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69章 埋頭美女姐姐懷里  
   
第69章 埋頭美女姐姐懷里

楊銳心里暗笑,又不是真的弟弟,別說袁嫣了,我都有想法,如果能夠近水樓台先得月的話,嘿嘿…… “是啊,我們是清楚,可是你也知道,我很喜歡姐姐你。”楊銳說著,剛才厚著臉皮裝作無意識的抓住了貝臻的柔軟的小手,“可是我跟紫悅之間,飛庫E#^$^#手打現在兩個人都沒有來電,哪里能讓袁老爺子、袁嫣得償所願啊?所地我估計,她現在是把你這個優等美女,作為假想敵離間了再說。” 楊銳摸著貝臻滑嬾的蔥白玉手,不禁暗暗贊美,多麼柔嫩修長的小手啊,這應該是彈鋼琴自造美麗音樂的小手,可惜現在天天跟鍵盤親密接觸。要是把我當成鍵盤多好啊…… 貝臻正琢磨著袁嫣的事情,一個是她的多年好友,一個是去年剛認的干弟弟。她自然希望大家都沒有騙自己,是和睦相處。 “你真的沒有騙我?”貝臻懷疑的看著楊銳,她評估了一下袁嫣跟楊銳的人品記錄,還是覺得楊銳更像是一個狡猾的人。 楊銳一臉無辜,“姐,我怎麼會騙你呢?”他心里暗道,我又沒有說她說的是假話,我只是說她是想要離間我們,難道不是嗎?最多只能肯德基誤導,而不能算是騙吧? “好,我現在打電話給嫣,免提大家一起說清楚。”貝臻可不是小女孩,能夠被輕松騙到,所以她拋出了這麼一句。 楊銳無奈,只能低聲說:“姐,其實……和高利貨接觸。是有地。” 貝臻臉色一邊,冷冷的說:“那剛才就是在騙我了?”她又發現這家伙不知道什麼時候抓著自己的手在撫摸,忙抽了回來。 “也不是騙你,我只是怕你擔心,所以沒有跟你說而已,你還記得劉佳吧?” 剛來報道的時候,楊銳就介紹她們認識了,兩人也是一見如故,雖然沒有經常單獨聯系。也是見過幾次面地。 貝臻聽人又上援下推出劉佳。沒好氣的產:“你有什麼話,直接給我一次性說完,別東拉西扯的想要轉移話題。” “劉佳前些天請假了,假期過了人也沒有回來,上周我就到她家去看了一下,結果發現她家欠了很多高利貨……”楊銳雙聲情並茂的把劉佳的事情說了一遍,把自己請袁老爺子幫忙,和另外找了一個親威幫她們還高利貨的事情說了一遍。 聽了這話,貝臻倒吸了一口涼氣,三百萬啊,別說楊銳這樣的大一學生。就是對于她來說,也是一筆巨款了。 “她家怎麼會欠那麼多錢?怎麼會要你還?你小小年紀,哪里借到那麼多的錢啊?再說。你欠了這麼多錢,你怎麼還?”貝臻一連串地問題。 楊銳聳了聳肩膀。“這事你可以向劉佳求證,唉,她們都這樣了,你說我不幫她可能就要出事了。現在我只是自己想辦法,沒有告訴父母,飛庫E&&^**%手打劉佳他們家能不能還,以後再說了,先幫他們渡過難關,至于我債務,自然是我借來的,如果我也是高利貨來還高利貨,那不是把問題搞得嚴重了嗎?所以你放心,我地債務是乾淨的。” 貝臻已經把惱怒都轉為了對他的擔心,也覺得袁嫣可能從老爺子那里知道說楊銳找高利貨的,所以就認為他是賭博吧?畢竟借高利貨的很多都是國灰賭博。 “你真的能夠背得起那麼大的債務?”換貝臻扶著他的肩膀了。 楊銳做出了辛苦的樣子:“姐,我也好辛苦,可我只能堅持……” 看著近在咫尺的美女姐姐,如此親近的距離,已經能夠讓他聞到淡淡體香,讓他情不自禁的撲倒在貝臻地懷里,嗚咽著說:“唉,可是事情已經如此,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啊……” 看他一個大男人這樣樣子,貝臻有點好笑,可是一想他到底才八、九歲,還有著青春的熱血沖動,沒有在社會上闖蕩久了地成年人飛庫E$&%&*&網站、那種瞻前顧後的理智與冷漠,這是值得鼓勵的。也正因為他還年輕,肩膀還稚嫩,勉強撐起大難題已經難得,會有脆弱一面,也是很正常的, 女人都有天生的母性情懷,貝臻本來就楊銳大好幾歲,又把他當弟弟,自然充當起了安慰的角色。 她輕輕的拍著楊銳的後面,安慰說:“別怕你能這麼做,已經很難得了,這也是很好的鍛煉,堅持住,你會得到更大的成長。” 