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23章 非禮、心軟、後果自負  
   
第23章 非禮、心軟、後果自負

蕭堂文看到陳紫悅和楊銳比武的情況,覺得楊銳不過如此,遠沒有自己的實力強,他心里郁悶的不已,只怪自己當初被楊銳唬住了。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會不顧一切的追著楊銳狂毆。 姬少昊想的就是沒那麼簡單了,今天他也來了,不過沒有在跆拳道的會員之中,畢竟丟面子,他只能藏在角落里看。在人看來,今天楊銳對付陳紫悅的策略,應該是跟上周對付他一樣的,他不認為楊銳現在就是輸了、或者落于下風,相反,他覺得楊銳肯定是在尋找機會突破。 姬少昊已經相信,那天楊痀把他打敗不是偶然,而是有一定的實力。不過,他不能說。現在,別人都以為他是大意輸了、是楊銳智取,都安慰他。要是說了,就等于自己承認不如楊銳了。 陳紫悅的看法介乎于姬少昊和蕭堂文之間,沒有姬少昊認識的深刻。她覺得楊銳被自己追打沒有還手之力,說明他的不過如此,只是耍嘴皮子而已。不過她沒有啊堂文那麼大意,她依舊保持非常的冷靜。 突然之間,楊銳停止了閃避回退,而是氣定神閑的站在那里等著。 這突然的改變,讓陳紫悅稍微停頓了一下,也跟著停下了,思考著他是想要投降呢?還是又有什麼陰謀詭計呢?以她對楊銳的印象,本能的覺得肯定是有陰謀。 楊銳笑吟吟地看著陳紫悅,低聲說道:“ComeonBaby!來吧!” 陳紫悅看著他浮蕩的笑容。皺起了眉頭,不過心里更是謹慎,不敢貿然出手。她心里非常清楚,現在是關鍵時刻,蕭堂文和姬少昊都是在這樣的情況下,被他用猝不及防的猥瑣招數打敗的。她定可多花一點時間,不想步他們地後塵。 “打他!揍他!” “他是故意的,故意裝出高深的樣子!其實他心里沒底地!” 看熱鬧的人都覺得自己是旁觀者清。覺得陳紫悅太過于小心了,特別是沒有看過上次比賽地人。更是覺得陳紫悅不用猶豫、趁熱打鐵把楊銳打敗。 陳紫悅也覺得楊銳是故弄玄虛,不過她也清楚,那家伙太狡猾了。要是自己一不小心露了破綻,可能就會被他利用。 對峙了半分鍾,陳紫悅開始按耐不住了。心想以自己地實力,難不成還真的要被這樣一個流氓人物的心理戰術打敗不成? 她腳步輕移,每一步都很穩重。這個時候,她為了保險起見,放棄自己拿手的腿技,而以比較動作沒有那麼的拳法。 楊銳看到陳紫悅目光之中有很大地壓力,他笑意更甚,不過心里也暗暗做好了准備。 在陳紫悅突然出手,一拳擊向楊銳臉部的時候。楊銳頭一偏,准備好的雙手迅速抓住了陳紫悅地右臂! 楊銳要的就是這樣的近身機會,要不然以陳紫悅的段位,步法靈巧、身手敏捷、反應迅速,就算他天生神力,攻擊不到目標,一樣是白搭。所以,他現在就是要誘惑陳紫悅近身過來。 一抓住陳紫悅的手臂,楊銳馬上轉身,來了一個過肩摔! 並不是楊銳喜歡或者精通摔跤,只是因為陳紫悅不是普通人,在不便打她要害或重傷她的前提下,摔跤無疑是比較好制服人的手段。 楊銳的過肩摔動作並不規范,但是他的優勢是力氣大,陳紫悅苗條輕盈的身子,自然是摔布娃娃一樣的輕松被他摔了出去! 看的人都屏住呼吸,靜靜的看這突然的變故。看過上周比賽的人,更是非常擔心,擔心陳紫悅像姬少昊一樣被摔在地上爬不起來。男的沒人心疼,飛庫手打現在的可是MM啊!還是嬌滴滴、如花似的大美女!如果陳紫悅像姬少昊一樣摔在地上,起碼有三分之一的男生會感同身受的覺得疼痛。 