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86章 劉佳來訪  
   
第86章 劉佳來訪

凌雪爬起來看了一下他的傷口,沒有看到明顯的血跡,才放心。

“呵,原來你真的是怕這里不老實而尷尬,想要先自己解決呀。我還以為你故意打開一個色情目錄想要勾引我呢。”凌雪輕聲笑道。

聽了她的話,楊銳汗顏不已,原來我其實是沒有關閉那個文件夾啊!“唉,我這下糗大了,什麼秘密都被你知道了。”

凌雪摸了摸他的臉,笑道:“是啊,你什麼都讓我知道、看到了。”

楊銳想想也是,兩人現在已經有了這樣的關系,那算得了什麼?

剛才的激情勝過理智,現在激情完了,他開始顧慮更多了。“雪姐,我們、我……”

凌雪伸手捂住了他的嘴,輕輕在耳邊說:“什麼都不要說,我們只是互相沖動而已,你不用負什麼責任。”

祉楊銳沉默了,她又柔聲安慰說:“你不用在意,也不用覺得有什麼內疚。我差不多比你大十歲呢,你還是第一次,我剛才都說了,算起來還是我占便宜呢。

這表安慰讓楊銳哭笑少是,他摟住了凌雪,低聲問:“我們這樣……完了?算一夜情??”

凌雪揚了揚眉毛,輕快的說:“那要怎麼樣?你不會是要我做你的性伴侶吧?”

楊銳忙說:“我不是這個意思。”

飛“其實,我們一起經曆這銀行搶劫、你又救過我。我覺得,我們可以做朋友。”凌雪認真的說,然後靠庫在了他的身前,低聲說:“小傻瓜,別想那麼多,飛庫網站你還不到二十歲,我都快三十了,我們不可能做戀人,你手應該去找屬于你的年輕女生。做情人的話,我都覺得對你不公平,所以我們還是做朋友比較好,你不用硬給打自己拴一個包袱。”

楊銳想了一下,也是,大家剛才更多是出才生理的需要,做朋友或許是比較好的選擇。

“有個故事你應該聽過,從前有個人坐船過河,過了河之後,他覺得很感謝那條船,所以就背著船走……呵呵,或許你覺得我讓你嘗試了男女交歡的滋味,很感謝我。但不需要把船背著,也許有一天再需要過河的時候,可以再乘船……”

楊銳也已經相同了,聽了她這句話,不禁心里一動,忙問道:“雪姐,你的意思是,我們做朋友相處,但是我想要過河地時候,還可以……”

凌雪嬌媚的白了他一眼,微微嬌嗔:“我只是讓你不用為我背上心理負擔的舉例。你可不要亂想,雖然你今天讓我好像快要死了一樣的舒服,但是我說過。我們不能只是做性伴侶的。”

聽了她這話,看到她酥軟無力的樣子,楊銳也充滿了自豪,還好自己第一次沒有丟臉。

怕楊銳父母回來。休息了一陣之後,兩人就起身清潔。

凌雪叮囑他明天自己把紗布拆了就可以了,然後小心一點,過兩天就能全部好了。

看著她收拾好一切要走了,楊銳輕輕擁抱住了她,低聲說:“雪姐,先不要去診所。讓那醫生請個保安吧。還有,下次如果只有你一個就不要上班了。還有,飛庫整理如果再遇到搶劫的,主動把錢給他們,破財水災,不要讓自己受到了傷害……”

凌雪聽了一陣感動,輕聲答應,“放心吧,我比你大呢,我知道該怎麼做,做知道你不可能每次都及時出現,以後我會小心的。”

兩人對視微笑了一下,眼睛里面都有一絲溫馨。

“好了,我自己出去了,你不用跟著。”凌雪提了東西跟他告辭。

楊銳知道她地意思,在外面被人看到不好,也就沒有送她,點了點頭:“以後有空我會去看你的。”

“恩。”

在凌雪走了之後,楊銳覺得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如果不是術上整整齊齊(凌雪剛才收拾的飛庫手打他平時不收拾),空氣中還有女性的氣息,他真地以為剛才地豔遇是自己的春夢、YY.

開了窗子透氣,楊銳又坐在了電腦前。回味了一下剛才的滋味,他直接把那個“飛機搖杆驅動程序”的目錄刪除了,心里暗歎,還是真實地過癮啊!

正當楊銳還回味得很爽的時候,門又響了,他感覺仔細看了一下電腦,沒有開什麼不對的文件夾了,這才過去開門。

“佳……佳?”楊銳看到門口的居然是劉佳,不禁大為驚訝,心里也沒有來由的有了一絲緊張、慚愧。

劉佳看到楊銳,沉默了一會兒,才說:“不讓我進去嗎?”

