澡她泡了很久,冷昧也沒有催她,而是一再將房間的溫度調高,生怕她在浴室著了涼,她有些想笑他小題大做,但暖暖的空氣跟這顆心一樣,也變得暖暖的了.

裹著浴巾出來,她前所未有的輕松,好像這個澡泡走的不單單只是一身的疲倦,更多的是堆積在胸口,那說不出道不明的沉重,那麼多的顧慮擔憂好像瞬間就煙消云散了.

她無比輕松!

哼著歌顛著小步走出來,她光裸著腳踩在地毯上,冷昧扭頭一看,皺了眉毛,"把鞋穿上,當心著涼!"

"就不穿,我熱得很!"她隨口頂嘴道.

冷昧一愣,細細看了她一眼,只見她眉宇之間壓抑著的疏離已經不見,粉嫩的小臉洋溢著笑容,歪著頭嬌氣地看著他,那語氣是在跟他撒嬌呢!

他激動地一個箭步從書桌前沖過來,抓住她的肩膀激動道:"蘇蘇,你……"一時間,他什麼都說不出來,好多問題想問,全都堵在了喉嚨口,他嘴唇有點微微發顫.

"我說過了,看你表現!"她沖他噘嘴一笑.

他欣喜萬分,"好,我一定好好表現,這次可不准再騙我了,可不准一轉身又是一張冷臉對著我了,我被你折磨得足夠心痛了,不要再折磨我了哦!"

"好,去洗澡吧,允許你睡在床上!"她不禁好笑,怎麼跟個孩子終于得到了最心愛的禮物似的呢?

唐蘇躺在床上,看著那淡粉色的天花板,她突然自嘲一笑,怎麼突然就放開了防備了呢?是因為夕陽太美了?還是因為春天來了?

或許是因為油菜花太燦爛,讓人舍不得錯過這最美的年華吧!

冷昧洗澡特別的快,不過是幾個念頭在腦海中一轉,他就已經出來了,頭發濕漉漉也不吹,就趕緊上了床,坐在她身邊,垂頭一直看著她,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上去了.

他快樂得忘乎所以的樣子,讓唐蘇驀然心一軟,坐起來准備下床去找吹風機,給他把頭發吹干.

誰知她剛剛坐起來,冷昧就一把抓住她,"你去哪?若後悔讓我躺床上了,我去沙發就是了,你別走!"

她回頭看著他緊張的模樣,心微微動了一下,他就這麼害怕她離開嗎?若是時常都如此患得患失的話,那他過得得有多辛苦?他是花了好大的力氣,才在這麼辛苦的歲月里,強裝著一張厚厚的笑臉出現在她面前的.

她歎息一聲,笑道:"坐著吧,我去拿東西,你別動!"

冷昧有些愣,仍舊緊緊盯著她的動作,見她拿了吹風機返回來,他有點不相信她是要給他吹頭發,他想去拿,"我自己來!"

"我來吧,坐下,你太高!"她插上電指揮道.

冷昧受寵若驚,趕緊坐好,刻意將高大的身體壓得很低,生怕她夠不著,溫熱的風吹到頭皮上,一下子暖到了心里,他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久違的溫暖,突然伸手握住了唐蘇,"蘇蘇,我害怕這是夢!"

他話音剛落,她猛地扯了扯他的頭發,他微微皺眉,嘶了一聲,她笑道:"疼嗎?"

"疼!"他點點頭.

"知道疼就好,那就不是夢呀!"

看著她調皮的樣子,跟只占著主人寵愛肆意撒野的小貓似的,他就感覺到無限的滿足,他往後一倒,枕在她胸口上,"再吹吹!"

"干透了,不吹了!"她推開他的腦袋,收拾好了東西,躺在了床上.

他剛准備靠近,她已明令禁止,"天不冷,不需要你暖床,乖乖躺在你那邊,不許靠過來,否則……"

"後果自負!"他替她把話說完,滿足地躺在她身邊,半枕著頭看著她閉目養神的樣子.

