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 第016章 鹿死誰手  
   
第016章 鹿死誰手

那長袍拖地的人影慢慢轉身,露出一張極其冷清的臉,待看清他的面容後,魏西溏心里還真升出點"此人只應天上有,不知為何落凡間"的想法.

難怪整個金州城的男男女女都為之傾倒,他確實長了張傾世絕塵的臉,一雙狹長鳳目掃過來時直叫人屏息,生怕驚擾了他周身上下那股若有似無空靈仙氣,只是這人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襯的他眉心那粒朱紅色的水滴砂愈發鮮紅如血,留給人一個驚心動魄的視覺沖擊.

白衣黑發,全身上下並無半件飾品,頭上更是束發的發簪都沒有,直接讓那頭發披散下來落在身後.

即便是魏西溏為帝時,也未曾見過給人一股仙氣繚繞錯覺的人.那些不知從什麼地方跑到宮里的妖道們,大多初見仙風道骨,賞了錢財珍寶之後便原形畢露,什麼世外仙人,不過都是企圖靠些不入流的小把戲騙取財物的烏合之眾.如今見了這人,魏西溏倒甯願這人真是神仙,否則就白白浪費了他的好皮囊和他那身常人不可能有的仙家之氣.

一雙沒有絲毫感情的眼冷漠的掃過魏西溏,卻在落在她頭頂時頓了下,然後他抬腳,朝著魏西溏走去,"不知這位……"

慢悠悠的嗓音,一如他教七公主和九公主爭搶東西時的漫不經心.

柯大海見世子不說話,以為被嚇到,急忙道:"仙尊,這位是騰王府的世子爺,世子爺,這位就是世外仙尊."

魏西溏抬眸看他一眼,上身略略彎了彎,道:"騰王世子魏池有禮了."

在聽到魏西溏的身份後,這位原本走近的神仙突然停了腳步,輕描淡寫的掃了魏西溏一眼,轉身,一言不發的徑直離開,直接進了那座滿是翠綠竹林的偏殿.

他身後的七公主和九公主立刻一前一後的追了過去:"仙尊,等等我們."

柯大海一臉無奈的對魏西溏攤手,看,只要看到男孩子,仙尊就是這反應,完全不理別人,這可跟他沒關系啊.

魏西溏掃了眼那白衣黑發的背影,道:"什麼神仙,不過是憑著長了一副好皮囊用以欺世盜名的騙子罷了.你若真是神仙,就該對著本世子磕頭告罪.白長了一雙法眼,好賴不分."

柯大海的眼珠子差點瞪出來,拼命給魏西溏打眼色:世子,可不能這樣說,叫仙尊聽到那還得了?剛剛還誇世子懂事了,結果就來了這麼一出,就連太子受了冷落也不過拿自己撒氣不敢出聲,世子爺怎的這樣不知死活?

魏西溏轉身便走,不再信他是什麼神仙,不過是個頗有幾分姿色的江湖騙子.難怪榮承帝見了一面就死活把人留在宮里,還特地辟了偏殿讓他居住,誰知道這些日子榮承帝晚上宿在哪個宮?金絮其外敗絮其中說的就是這被人壓的小倌.

剛走了兩步,忽聽身後那清冷的聲音傳來:"世子龍相天成貴不可及."

魏西溏站住腳,她偏頭,視線落在柯大海的身上.少年原本濕漉無辜的眼神,卻讓柯大海在接收到了果斷的殺戮信息,似乎她的下一個動作,就是要殺人似得.柯大海本能的跪在地上,嘴里道:"世子爺,老奴年老耳背,什麼都沒聽到."

不等魏西溏有反應,那人又道:"可惜……"

魏西溏轉身,視線落在那人身上,挑眉:"可惜?"

"可惜世子遇到了本尊,世子的龍脈必斷無疑."

魏西溏一頓,拋下柯大海,邁過偏殿院子的門,踏入院子,徑直走到那人身邊,開口問:"本世子燒過你房子?"

那人冷清的視線落在魏西溏身上,道:"未曾."

魏西溏又問:"本世子壞過你好事?"

"未曾."

"本世子殺過你全家?"

"未曾."

"本世子搶過你小妾?"

"未曾."

"本世子睡過你老婆?"

"未曾."

魏西溏問:"本世子什麼壞事都未曾對你做過,你憑什麼要壞本世子的龍脈?既然你能看出本世子龍相天成,為何又要做逆天之事?你也不怕遭天譴?"

那人道:"逆天的事本尊早已做過,天譴又能奈我何?至于本尊為何要斷世子龍脈,這不過是本尊的天意罷了."

"仙尊的天意?"魏西溏指指不遠處正在玩耍的兩位小公主,道:"仙尊的天意可是不願天禹皇家弟子問鼎,仙尊可又物色好恰當的女帝人選?"

那人緩緩扭頭,蒼白無色的臉上露出一抹淺笑:"該來的自然會來,陛下注定會來到本尊身邊.既然世子已知本尊之意,回去之後自我了結便好,免得浪費了本尊這番口舌."

