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33章 其實我是學雷鋒】  
   
【第33章 其實我是學雷鋒】

“你小子夠奸詐的啊,我給你二十萬,你卻賴賬十萬!” “嘿嘿,彼此彼此啊,我說你給我個百、八十萬,我可以考慮追陳紫悅,你才給我二十萬,還是因為紫悅的關系害我輸的,趁我要錢的時候出招,你才夠奸呢。” 在袁志峰的書房里面,楊銳和袁志身大小無良相對一起奸笑了一陣。 “楊銳,你賴賬的行為,我不是很贊同,我知道你是故意輸給紫悅的,所以我給你二十萬讓你支付賠償。二十萬你應該足夠了,還有多,為什麼你要賴賬呢?”袁志峰淡淡的問。 楊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老爺子,我也沒有要你贊同啊,這是我的決定,為什麼我要你贊同呢?我又不是你的傀儡。” 袁志峰目光之中精光一閃,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了,楊銳的話,讓他感覺到一股初生的牛犢不怕虎的自信,他的心情也年輕了一點,輕松了許多。 尊敬讓人有滿足感,可當尊敬變成敬畏,久而久之就會讓人無味了。 “呵呵,好,有意思。不錯,你是我喜歡,看好的年輕人,但你不是我的傀儡,呵呵,我也不需要傀儡。”袁志峰露出了贊許的微笑,“那……就當我是一個忘年交的朋友吧,說說你的理由吧?我想了解一下你們年輕人的想法。” 他地態度讓楊銳滿意,不過也更把他當成老狐狸來看。 楊銳笑眯眯的說:“老爺子,其實我很傳統的,我是跟你們老一輩的處事方法來做事的啊。” “哦?” “其實,我是學雷鋒。” 雷鋒?賴賬,是學雷鋒?袁志峰覺得自己地神經短路了一下。 “嘿嘿。”對待同志像春天般的溫暖,對待敵人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這可是雷鋒同志說地,我就是這樣的處事方法啊。 那些支持我的人。雖然只有一小部分,可因為我的放水輸了錢,我把他們的本金都退回了,其他人的賠付我也沒有少一分,不過像蕭堂文這樣一次性就壓住五萬,他已經不是為了助興,而是故意針對我了,既然如此,為什麼我要對他們客客氣氣的呢?“ 袁志峰愕然,沒想到現在的年輕人會跟他提起雷鋒,不由笑歎了一聲。“據我所知,你這個人猥瑣、自私、無恥都有那麼一點,好像就沒有大公無私,想不到你還敢自比雷鋒,真不要臉啊!” 楊銳暈了一下。這老頭也是,哪有當面這麼說人地?反正他也覺得袁志峰不是什麼一身正氣地人,所以在他面前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嘿嘿,袁老爺子,我只是說學雷鋒的這種處事方式,沒有說我是雷鋒啊。” “我在想……”袁志峰看著他,“你把紫悅當成朋友呢……還是當成敵人呢?” “哈哈,你說呢?” “我不管你們年輕人的事情,你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來找我,如果成為了紫悅的男朋友,呵呵,會有很多好處地。”袁志峰露出狡猾的笑容。 楊銳淡淡一笑,“我知道,袁家,陳家都不是一般人,如果成為了紫悅的男朋友……呃,應該說成為她地老公,我在事業,財富等方面可以少奮斗幾十年,不過我是有原則的,如果我不喜歡一個人,是不會為了錢,為了利益勉強自己的。” 袁志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多了幾絲贊許,“好吧,我也不催你,讓你們順其自然的發展好了。雖然我比較看好你,喜歡你做紫悅的男朋友,不過如果你真的為了錢而去追紫悅,我也最多是給你點小利,讓你逗逗紫悅開心,不可能真的讓她嫁給這樣的人。” 楊銳嘿嘿一笑,“你又怎麼知道我現在不是裝出來的呢?說不定我心里就是想要錢,只是欲擒故縱,故意裝出來清高的樣子呢?” 袁志峰一愣,隨即說道:“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時間久了,自然會了解你的。” 楊銳也沒有再說什麼,雖然他覺得袁志峰似乎有很大撮合自己和陳紫悅的心,不過他自己並不看好。 “無論如何,你都是我看好的一個年輕人,這些年我看好的年輕人不多啊,像蕭堂文,他祖父跟我交情很好,對他我也算是看著長大的。不過他遠不如你的才智,容易激動,心胸狹窄,不夠機智……缺點一大堆。”袁志峰感慨起來。 “這幾年我就比較看好袁風,所以也讓他學著做很多的事情,你是另外一個,你跟袁風不是相同的道路,你的發展會比他更大,我認識你不久,可是已經越來越看好你了。” 雖然袁志峰說得比較含糊,不過楊銳已經知道他的身份,略一琢磨,便明白他的意思,是想要把袁風培養成他地下勢力的接班人。 “下午有個酒會,為嫣嫣演唱會慶功,會有本地很多名流參加,你也不小了,該學著為以後鋪路著想,多認識一些有錢人,對你以後的發展是會有很大作用的。”袁志峰說著打了一個哈哈,“暴力的事情要低調,賺錢的事情則可以高調。” ‘暴力的事情要低調,賺錢的事情則可以高調。’ 楊銳在心里默默琢磨要了一下他這句話的含義。暴力可以不僅僅是黑社會,可以泛指一切非法活動,賺錢也不僅僅是賺錢,可以是賺名聲,利益等,或許這是現在國內社會很多富豪的寫照和准則吧。 楊銳沒有拒絕,跟貝臻一起留在袁家,酒會是在下午二點,他們在十二點多的時候,先吃了一頓飯墊著。 袁嫣和貝臻、陳紫悅幾個女孩子仿佛有說不完的話,抓緊時間說個不停,讓陪著一邊的楊銳和陳紫琪插不上嘴,他也已經知道了,原來袁嫣和貝臻以前中學是同學,關系很好,袁嫣也在深大上了兩年學,後來有機會,便輟學前往香港發展。 小家伙陳紫琪繼續她姥爺的奸詐,小小年紀居然守口如瓶,在她們幾個面前,絲毫沒有露出她和袁志峰先找過楊銳的事情,更沒有說他們想要撮合楊銳和陳紫悅。 不過,她們三個聊天起勁的時候,小家伙也拉著楊銳問個不停,追問楊銳和她姐姐進展如何?為什麼不抓緊?並指點了楊銳許多討女孩子歡心的技巧。 小家伙地表現,讓楊銳大為歎服,這哪里還是幼齒小蘿莉啊?簡直像是一個什麼都懂的大女孩,電視和網絡,讓小朋友們都變得越來越早熟了。 一點過後,陸陸續續開始有客人來了。 袁志峰除了是地下勢力教父之外,同樣有很多正當的生意,而且正當生意占據大部分,所以。他也算是一個富豪,雙重身份,加上強大的關系網,使得許多比他更有錢的人都對他敬讓三分。 今天袁老爺子情況,來的自然非富則貴,用楊銳的話來說。都是有錢佬!開來的車,全部都是名車地豪華系列,奔馳,寶馬,賓利,蘭傅基尼,凱迪拉克,勞斯萊斯,保時捷,法拉利……要是開日本車來地,肯定是秘書助理什麼的,外面的小弟都懶得搭理。 袁嫣是主角,自然少不得好好的化妝打扮一番。 袁志恬年紀和身份擺在那里,不會親自到門口去迎接賓客,只是在花園里面笑著等候,而賓客們也沒有哪個有怨言,能受到邀請的,都代表有一定地地位,也代表袁老爺子還把他們當成友人。 袁家的管家已經把今天酒會承包給了一個大酒樓,一些都准備有序,酒席全部是在花園里面。 貝臻和陳紫悅她們都陪著袁嫣去了,楊銳認識的人有限,干脆一直跟在袁志峰身邊,楊銳沒有什麼身份,袁志峰不便向賓客介紹他,不過也利用機會向他簡單介紹一下那些賓客的來曆。 楊銳見怪不怪,不是董事長就是總裁,要不就不當官的,起碼也是局長以上的身份,他沒有興趣,也記不住那麼多。 雖然袁志峰沒有介紹楊銳,不過能來這里的賓客,都是人精,察言觀色,也知道袁志峰很器重楊銳,對楊銳的態度都很和善,也不敢小瞧,暗暗把楊銳當一號人物,准備以後留意他的身份。 這樣的場面,可以認識很多大人物,所以也有不少跟袁志峰交情比較深的賓客帶著成年的子女來,其中蕭堂文自然是少不的了。他是跟著他父親一起來的,雖然表面上斯文了很多,不過那眼神反而加拽。 當他看到楊銳還在這里,還陪在袁志峰身後,眼睛里面不禁泛起了爐火,心里不平的覺得:楊銳憑什麼在這里? 咦?他們也來了?蕭堂文有多少斤兩,跟袁志峰一樣,楊銳也很清楚,所以他直接無視這自認牛叉的家伙,他的目光看向了進來的兩個賓客,他沒有想到的兩個人。 對于楊銳的無視,蕭堂文更是惱怒,只是礙地父親在,只能強忍著,陪父親上前問候袁志峰。

上篇:【第31章 這家伙很欠扁】-【第32章 春夢爽歪歪】     下篇:【第34章 欲哭無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