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1章 宰凱子、殺肥牛  
   
第1章 宰凱子、殺肥牛

十個人除了三個女生之外,有三個人先選擇了斗地主,剩下齊明貴和黃正宇,還有一個叫高樹勝的原先一班的同學。 “我們嵷上玩金花吧?楊銳你玩嗎?”大家坐下,劉明貴拿著牌說。 楊銳聽出他話聽意思,似乎是在說,他玩得起嗎?他冷笑一下,表面上則很無恥的裝菜鳥。“我看人家玩過幾次,自己不是很熟,不知道規矩怎麼樣,我還是先看幾輪吧。” “行,那你先看一會兒,我們三個先玩。”劉明貴也沒有太在意,他似乎覺得楊銳是囊中羞澀,用這樣的話來推脫而已。 黃正宇則是比劉明貴精明多了,在楊銳說話的時候,他捕捉著楊銳眼神的變體。雖然沒有完全的目的地清楚楊銳的意圖,可是卻隱約感覺到楊銳想要參與的欲望。 他笑了笑:“中國人天生不有賭博的基因,只要想學絕對是很快上手的,相信以你的聰明,馬上就可以學會了。不過我們只是娛樂玩一玩,小賭怡情,不要沉溺其中,沉溺就容易變成賭徒,賭鬼了。” 高樹勝熱心的向楊銳介紹起來:“規則很簡單,發三張牌比大小如果你暗牌,而對方明牌,那麼你押一塊錢,對方就要押兩聲錢。如果大家暗牌,飛庫手打或者大家都是明牌,那大家就都只要出一樣的賭注。其他的就是豹子、面金、金花、順子,對子,散眚,特殊的大小順序了。碰到豹子、花色不同的235特殊牌可以比豹子大……” “只是這樣說,你也不會明白,你看我們玩一會兒,再給你解釋一下,你就知道了。”黃正宇微笑著說。 楊銳厚顏無恥的裝菜鳥,利用時間先預測、記住等會兒大家打的時候,他們的底牌。還可以觀察他們地性格,品牌。 “學長,打多大好?”劉明貴雖然是主人。卻分外地討好黃正宇。 黃正宇微微一笑。“反正大家是玩玩而已。不要打那麼大,十塊底,暗牌五十封頂,明牌一百封頂。怎麼樣?” 說得輕松,其實也大不小了。建交楊銳和四班的王志東、李東他們總共也才贏了千多塊,現在十塊地底,以詐金花的速度,輸贏一千塊是用不了多久的事情。 “行,沒問題!”劉明貴馬上叫好。高樹勝也是置可否的點頭。 楊銳見黃正宇說話的時候,特別看了一下自己,似乎想要點名,“我是看你等會兒要下場,所以讓他們別玩太大。” 楊銳知道自己是可以鐵定贏錢。也想要好好贏他們一把,所以,就算他們玩得再大十倍,他也不怕。對于黃正宇這個示好的人情,自然不會受領,繼續裝什麼都不懂的菜鳥。 除了暗暗預測,記住等會兒大家的底牌之外。楊銳也抽空開始觀察他們每個人抓牌時的表情、動作,再對照他們抓到的牌,分析他們的心理。 是明貴這小子,以前很拼命的學習,最多是過年時候能玩一下,現在也就是高考後放松多玩了一點。他並不會多麼好的掩飾,就是裝逼,拿到好牌的時候,飛庫網站喜歡裝模作樣、似乎若無其事。拿到壞牌的話,就會馬上蓋掉,然後飛快掃視其他人一眼,好像有什麼驚天好牌似的。拿到一般地牌,也會助興,跟別人一拼兩輪才走。 高樹勝拿到好牌眼睛就會掩飾不住的發光,拿到不好的牌,則會主動裝出很自信地模樣,會跟一兩輪,確認沒有機會的才會蓋掉。而如果拿到一般的牌,反而會很快蓋掉。 和劉明貴、高樹勝的簡單生澀相比,黃正宇就沒有那麼容易看出來了。 楊銳發現他好像並沒有怎麼在意,跟不跟都很隨便,沒有什麼規律。而且幾乎沒有輸贏觀念,牌品、風度很好,又或許他家里很有錢,不用在乎這樣的輸贏。