不過,陳紫悅不是姬少昊。一段跟三段,也不僅僅是數字的送別,那是多兩年練習時間、多數次嚴格考試的差別。她不僅僅能力比姬少昊強,眼光和分析,反應能力,也強許多。何況,她看過了楊銳的兩場比賽呢! 在自己的手臂剛剛被抓住的時候,陳紫悅馬上就想到了他把姬少昊摔飛出去的技能,知道他又要重施故技,快速做出判斷的同時,身體也本能的做出了動作調整。她並沒有慌亂,反而抓緊了楊銳的右臂。 大家看到了精彩的一幕:陳紫悅沒有被倒、更沒有被摔飛,她的身體在空中劃了一道優美的弧線之後,竟然是雙腳落地! “好!” 大家的叫好聲才剛剛喊出口,卻發現場內並沒有因此停頓,精彩還在繼續! 因為陳紫悅雙手鎖緊了楊銳的右臂,只是空中搶了一個圈,人並沒有飛出去,而她雙腳一落地,人就由楊銳的身後變成身前了,她抓著楊銳的右臂,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立馬還擊,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同樣來了一個過肩摔! 這讓楊銳也吃了一驚。 這一連串的反應,不僅讓普通學生覺得過癮,就是跆拳道、以及其他功夫社團的會員,也都不禁拍案叫絕,佩服陳紫悅的實力,都明白,如果換了自己,肯定不會反應過來,也做不得。 幾乎所有人都屏息期待,期待看到想要摔人的楊銳,被反摔出去的經典一刻。 可是他們都低估了楊銳的實力! 確切點說,低估了楊銳猥瑣的一面。在陳紫悅落地讓他吃驚並馬上把他拉著摔出去地時候,楊銳的左手輕盈的扶在了陳紫悅纖細的柳腰上面。飛庫網站……不行。這樣還不能穩住,雙腳已經被拉得懸半尺了,他的左手果斷地向下進軍,一把抓了陳紫悅無敵性感的美臀上面! “啊!”陳紫悅低呼一聲以羞又怒,可是從嚴滑異性觸摸過的嬌臀,突然被男生怪手抓住,她如何還能保持正常? 感覺到她氣力一瀉,楊銳地腳又落地了。 雙腳落地。楊銳也放心了,才開始感覺起左手抓住部位的手感來。腦子里面也浮現出了第一次見到陳紫悅在家做豐胸瑜珈那一刻地情節。左手也忍不住一下那彈性驚人的柔滑翹臀。 “死流氓!放手!” 大庭廣眾幾百雙眼睛的注視之下,被身邊的流氓當眾非禮,陳紫悅只有兩個念頭,一個是自己找個地縫鑽進去,一個是把楊銳埋入地縫! “嘿嘿。你怎麼不放手?”楊銳一邊繼續揉捏,一邊湊近她耳朵低聲說。 陳紫悅聽了手松了一下,想要掙脫他。可是楊銳此刻賴著不動了。繼續偎在她的後背上面,左手不停,自由的右手還在她的胸前撈了一把。 嘴里還死不要臉的人家耳邊說:“紫悅,你的身體好香啊……胸部雖然小了一點,不過你的小屁屁卻是極品啊!哦,耶……我又硬了,你濕了沒”? “啪!啪……”他竟然還陳紫悅在那嬌嬾的小翹臀上面拍打了幾下。 此刻地陳紫悅只想把他殺了!這樣當眾調戲,在她的人生之中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她感覺自己遭受了莫大的屈辱! 此時此刻,場館里數百名觀眾全部目瞪口呆,難以置信的盯著場內的一幕。 楊銳居然當著大家的面摸陳大美女的屁屁、兩人還親熱的緊貼在一起、陳紫悅似乎還放棄了進攻…… 這給正等著楊銳被摔飛出去的觀眾太大的落差了,他們難以想象自己看到的一幕,都用手搓揉眼睛、又看向旁邊的人,想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如果說場內還有人與眾不同的話,那就只有薛云賀一個了,只有他相信這是真的,相信只是浮蕩無比的楊老大,可以做出在比賽之中非禮校花的壯舉!