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吾皇萬萬歲 第041章 買賣這些小事  
   
第041章 買賣這些小事

季家宅子門口,季統兄弟倆面面相覷.

季統站在原地,目送她離開,然後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季籌趕緊跑到季統身邊,咂舌歎道:"哥,殿下是不是觀世音菩薩下凡啊?她怎麼能這麼仁慈心善樂善好施?"

喉嚨口有些發干,半響他張了張嘴,才道:"或許吧."

在季統心里,魏西溏就算不是菩薩下凡,那也一定是仙女降臨,否則她怎麼總能在他感到迷茫無助時出手相助呢?季統的功夫為自學,如今階段他不知道如何改進,再練也不成體系無法得到提升,不練又怕原有的倒退,每每他都會覺得迷茫,不知該怎麼進行下去,殿下出現的時候真正恰到好處!

新一年的新一天,就讓季統覺得來年因著殿下的援手,必將一帆風順.

新年期間,金州城內外每日都有戲班在街上搭戲,家家張燈結彩,走在路上一片喜慶.

平日里要念書,趁著過年時候那些頑皮的小家伙們自然要玩的痛快.

季統一大早就候在騰王府門口,等王府有人開門他才敢敲門進去,進去被人帶到後院,便看到上次那個冷面的師傅正在教魏西溏練劍.與其說教,其實也是對方過招,只是無鳴對她更加細節,一旦招式有破綻,便會放慢動作講解漏洞在哪.

被人帶到旁邊,季統不敢出聲打斷,正好仔細盯著看他們對練.

小殿下練劍的時候神情嚴肅,一招一式無不昭顯她良好的基礎,出劍干脆利索,放就是放,收就是收,給季統一種她其實是常年練劍的錯覺.

幾套劍術下來,魏西溏額上出了薄汗,她收劍道:"今日就到這里吧."

候在一片的丫頭急忙拿了披風往她身上披:"殿下,仔細著涼."

她走過道走廊的亭子里,在擺著墊子的石椅上坐下,伸手端了一杯熱茶,看著他道:"來了?"

季統不敢直視她,低著頭點點頭:"殿下."

無鳴伸手從旁邊的兵器架上挑了個兵器扔到他手里,吐出兩個字:"開始."

說著,主動出擊,動作凌厲冷氣逼人,瞬間讓季統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起來,全力迎戰.

那邊打的你死我活,這邊魏西溏蹺著二郎腿,拖著腮,看的津津有味,她身後的丫頭往她面前放碟子:"殿下,這是仙尊一早派小童送來的,說是仙山上的零嘴,讓您閑來無事的時候解乏."

她只從鼻孔眼"嗯"了一聲,一邊看一邊用玉筷夾了慢慢往嘴里塞零嘴.

魏丁總算脫離了一只往外跑的命運,快速的提拔了三個他一直帶著的新人,分頭往幾個地方跑.

這種替主子跑腿的人,主要就是機靈,遇到事得有應急處理的本事,還不能給人目標太明顯的感覺,所以這三人長的都普通,不過腦子都夠用,本來就是小人物,小人物跟小人物打交道,那自然有自己的一套法則.說些小人物的暗號,即便被人聽到,人家也不明白什麼意思,不上心,自然就不容易暴露目標.

魏西溏的茶喝完了,季統的劍也練完了,她站起來走過去,倒背雙手問他:"可有感覺了?"

高個子的少年,臉上明顯帶著興奮,他伸手一抹額頭的汗,連連點頭:"我第一次知道,原來練劍不是我那樣揮著劍才叫練劍,這樣才叫練劍!"

魏西溏笑笑:"練劍本該如此."

"殿下!"季統突然在她面前跪下,他對著魏西溏磕了個頭,道:"殿下對我兄弟二人的大恩大德,季統沒齒難忘……"

她直接伸手托著他的胳膊,道:"男兒膝下有黃金,別動不動就跪.起,不過舉手之勞,你既喜歡,本公主又不勞煩,就當以武會友.稍後本公主讓人帶你去門房那里認一下,明日起不用再在王府門口等,直接敲門."

"謝殿下."

送走季統沒多久,又有人來報,付公子來了,魏西溏老遠瞧見他的臉色,便想在是不是誰又給他氣受了,怎麼又拉了臉,她坐在亭子旁邊,抬頭問他:"怎一大早過來?有事?"

