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13章 裝腔作勢  
   
第13章 裝腔作勢

曾憲馗沒有多想,傳出去讓人把魯硯叫了進來,然後拉著魯硯到會議室,把這個信息說了一遍,不說消息從哪里來的,只是拜托他能夠安排一下。 魯硯不是腐朽的人,聽到曾憲馗能夠說出這樣的詳細地址來,加上沒有多少時間給他多想了,沒有先追究消息來源,馬上安排外面的人飛車前往花園大道大沖街路口,務必准時監視到第一個電話亭。 時間是非常緊迫的,楊銳知道大沖街路口的距離,不過他只知道做公車的時間,也不知道警察能不能在不到十分鍾的時間里趕到現場。 魯硯看了一下在里面睡覺的楊銳,剛才那個警察低聲向他說了一下情況。他沒有說什麼,和曾憲馗一起,在剩下的幾分鍾時間里,守著客廳的手機。 曾憲馗心里非常的緊張,既期待綁匪如楊銳說的時間打電話過來,又怕真的被他說准了,——因為他還說了一句孩子可能有血光之災! 楊銳同樣有點緊張,他不確定曾憲馗是否會將自己出賣,也不知道會不會被魯硯看出來。只能希望他們因為先得到這條消息,把綁匪全部抓獲、並證明自己的清白。別把自己當成是綁匪之一就好了。 魯硯、曾憲馗、楊銳三個知道消息的人一分一秒的等著電話,其他警察也因為魯硯和曾憲馗站在邊上盯著,更加緊張認真了起來。 時間因為所有人的關注而變得更加緩慢了起來,或許在外面飛車趕往現場的警察,卻會感覺時間過得太快了。 聽到手機響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一震,曾憲馗看了魯硯一眼,在他鼓勵的眼神中,接起來電話,其他人也早就做好了追蹤的准備。 魯硯之前找回來被搶走的贖金,就知道綁匪沒有收到贖金,等查清楚楊銳的底細、等了一下午都沒有人質小孩的消息,他已經猜想綁匪沒有收到贖金。為了不激怒綁匪,他和曾憲馗商量不說出贖金被找回的事情。 如楊銳預見到的那樣,曾憲馗克制住激動的心情,跟綁匪交涉,綁匪最後說出了讓他前往太平廣場的話。在掛了電話之後,負責技術追蹤的警員也查到了電話來源,正是花園大道大沖街路口第一個公用電話亭的號碼! 魯硯顧不上震驚了,留下原先幾個人在這里,電話通知已經趕到現場附近的警察,讓他們保持跟蹤,他自己也趕往了現場。 其他警察因為沒有得到指令,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要護送曾憲馗前往綁匪指定的場所。不過看到這次行動的指揮已經親自出去了,也只好保持原狀。 曾憲馗沒有說什麼,快速的回到臥室里面,並把門關上了。這會兒他心情還是七上八下,但是起碼已經明白了一點,楊銳不是普通人,真的是高人,要麼他就是綁匪成員之一,否則不可能知道那麼清楚。當然,他心里甯可相信楊銳是一個前來幫助自己救助孫子的高人、貴人。 “先生……你睡著沒有?”曾憲馗不敢輕視,對比自己小多了的楊銳用上了尊稱。 楊銳坐了起來,笑眯眯的說:“現在你懷疑我是知道內情的綁匪,還是相信我是占卜到了?” 曾憲馗有點尷尬,忙笑著說:“怎麼會呢?您是世外高人,是來渡我家難關的。” 現在已經確認印證了他的話,就算警察不能把後面的事情辦好,在曾憲馗面前,楊銳還是可以裝腔作勢一番。 “世外高人什麼的話,就別說了。我叫楊銳,只是一個高三的學生。” 他開始這麼說,曾憲馗當然相信,但是現在聽了這話,自然以為他是讓自己不能泄露他的身份,只強調這個表面身份。 “明白、明白,楊同學,我會遵守諾言,不會把秘密泄漏出去的。”曾憲馗保證了一下,又小心的問了一句他最關心的:“楊同學,請問魯隊長此行能否將綁匪找出來,能夠把我孫子救回來呢?還有您剛才說的血光之災……” 楊銳沉吟了一下,做出高深莫測的樣子,緩緩的說:“盡人事,聽天命。” 曾憲馗焦急的問道:“您的意思是……還是不行嗎?” 楊銳淡淡一笑,“也不是這麼說,要知道凡事皆有因果。你有別人渴望得到的值錢東西,導致有人挾持你孫子,這是因果;但如果你家的保護工作做得比較好的話,或許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是變數。現在也是一樣,我參與進來、提前泄露天機,這也是變數。但變數有時候可以影響結果,有時候不一定能影響結果。” 他這一番話,聽起來很有道理,但表達的結果,豈是就是模棱兩可!而且把責任推卸掉了,如果沒事,是我的變數影響;如果有事,則是我們盡了人事、天命不可違。 楊銳心里暗笑,沒想到我也有做神棍的天賦啊!只要他相信你,自然會牽強附會;不相信你,說得天花亂墜也沒有用。 曾憲馗若有所悟。 到了他這個年紀,正是對生死輪回感受深刻的時候,說通俗一點,就是開始恐懼死亡的年紀,特別是有錢有勢、人生很享受的人。 曾憲馗當下暗暗做出了一個決定,如果這次孫子沒事的話,一點要拿出一筆錢來做善事,多為子孫積福。 楊銳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如果知道他的想法,說不定會建議他把錢給自己,讓自己幫他“祈福”。 “楊先生,您雖然只是說了一句話,但是對現在的情況來說,這是非常寶貴的。我曾家一定會有重謝!”曾憲馗鄭重的許諾。 楊銳知道現在還沒有到時候,誰知道警察們能不能真的救助到那個小孩?如果救不到,別遷怒自己就好了。他馬上做出正義凜然的樣子,“曾老先生,我豈是貪圖你的重謝?我只是有緣碰上而已。” “是、是,是我俗氣了。” “這樣吧,謝就不用了,但是你也知道我的心思。我不想惹人注意,你幫我說說話,讓警察別糾纏調查我,畢竟我的身份還是高三的學生。”無禍就是福,現在楊銳最關心的就是自己能不能盡快的離開,所以想要老頭給自己開脫。 “沒問題,沒問題,這是我應該做的。這事跟您本來就沒有關系。”曾憲馗連忙答應。 “另外,這事誰都不能說。就算警察懷疑消息的來源,你也自己想辦法解釋。當然,如果他們真的抓住了綁匪,一定可以調查清楚所有情況,也可以證明我的清白。但是——”楊銳又露出高人隱士的神情。 “明白、明白,您不想被打擾。” 楊銳又裝模作樣的閉目沉吟了一會兒,然後點頭安慰:“嗯,由于我的加入,這個變數,相信應該可以化解令孫的血光之災。現在就看警察那邊的變數了,千萬記住別說出去,否則可能會引起其他的變數。” 曾憲馗鄭重點頭,甯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只要孫子沒事,自己就把這秘密帶到棺材里也值得。 楊銳不得不多次交代,這事太蹊蹺,就算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的。要是警察相信了,抓去研究所工作——被人研究,那就更慘了。

上篇:第12章 洞悉先機     下篇:第14章 五星級酒店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