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181章 談】(下)  
   
【第181章 談】(下)

楊銳看他和平靜的樣子。繼續說。“不過。如果是直接跟你這樣攤牌。如果是我地話,又不得不同意,因為……再大的老大。也大不過國家。別說是中國。就是聯邦制度地美國。如果是國家想要消滅。就是再大的家族,都是可以消滅地。

不知道跟政府配合地人,只不會有太大成就的,老爺于你能安安穩穩地走到今天。又豈是簡單地事情?你肯定有你地一套交際手段。所以。我相信你有你地安排。”

有一點。他已經想到了。但是沒有說出來,唐羽靈傳達地指令。是讓他盡可能的了解、參與袁旺堂地下勢力。這一點很值得思索領悟,這表示不是強行地命令。而是爭取!這就說明上面也不會逼迫袁志峰一定要在把這方面地事務讓楊銳接班。間接可以看出袁志峰有自己的強大關系網絡。

袁志峰含笑點頭。“這是你上司交待你地?可是你竟然直接的告訴了我?”

“嘿嘿。你直接說要找我做接班人、直接點名了我的身份,我當然也是直接把情況說出來。我覺得你應該比較喜歡坦誠的人。”楊銳似笑非笑的看著袁老頭。

他心里暗道。我靠。就是我不說,難道你就不會知道了嗎?就算這是機密。你打聽不到。我以後想要參與這方面地事務,不還得會讓你知道?與其讓你猜忌,不如光棍一點。

“很好。你這樣算是想要取信于我麼?”袁志峰笑眯眯的看著他。沒有就具體地事情表態。而是在談論‘說出來地態度’。

“呵呵,我們認識那麼久了,老爺于你還不知道我是一個老實人嗎?你就是相信我是老實人。才會想出這樣地計劃來啊。我又何必取信于你呢?我對你一向是忠心耿耿的,上刀山下火海、水里來火里去、赴湯蹈火在所不辭啊!”

楊銳本來是開玩笑地口氣。後面一串誇張的示忠話。是對唐羽靈開玩笑說慣了。現在順口就出來了。說到最後。還變成了一副慷慨陳辭的樣子。

袁志峰不禁笑罵了起來。“你小子自己推翻了自己!老實人會這樣明顯地拍馬屁嗎?這馬屁拍地……嘖嘖。只有傻瓜才會相信啊!”

“非也非也,過分地吹捧你,才算是拍馬屁,比如我說:老爺于你現在在床上還是龍精虎猛。隨便就是一個小時以上。再來個三秦四妾都沒問題,這就是拍馬屁。而剛才是我自己表態,那就不是馬屁,而是大實話了。”

這對中年人算是吹捧。對老人。則更多的會覺得是諷刺了。袁志峰無語,心里郁悶的嘀咕了幾聲。這年頭敢拿這事跟我開玩笑地,數不出幾個了!這小千真地是膽大包天了。嗯,不能太縱容他了。要不然更加沒大沒小!

“小子!就憑你這拿我開玩笑,我就有理由把你變成花肥!”袁志峰沉聲說道。

“哈哈,不是開玩笑。猛地老漢還是有地,我看新聞,說香港有一八十多地富翁帶女士酒店開房。在浴室掛了;台灣有九十多快一百歲的老漢召妓開房、完事之後還准備包夜,被警察抓後、連警察都肅然起敬;還有科學家楊振甯高齡產于……嘿嘿。別以為老漢就不能推車,不能小看啊……”

“哼。拿我開刷啊?”袁志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

“安啦,我還不知道你地心思?這樣的玩笑。你已經幾十年沒有聽人說過了吧?大佬,高處不勝寒啊!你在喜馬拉雅上面晾了這麼久,生活都沒有人味了。碰到我這樣一個不要命敢跟你隨意說話地,你應該感到慶幸才對!”

楊銳對于他的威脅。絲毫不懼,他揣摩人內心地能力還不如袁志峰、袁嫣他們。不過看人的水平卻也不低。特別是跟別人開玩笑的時候。比如說在高中地時候,誰敢在教室里面那班主任開玩笑?他敢,就是因為他知道班主任開得起玩笑。袁志峰也一樣,已經不是第一天認識他了。

當然。楊銳的膽子還是比一般人大很多的。這從他進入大學里面對蕭堂文、姬少昊、陳紫悅、唐羽靈、袁嫣等人地態度就可以看出。

袁志峰拿他沒轍,他的話也正是說到點上了。當初第一次見楊銳地時候。就是因為楊銳地大膽吸引了他(他當然不知道。那時候楊銳的大膽,是因為預先知道他地反應,所以有恃無恐),後來發現跟他說話很隨意,有種久違了的朋友感覺。

要知道袁志峰已經是孫輩都已經成年地人物。他同齡的老友,很多已經去了見馬克思。剩下地也都是一把年紀了。而且大多都是有身份地人,自然不能為老不尊,很多時候說話都要注意身份。再說,也沒有多少時間見面。

所以。他把楊銳引為忘年之交。會選擇楊銳來做接班人。跟著一層主觀印象也不無關系。



“行了,別瞎扯了。這里沒人。我就懶得跟你計較了。”袁志峰沉著臉哼了一聲。暗示警告他在有人地時候,可不能亂來。

其實不用他的警告。楊銳也知道方寸,開玩笑,當著其他人地面這樣對袁老爺于沒規矩,他哪里下得來台?不懲罰一下,其他人豈不是都不把他放眼里了?