付錚是王府的常客,沒好氣的白她一眼,嘴里道:"這還早?早過了午膳時間.不是有更早的人來過麼?"

魏西溏:"……"默了默才問:"你說的是季統?"

"難不成還有其他人?"付錚瞪她.

原來是得了這消息不高興了,魏西溏便道:"以後早上,季統都會過來一趟,他請不起武師,無鳴剛好在府里又無聊,便讓他過來跟無鳴學兩招."

付錚又瞪她一眼:"就你會做好人.怎不說讓我也多學兩招?"

魏西溏只好解釋道:"付大哥有武師,不一樣."

"不是說無鳴是天下最好的?"付錚道:"我的武師又不是最好的."

"一大早就過來找茬,"魏西溏嘀咕一句,"府里不忙?"

付錚被她氣的直笑:"我是來找茬嗎?我分明是來看望你."然後他站起來,過來牽她的手:"走,隨我一同向你父王母妃拜個年,到現在還未正式拜過年呢."

這事魏西溏倒是不和他爭,乖乖讓他牽了手去拜見騰王妃和騰王,騰王夫婦本來就喜歡付錚,看到兩人感情好自然高興,付錚長的好,人又聰明,關鍵是對魏西溏一直照顧的盡心盡力,真是什麼都放在心上,想不喜歡都不行.

騰王妃招呼付錚:"錚兒坐,吃些糕點,早上剛買的,還有熱乎氣呢.待會回去剛好帶個帖子給你母親,大後日我帶著池兒和她幾個姐姐去府上做客,跟你母親說,不許退我的帖."

付錚笑道:"姨母又說笑了,母親求都求不得呢,怎麼會退姨母的帖子?對了姨母,今兒集市上搭了大戲台,有熱鬧看,待會錚兒帶小殿下出去瞧熱鬧去."

"你帶著她去吧,記得別讓她搗亂.換個人姨母就把她關家里,你帶了我放心."騰王妃笑道,一邊勸他吃糕點,還一邊親自替他倒茶.

魏西溏在旁邊干晾著,忍不住道:"母妃,孩兒呢?"

騰王妃瞪她,拍了下她的手:"長這個是干嘛的?想吃不知道自己拿?"

付錚看她氣鼓鼓的模樣,忍不住笑了,伸手掏了個乾淨的帕子,包了塊糕點塞到她手里:"剛洗乾淨的帕子,保證不髒."

騰王妃拿著小帕子遮掩,倒是被付錚的貼心笑道,心里又有些高興,付錚這樣的,就怕到時候王爺想找女婿的茬都找不到.

魏西溏這才勉強捏在手里食用,付錚伸手又把騰王妃遞給他的茶原封不動的推到她面前,"別吃的太急,小心噎著."

騰王妃後來就不說話了,就在旁邊看付錚照顧她,那小丫頭偏還不領情,吃了一半就扔下不吃,站起來道:"還是出去玩會兒."

主要她是被騰王妃看的不自在,那什麼眼神啊?看的人直起雞皮疙瘩.

付錚到哪,身邊自然都是跟著人,帶著魏西溏出門,那護衛的隊伍就更大,只不過這些人都穿了平常的衣服混在人群里,一般人不注意罷了.

魏丁本來要跟著的,結果他怕付錚,一看到付錚就跟;老鼠見了貓似得,小腿都是打哆嗦的,魏西溏看了眼疼,"帶著你跟沒帶沒什麼區別,你老實待府里吧."

魏丁這才覺得自己活了過來.

路上付錚教訓魏西溏:"你現在是大姑娘,以後出門也得注意著些,人手得帶足了,否則遇到一時遇到哪個不長眼的,還不是給自己添堵?若是你覺得帶著麻煩,那日後就得養成帶著無鳴出門的習慣.無鳴雖說來曆不明,不過他功夫了得,算是把好劍.再者,你之前護過他一回,他若是有心的,自然明白你的的維護……"

他說著話,似乎擔心她什麼都不懂,不放心似得,等他說完了,她沒反駁,反倒是乖乖點了點頭:"以後出門,我帶著他便是."

付錚驚奇:"今日真乖."

魏西溏暗自翻了個白眼,懶的多說別的.相比較旁人,付錚對她確實十分關心,這份情,她一直都領著.

街道上熙熙攘攘人來人往,大多都是帶著孩子出來看熱鬧的人.滿耳都是小孩子喊叫哭鬧的聲音.