他不僅僅是相信,嘩啦、嘩啦落滿一桌的口水,也出賣了他此刻恨不得2場內非禮校花的是他的心情。 “你去死!” 冷漠塢的陳紫悅也終于暴怒了!在她一聲怒罵之後,腳向後使勁一踢!肘部也向後擊去! 聽到她的罵聲、身上連挨兩下,楊銳也才驚醒過來,靠,這是在比武啊!這麼之人看著啊!唉,都怪調教羽靈多了,弄得我都記環境了。這里可是有那麼多人看著啊,豈不是把我光輝形象都破壞了?豈不讓許多女生黯然傷心? 他松開了左手,不過他沒有記憶現在不能輸,面對怒不可揭的陳紫悅,他當機立斷,雙手箍住她的脖子,人一下子壓在她的背上,想要把她按倒! 其他人也被陳紫悅的聲音驚醒,大家終于確定了,眾人仰慕的女神,被楊銳那厮當眾非禮、性騷擾了! 于是乎,眾多親衛隊、仰慕者集體怒罵起楊銳來,他們的怒火(還有妒火)讓他們幾乎要下場群毆楊銳,要不是楊銳幾乎和陳紫悅連體在一起,香蕉皮、可樂罐什麼的就全部砸出去了。 大家的罵聲更是提醒了陳紫悅自己被這流氓非禮的事實,讓她羞憤欲死。偏偏還被蠻牛一般的人緊緊壓住,無法把他擊倒。 陳紫悅的眼睛里同盈滿淚光,她緊咬牙關拼命的想要把楊銳掙脫。 楊銳背她的腳用“神龍擺尾”踢了好幾下,干脆縮起腳,一下跳她的身上,就像被陳紫悅背著一樣,伏在了她的背上。 摸已經很過分了,還敢當眾“騎”我們的校花?簡直太沒有天理了! 絕大部分的男生都熱烈的怒罵抗議。 就連劉佳、余俊等楊銳的朋友,也為他用這樣猥瑣的招數跟一個女孩子打覺得羞愧。 他們都忘記這是比武,忘記楊銳是沒有練過功夫,而陳紫悅是三段高手的事實了。在大家的眼里,楊銳的難處沒有一個人體諒,直接把他視為欺負女孩子地猥瑣流氓? “這樣……合適嗎?”空手道協會的會長抹了一下額頭,征詢其他社團老大的意思。他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猥瑣地比武,這哪里還有高手比武的風范?簡直蠻打啊! 其他人一樣是暴汗無比。覺得楊銳實在太沒有高手地氣質了。不過他們想到楊銳地猥瑣招數,都暗冒冷汗,不願意招惹一個這樣的流氓氣質的高手。所以不便隨便出聲評論。都把目光看向了武術協會的會長常太平。 常太平也是一臉的尷尬,為自己找了一個這麼浮蕩的副會長而羞愧。不過他到底是一個不錯地好人。現在楊銳可是自己人、還是形象代言人。那可是一榮俱榮啊! “呃……我覺得很正常。因為這不是跆拳道比賽,並沒有統一的比賽規則……比武嘛,為了勝利當然可以使用任何招數……楊銳也沒有插眼睛、踢下陰什麼的。”常太平勉強解析了起來。 “也有道理。” “嗯,不錯,其實。楊銳也沒有什麼出格地,我覺得他用的招數,好像是我們柔道的。莫非他是學柔道的不成??” 聽到其他人的議論,常太平忙說:“哪里是你們柔道的?李小龍說過,以無法為有法。楊銳其實是已經突破到大道至簡、無招勝有招的境界。” 拳擊協會的會長感動的說:“好一個無招勝有招啊!當年拳王森帆用牙齒證明了搏擊的最高境界!” 有人心有惶恐的說:“如果泰森遭遇楊銳,他要敢出咬耳朵的招數,我估計楊銳會咬他咪咪!” 眾人惡寒絕倒。 發現楊銳的動作之後,陳紫悅負擔雖然重了很多,不過她並沒有許諾,低叱一聲,右腿迅速的踢起。她的腿功非同一般,柔韌性更是一流,赫然踢到了頭側! 背上一個高大的男生,還單腿站立、差點把背上的人踢中,陳紫悅這個形象讓不少人叫了了起來。大家都為她鼓掌起來。 