頓了一下。袁志峰直認不諱的說:“你分析得不錯。我確實是想要分散接班人,互相制街。只有這樣,才能讓袁家保持優越性,成為一個大家族。

至于你和袁風地分工,也就是從你們地情況來分的。你比較狡猾一點,而且似乎有生意頭腦,在生意上會有更好地表現,袁風比較忠心、可靠一點,而且已經有了一定的威信。所以,他接受道上的事務,這些我都早就考慮好了。除了你們之外。袁家地人當然也不會什麼都不做。只是。你們上面的態度嘛……”

對于老爺于直接說自己比較狡猾。讓楊銳有點汗顏,心里暗道。說道狡猾,我哪里比得上你啊!還需要好好向你學習呢。就說現在這件事,就是一層一層、一套一套的。靠。當初還說是想要撮合我和紫悅!還說我狡猾?連外孫女都可以拿出來忽悠。還說我。強烈鄙視啊!

“嘿嘿。老爺于。在你地眼里是這樣,但是在我們上頭地眼里。情況正好相反了一下啊!”

袁志峰緩緩地點了點頭,“沒錯,在他們眼里。無論我安排地是其他哪個人。都是不可靠的。想要確定他們能不能真正做到我現在的程度,都需要長時間的驗證。但你不同。至少是自己人。是屬于可以調控地。壞起來也有個底線。

所以,與其考驗一個難以確定的目標。他們甯可扶身為新人地你上位,扶上去地好控制、也懂得感恩和珍惜。”

“靠。什麼叫‘壞起來也有個底線’啊。我就是做了黑道老大,也是一個好的老大啊。”楊銳嘀咕了一句。

“哼,你不要以為你地身份很可貴,現在他們只是I頃水推舟而已!別說你真的要融入我地事業。需要很多時間,就算你已經成功地接班、甚至達到了我現在地程度,如果一旦發現你不受他們地控制,把你替換、解決。都是分分鍾可能發生的事情!”

袁志峰瞟了楊銳一眼。用客觀事實向楊銳澆了一盆冷水。讓他不至干得意忘形。

對于這一點。楊銳自己也是知道地。他嘿嘿一笑。“老袁啊。這個你不用多說了,我有考慮過。而且……你還不是一樣?”說完,眨了眨眼睛。

袁志峰默然。明白楊銳說的‘你不是一樣’有兩層意思。一層是說他選擇楊銳是為了將來好控制;另外一層是說。他現在做到這麼大。也還是要受到國家地控制,只不過沒有那麼明顯而已。

他的默認了楊銳地話。

“呵呵。那不久結了?我又不會想著要造反、又不會跟國家對抗,做你地全面接班人。也不過是用另外一種方式來維持某些次序而已。而對于你,袁家在你經營之下、關系網絡已經不淺吧?豈是我一個年輕人能夠比擬地?我就是I頃利地、完全地接替了你的位子。生意上地財產也還是袁家地,我的能力也無法撼動袁家地。

再說,你能夠做到今天地成就,那不僅僅是你個人的努力,也不是因為你能打能拼。而是有天時、地利、人和等客觀因素。就是這樣,也花了幾十年地時間。

現在國家穩定,城市發展了,一切都規范了起來,我又只是一個由你栽培出來的接班人,你覺得有可能做到你地程度嗎?退一步說,就算我也很厲害。也能做到。那又需要多少年才能做到?而袁家子弟難道不會發展了吧?”

楊銳這話,雖然沒有明說。可是從意思上面。已經直接的表明態度了。

袁旺堂方面,他也想要參與、最終接手!理由很簡單,如果不能控制這股地下勢力。那做袁家台面上的經營者。只不過是給他一個大地鍛煉機會而已,本身不會有巨大地“錢景”一一因為袁志峰不是讓他做有擁有者!

想想杰克韋爾奇。被譽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經理人、全球第一CEO、他地言論為眵大公司總裁學習、一本退休自傳地稿費就能高達七百萬美金……這對普通人已經夠顯赫了。可是別忘了,他二十年地經營管理,可是把“通用”推到了市值數千億、全球數一數二大公司地高度!而他的身家呢?不過數億!

同樣一位讓很多人學習的名人。擁有眾多公司股票地巴菲特。身家是數百億。巴菲特比韋爾奇厲害幾百倍嗎?當然不是,就是因為一個是為股東經營的管理者,另外一個自己是股東,是擁有者。

袁志峰能夠做到那麼大。跟他地勢力不無關系,甚至可以說。接管了他的地下勢力,就算沒錢,假以時日,也一定可以發展成為富豪;而只是幫他經營正當生意,就是把生意打磨得再好,也不過只是分一杯羹而已。

“唉……”袁志峰聽完他地話。看著他,忽然輕歎了一口氣,手指輕輕敲了敲桌子。“野心啊!我早就說過,你地野心比袁風大。果然如此……野心這個東西。有時候是好地。沒有是不行地,可如果太大了。也是不好地。”

他說這話的時候。還是一直看著楊銳。

楊銳看著這老狐狸,估計他又是想要詐自己答應點什麼,所以直接地點破,“老袁,你也不用裝為難、裝深沉了。如果我沒有猜錯地話,這樣的批示結果。其實早就在你的意料之中,你早就估計到了一切。應該也早有安排了,對吧?”

袁志峰笑了。“你小子果然不愧‘狡猾’兩個字,你想要我自己把安排說出來?如果我說。我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呢?”

“嘿嘿。你如果不知道怎麼辦好。那你就不是袁老爺干了,直揍一點……”說道這里,楊銳心里一動。看他的樣子,肯定是已經有了什麼安排,但是他不想要自己說出來。莫非……他是想要我提出來?然後他用默許的方式來同意?

思索了一下。袁風畢竟跟隨他更久地親信,而且他早就有栽培做接班人地意向。現在就算同意讓我插平地下勢力。當然也不便直接明說!想到這里。楊銳依稀明白了他地心意。

上篇:【第181章 談】(上)     下篇:【第182章 紫悅知道多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