許是累了,她很快就睡著了,冷昧才敢偷偷靠近,將她輕輕攬在懷里,跑了一下午,她睡得很沉,並沒有被驚醒,而是微微蠕動了下身體,朝他懷里湊了湊.

這種感覺就像當初一樣!

直到回國的飛機上,唐蘇還能想起第二天早起的日出,是在美國兩年所有的陽光里,從未有過的明媚,好像整個天空都在甜蜜的微笑.

看著窗外的白云,她才覺得美國其實也挺好的,無論哪個城市,重要的永遠是人,是陪在你身邊的那個人.

唐蘇扭頭,看了看身邊正埋頭在處理文件的男人,活該加班加點,誰讓他這麼放肆地丟下公司的大小事情不管,跑去美國接她,一去就是一周時間,還陪著她把大大小小所有的事情一次性了結清楚才回來.

說是怕她以後不高興了,找來美國辦事的借口又偷偷溜走了,所以美國的事情要一件不落的全部辦妥才可以上飛機,這些事情還包括皇甫尊.

他約見了他,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等她知道的時候,只收到皇甫尊的電話,說他們倆是一輩子的好朋友,他為她找到真正愛她的男人而高興,他也會找到屬于他的家,而且是很快!

她云里霧里的時候,皇甫尊只說,他的私事保密,等回國參加她婚禮的時候,帶著家眷一起來看她,才再次向她解釋清楚.

他似乎急匆匆的,好像有很多特別重要的事情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去做了,匆匆說了這些就掛了電話,她想問的時候,冷昧已經來了.

她還沒有開口,就被他堵了回去,"別問,留著回國後,再聚會的時候一次性問清楚,現在想想回國後住哪!"

于是,她不得不選擇閉嘴.

冷昧一抬頭,就看見身邊的女人瞪著一雙幸災樂禍的眼睛在看著他,他抬手揉了揉她的頭發,"看著我干嘛?不睡覺啦?"

"馬上就到s市了,怎麼睡得著?"望著外面朵朵白云,唐蘇有些心緒萬千.

"想什麼呢?皺著眉,憂心忡忡的樣子!"冷昧放下手里的文件,仔細凝視著她.

心里太多的愁緒,她不能說出來,只笑道:"我在想回去後,還得奮戰幾天把衛生給徹底大掃除呢!"

"這個不用你擔心,我都安排好了,回去後,你跟爸媽先住我那兒,等傭人把家里的衛生徹底打掃乾淨,再把你們送回去,包括你,怎麼樣,放心吧?"冷昧握了握她的手.

"這怎麼行呢?"要是一回去就住他那兒,那她還談什麼自由不自由的了,人都落入他的陷阱了!

"怎麼不行,這樣安排很好,難道你還帶著爸媽住酒店?"

唐蘇趕緊點頭,"我就是這樣打算的,你要盡地主之誼也可以啊,到時候就多請我們吃幾頓嘛,等我把家里收拾乾淨以後,再邀請你來做客,不好嗎?"

"不好!"冷昧瞪她,非要跟他分得這麼清楚麼?

唐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倒在座椅上開始裝睡,早知道不睜開眼睛看他了,這個決定是她早就決定好的,那也不是她的擔憂,差點上了他的當了!

飛機很快降落了,唐蘇興沖沖地跑到爸媽面前,卻發現蘇鳳臉色有些不對,"媽,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不舒服嗎?"

"沒有,只是覺得有點累,回去休息一下就好,我們下飛機吧!"蘇鳳擺擺手,半靠在唐華明身上,堅持要自己走.

唐華明皺著眉,與女兒對視一眼,示意她不要緊張,先看情況再說,蘇鳳一上飛機還好,到了境內的時候,就有點不太舒服的樣子,但她硬是沒有說,他又不知道她到底怎麼樣,也不敢聲張,現在看,是真的不舒服了!

