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21章 楊銳開盤】  
   
【第21章 楊銳開盤】

楊銳回頭看著陳紫悅,無視她冷漠目光里面夾雜鄙視,笑吟吟說:“哦,紫悅,不要著急。反正也准備了那麼久,多等一會兒也沒關系。估計大家的不想那麼快結束的……” 他說著環視了一下周圍所有觀眾,“你們都是來看熱鬧的,都想要看到更多的內容,得到更多的參與吧!” 眾人不解其意,不少人喝倒彩。 楊銳也不以為意,繼續說:“這次和陳紫悅同學的比武,現場大部分是支持陳同學的,所以,為給我自己增加加一點動力,我們宿舍決定開一個盤口,讓想要支持我的同學都參與進來。當然,支持紫悅同學的也一樣可以參與。請看那邊!” 隨著楊銳手勢所指大家看到了某個角落的桌子上面,余俊、方偉、薛云賀三個人各自坐鎮,面前各擺著一台筆記本電腦。桌子前面垂下一條說明:買陳紫悅勝,一賠二;買楊銳勝,一賠二。最低五十元,沒有上限。 下面還加了一條口號:楊銳必勝! 靠!居然在學校如此張狂的開盤口賭博?身為比賽一方選手,居然敢坐這樣的莊?不怕爆莊了? 這些天的炒作挖掘,已經讓相當一部分人知道了一點陳紫悅的底了。就算不知道陳紫悅段位代表什麼的,今天現場跆拳道會員對她的尊敬、信任,也足以讓他們放心了,所以,幾乎大部分的人,都覺得楊銳沒有資格陳紫悅一樣的賠率。 作為選手,是可以放水改變比賽結果的。不過這樣的假打,只有在雙方都有默契的情況下,才可以實現自己想要的結果。如果只有一方地話,除非他地實力完全可以掌握比賽輸贏。否則只能放水輸。 換句話說。在楊銳自己坐莊的前提下,要麼陳紫悅和他聯合作弊,要麼他實力遠超了陳紫悅,可以自己決定書友,這樣才能從盤口賺錢。 現在的情況,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陳紫悅一定要把楊銳打敗。大家都清楚陳紫悅家里有錢,自然酒吧膠粘地錢幫楊痀作弊。她現在爭的。就是跆拳道的面子而已。 所以陳紫悅是不可能和楊銳一起聯合作弊的,而挑戰他的是一個跆拳道三段地黑道高手,楊銳一個憑著狗屎運贏了兩場的普通人,能有必勝的把握嗎?沒有幾個相信。 陳紫悅見他居然拿跟自己的比武來賭博。陳紫悅臉都綠了,她沒有吭聲,心理則已經無數次地預演把楊銳蹂躪致死。 “喂!要買的積極一點啊,我們人手不多,飛庫手打耽誤比賽多不好啊?”楊銳云淡風輕的繼續蠱惑:“不過,買陳紫悅贏的小心了,她雖然是跆拳道黑帶三段的高手,不過我現在也是高手了,我_______楊銳,如今是深大武術協會的副會長了,哈哈,夠牛吧!” 此言一出,撲嗵一聲。差點暈倒一大片! 成為深大武術協會的副會長就是高手?以前怎麼沒聽說過?看樣子分明是現在剛剛加入的啊!誰都明白,這是武術協會的宣傳廣告。有些人甚至覺得,以楊銳貪婪地嘴臉,肯定是收了一笑廣告費。 這話讓沒有下定決心要不要下注的人,都向他們三個擠去了。 “嘿嘿,買我贏的也要小心了。雖然我是一個高手,不過我一向很調、淡泊名利如浮云。而且,所以女生注意了,而且我是一個憐香惜玉的好男人,如果紫悅妹妹給我一個媚眼,送個香吻什麼地,那我可能就會放水了……”楊銳死不要臉的霸著麥克風胡侃。 這一段話的殺傷力更強,大部分女生有嘔吐的感覺,大部分男生都暗罵了起來,而大部分的人,都開始去下注了。 還沒有比武,就說出這麼無恥的宣言粜,不是明擺著會輸嗎?這丫就是一凱子啊!不買白不買。_____這是一部分人最直接的看法。 故意做出輕松地樣子,故意把自己說得很厲害,還說什麼放水,以他的猥瑣打法,不趁機使用流氓招數占便宜就不錯了,一句話,故弄玄虛!想要利用上次的成績迷糊我們買他贏,只要陳紫悅不放水,鐵定輸!_______這是以一部分精明人,分析推斷會的結果。 還有一些是盲從的人,有些是買個一百、五十湊熱鬧、重在參與的人。 整個場館里面已經沸騰,混亂起來,陳紫悅非常惱怒,可是想要大聲斥責楊銳只怕都難以被他聽到,只好走了過來,面對面瞪著他。 “紫悅,你不會真的要向我獻上香吻吧?不要吧?大庭廣眾之下,我會害羞的。”楊銳放下麥克風、做出誇張的樣子,“我不能放水啊!”因為……我早上還沒有喝什麼東西,沒水可放啊!” 