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 第006章 魏池字西溏  
   
第006章 魏池字西溏

騰王妃本來是沖著兒子進來的,如今兒子被騰王趕了出去,她也沒了留下的興致,乘著間空,站起來道:"王爺,禦醫待會來府,妾身帶著池兒候著,老太傅慢坐,妾身先行告退."

正打算跟騰王說話,聽到騰王妃開口,老夫子急忙站起來施禮:"王妃娘娘慢走."

騰王還有些擔心,就怕她還帶著氣,又小心的看她一眼,道:"柔兒再坐坐?"

騰王妃丟給他一個小白眼仁,直接走了.

人走了,騰王就只能看著騰王妃的背影咂嘴,有心追上去,可丟了老夫子又不合禮數,只能忍了繼續剛剛話題,"老太傅,本王那逆子要是做了什麼事壞事,只管跟本王說便是,本王定會收拾那逆子."

老夫子呵呵笑著,趕緊擺手:"王爺不必緊張,世子複學十分乖巧,老夫不是告狀來的."從懷里掏出一張紙,站起來遞到騰王手里:"王爺,您看看這個."

畢竟是為人父的,騰王多少了解自己孩子,看了畫倒是放松下來:"老太傅,逆子雖頑劣,不過本王倒是知道他定不會畫這種畫,老太傅怕是要另尋他人了詢問."

老夫子真是哭笑不得,王爺怎麼就沒往好處想呢?

"王爺,您看那上面的字."

騰王平時做不來打打殺殺的事,舞文弄墨倒是個行家,若不是想替家里那小兔崽子開脫,怕是早就開口詢問了,"天禹雖說文人墨士眾多,可這頗有王者之風的字倒是極為少見."

老太傅問:"王爺也覺得這字有王者之氣?"

騰王看著那字,隨口道:"行筆倉促,落筆輕巧,想必是隨手之作,缺了用心,可這字……"

話未說完,騰王頓住,他掃了眼那畫像,再看畫像旁邊的幾句打油詩,認得那是太子太傅顏兆常的嫡長子,以一手小楷聞名金州的少年才子顏陰手筆,這樣一想,這是怕是老太傅學堂上那些學生的惡作劇,那這字豈不是也是課上學生所作?

騰王試探著問:"莫非太子殿下今日也去聽了老太傅的課?"

夫子搖頭,"非也."

騰王不敢再猜:"還請老太傅釋疑."

老夫子左右看看,壓低聲音道:"此乃世子所寫."

騰王緊鎖眉頭,半響又問老夫子:"老太傅可有看錯?"

"老夫親眼所見."

騰王沉默半響,才道:"本王剛剛食言,還請老太傅海涵."

老夫子看他一眼,"王爺放心,老夫自能找來,必不會失言."

騰王起身抱拳,"多謝老太傅."

沉默半響,老太傅又道:"王爺想必已經知道今日宮里來的那位仙尊的事了."

宮里去了一位世外仙人,傳聞那仙人是西海仙島招搖山的主人,榮承帝不知從什麼地方得了消息,千方百計把人請到了宮里,然後請仙人窺探天禹龍象,不想那仙人竟說"龍脈有錯位之象."

至于具體原因,仙人給了"天機不可泄露"的回答,這讓榮承帝如臨大敵.

這世上但凡皇帝,就沒有不多疑的,只要身處高位貪戀皇權,就不容他人覬覦皇位,即便沒有人敢覬覦,皇帝疑神疑鬼認定別人有目的.

不過一天時間,不論是後宮嬪妃腹中的胎兒還是已出生的大小皇子,都成了榮承帝懷疑的對象,自然,作為榮承帝嫡親弟弟的騰王也是在榮承帝的猜忌范圍之內的.

這個關節點上,騰王點評世子字跡用的那句"王者之氣"評價,若是讓榮承帝知曉,騰王世子必死無疑.

龍脈錯位,何為錯位?不過就是看榮承帝的如何理解罷了.

宮里的事老夫子自然都知道,別看他現在頭發胡子全白,腰也彎了,他可是天禹三代皇帝在位前的夫子,如今兒子也是太子太傅,朝里有什麼風吹草動,太子太傅回家還得請教自己老爹,就連榮承帝提起老太傅,也要敬三分.

如今年邁,閑來無事才來國子監授課,騰王當年在宮里也得了老太傅眾多關照,閑來無事還會一起出去喝個茶什麼,算是忘年老友,否則以騰王的身份,豈會對一個老夫子這般敬重?