楊銳陳紫悅的背上,差點被踢中,不過他也從側面看到了她眼中的淚光。這讓他遲疑了一下,她再牛叉、再囂張,說到底還是一個女孩子啊!他心里軟了下來。 他現在伏在人家背上,自然能夠感覺到陳紫悅的妖嫩柔軟,都比自己人高馬大,楊銳既然也覺得自己有點無恥,好像是在欺負一個纖纖弱女子。 唉,算了,她一個女孩子,取得這樣的榮譽也不簡單,那是多年的苦練啊。要是我把她打敗了,對她的刺激肯定不小。我和她以沒有什麼恩怨。飛庫整理不過是想要為跆拳道出頭而已,何必結怨那麼大呢? 想到這里,楊銳低聲對還在掙紮的陳紫悅說,“不好意思啊,我剛才是怕輸,無奈才那樣的,不是有意要非禮你。你試著自己向後摔倒,不就可以把我壓在底下了?” 陳紫悅已經搶劫了冷靜。正拼命想要把楊銳打敗,周圍的叫好,聽在她的耳朵里面,都是屈辱和諷刺。如此刻感覺自己要崩潰似的,忽然聽到楊銳的道歉,讓她有點緩不過來。 不過她到底是一個高手,搶劫冷靜與理智才人蠻干,聽了楊銳的提示,她思想還沒有志過彎來,搏斗中的身體,已經本能的做出反應,向後倒了下去,頓時把楊銳壓在地上! “好!” “耶!” “打他!” 聽到周圍的喊聲,楊銳心里暗罵,XX你們是00,1你們個0,老子是故意讓他贏,給她保住面子啊! 反正也占人家全家了,已經決定庭陳紫悅的楊銳懶得理會其他人的怒罵,裝作反應不夠迅速,讓爬起來的陳紫悅一頓猛K。 “喂,!你要是再踢我的屁股,小心我也會再打你的屁股了!”楊銳被她踢了幾下羽屁股。忍不住低聲警告了一番。 陳紫悅對于剛才地事情,顯然還有一定的心理陰影,聽了他的話,停頓了一下。 楊銳趁機自己站了起來,笑眯眯的說:“陳紫悅同學果然厲害。呃,那個……跆拳道也厲害。哈哈。我認輸了! 楊銳話一出,頓時爆發了熱烈的討論。絕大部分地是互相講座剛才買誰贏、買多少。有些楊銳贏的忍不住罵他垃圾! 也有一部分人氣憤的說:這家伙打比賽地目的,就是為了吃陳紫悅的豆腐!只是,讓他們郁悶的是,這是陳紫悅主動挑戰地,他們就算也想不顧被虐、吃豆腐。都沒有機會。 余俊、薛云賀等人已經愁眉苦臉。呆若木雞了。 陳紫悅見他認輸,沒有辦法,他耍流氓。自己總不能跟著不要身體啊!只能楊銳低聲說:“姓楊的!你記住了,我跟你沒完,我會報仇的!現在……哼,先賠死你!” 楊銳這才楊起自己的盤口,只能自己苦歎,都怪自己一時心太軟。靠,這小妞還不識好人心!下次再來招惹,一定要XX她的00,1她地0。 比賽已經打完了,陳紫悅也不理任何人走了,其他人自然先要把贏的錢拿到手再說,所以,一時間所有都湧向了余俊和薛云賀他們那個角落。 楊銳看他們的樣子,忙沖了過去,大喝一聲:“排好隊!不會少你們地! 有些男生出于憤怒和妒忌,忍不住也叫了起來:”干嗎?想賴帳啊!“ 楊銳怒吼一聲:“罵了隔壁的!我像是會賴帳的人嗎?老子還差你那幾百塊?” 愁眉不展的劉佳正為楊銳擔心怎麼賠付那麼多錢,見他和人吵架,以為他打輸了心情不好,忙過來拉了拉他。 楊銳又大聲的說:“排隊啊!排隊的人肯定可以領到錢,不排隊的我就賴帳!” 此言一出,大部分人趕緊排隊,只有小部分人罵罵咧咧,不過看到聯合會迅速出現,也都趕緊過去排隊。 “總共多少?”楊銳過去桌子後面,查看電腦統計的數據。 余俊把筆記本電腦推給楊銳看,苦笑著說:“現金買的人有二百九十多個,將近八萬塊,其中一萬左右是買你贏的。還有十幾個是先記帳的,都是大數目加起來快十萬了,記帳的都是買陳紫悅贏。你自己看!” [作者注:有讀者反應前面的盤口賠率有Bug,說一賠二應該是除本金二倍。