付錚牽著魏西溏走了兩步,付錚突然驚奇道:"池兒!"

魏西溏看他:"怎麼?"

付錚把她拉到自己面前比劃了一下,道:"我覺得你長高了不少!之前我記得你只到我胸口,如今都到我脖子這里."

魏西溏仰著脖子道:"那自然.本公主日後定會長的很高,總不會一直都這麼點高的."

付錚伸手捏了她的臉,道:"多吃些,自然長的更高.池兒你看,前面那個戲台已經開始了,走,我帶你尋個好位置去!"

被他拉著跑,魏西溏嚷嚷道:"這麼多人,我們來的又晚,好位置怎麼也輪不到我們坐."

"這可不一定."付錚拉著她,前面兩個大漢已經替他們分開一條路,付錚拉著她進去以後,她才看到高小胖正指著戲台子上一個小丑,笑的前俯後仰,一個人站了好幾個位,有人要坐,他"嗷"一聲竄起來,說:"這里有人了,邊去!"

他身後還跟了其他人護衛,人家敢怒不敢言,只能氣憤的離開,高小胖對著人家的背影張牙舞爪:"滾滾滾!"

付錚拉著魏西溏過去,伸手在他腦門上敲了一下,"就不能跟人家好好說話?"

高小胖理直氣壯:"我這是替你們占位置,怎麼還怪我呢?"

付錚把他推到一邊,拉著魏西溏坐旁邊,"看他笑的那麼高興,我們也看會."

戲台子搭上,圖的就是熱鬧,里外站了好幾圈人,坐在最里面的自然就是最舒服,不但有坐的,最主要的是付錚還准備了一堆吃的,輪番往魏西溏手里塞,她吃剩下或者不喜歡吃的,才輪到高小胖.

高小胖無比的怨念,"我比殿下差哪了?付大哥你太偏心了……我就只能吃剩下的……我明明長的比殿下好看多了……"

另外兩人當沒聽到這個神經兮兮家伙的怨念,吃自己的零食喝自己的茶水看台子上的戲.

高小胖:"……"他存在感就這麼弱嗎?想了想,突然說:"對了殿下,我忘了跟你說今天宮里發生的好事了."

正在認真看戲的魏西溏立刻推推付錚,道:"咱倆換個座."

付錚莫名其妙被她推起來,只能跟她換座,魏西溏湊到高小胖旁邊,把手里的零食一股腦塞到他手里,說:"全給你."

高小胖斜著眼看了付錚一眼,一臉賭氣似得的得意,哼,然後在付錚的瞪視下,把付錚替魏西溏准備的零食抓了一把塞到自己嘴里,說:"真,好,吃!"

魏西溏:"……"

付錚:"……"

吃完嘴里的東西,然後高小胖才湊到魏西溏耳邊,小聲說:"太子早上挨皇訓了,說他自視甚高,把其他兄弟都不放在眼里了.好像是有人跟皇帝打小報告,皇帝對太子不高興呢."

他倆說話的時候,付錚也豎著耳朵聽,結果就聽到了這麼個東西,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再看高小胖說完就跟邀功似得表情,心里倒是好奇難不成高湛就是靠這些事哄了殿下高興了?要不然怎麼高小胖一說話,她就主動要換位置呢?

想到這里,付錚突然道:"高湛這樣一說,我倒想起我聽我爹也說過相關的事……"

他話還沒說,就看到魏西溏突然坐正身體,又把臉面向了他,睜著兩只濕漉漉水汪汪的眼睛,問:"什麼事?"

付錚道:"宮里這兩天有宮女太監在傳,說太子在外頭養了個女人……"

這外頭養的女人是哪里來的,兩人心知肚明,就高小胖不明所以.

魏西溏眨巴了兩下眼睛,"哦"了一聲.

付錚又道:"不知道要是哪日查起來,某人會有什麼後果."

魏西溏瞪著他,付錚回瞪,兩人瞪半天,高小胖不耐煩了,抓頭:"你們怎麼這麼煩呀?說啞謎呢?聽不懂."

這戲也不知道演的什麼,反正後面他們幾個也沒留心,看看沒甚意思,幾個人直接出了人群,魏西溏轉身看他們兩人道:"本公主覺得有些乏了,要回府歇一會."

高小胖嘀咕:"早上什麼事都沒做,就看了半台戲,怎麼就乏了?"