老夫子何等的眼力見?世子那行字一提,他當時就驚了下,那字若是流到外面讓人看到還了得?因為幾個字惹來殺身之禍的事,在天禹不是沒有發生過.更何況,騰王世子這身份擺在這里,偏今日來了個能窺探天機的仙人,"龍脈錯位"四字一出,榮承帝最先想到的自然是身邊人,如果身邊人沒甚問題,接下來猜忌的怕就是騰王以及騰王世子.

太子若即位那是正統,可騰王對于榮承帝來說,再正的皇族血統,怕也是不正了.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老夫子這真算是來個提醒.

那字除了老夫子看過,也沒給旁人看,到了騰王手里,騰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焚紙滅跡不留後患.

騰王看著那紙成了灰燼,才道:"陛下如今正在徹查後宮嬪妃,怕一時半會兒想不到本王這邊."

端起桌上的茶,老夫子喝了兩口才道:"那若是陛下想起來了,豈不是就麻煩了?王爺也該替防范于未然才是."然後老夫子放下茶杯,站起來道:"王爺,老夫言盡于此,就此告辭."

騰王自是感激不盡,若是換了平時,騰王看到世子寫的那字怕是十分高興,畢竟是件值得自豪的事,可如今非常時期,看到那字卻是心驚肉跳.

送走老夫子,騰王去了世子房內,禦醫剛剛檢查過世子的腿傷,正在收拾藥箱,看到騰王進去,急忙施禮:"見過王爺."

屋里騰王妃正和魏西溏說話:"池兒,半月後母妃陪著靜甯長公主去太長寺上香,你要不要去?"

"你跟靜甯去上香,池兒去了能干什麼?"騰王邁過門檻進來,"池兒可還覺得腿疼?禦醫說未傷筋骨,好好養著可痊愈,這日後自己要長著點記性,別老是讓你母妃擔心受怕."

魏西溏只得老老實實受著:"孩兒謹記父皇教誨."

騰王妃不樂意了,"妾身和池兒說的好好的話,怎得王爺一來就訓池兒?"兩句話沒說,小帕子一甩就開始拭淚,"妾身知道王爺不待見我兒,那以後妾身就帶著池兒自己過好了,省的礙了王爺的眼……"

騰王額頭的汗開始往外冒,急忙走到騰王妃身旁,急道:"為夫哪里是這個意思?柔兒切莫這樣想為夫……唉,柔兒,為夫以後再不說池兒了,你別生氣……"

坐在榻上的魏西溏開始翻白眼,周圍的丫頭奴婢紛紛低頭假裝沒看到.

那邊騰王妃一甩小帕子,哭的梨花帶雨:"王爺老這樣說,哪回不是說完了還是訓他?妾身知道,王爺就是不待見妾身,嫌棄妾身人老珠黃,想逼我們母子走,王爺要是看上哪家千金說出來便是,妾身帶著池兒給王爺騰地兒."

這話說的真是句句誅心,騰王被急的不行:"這說的什麼話?為夫對柔兒的心天地可鑒,哪里有什麼看上哪家千金的說法?柔兒這可是把為夫冤枉壞了!柔兒你聽為夫說……"

魏西溏聽的腦仁發漲,只得開口:"母妃,孩兒覺得有些餓了,想吃些東西,孩兒想吃母妃做的桃花糕."

騰王妃一聽,頓時就不哭了,站起來道:"母妃現在就給你做去."

說著直接帶走丫頭婆子走了出去,可憐騰王殿下直接被扔在一邊.

不過也因著魏西溏這通話,騰王妃轉臉就把剛剛的事給忘了.

等騰王妃離開,騰王對屋里等著伺候的人示意:"都出去."

很明顯這是騰王有話要說,魏西溏想著怕是因為夫子過來那一趟的關系,至于什麼事,她還真想不到有什麼壞事跟她有關,要是真有,也是紈绔世子之前遺留下來的事.

"父王,不知道今日夫子過來說了何事?孩兒若是有錯,孩兒一定會改正,不讓父王母妃擔憂."

騰王沒答話,而是拿了紙筆過來,在魏西溏面前攤開,道:"你寫幾個字讓父王瞧瞧.父王這麼多年也未曾管過你讀書的事,讓父王看看你習的如何."

聞言,魏西溏抬眸看了騰王一眼,然後提筆在紙上認真寫道:魏池字西溏.

待騰王看清那字,頓時全身一震,那字極具沖擊力,刺的騰王心底一陣恐懼,伸手扯過來用蠟燭點燃:"混賬東西!什麼字都敢亂寫!"

上篇:第005章 騰王府軼事     下篇:第007章 防范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