我不賭的(順便說一句,各位兄弟最好莫沾賭),不是很了解,查過資料也不知道應該是怎麼表達才對。這麼說吧,我要表達的意思是:買100,贏了加本金共得200的意思。要不然只有兩個選擇,100除了本金再賠200百就是不會有輸錢的了。] 楊銳也有點吃驚,按照他們開的盤口,除了收獲的本金,還要加賠十六萬! 因為臨時知道的消息,所以大家身上未必有太多的現金。將近三百個人買的,下注大部分是二百到三百左右。而那十幾個記帳的,就不是現金,其中蕭堂文最多,果然是五萬,還有兩個一萬的,楊銳不認識,一個五千的是曹伊凡,還有兩個名字合買四千的,估計是那風騷MM和她男朋友買的,剩下一些一千、二千的,加起來九萬多。 楊銳看了那十幾個名單,露出了笑意。 “老大,你不會是讓陳MM打傻了吧?這你還笑得出來?”薛云賀哭笑不得。 余俊、方偉、劉佳、林羽涵、陳以諾等人也都愁眉不展,他們幾個就算家境不錯,給的生活費對于這麼大的數目,也是杯水車薪,根本無法幫助楊銳。 劉佳剛才就埋怨他,現在數目這麼大,更不是知道如何是好,可現在也不是抱怨的時候,想辦法才是道理。她拉了拉楊銳,輕聲說:“要不我們找劉明貴、黃學長他們先借錢把這七萬付了,其他人再另外想辦法……” 楊銳瞪了她一眼,“你別找啊。否則我人領情,還會很生氣!” 他雖然知道劉佳是好意,她能想到的、又比較有錢的同學朋友、又可能借得到的,范圍很有限。不過他還是直接的掐滅了她的心思。 劉佳有點委屈,更是擔心他。 “你放心,我有辦法。”楊銳安慰了她一下,然後頭號余俊:“這個記帳是怎麼決定的?沒有現金也行?” 余俊遲疑了一上,“你說得鐵板釘釘地。我們都相信你會贏,才敢接受的。而且。雖然他們沒有拿現金。不過新聞系的鄭學交游廣闊,由她鑒定了一番,她確定對方拿得出錢地我們才收。” 這時候,鄭洋冒頭過來說“楊銳,是我擔保的。我也不知道情況會是這樣……” 楊銳見她有點慚愧,安慰地笑了笑,“那鄭學姐你是買地誰啊?” 鄭洋雖然還是有點慚愧。不過也很快基本上恢複了自然:“我對你比較有信心,所以,我把帶著的三百塊都給你了。不過很可惜。三百塊也解決不了現在的問題。” 楊銳聽了她的解釋,心里釋懷,既然不是故意搞自己的鬼就好了。他湊近一點,壓低聲音笑道:“學姐,你想不想要更多地新聞素材?嘿嘿,我還會讓你多一點社會曆練,希望你能隨哦!” 周圍的人見楊銳這個時候,還在撩撥女生,都無語。 鄭洋眼睛閃動了一下,“你不會是……” 楊銳沒有再說什麼,無數人在催促給錢。楊銳對他們三個人說:“開始賠付,核對清楚,不用那麼快的動作。” “可是……”余俊急忙拉住他,“這里不夠啊!” 楊銳拍了拍他地肩膀,“你放心,我會想辦法,你拖延一下時間就可以了。” 說完,他在邊上找了一章桌子,跳了上去,在桌子上面跺了幾腳。“大家安靜!我有話說……”楊銳大聲叫了起來。 “說什麼?你快點賠錢吧!我可是買的五萬哦!”蕭堂文嘲諷的打斷,雖然陳紫悅贏了,可是也被楊銳此占便宜了,他認識多年的都沒有占過一絲便宜,自然不甘心,恨不得宰了楊銳。 楊銳沒有理他,高聲說:“所以買我的贏的朋友,別忙著走!多謝你們的支持,我輸了,但是你們的本金可以拿回去,請過來排隊!” 所以都看怪物一樣看著楊銳,那些聽到蕭堂文說買了五萬的,更是覺得楊銳瘋了。 那些買了楊銳贏的人,也有點不敢相信。 楊銳拍了拍手:“沒錯!你們快點過來,按規矩排隊就可以了,不能亂,亂的一分錢都不給!” 