魏西溏抬腳踢了高小胖的膝蓋一腳,高小胖嚎了一聲抱著膝蓋蹲在地上,"殿下,你妒忌小爺我長的比你帥!"

魏西溏直接回了句:"哪里?本公主分明是妒忌你長的比我胖!"

高小胖不知道,可付錚知道,分明是他剛剛的話說的讓她不安了.付錚過去拉著她的手,對高小胖道:"你自己回去,我送殿下回府."

"憑什麼呀?"高小胖蹦跶:"偏心眼呀!"

付錚直接道:"就是偏心,怎麼了?"

然後帶著魏西溏兩人走了.

高小胖可不爽了,對著他倆的背影喊:"大過年的,還讓不讓人高高興興的逛街了?小爺跟你們說,你們跟小爺我的兄弟情走到了盡頭!絕交!我們完了!"

付錚和魏西溏兩人皆沒回頭,倒是不約而同的對他擺了擺手,絕交吧.

高小胖最後被氣的淚奔回家,不玩了!

剩下兩人走在回家路上,付錚問她:"可覺得心里不安?"

"為何不安?"魏西溏不明所以.

付錚笑:"你惹了禍,還敢這樣說的理直氣壯.若是讓人知道,那女子是你專程派去勾引太子的,看你如何收場?"

結果,魏西溏扭頭看了他一眼,道:"不是還有你嗎?我有甚擔心?"

付錚一頓,真是有種被她氣個半死又沒法發火的憋氣,本來還指著說出來以後,小丫頭惡作劇過頭,可憐巴巴的求他幫忙的,結果人家倒好,料准了他不會袖手旁觀似得,直接堵的他一句話都說不上來.

憋了半天,付錚才憋出一句:"你倒真敢說."

"你若不管我,我到時候若是被抓,就把你供出來,就說是你讓我這樣的."魏西溏說的面不改色心不跳,說完,似乎自己也覺得這主意不錯似得,使勁點頭:"這主意好!"

付錚:"……"

伸手把她拉到自己面前,摟到懷里,付錚趁她不注意,低頭在她小嘴上親了一下,道:"我幫忙可不是白幫的,總得討點好處才行."

魏西溏頓時大怒:"付錚!你好大的膽子!"扭著腦袋對旁邊"呸呸"吐了兩下,掏了帕子擦了又擦,氣的付錚直接捧著她的臉,"吧唧"一下親的十分響亮,道:"你再擦?"

魏西溏:"……"然後狠狠跺腳:"我讓無鳴再把你打吐血!哇哇吐一盆!"說著抬腳就要走.

付錚跟上去,"去呀,打死我看你嫁給誰去."

一邊走,魏西溏一邊瞪他,付錚就跟在旁邊,見她真生氣了,還反過來哄她:"池兒,不就親一下嘛?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大不了我再讓你親回去……"

魏西溏站住腳,怒道:"你還敢說!"

"我錯了,"付錚先服軟,"以後再不亂來了,池兒不生氣,大不了下次讓你一直親我,我保證不對你動手動腳."

"以後都不行!"魏西溏戳他,"再敢對本公主無禮,本公主就……"指他的舌頭,"就割你的舌頭!"

付錚皺眉道:"親你的是我的嘴,又不是舌頭."

魏西溏直接道:"割了舌頭外觀瞧不影響,沒了嘴太丑,本公主不樂意看."

付錚又被逗樂了,笑著點頭:"好,還是留個整形給你瞧,萬一丑了你都不願意瞧就麻煩了."

送她回府後付錚才離開,魏西溏回房,半道碰到兩個小童候在路上:"殿下."

她奇怪道:"你們不去伺候仙尊,到我這里來做什麼?"

"回殿下,仙尊在院里備了清茶小食,請殿下同去共飲."小童恭敬的回答.

魏西溏回了句:"沒空!"

結果那兩個小童跟在她後面,不說話也不走,就是跟著,一直跟到她房門口,魏西溏進門,當著兩個小童的面把門關上.

屋里看得到外頭的影子,那兩小童就一左一右站在外頭不走.

魏西溏走的書案邊,丫頭聽到動靜從房里出來:"殿下?可要寫字?"然後立在一旁替她磨墨.

魏西溏提著筆,剛要落筆,想了想把筆拿到左手,那丫頭不由笑道:"殿下還打算用左手寫字?"

筆拿在手里,始終覺得不放心,她看了眼墨足夠多了,便道:"你先歇著去,若要伺候我便叫你就是."