陳紫悅本來就要過來罵他侮辱自己,沒想到他居然還當著面說出那麼猥瑣的話來,不禁冷冷的怒叱?“無恥!” 旁邊邀請來的其他社團老大,坐得近的聽到了楊銳的話,才知道他玩了一把文字游戲,就算陳紫悅真的獻吻,他所謂的放水也不是作假,而是真的放水______撇尿!他們都狂汗,果然夠無恥! “謝謝誇獎。”楊銳笑態可掬。“能讓我們美麗的校花如此激動也算是無恥到了一個頗高的境界了。” 聽到了都暈了一把。 楊銳沒有理會陳紫悅,而是跑去讓下注的人排好隊。 “楊銳,你越來越大膽了!” 楊銳見有人拉自己的衣服,回頭一看,是劉佳。 “呵呵,佳佳,你看,多熱鬧!我還是蠻有商業頭腦吧?”楊銳得意了一把。 劉佳嚴肅的說:“你這是聚賭,學校可以給你記大過的!甚至可以把你拉派出所去!” “哈哈,沒那麼嚴重,同學之間玩無而已嘛。”楊銳拍了拍她的肩膀。“說說,你買了誰贏?對我有沒有信心!” 劉佳沒好氣的哼了一聲:“我沒錢,買你二百,讓有錢多賠一個。” “呸、呸,大吉利是!我只會贏,怎麼會輸呢?你等著變四百吧!” 劉佳還想勸他,楊銳已經拉著她說:“你找你幾個同學過來幫忙收錢吧。你看他們幾個忙不過來。早點搞定影響就會少一點。” 事情已經發生了,劉佳無奈,只能去找林書羽涵、陳以諾她們過來幫忙。 楊銳悠然站在一邊休息,從余俊越來越審慎、緊張的模樣,他可以知道大部分人都是買陳紫悅贏的,余俊是怕輸了沒錢賠。他自己自然大樂。 “哼,不用故作鎮定了。你輸定了。我買五萬,希望你有錢能夠賠得出來。”蕭堂文過來楊銳的面前,有點囂張的說:“如果輸了賠不起,我可以介紹你去賣屁股!” 對于這樣地大凱子,楊銳是非常歡迎的,最好是提一百萬過來,不過學校里面。一百萬不大可能。但是凱子歸凱子,該諷刺的還是要諷刺、該打擊的還是照樣打擊。 他做恍然大悟狀:“哦,原來蕭史是做這一行的呀。失敬、失敬,難怪容易衰老啊。不過我們是斯文人,別說賣屁股那麼難聽,你說你是賣菊花也好一點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賣菊花茶呢。” “你說什麼?”蕭堂文本來想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學楊銳那天激怒他那樣激怒楊銳,沒想到還是被楊銳激怒了。 “知道,知道。我不會亂說。”楊銳一陣擠眉弄眼,又小聲的問:“蕭史,五萬塊送給小弟,你舍得嗎?那得你賣多少賺來地皮肉錢啊!” “你_______!”蕭堂文終于有了一點覺悟:拳腳上自己輸得不明不白,但是口頭上,自己肯定不是這個楊銳的對手!“哼,走著瞧!” 蕭堂文剛走開,曹伊凡笑呵呵的過來可以楊銳身邊:“楊銳,好好打!我們都支持你!雖然我買了5000陳紫悅勝,可我精神上還是支持你的!加油!” 楊銳對于曹伊凡沒有什麼好感,聽到他這話,分明是幸災樂禍,當下勸說了起來,“伊凡啊,不如你把你地車也壓上了吧?說不定我會賠你一輛新車呢!” 曹伊凡微微有點尷尬,以為楊銳是諷刺他。他還是靠家里,雖然算有錢,不過對于其他人,還沒有闊到可以不顧一輛橋車的地步。他敷衍笑了笑便走開了,心理詛咒楊銳輸。 “帥哥!我是小甜甜耶,我和男朋友都支持你,我們一起買了一千塊呢……”一個打扮花枝招展的女生對楊銳放電。 “呃,好啊!”楊銳敷衍著笑了笑,心理暗罵,靠!支持我應該買陳紫悅贏,買我贏是搶我得錢呢。 那女生湊近了一點,對楊銳大拋媚眼,“不巡,人家是支持你輸耶,你等會兒輸給陳紫悅好不好嘛?陳紫悅不給香吻,我給啊,讓你摸兩把也可以哦……” 看到她放蕩的模樣,楊銳很想用大力金剛腿一腳把她踢出去。不過聽到她說是支持自己輸,還是笑眯眯的說:“你的選擇是正確的,看你這麼騷的份上,透露一點內幕給你。” “哎呀……討厭,說人家騷,什麼內幕?” 楊銳一陣惡寒,強忍著說:“你多買二千塊,就知道內幕是什麼了。嘿嘿,別告訴其他人哦……” 風騷女眼前一亮:“哦……明白!” …… 十一點的時候,浩浩蕩蕩的下注活動終于完成了,剩下余俊等人在統計算帳。

上篇:【第20章 大牌總是遲到的】     下篇:【第22章 你濕了,我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