說完他跳下桌子,對余俊他們幾個說:“給他們兌錢,贏了的賠付,輸了的拿回本金,記帳的最後再處理。” “你知道剛才說什麼了?”劉佳她們幾個女生都圍著楊銳。要知道他剛才的話,無異于送出去一萬塊了。 “沒關系,大頭還在呢,這點零頭算什麼?”楊銳笑了知,“買我贏的,都是你們這樣的好朋友了,我不能讓大家受損失。” “可是你現在……” “好了,你們等我回來!”楊銳說完就先擠著出去了。 鄭洋看著楊銳的背影,若有所思,心里也有一絲不安起來。 余俊和劉佳等人開始核對賠付,聽從楊銳的話,速度要比開始慢很多,不過也沒有人不耐煩,因為贏的可以多領回一倍的錢自然高興。輸的本來很不爽,現在酬金失而複得,也很高興。 因為有人處理,所以沒人惡意的攔住楊銳。 楊銳出來之後,便去銀行取錢,一路上感慨不已,唉,六月債、來得快啊!這一周炒權證賺的錢,現在差不多全部要吐出去了! 他炒權讓只進行了兩個交易日,所以也就賺了八萬左右。剛才因為一時心軟對陳紫悅放水,使得本來可以賺十幾萬的,變成要虧十幾萬賺的一萬本可以拿來支付,現在也送出動去了。就有將近十七萬地賠付缺口! 提款機不能取大數目,不得不去銀行。銀行工作一向是低的,等楊銳提以了八萬塊回來,現場的人已經走了近一半的人。 “全派完了!”薛云賀心痛的看著回來地楊銳。 楊銳點了點頭,“看得出來。沒派完也不會走那麼多人”。因為其中有一萬多是楊銳贏,現在只要付本金就可以了。所以,其他人是不到十四萬,現在他給七萬就足夠付賬了。 在其他人又開始忙碌起來的時候。劉佳忍不住拉著楊銳問道:“你跑哪里弄的錢?不會做什麼壞事了吧?”楊銳突然拿出那麼多錢,她地心無法踏實下來。 楊銳笑眯眯的看她:“我去搶銀行了。” “不信!”劉佳是看過搶銀行地。不信他這樣能搶銀行。而且他輕松地態度也不像是搶銀行的。 “我出去想辦法,剛好看到有賣即買即開彩票的,我就買了十塊,剛好就中了,所以就有錢了。” “你能不能正經一點?說實話。到底眾哪里來的?”劉佳皺起了眉頭。 楊銳換上嚴肅的表情,“好,我告訴你。你別告訴其他人。” “嗯……”劉佳又是緊張又是擔心。 “其實……我剛才出去找了一個富婆,把處男身賣了,所以……” “呸!”劉佳地臉紅了一點,也有一點生氣了, “好了,跟你說,那天晚上我不是贏了幾萬萬……” 劉佳的臉色馬上變了“你又去賭錢了?難怪,還敢在學校聚賭……” “你就這樣不信任我?”楊銳歎了一口氣,“這是我這一周炒權證賺的,你不信等會我問余俊,他也炒權證,他教我地,只是他本錢沒我多……哎,別這樣了,這是合法的,跟炒股一樣。只是有風險而已,不是違法的事情。” 劉佳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點,又幽幽的說:“呵,你有自己的想法,其實我不該多問,我只是怕你出事而已……” 楊銳心里暖洋洋的,低聲安慰她,“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我也不會學壞的。請劉佳同志繼續監督教育我!” 劉佳微微笑了笑,想起那麼多人,退開幾步。 “楊銳,有時間打情罵俏,卿卿我我,為什麼不把我們的錢付了?我的是整數,還記不得嗎?”蕭堂語言不滿在走了過來,“你是不夠還是不想付呢?” 楊銳看著其他還在排隊的人,悠然的說:“慢慢等吧。” 蕭堂文只能恨恨的到一邊去等。 他們並不專業,又是臨時搞的,手續自然很簡單,所以,現在錢到位了,速度就快了很多。 大部分人是沖著陳紫悅來的,現在看到陳紫悅贏了,又贏了錢,自然都走了。 