那丫頭便起身退了出去.

魏西溏左手執筆,落筆寫字,寫好以後晾干,折起來放在袖里,這才拉開門走出去.剛拉開門便看到魏丁順著走廊一路小跑過來,"殿下!"

那兩個小童還是沒走,一左一右跟著魏西溏,魏丁差點被唬住,"殿下,奴才有要是要稟!"

魏西溏直接把那紙條扔到他手里,"讓長音看完燒了,照吩咐行事便可."然後對那兩個還跟著的小童道:"前面道路,真不知你們要打算跟到什麼時候."

再怎麼看到那妖道眼疼,那也得忍著,誰讓妖道在掌管所有人生殺大權的榮承帝面前說話有份量呢?

魏丁傻眼,他還沒說什麼事,殿下難不成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事?因為事態嚴重,所以魏丁不敢懈怠,讓人把紙條傳到長音手里,長音正惶惶不安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結果丫頭遞了條子,說是殿下傳話.

今日早上,太子突然派人傳話,來了幾個丫頭婆子要接她出城,說是她在城內不安全.她是借著堅持要見太子一面的由頭才留到現在,可太子突然來這麼一出,她心里卻是不安的.

接到殿下叫人傳來的條子,長音急忙打開一看,看完當即扔進火盆燒了,轉身對兩個伺候的丫頭吩咐:"馬上收拾東西,准備出城."

宮里的傳言如今只是在下人里頭傳言,太子當機立斷私底下處置了那幾個人嚼舌根的,可太子自己也知道,這定是有人知道他的底細所以才故意散布出去,壓的一時,三五日後這些風言風語還是會被人散播出去.送長音出城躲一陣,他自己也避開一陣,那些人抓不住把柄,自然就不會有禍根.

其實太子比誰都知道,最好的法子是徹底除去禍根,世上再無長音此人,死無對證對他才最有利.可惜太子終是沒下得狠心,只能委屈她先離城.

聽到貼身侍從回來稟報,說長音小姐哭著鬧著不願走,以為太子不要她,非要見太子一面,太子急的不行,"本宮現在出宮,就等于送上門讓人捉把柄.你再讓人傳話,跟她說本宮晚上得空再去尋她,先哄了她出城,務必保證她今晚不在城里."

侍從急道:"殿下,若長音小姐堅持不肯出城怎麼辦?"

太子愣了一下,然後他在房內來回走了幾圈,似乎下定決心道:"若是她堅持不走……"頓了下,深呼吸一口氣才道:"你便親自送她上路!"

侍從急忙應道:"奴才遵命."

午時,太子以節後小聚為由,急召身邊幕僚和幾個伴讀,把現狀略做了解說,咬牙道:"只怕這次還是老二搞的鬼!他和董貴妃那個女人整天盯著本宮,鑽風插針的跟父皇說些醃臜事!"

一個幕僚開口道:"太子,既然事情發展到如此,太子何必還留著這個後患?江山美人孰重孰輕一目了然,此女留不得!"

太子沉默著沒說話,半響才道:"本宮已安排下去.若是她堅持不肯出城……"

高澤道:"太子,臣以為,丁大人言之有理,此女確實留不得,只怕哪日會壞了太子大事."

太子的臉上一片掙紮神色,半響他吐出口氣,道:"本宮已派人送她出城,此事就此決定,大家不必再說,先想想如何對付老二才是."

那幾個臣下齊聲道:"太子……"

"行了!"太子的聲音帶了怒氣:"一群男兒,怎就容不下一個弱女子?她已出城安頓好,何必再去為難?本宮答應你們,暫時不會出宮尋她."

高澤和其他對了視線,心知肚明唯有勾了太子心魂的女人千真萬確留不得,這般境地太子還要惦記著如何護住那女子,若是讓那女子待在他身邊,那還了得?

"既然太子心意已決,臣等無話可說."對于這事,耿直的丁大人說的頗有些脾氣,不過卻也表示了他妥協的態度.太子自然不會和自己的幕僚強硬到翻臉,哪怕登基以後,這些人也是穩固江山的支柱,他要哄住才對.

從宮里出來,太子幕僚們不約而同走在了一起,這個道:"那女子如今在城外,太子不在身邊,正是下手的好機會."

那個接口:"趁早了結趁早省心,否則後患無窮."

