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170章 反推倒】  
   
【第170章 反推倒】

楊銳跟著來到樓上的時候,袁嫣已經站在走廊一端,正看著她。

“叫我上來干嗎?”楊銳隨意的問了一句。

袁嫣指了指一個房間門:“這是客房,你今晚就住在這里,里面有浴室。還有什麼需要,再告訴我。不過保姆是鍾點的,晚上不住在這里。你想要你吃東西什麼的,我只會告訴你廚房,得你自己動手。”

說完之後,她就進入了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了。

這樣就完了?

那麼曖昧的對我勾手指、引我上來,就是要告訴我睡哪個房間?既沒有一點旖旎,甚至來一點陰謀都沒有?

楊銳拍了一下額頭,進入了客房房間。

這個房間設施齊全,看起來也不小,不過跟袁嫣自己的房間相比,還是小了很多。

楊銳簡單的看了看,脫了衣服去洗澡。洗完澡躺在床上,他有點感慨,這次來北京,已經分別在三個女孩子的家里過夜了,這不能不說是別人難以想像的事情,可惜只是說著好聽,過夜也還是自己一個人啊!

對于陳紫悅和唐羽靈,他不便有什麼過激的想法,可是袁嫣到底是有過一夜情緣的,平時不會多想,但現在在她的家里,一起孤男寡女的在一個屋簷下,心里難免回憶起那晚的情形。

要說一夜銷魂的具體情況,其實沒有人可以真的記得住,能夠記住地,無非是爽還是不爽之類的概念而已。

正想著事情。床頭的電話竟然響了起來!

這是分機?找的是袁嫣?

楊銳沒有接。

過了一會兒,電話還在響,他試著拿了起來。

“搞什麼東東?打電話也不接?一點禮貌都沒有。”

一接聽電話,就傳來袁嫣抱怨地。楊銳沒來得及解釋。她已經繼續在說:“馬上過來我的房里!”

“你的房里……”楊銳還沒有說完,電話已經掛斷了。

什麼意思?有好戲?楊銳不敢多奢望,不過對于她的邀約,心里還是有幾分興奮的,無論怎麼說,跟她一起聊聊天,也比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強啊!

馬上穿好衣服,來到了主臥室門前。

他剛剛敲了一下門,就聽到袁嫣在里面說:“門沒鎖,自己進來!”

伸手擰了一下。門果然沒有鎖。楊銳自己推門進去了。

“找我有什麼……

楊銳還沒有看清楚里面的情況,話才說到一半,就發現有一個噴霧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防狼噴劑?!

腦子里面閃過影視里出現過的這個東西。楊銳趕緊閉上了眼睛,他可不想眼睛刺痛。所幸的是,因為他對袁嫣始終帶著一絲提防,所以,在噴霧到達眼睛之前。已經先閉上了雙眼!

不幸的是,眼睛沒有感覺到刺痛!

眼睛沒有感覺到刺痛當然是好事,可鼻子則吸入了一陣清香。好像比較濃地香水味,又好像是空氣清新劑的味道。但實際上……

楊銳在倒下的那一刻,腦子里面只有一個概念,以後什麼他媽地香味都要百分之二百的警惕!

沒錯,是藥物!雖然跟上次張國平、陳燦用的迷香似乎不是一個味(上次他只是吸入少量,但是同樣一種東西。

不知道過了多久,楊銳感覺到眼前有點恍惚,依稀看到一個美麗的倩影在自己面前移動。

他努力想要睜開眼睛,卻覺得頭腦昏昏沉沉、眼皮很重。好像是睡覺睡到關鍵時刻、做夢想要醒來一樣,內心仿佛清醒,卻始終無法讓自己真正的睜開眼睛。

這是誰啊?我怎麼睡地那麼著了?

這個人好像很熟悉啊!

是佳佳麼?

好像不對?

羽靈?

也不對?

陳紫悅?

也不像?

袁嫣?

也不像?

近了一點,好像是……

貝臻姐姐?

她怎麼會在這里啊?

楊銳覺得自己腦袋儲存有限,很多東西都想不起來了。

他有迷迷糊糊起來。

又好像過了一會兒,楊銳感覺頭臉一陣清涼,他不由得舒服的“嗯”了一聲,大口的吸了一口氣,就好像是悶熱無比地天氣里、當頭澆下一盆冷水一樣的舒服勁!

“阿嚏!——”

一個噴嚏打完,楊銳還是閉著眼睛,但是感覺眼皮沒有那麼重了。

“嘿嘿,舒服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他的耳邊想起。

楊銳努力睜開了眼睛,還是不能完全的睜開,有點眯著眼睛。

依然是一個美麗的倩影,不過這會沒有那麼恍惚了,只是有點朦朧,然後逐漸的清晰了起來。

不是貝臻,是袁嫣。

楊銳看著袁嫣似乎把一個濕毛巾扔到一邊去了,正笑眯眯的看著他。

他皺起了眉頭,我這是怎麼了?