在所有人賠付完了之後,余俊等人看著圍攏過來的剩下十幾個人都有點惴惴的看著楊銳。這還要差不多十萬啊! “楊銳,不好意思啊。我肯德基厚道了,沒有壓一輛國。”曹伊沒點得意的說。 “帥哥,你果然給我內幕啊。”那個風騷MM對楊銳大拋媚眼,估計如果不是她男朋友在身邊的知,就要過來獻上香吻。讓楊銳摸幾下了。 她此刻已經不僅僅是加注贏四千的問題了,而是看到楊銳居然有能力一下子賠付十幾萬,把他當成低調的金龜婿了。 楊銳掃視了他們一眼,懶洋洋的說:“你們還不走,有事嗎?想要我請客?我只請他們這些朋友啊,不人請你們的。” 聽了這話大家都是一愣,那十幾個很快就變了臉色。 “什麼意思?你想要賴帳啊!”蕭堂文勃然大怒,“操!剛才人多的時候,怎麼不敢說?現在想要耍賴啊!” 余俊等人也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楊銳。這樣……也行? 楊銳聳了聳肩膀,“耍賴?別說得那麼難聽唦!誰不知道我楊銳人品最好了,剛才輸了的人。我都還錢了,怎麼會賴帳呢?” “那你什麼時候賠付給我們呢?”曹伊凡小心翼翼地問。 “問題是……”楊銳狡猾一笑,“你們並沒有下注啊,我憑什麼要賠你們呢?” 他心里暗暗冷笑,你們都是看不我爽,想要我破產的。為什麼要對你們客氣?贏你們我很爽,輸了賴你們的帳、我同樣很爽! 這樣一來,其他還心存希望的人,也忍不住了。紛紛和楊銳理論。“你怎麼能這樣呢?我們明明下注了,他們電腦里面都有記錄!” “電腦里面有記錄的都賠了……”楊銳懶洋洋地扭了扭脖子,“對了,還有我這些好朋友自己的本金沒有拿,余俊。等會兒分了。” “你小子想要賴帳啊!”蕭堂文在桌子上面砸了一拳,始祖著楊銳。 他們幾個趕緊把本本拿走。 楊銳沉下臉來,“你們幾個誰真的付錢了?付現金了?現在什麼年代!你去吃麥當勞可以記賬嗎?你去銀行存錢先讓銀行記帳幾萬嗎?你炒股。可以讓證券公司記賬嗎?你不付現金,公廁都不讓你上! 靠,還敢跟我要錢?有理是嗎?好,老子問你,剛才記帳地時候,你們有欠條嗎?有擔保人嗎?有抵押物品嗎?什麼都沒有,現在贏了跟我要錢?” 曹伊凡等人都戰斗准備說不出話了,沒想到楊銳會這樣質問,偏偏道理上他說的對,程序上……他說地也對。 “這……不是同學間嘛,大家手續都簡單,剛才你們記帳地時候,也沒有說不行啊。”曹伊凡放低姿態商量。 “再說鄭洋也可以算是擔保人啊,她剛才都作證我們可以出得起錢的。”有個下了一萬的人據理力爭。 鄭洋雖然已經有所准備的,可是這個時候也很尷尬。 楊銳嘿嘿一笑,“你說的有意思,我認得比爾蓋茨,我知道他很有錢,我擔保他可以拿得出一萬億美金的錢,可是請問,這樣我就能做他地擔保人嗎?沒有合同,沒有抵押,就憑我的作證,銀行就會給我幾百億美金的貸款嗎?你白癡啊?” “**!你們有個屁地合同啊!你還以為你這有法律效果啊!”蕭堂方怒道。 “對呀!我這本來就沒有法律效果的,那你們還找我說個屁啊?”楊銳以屁還屁,“還有,你們這些廢柴,過來看清楚!” 楊銳指著桌子上垂下的那一張紙,除了大家賠率和口號外,在最底下,還有一排小字______其實湊近看也不小,只是遠遠看只能看到大字。 “本活動解釋權歸楊銳所有。”楊銳讀了一遍,“看到沒有?別又說我蒙你們,誰是楊銳?我才是楊銳,對于,你們不要清楚、應該問我嘛!現在當然是我的解釋為誰。” 楊銳的朋友一方,都是一陣暴汗,沒想到這家伙那麼狡猾,做生意的話,肯定是奸商一個! 