他始終都是掛著溫文爾雅的微笑,一如既往,很照顧每一個人的情緒,自然的把大家引得以他為中心。 楊銳並不需要靠他們的表情來猜測他們的底牌,觀察只是想要快速了解一下他們而已,所以他後來的心思,基本上都放在比較難以看透的黃正宇身上。 十多分鍾之後,楊銳已經確認了數局,跟自己預測的絲毫不差。所以他可以不管別人什麼牌,只需要抽空預測、並記住大家的底片,就可以輕松應付了。 “我想我差不多明白了,也玩了幾把好了。不過我身上沒有帶多少錢,呵呵,可能玩不了幾局就輸光。”楊銳故意麻痹他們。 果然,黃正宇還好一點,沒有表露出來,劉明貴和高樹勝嘴角都露出一絲煞有倨傲和得意,似乎在說“分明就是沒錢,什麼沒帶多少錢!” “好,好,一起玩,反正都是玩玩,輸贏不用在乎,算我的好了。”黃正宇微笑著展示大度。 “多謝好意,我學著玩一下就好。” 楊銳絲毫不在乎他們的態度,在他的眼里,眼前就是幾個任他宰割的凱子,對于這樣的肥牛,越是倨傲,他宰起來越有快感!預告知道了底牌,可以掌握輸贏,卻也會少很多賭博的刺激快感,這當然要從人身上來獲取。 劉明貴發牌,每人扔了十埠錢零錢上去。發完牌樹勝說話,他直接丟了五十塊錢上去,嘴里道:“暗牌五十塊。” 楊銳知道他們的底牌如何,也知道自己的牌不好,不過他沒有猶豫,跟了五十塊。黃正宇也跟了五十。 到劉明貴的時候,他跟了再加上一百上去。 “我也跟。”楊銳這小了了故意裝出新手、緊張猥瑣又躍躍欲試的樣子,丟下了一百塊。 高樹勝和黃正宇也跟了,然後開牌了,最後是劉明貴的牌最大。 楊銳很正常的輸最,他不露痕跡的留意一下大家的反應。發現黃正宇還是深深的微笑。似乎沒有什麼。高樹勝也沒有多想什麼,只是劉明貴似乎格外興奮。 我日。剛才贏更多都沒有見你發春,敢情是贏才子地錢特別爽啊?楊銳暗暗鄙視了一番。也決定不給他面子好好的贏他一把。 接著打算,已經從第一局確定楊銳是菜鳥新手地幾個人,沒有把他放在眼里,也不關心贏楊銳多少,他們或許關心的是楊銳的時候輸光。那就行能大大地滿足他們的優越感了! 楊銳開始控制牌局了,自己的牌實在差的時候,早早的放棄,牌比他們大的時候,不管他們怎麼掩飾。都緊跟押注,就是一般的時候,也詐贏他們。 半個小時下來,雖然他並沒有特別的好牌,但是完全的掌握了節奏,手頭贏地錢也有二千多塊了。 劉明貴開始有點煩躁起來了,因為楊銳贏的,大部分是他和高樹勝的。黃正宇比較冷靜、技術也好,又不貪心,所以一直輸贏不大。 讓劉明貴煩躁的原因,當然不是這一點錢,他煩躁的是因為他是主人,更因為贏錢的是楊銳!如果黃正宇贏了他地錢,他還會笑呵呵。偏偏現在是他想要看著輸光的楊銳,還是現實學賣的新人,讓他如何氣順? 再玩了屯田,楊銳還是小輸大房,而輸錢地還是劉明貴和高樹勝為主,他們兩個都開始心浮氣躁起來了。可這並不是作弊,看楊銳畏畏縮縮的模樣,似乎也不是扮豬吃老虎的高手,他們只能郁悶的承認楊銳走狗屎運。 幾個女生已經聽完了袁媽的新唱片,也過來看他們。連斗地主的幾個也都不玩了,贏得最多的一個也加入了進來,另外兩個在一邊看。 劉佳對于楊銳參與賭錢,早就不時的觀望,也暗暗皺眉。不過大家都在這里,她也不好說什麼只能默默地站在楊銳的旁邊,希望他能從自己的注視里明白自己的想法。 楊銳自然知道劉佳不希望自己賭錢,換了其他場合,他也不去賭不過現在對于他們幾個,他則很興奮的感覺,最好是把他們輸到眼紅!所以,現在裝作沒有看到。 