冷昧拉了行李出來,已經有司機等在門口了,他第一時間讓司機去醫院,蘇鳳擺擺手道:"別這麼緊張兮兮的,盼了兩年好不容易回來了,總不能一下飛機就去醫院吧?我不去的呀!"

"媽!"唐蘇叫了她一聲,鼻子猛地一酸,差點落下淚來,原來這兩年他們都在盼著回來呢,只是不告訴她而已.

"好啦,別緊張了,沒事的,回去休息一下就好,冷昧你給安排住哪吧,我實在想休息休息!"蘇鳳半睜著眼睛疲倦道.

冷昧正在給范亦謙打電話,聽到這話扭過頭來,繼續囑咐范亦謙安排,等掛了電話卻先看向唐華明,"爸,我主張去醫院做個檢查,要不然大家都不安心!"

唐華明點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冷昧能第一時間做出安排,證明他們兩個老頭老太太因為唐蘇的緣故,還是被孝順的,他對蘇鳳說道:"聽冷昧的吧,難得他這麼孝順,都給你安排好了,檢查完再回去休息也不遲,你困了就倒在我身上先睡會兒!"

"好吧,你們安排!"蘇鳳實在累得很,倒在唐華明身上有點喘不過氣來.

看見蘇鳳的樣子,想起兩年前住院的時候,唐蘇手心里全是汗,坐在車里全身都繃得很緊很緊,冷昧坐在她旁邊,握了握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擔心.

唐蘇壓低了嗓音懊惱道:"我怎麼這麼粗心呢?這兩年爸媽身體好,就忘了他們也老了,甚至忘了上次媽媽差點……我真是不孝!"

"好啦,你已經很好了,你要鎮定,不要爸媽沒什麼事,你倒先急垮了,難不成還要爸爸分神來照顧你啊!"冷昧摟了摟她,示意她放松靠在他身上.

唐蘇怎麼放松得了,車開了多久,她就擔心了多久,直到停在急診室的門口,早已等在門口的醫生護士一擁而上,她提在喉嚨口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一點.

下車的時候,腳都有點軟,冷昧趕緊攙著她,很是心疼!

轉頭看蘇鳳,倒是比唐蘇鎮定,在醫生護士的攙扶下坐在了輪椅上,還強撐著在笑,"怎麼弄得這麼隆重,害我家蘇蘇都嚇到了!"

唐蘇勉強保持鎮定,對醫生說:"麻煩你先帶我媽媽進去檢查吧!"

"好,你放心,我們這就推她進去,不需要這麼家屬陪著,只需要一個人跟著上下照顧一下就可以,其他的交給我們!"醫生禮貌道.

唐華明馬上站出來,卻被冷昧制止了,"爸,坐了這麼久的飛機,你也累了,交給我吧,讓護士帶你和蘇蘇上vip病區去休息一下吧!"

唐華明不放心想跟著,蘇鳳揮手打斷他,"算了吧,你好好休息,別待會我有什麼事,你也跟著倒下了,到時候我可怎麼辦呢?"

"好好好!"唐華明拍了拍冷昧的肩膀,"那就交給你了,辛苦!"

"那我們上去了!"冷昧禮貌頷首,推著蘇鳳趕緊去了檢查室.

唐蘇則和唐華明去了vip病區等候,范亦謙給他們安排了一間病房休息,但是沒有見到范亦謙本人,聽護士說,他也跟著過去看蘇鳳了.

唐蘇很擔心,媽媽的樣子看起來很不好,只是她在害怕他們擔心,所以強撐著還在說笑而已,她真怕好不容易能夠一家人回來s市了,好怕准備好好孝順他們的時候,突然又失去他們了!

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疼痛,她真的承受不來,求上天不要這麼折磨她,她好害怕!<

上篇:第287章 讓我陪你看夕陽     下篇:第290章 公司股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