魏西溏嗤笑,倒背雙手,道:"仙尊好謀略.大豫曾有王夫借女帝之力登基稱帝的先例,想必仙尊早已借鑒過來謀好前程,這位被仙尊選中的女帝著實可悲,不過是被人利用的棋子罷了,盼只盼仙尊這位陛下少心缺肺,免得到時和那大豫女帝一樣,死不瞑目!"

言畢,魏西溏轉身便走,在即將出偏殿院子的門之前,她又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仙尊知你我二人注定為敵,放馬過來便是."她轉身,看向那人,目光灼灼的笑道:"本世子倒想看看,你我二人,究竟鹿死誰手?"

柯大海跪在地上一動不敢動,魏西溏走過時他也未曾起身,待魏西溏離開以後他才敢站起來,只聽院中那仙尊開口:"剛剛的話公公聽了多少?"

柯公公急忙重新跪下道:"奴才什麼都沒聽到!"

院內傳出一聲冷笑:"本尊明明說過世子龍相天成貴不可及,公公又怎會什麼都沒聽到?"

柯公公了然,趴在地上道:"老奴確實只聽到這句."

那人丟下一句:"既涉及到國體龍脈,公公如實稟告陛下就是."

柯公公嘴里急道:"仙尊息怒,老奴一定如實稟告陛下."

魏西溏等在半途,柯公公不敢看她,只道:"世子,這邊是回皇後娘娘那邊的路."

魏西溏看他一眼,伸手把來時皇後賞賜的一塊玉佩塞到他手里,輕聲道:"柯公公,你稟告陛下後,只需跟著人知會騰王一聲,本世子便領你的情."

柯大海快速的把玉佩收入袖中,依舊低著頭,一言不發,一如來時一般恭敬,領著她回皇後娘娘的內殿.

殿里已經坐了不少嬪妃,看到柯大海領著世子進來,這些美人對著魏西溏伸手:"世子一眨眼都長這麼大了,上次見還是個剛剛會走路呢."

那個美人刺道:"那是姐姐對世子不關心,來了也不願意見,剛剛會走才多大?如今世子這都快七歲了吧?"

被刺的那個冷笑:"妹妹對世子也沒關心在哪,世子再過生辰都九歲了,怎麼會是七歲?"

騰王妃在那邊笑:"難為兩位娘娘還記得池兒的年歲,他姨母難得見一次,當著他的面還說六歲呢."

魏西溏被那些美人挨個拉一遍,手里就捧了一堆東西,魏西溏挨個謝過,直接揣自己兜里,用到的時候自然不會少.

而柯大海趁著四下無人注意自己,躬身悄聲無息的從殿里退了出去.

騰王妃陪著宮里的嬪妃們說了一上午話,正打算帶著魏西溏出宮,不想那邊有個小太監湊到皇後耳邊說了句什麼,皇後的臉色當即變了,抬眸看了魏西溏一眼,突然站起來笑道:"難得騰王妃和世子到宮里來,不如在宮里小住兩天,本宮平日也好有個說話的人."不等一臉茫然的騰王妃反駁,皇後已經伸手拉著騰王妃的手朝著一邊走去,嘴里道:"對了,本宮今天剛得了些新茶,讓你嘗嘗."

這邊騰王妃被皇後牽著手離開,那邊從外面沖進四個小太監,直接把魏西溏整個人架了起來,直接帶了出去.

騰王妃回身不見魏西溏,"池兒?"

皇後笑道:"世子貪玩,本宮讓人領了他去玩了,騰王妃莫急."

騰王妃對皇後扯了扯笑,溫柔的點頭:"有勞娘娘照看著點他,臣妾怕他惹人厭棄呢."

皇後拍拍她的手:"怎麼會?世子尊貴,他們喜歡都來不及,又怎會厭棄?放心吧!"

騰王妃安靜的坐著,直到皇後陪著她喝完茶累了,要回去歇息,等皇後娘娘走後,柯大海從外面走進來,看了騰王妃一眼,只壓低聲音說了一句話:"世子暫時無恙."

騰王妃的手一抖,果然她剛剛的感覺不是空穴來風,她什麼話沒說,伸手從頭上拔下一根簪子塞到柯大海手里:"有勞公公知會王爺一聲……"

柯大海快速的把簪子沒入袖內,轉身走了出去.

宮里正是非常日期,消息傳遞到騰王耳里已近午時,再得到聽到轉述仙人的話後,頓時一愣,打聽到妻兒暫無性命之憂後,也松了口氣,若是換了旁人,只怕榮承帝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殺了滕王世子,可他留到現在,想必就是顧忌了騰王.

騰王依舊回到府中,讓人收拾了一套衣物隨身帶著,再次入宮面聖.

榮承帝面色陰沉,看到騰王的時候更是擰著眉頭,騰王進門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捧著包裹舉過頭頂,口中呼道:"臣弟有欺君死罪,特來領罪謝恩!"

上篇:第015章 神仙     下篇:第017章 騰王爺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