我們坐車回來……陳紫悅有事先走了……我在袁嫣家住……洗完澡……袁嫣打電話叫我過來……打開門——

想到這里,他記起來了,自己打開門之後就昏迷了過去,應該是受到什麼攻擊了!只是他不記得是什麼攻擊了。

他暗歎了一聲,我還是不夠小心啊!

早知道她是狡猾的小狐狸,我為什麼不先預測一下自己地遭遇就送上門去了呢?

這家伙,前一會兒還在語重心長的教育我不應該心機太重。回來沒多久,就在算計我了!敢情就是想要讓我放松讓你得逞啊!

“喂,醒了沒有?還裝糊塗啊?”袁嫣坐在床上,笑嘻嘻地看著他。

思考了這一會兒。楊銳已經清醒了大部分,也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現在就是要搞清楚自己的狀況了。

他沒有回答袁嫣的話,努力看了看周圍的情況。這一看讓他吃了一驚!

他發現自己居然是側躺在袁嫣地大床上面,而袁嫣正蜷腿坐在床上看著她、身上只穿著睡衣。

我不是做夢吧?

她把我弈昏,只是把我弄上床?

現在已經……吃干抹淨了?

我的天哪!

我的好嫣嫣啊,你來誘奸、強奸、通奸都好,就是不要迷奸我啊!我一點感覺、一點回憶都沒有呢!

楊銳覺得事情太不可思議了,他想要伸手擰自己一下,看看會不會痛。以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可是一動之下,他發現不對勁了!

我的手……

我的手怎麼在後面?

他努力動了一下,使勁扭了扭頭。終于發現了一件事。果然,那麼好的事情只有在夢里!現實是,自己被她綁住了!

靠啊,剛才還在回味推倒她的銷魂,現在反而被她推倒在床上了。還真的是“推倒”啊!

楊銳閉上眼睛。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再次正看眼睛。看著面前的袁嫣,只是這樣看著有點別扭。

“說吧,你到底要搞什麼花樣!”

袁嫣一直饒有興趣的看著他,見他終于出聲了,才笑吟吟地說:“你說故事的時候,不是把自己說得好像007詹士邦一樣厲害嗎?我有點不信,所以就試了一下,沒想到一下就把你迷倒了。”

“我沒有說我像詹士邦一樣厲害,只是碰巧反應快一點而已。至于你。我是因為對你不設防,才讓你得逞的。”楊銳淡淡地說:“還有,你現在這算是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袁嫣故作不解。

“你現在綁著我的手、綁著我的腳,還……脫了我的衣服,這算什麼?”

楊銳說這話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在發現手被綁在後面之後,他接著發現腳也不能動,說話地時候,有察覺到自己的衣服也被扒了!

“嘿嘿……你說呢?”袁嫣伸手摸住了他的下巴,一副女流氓地樣子,“冬弟弟,你現在可是我砧板上的魚肉了,我想要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你!”

楊銳聽了她的口氣,有點汗顏。

這口氣那次在香港的酒店里面,也聽到過,不過那次因為藏在衣櫥里面,只是聽到她和貝臻如此開玩笑,現在則是正面看到了她的模樣。

該死的是,他因為從來沒有碰到過女孩子調戲自己的情況,袁嫣這口氣、這態度,加上與平時或清純、或狡猾的模樣有巨大反差,竟然讓他的身心有點興奮!

“好吧,那你想要怎麼玩我?”

楊銳讓自己看著她地眼睛說話,分散她的注意力。同時背後的手開始輕輕使勁。

什麼繩子綁得住他啊?

可是,很快,他就感覺出來了,這不是繩子,而是手銬!

在武警支隊練槍的時候,他也了解過手銬,而且他自己更是有被銬住過的經驗!那次唐羽靈扮成按摩小姐、在溫柔攻勢下,就成功的把楊銳從後面反銬住了。

又來這東西?楊銳暗暗郁悶,上次把手銬掙脫了,可手腕也勒痛了。他現在暗暗使勁之下,不由更加郁悶了,袁嫣不知道哪里找來的手銬,總結不是鏈子的,直接是鋼塊銜接的,根本無法掙脫!

“怎麼玩你?不用急,我不是說過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嗎?我不是說過會在你沒有防備的情況下才出手嗎?嘿嘿,今晚就是我報仇的時候了!”袁嫣得意的笑了起來。

上篇:【第169章 夜宿】(下)     下篇:【第171章 妖嬈誘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