你一言我一語回去閑話似得呵呵中定了下來,主題只有一個:那女子不得不死.

年後的一場好戲在熱熱鬧鬧的氣氛中開始,魏西溏在陪著騰王妃走了兩家親戚當了兩回客人之後,終于在初五以後消停下來.

而魏丁也使勁渾身解數,花了所有私房存銀以後,打聽到了金州城內做的最大的人牙子是何方神聖.

只是,他也只是打聽到人名和些外頭傳聞的經曆罷了,至于什麼來曆他是完全不知道的.再者,他這種扔人堆里就找不著的人物,根本沾不到人家的邊,人家更加不會搭理.

最終的消息到了魏西溏手里,她看著魏丁傳過來的紙條上寫的人名,問:"就這些?"

魏丁苦著臉道:"就這些.殿下,不是奴才不盡興,實在是此人信息甚少,這還是我花光了私房錢,從哪些小的人牙子那打聽來的……"

抬眸看了他一眼,魏西溏倒也沒多說什麼,拿了那紙在手里拍了拍,問:"花了多少?"

魏丁一聽,眼睛一亮,急忙道:"十七兩!小人這麼多年的私房錢都掏出來了!"

魏西溏點頭:"這筆銀子算本公主的."

"多謝殿下!殿下新年發大財!"魏丁喜的合不攏嘴.

倒是魏西溏拿了那紙去找高湛,想著能不能從高湛那打聽到消息.

高小胖一聽到魏西溏說的那個名字,竟然說:"九爺啊?知道!"

魏西溏詫異:"這種鄉間里的人,你如何知道的?"

高小胖手里抱了只梨在啃,一邊吃一邊說:"我小時候見過一次.我跟我哥在江邊玩,看到官府抓人,抓的就是他,說他殺了人,不過被付將軍放了."

"付將軍為何放了他?殺了人不應該抓起來砍頭?"

"沒證據啊!之前抓了好幾次,但是一直找不到證據,付將軍那時候還不是將軍,負責這個案子,就把他放了.隔了一年才抓到真正的凶手."高小胖"吧唧吧唧"吃的特別香甜,聽的魏西溏都想揍他.

高小胖好奇:"殿下,你打聽他干什麼?這人現在專給大戶人家送丫頭,他送的都是些好人家的女兒,所以做的很好,誰家要是缺人什麼的,找他准沒錯."

"如何才能找到?"這才是魏西溏關心的.

高小胖道:"這個我不知道.我又沒不負責府里的丫頭.殿下,你問我,不如去問付大哥,那人後來登門道謝過,說付將軍是個清官,沒有屈打成招也沒有胡亂斷案,還送了幾個奴婢給付家了呢,不定他知道."

說的挺詳細,就算不知道,高小胖這知識面也足夠廣了,魏西溏點頭:"沒白長這麼多肉."

高小胖抱著梨,氣的瞪眼.

辭過高小胖,魏西溏又去找付錚,付錚開始還以為有什麼好事,結果發現她是去打聽旁人,真是氣的不知說什麼好,"這氣我的本事真是越來越強了,我倒還真以為你是來尋我的,哪里知道是尋我打聽旁人的."

魏西溏也不跟他惱,只是問:"這位九爺是何方神聖?"

見她這樣乖巧,付錚倒沒法繼續訓她,在她對面坐下,道:"這位九爺,姓胡,沒大名,據說有兄弟姐妹十二個,他排第九,上面兄弟姐妹幼時多夭折,活下來的只有他和一個弟弟,一個妹妹.最早的時候是個山賊,後來朝廷剿了山寨,他就帶著弟弟妹妹進山打獵,拿到城里去換些養家糊口的銀兩.後來發現城里的大戶人家時常要換些新人,而那些窮苦人家要把兒女送到大戶人家當丫鬟的,賣兒女的銀子都會被府里那些管事克扣,他就是看准了這個點.開始是幫人家討價還價,總能幫人多賺點,他聰明,腦子又活,慢慢的就有了名氣,那些窮人家打算把孩子送到大戶人家的,就不直接插價,而是先找他,他給的價高,而他自己則從中拿些好處費.此人極為狡猾,生意場上腦子靈活,體型高大壯碩,人送外號:肥狐九."

魏西溏點頭:"有些小聰明."