楊銳埋頭在貝臻的懷里裝哭,但是臉貼著柔軟誘惑,讓他情不自禁的把臉向下磨蹭,感受自己的臉在兩團脹鼓鼓的彈性豪乳上面的憐惜感,臉的感覺比手更加細膩、真切,磨蹭了幾下,他就能分辨出貝臻只穿著睡衣,里面沒有戴胸罩! 鼻子流鼻血是沒有科學根據的,不過某處大充血和流口水,則是楊銳現在真實的寫照! 貝臻在說些什麼,楊銳已經沒有心思聽了,他的注意力都在臉上,心跳得飛快! 天哪,這是他第一次跟女孩子如此親密的接觸,比那天晚上跟劉佳的親吻似乎還有刺激得多。跟他同歲的劉佳,無論是身體發育,還是女性魅力,跟成熟性感的貝臻,都不是一個級別,自然會有更加大的誘惑。 此時此刻,楊銳心里充滿了掙紮,那就是要不要隔著睡衣含一下美女姐姐的小櫻桃! 一個正義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面說:“絕對不行,貝姐是把你當弟弟,你怎麼可以如此禽獸呢?” 另外一個邪惡的聲音在他腦海里面反駁:“只是士姐姐,干弟弟,只要有愛,一切皆有可能。此時此刻,如果我不這麼做,那連禽獸都不如呢!” 正義聲音繼續抗爭:‘不行,這樣太過分了,貝姐會鄙視你,以後都不會理你了!” 邪惡聲音繼續蠱惑:“別怕,綜藝節目還有安全之吻,這樣隔著衣服,連零距離都不算,就當不小心好了,貝姐說不定就被我打動芳心了呢。張嘴吧!張嘴吧!” ………… 在楊銳內心被正義和邪惡念頭前列的時候,貝臻見他安慰了幾句都沒有瓜,只是在自己懷里亂蹭,以後他壓抑流淚,也沒有太在意,只是……被一個年輕異性男子在自己胸前磨蹭,她有了陣陣異樣的感覺。 她發現接觸似乎太直接了,隨即,她想起自己起床後就在電腦前,因為休息不用用去學校,所以根本沒有換衣服,聽到袁嫣的電話之後,更是生氣,直接等楊銳過來,根本沒有留意自己沒有穿胸罩! 貝臻馬上臉紅了起來,也不知道楊銳發現滑,保能暗暗祈禱,希望他還是一個純潔的不懂人事的男孩子了。 她用力推了楊銳一下,把他推直坐好,嬌嗔了一句:“好了,你是一個男人,就該有點男人的樣子!”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感覺胸前似乎有點濕痕,仔細看了一下楊銳的臉上,已經沒有淚水,不過眼睛微微有點現在,似乎真的流淚過,臉上更是苦悶。 殊不知楊銳眼睛的紅,乃是因為色心造成的;而臉上的苦悶是因為他內心經過苦苦掙紮之後,正張開嘴在尋找櫻桃的時候就被推開了;至于留在貝臻胸前的,自然也不是流淚,而是因為剛才對于肉包子、小櫻桃的垂涎欲滴,造成口若懸河、流下的口水…… “姐姐說的是,。”楊銳心里暗道,貝姐說要有男人的樣子,是不是暗示我要直接一點呢? 可惜貝臻沒有領悟到他的岐義分析,接著說出了自己的看法:”你也不小了。做事情應該有自己思維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劉佳家里無力還錢給你,你一個怎麼還這筆錢?” 楊銳只能收拾起自己的浮蕩心思,認真的說:“當時沒有想太多,只想幫他們度過難關,讓他們別出事。不過事後我已經想了你說的情況,如果劉佳家無力償還,那就要我還了,所以,我已經做好了准備,相信我自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 貝臻看著他,過了一會兒才說:“你為什麼會對劉佳那麼好呢?你對紫冷冷淡淡的,莫非就是因為劉佳?你喜歡她,所以才幫她還債?” 這話在劉佳面前可能承認,可是在自己還有企圖、有想法的美女姐姐面前,自然不能承認了。他以正義凜然的口氣說:“我跟劉佳同學多年,有困難當然要幫,如果是姐姐你有這樣的困難,我也一樣會義不容辭的幫忙!唉,誰叫我是一個好呢?” “真的?”貝臻似笑非笑的說:“就怕有人打著別的主意,我來推測一下,某人喜歡某人,而某人喜歡某人,所以某人利用這樣的機會,算計著某人要是還不起債、只能以身相許抵賬,是不是啊?” 楊銳汗顏,干脆厚著臉皮說:“那我先向你以身相許好了,這樣你就不會亂想了。”

上篇:第68章 美女姐姐很生氣     下篇:【第70章 福利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