多了一個人,加的錢更多,在楊銳贏了八千多的時候,劉明貴沉不住氣了,可是他是主人,又好面子,不退出不玩,只能把郁悶寫在臉上。 “楊銳,不玩了吧?不早了,我們回學校去吧。”劉佳看出大家的氣氛已經沒有了娛樂,終于忍不住出聲了。 楊銳正有此意,這一把他的牌很好,比他們四個都好,所以,聽了劉佳的話,在輪到自己的時候,笑著說:“手氣好,贏大家的錢,有點不好意思,這樣吧,我這些都加注了,一次搞定不玩了。” 劉明貴也想要一次搞定,他對自己的牌也是有信心,而劉佳對楊銳關心的話,讓他心里更是不爽,所以勉強笑著說:“楊銳,你好不容易贏這麼多,一次輸了不好吧?” 黃正宇盯著楊銳沒有說話似乎想要看透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知道楊銳的空話條件一般,對于這樣的人,八千多塊,等于白賺了一年的學費了,有這樣的勇氣全部加注,實在讓人吃驚啊,要知道他不是賭鬼、而是一個第一次詐金花的新手,接道理應該很激動啊。 “沒關系,呵呵,反正是贏得錢,全部輸了我也沒有吃虧,不過要是僥幸再贏了,我就更不好意思了。”楊銳一秀的天真坦誠。 劉佳拉了拉他的衣服,想要勸他不要這樣,又不好直說。她倒不是替楊銳心疼這些錢,她是怕楊名現在是得意忘形,要是一下子把所有的錢都輸光了,他豈不是會從云端跌入谷底? 劉明貴本來是以退為進激楊銳一次壓,沒想到反被他激了一下,他又留意到劉佳拉楊銳脫衣服的親昵姿態,心里更是嫉妒。 “呵呵,滑什麼不好意思的。既然楊銳都這麼爽快了,我看不如大家都爽快一點,算一個整數,這算一萬吧,我跟了!” 他這話一出,顯然有必勝的決心,高樹勝和另外一個人都是玩的,並不想玩那麼大,雖然他們拿得出這個錢,可對他們個人,也不是幾百上千的小數目了。他們兩個都放棄了。 黃正宇微笑著說:“好吧,既然最後一把,我這個做學長也不能太吝嗇了。我也跟了,大家開牌吧!” 劉明貴沒想到黃正宇會跟,本來想要逼退其他人,單獨拼揚銳,現在只好開牌。 而楊銳雖然沿有想到會詐金花,可也特地取錢傍身,以他的無恥程度,不介意再拼幾萬。不過現在贍養已經嫌盡,馬上要賺大把鈔票,他也見好就收。 開牌之後,大家看到楊名三條J,都無語了,這麼好的牌,難怪敢拼了,有一手同花順好牌的劉明貴面如土色,沒想到會有豹子。 而黃正宇的牌並不大,他只有順子,連金花都沒有,居然也敢跟,讓楊銳驚訝之余,對這個人評價和警惕都多了幾分。 “手氣很好啊……”劉明貴勉強說。 黃正宇則微笑看著楊銳,“不錯啊,運氣很好,技術也進步飛快啊。” 楊銳還是做郵菜鳥的樣子說:“是啊,運氣真的不錯,不過都是大家教我的,要不然我都不會。”上次在會所贏錢,只是贏錢的快感,現在則更多的是失敗了劉明他們的快感。 劉明貴臉色不自然,要上樓去取錢。 黃正宇開口說:“明貴,我帶的錢不夠,你先幫我墊上,回頭盡快還給你。” 楊銳看見劉明貴的臉色迅速變得陽光起來,獻媚的說:“學長,說什麼話呢,以您的身份,還會在乎這點小錢嗎?大家玩得感應,我墊上就好,說還就見外了。” 楊銳聽了不禁驚訝,用一萬塊討好黃正宇,劉明貴眉頭都不皺一下,破學生會主席肯定不值得的,黃正守到底是什麼家世?

上篇:第93章 初見黃正宇     下篇:第2章 我可不是吃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