那十多個人無語,只能怪自己沒有看清楚,還能怎麼樣?可是又不甘心。 最不甘心的是蕭堂文,他狠狠的說:“楊銳!你等著,你聚眾賭博,我會向學校舉報你、向公安局舉報你!” 楊銳嗤之以鼻,“切,嚇唬我?當我小孩子啊?聚眾賭博?嘿嘿,第一,今天所有人沒有一個是我邀請來的,不存在我糾集人賭博的前提:第二,地盤也不是我的,我不是開賭場的;第三,我沒有營利目的,既沒有賺任何人一分錢,也沒有收取入場費。請問,這樣能算聚眾賭博嗎? 至于撒了十萬、八萬,那是我有錢,喜歡散財,讓大家一起娛樂助興,讓今天的活動更精彩而已。不像你們,沒錢就算了,別想著坑蒙拐騙啊,這樣我會鄙視你們的。“ 大家聽了都狂汗,這家伙還真不是蓋的啊。怪少得把那一萬多塊退了,原來為了省大頭啊!還消滅了證據。 狡猾,非常之狡猾! 蕭堂文和兩個買一萬的、曹伊凡幾個更是差點暈倒。明明他們是有錢的,卻被說得坑蒙拐騙裝有錢! 跆拳道協會的會員們過來收拾打掃了,收有人都只好離開。 看著十多個人郁悶的離開,其他都笑了,雖然賠了七萬,可是省下十萬,還是讓人心情舒暢不少。 鄭洋看了楊銳一會兒,搖頭歎息,給出評語。”奸詐!” 劉佳想起他當著大家的面摸陳紫悅的事情,忍不住說:“下流!” “狡猾!” “詭辯!” “無恥!” …… 其他幾個女生覺得有趣,笑起來跟著一個來了一個評論。 薛云賀也忍不住笑道:“還有浮蕩!” 余俊點了點頭:“還有猥瑣!” 方偉笑眯眯:“還有風騷……” 日啊,風騷都出來了!楊銳都忍不住要暴打他們幾個了。 “靠!都來挖苦我一個!我被人打了、還損失慘重,居然沒有一個人來安慰我!” “你活該!”眾人異口同聲笑罵。 楊銳無語,“好吧,那這個奸詐、下流、狡猾、無恥、詭辯、浮蕩、猥瑣、還風騷的倒黴蛋,為了對你們造成的麻煩表示歉意、對你們的支持表示感謝,決定請你們吃午飯,不知道各位厚道、高貴、老實、純潔、善良的人們,有沒有興趣去呢?” “不吃白不吃!”大家笑著說了出來之後,又忍不住問:“你還有錢嗎?你哪里來的那麼多錢啊?” 一行人在吃午飯的時候,楊銳又收到了一個陌生電話。 每次陌生電話都有麻煩,楊銳干脆不接,但是電話又打了過來,只能到一邊去接聽。 “哈哈!楊銳,還記得我嗎?紫悅、紫琪的外公。” “原來是你啊……找我什麼事?”楊銳差點把袁志峰的名字叫出來,忙轉移話題。 “呵呵,你當面不答應我,實際上已經開始追紫悅了。不錯,聽說你們今天比武了?” “暈,你又知道?你未免太多管閑事了吧?”楊銳有點無奈。 “呵呵,你們炒作了一周,我都知道了,今天也讓袁風去現場看了。聽說你實力一般,但是出招很流氓啊。” “……” “袁風說你好像是故意輸給紫悅。為此你還要輸十幾萬?嘿嘿,你小子還算有心。我就不計較你占紫悅便宜的事了。” 楊銳沒想到這家伙還派人去看了,下次非禮陳紫悅也得找沒人的地方。“你就是來奚落我?” “不是,我答應給你錢嘛。你現在輸了那麼多,不需要補給嗎?哈哈,等會袁風會在深大去找你,你把帳號給他,我先給你轉二十萬應急。” 聽了這話,楊銳愣著了,靠,還真的給我錢去泡你孫女啊!不拿白不拿,反正陳紫悅那家伙不領情,他們也是一家的。不過,我不能收黑社會教父賄賂啊,起碼不能留下痕跡啊。 “我要現金!” 袁志峰愣了一下,然後笑道:“沒問題!”

上篇:【第22章 你濕了,我硬了】     下篇:第24章 以泡妞的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