付錚笑道:"後來他轉接的一個人出了事,其中一個姑娘前一天晚上因為不願意被賣,罵了他,幾個當天晚上就被人燒死在屋里,他就成了最大的嫌疑.被抓了,結果他嘴硬,當時負責案件的官員用盡了大刑都沒讓他承認殺人,案件一直懸疑,皇城腳下,陛下很生氣,就讓我爹主審此案,當時我爹還是刑部的尚書,花了三個月時間重審,最後把人放了.九個月後才抓到真凶,所以他對我爹還他清白一事十分感激."

"現在可有聯系?"

付錚抓著她的手把玩,"他做的是上不得台面的買賣,你說有沒有聯系?"

"那若是找他不是不容易?"魏西溏好奇.

付錚就知道她會問這個,挑著眉,伸手在自己嘴上點了一下,嬉笑道:"親我一下,便告訴你."

魏西溏斜著眼睛看他,付錚就等著她過來,然後魏西溏隔了桌子站起來,傾腰,伸出一指,抬起付錚的下巴,在他嘴上"啾"親了一下,親的付錚直接愣在原地.

魏西溏坐回原位,道:"說吧."

付錚:"……"

從付府出來,魏西溏換了一身衣裳去了景園.景園里的姑娘們一看她去,一個個當即放下手里正在學的活,對著她恭敬行禮:"見過殿下."

魏西溏掃了一圈,伸手點了四個姑娘:"明日你們四人打扮一下,隨本公主出去辦事."

晚上的時候,便有人送了四套新衣,挨個分發出去.

次日,早膳後,魏西溏便出門,付錚等著外頭,帶著她去找胡九.

然後,付錚把魏西溏帶到了胭脂樓.

魏西溏臉色鐵青,指著樓上花枝招展對著他們招搖手里小帕子的姑娘們問:"這是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這些女人又是怎麼回事?"

付錚歎氣:"昨日不就跟你說了,煙花是非地,讓你別來,還跟我生氣,不帶你來還要斷交,該生氣的分明是我!"

魏西溏:"……"回頭對身後四個姑娘道:"你們且在外頭候著,早知這種地方,說什麼也不帶你們過來."

四個姑娘皆低頭不語,一個個面色尷尬,怎麼樣想不到殿下要來的地方會是這種地方,魏丁帶她們到對面酒樓包廂候著,不敢亂走.

付錚瞪她:"你就該去?"

魏西溏扯了扯身上的衣裳,道:"你我一樣,為何不能去?"說著,抬腳率先走了進去.

付錚趕緊跟上:"池兒!"

胡九此人,吃喝嫖全沾,唯一的好處是不賭,幼時家里的父親賭錢,一賭就輸,輸了就回家拿老婆孩子出氣,是以胡九對賭博十分痛恨.

這人早年窮的差點穿不起褲衩,自然不會有女人願意跟他,當山賊也是個小羅嘍,就算有女人也輪不到他.鬧過饑荒的胡九,如今最大的愛好就是逛青樓,金州城里里外外的青樓他都逛遍了,花在青樓上的銀子自然成了他最大的開支.

自然,他如今是金州城內最大的勞力販子,什麼都缺,唯獨不缺錢.

青樓里頭一片烏煙瘴氣,魏西溏走路的時候前面得有人擋著不讓旁邊的人挨近,要不然她肯定會怒,脂粉香熏得人頭疼,付錚見她的模樣,又急又氣,可又怕了她昨日發狠時說要斷交的話,只能護著她進去.

付錚長的英俊,身形修長,長年練武身體也精壯,往廳一站頓時吸引了無數姑娘的視線,一個個就往他身邊湊,"哎喲公子好相貌,您要是點了秋香,秋香包您滿意……"

不過那些姑娘沒沾到邊就被擋了回去,付錚直接開口:"讓這里管事的人出來見本公子."

胭脂樓的老鴇迎了出來,看到付錚倒還理解,畢竟是個大小伙,貪新鮮圖樂子正常,倒是他護在懷里的小公子實在小了些,就怕他想姑娘也干不了什麼,只能用手摸摸過癮了.

"兩位爺,不知道想要什麼樣的姑娘?"老鴇雖說過了氣,不過那也是個過了氣的美人,說話的語調特別軟儂,聽的人雞皮疙瘩之起.

付錚道:"本公子想尋個人."說著,他示意侍從拿了一錠銀子遞了過去.

那麼大一定銀子,一看就不是尋常百姓才拿得出手的,老鴇笑的花兒一樣,"公子您只管說,找誰我都幫您找出來."