“哦,不是,快進來!”楊銳忙讓她進來。

心里暗暗嘀咕,她什麼時候來的,不會看到凌雪出去吧?

在客廳里面坐下,楊銳給她倒了一杯水。

劉佳對比上次,他一回來不讓自己去他房里,這次卻讓自己的客廳說話。是因為昨晚我的話、還在生氣嗎、還是因為……

“剛才,我看到有個女孩子從你家出去,好像有點面熟……是你……親威?”劉佳今天一天都覺得沒勁,最後還是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買了一點水果來看楊銳老媽。

她想要找楊銳說清楚。可是又不知道說什麼好,大家根本沒有什麼承諾,自己沒有答應他什麼啊,而且,除了那天晚上,他也沒有再輕薄過自己,也沒有特別找過自己,能說什麼?特意過來問他是不是真地喜歡自己?那豈不是成了自己喜歡他了?豈不是讓他更加驕傲了?

國灰心里彷徨不定,讓劉佳來到了楊銳家之後,又充滿了猶豫,在沒有想好說什麼之前,她一直在樓道里面,沒有過來,甚至一度想要打道回府。

剛才看到凌雪從楊銳家出去,讓她有點驚訝,她是知道楊銳沒有姐姐的,跟半個月前一樣,這會兒應該只有楊銳一個人在家,這個有點面熟的成熟美女是誰呢?在哪里見過?

女性本能的敏感讓劉佳在看著凌雪走了之後,猶豫了一陣,就鼓起勇氣過來了。

聽到她的話,楊銳知道她肯定是看到了凌雪。她覺得面熟,凌雪也會覺得她面熟吧?不過看樣子兩個人是沒有說過話。

他當機立斷,決定直接地說:“不是我的親戚,你真的是見過她,就是半年前,那次銀行搶劫,她排隊在你後面,後來我們在公車上面也見過的。”

這一提示,劉佳馬上想起來了,“哦,記得了,就是你偷看人家胸部、還讓人給發現了的那個姐姐啊!”

楊銳有點尷尬,不過心里暗道,現在豈止看胸部,都已經那個什麼了。不過他還是知道有的可以直接說,有此內容還是要有馬的(打馬賽克)。“對,就是她。”

“她……怎麼會在你家啊?你們認識?很熟啊。”劉佳說這話的時候,心情隱約有一絲酸意,她自己也分辨不出為什麼自己會這麼關心。不過說這個話題,總比原本她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好多了。

“她是一個診所的護士,昨天我幫我媽去診所拿藥,碰到搶劫的,最後我雖然把他們打跑了,不過也被他們的刀子傷到了。昨天她已經幫我包紮了。”楊銳坦然的說,干脆再說多一點:“還有就是因為我長得比較帥,大家趁機親熱了一番。”

劉佳輕啐了一口:“你就不能正經一點啊?你傷在哪里了?”

她已經習慣了楊銳的吹牛誇張,所以前面的話相信,但是後面一句,就覺得他不是吹牛就是故意想要氣自己。

“給你看看你的傷,要緊不?”劉佳緊張的到了楊銳的身邊,需要護士上面來換藥,在她看來肯定不輕了。

楊銳古怪一笑:“你真的要看?我的傷在大腿呢,人家護士敢看,你敢不敢看?”

劉佳當然不信他這句話,“到底傷在哪里?給我看看。”

“你自己要看的啊?”楊銳站了起來,直接對著她就脫起褲子來。

他其實是因為剛剛大膽了,由男孩變成男人,讓他覺得自己成熟了,所以了自信大膽了起來,要不然肯定不好意思在認識多年地劉佳面前解褲子。

“啊_______!你干嗎?”

劉佳以為他要耍流氓,捂住眼睛驚叫著跳開了。

楊銳繼續脫,拉下褲子,才說:“拜托,我不是暴露狂,有脫光,我里面穿著內褲呢。這就不敢看,那你去海邊不是也要捂住眼睛了?”

聽到楊銳這麼說,劉佳才不和開手指縫,從里面偷瞄了過來。看到楊銳果然並沒有脫光,而且腿上真的包紮有傷,才放下了手,走了回來。

不過她沒有凌雪那樣自然的蹲下細看,只是低聲問:“還好吧?要不要緊?”

“我能來開門,不用拐杖,還能瞞著父母,你說呢?”楊銳提起褲子,歎息了一聲:“唉,今天不得不在兩個美女面前脫褲子,真是光輝形象散盡呀!”

劉佳見他說不嚴重才放心下來,聽了這話,不禁抿嘴一笑。

“對了,她來了很久嗎?”劉佳想起自己在外面徘徊了十幾二十分鍾,好像沒有看到她進來呀,換藥不用多久吧?

上篇:第85章 第一桶“精”     下篇:第87章 以女朋友的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