付錚回道:"本公子尋的人是九爺."

老鴇的臉上頓時露出些為難之色:"不滿公子,九爺來尋樂子的時候,不喜被人打擾……人是在,可是……"

那侍從再次遞過一錠銀子,付錚道:"煩請通告一聲,在下姓付."

老鴇麻溜的把銀子接了下來,"兩位公子稍等,馬上就來."

不多時,老鴇從樓上下來,跟在她身後的是身體壯碩的男人,身材高大皮膚黝黑,額頭橫七豎八的傷痕,陽剛氣十足的臉上,長了一雙看起來十分敏銳的眼,他敞著上衣,露出健壯的肌肉,就這樣搖搖晃晃走了下來.

老鴇對他陪著笑,"九爺,就是這兩位公子."

胡九的視線掃過那兩人,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子弟,兩個生面孔,胡九確認不認識這兩人,"請問二位?"

付錚皺了皺眉,看了胡九敞開的衣裳,不著痕跡的把魏西溏往自己伸手推了推,"本公子姓付,不知九爺可否借一步說話?"

胡九似乎明白付錚何人,沒多說別的,只道:"請公子稍等,容胡某上樓整理下儀容."

付錚點頭,"如此甚好,我二人在對面定了包廂,望九爺移步."

出了胭脂樓,魏西溏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什麼醃臜地!真是亂象!"

付錚笑道:"殿下可別小瞧了這煙花之地,素來都是見不得人之事的暢談地."

魏西溏抬腳進了酒樓,道:"想來也是了,誰人又能想到那地方能談什麼事?去的都是找樂子的人."走了兩步,她突然站住回頭看向付錚,問:"你應付里面的人那般自如,是不是經常去尋過樂子?"

付錚一愣,似乎,沒想到她會這樣問,等回過味來,心里倒是有些欣喜,一直覺得她年歲小,什麼都不懂,想不到她還在意這個,笑著搖頭:"瞎說什麼,這種煙花之地我怎會來?"

魏西溏點頭:"那便好."一邊走一邊道:"千萬別來這些地方,萬一染了什麼病不好治.你若想姑娘了,跟我說,我那邊有很多美貌的姑娘,都是好人家的女兒……"

付錚伸手把她從身邊推開,在她前頭上樓,果然不能對她報甚希望,根本就是個還沒開竅的笨丫頭!

魏西溏怒視,好心好意不領情,什麼玩意!

到了樓上,那四個姑娘正等著,看到兩人上樓急忙迎了過來,"殿下……"

魏西溏說了句:"候著."

"是!"

這邊小二上了茶,胡九便被人引了進來,入座以後他狐疑的問:"敢問這位公子,可是淮陽侯府的付公子?"

付錚回禮道:"正是."

果然是熟人好說話,胡九警惕的態度逐漸放松下來,"那這位小公子是……?"

付錚道:"本公子的一個遠方親戚,家里經營酒樓生意."

魏西溏道:"再姓唐,單名一個西字.舊聞九爺大名,幸會."

胡九就覺得這小子看著年紀不大,說話倒是一套一套的,急忙回禮:"幸會.只是不知道兩位公子找胡某有何指教?"

魏西溏道:"從九爺手里買些奴婢,不知九爺可有足量人數?"

胡九呵呵笑道:"金州城內胡某一家獨大,還未有拿不出人的事.不知唐公子要什麼人,多少數目?"

魏西溏道:"三百女婢,兩百婆婦,一百壯丁."

正在喝水的付錚"噗"一下咳了出來,眼睛睜的老大,多少?小丫頭信口開河,她知不知道這些人要多少銀子?

好,就算她有銀子,那她知不知道這些人要如何安頓?騰王府要的來這麼多人?她的那個酒樓要的了這多人?又不是她養的那些美貌小姑娘,買來的奴婢是個丑的怎麼辦?

呸呸,付錚突然覺得自己剛剛腦抽了一下,怎麼他現在對她養的那些美貌姑娘的存在沒了質疑的想法?明明剛知道的時候那般震驚的.

胡九也愣在原地,這麼些數量,怕是要把他現有的人力全都掏空,他做的生意就是靠的人數,沒了人,其他人家要是要人,聲譽被毀不算,他以後的生意還怎麼做?

------題外話------

肥狐九倒貼演出,不用謝

上篇:第040章 仔細觀察觀察     下篇:第041章 胡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