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九十一章 凌雪】  
   
【第九十一章 凌雪】

楊銳在聽到女醫生打招呼的時候,已經覺得聲音有點熟悉,可是他在這里沒有認識的人,以為可能是昨天白天跟貝臻出去時候和貝臻打過招呼的人,也沒有太在意。等女醫生說出第二句話的時候,他的耳朵再次覺得熟悉。

這讓他很好奇,為什麼自己會對一個陌生人的聲音這麼感興趣?怎麼會覺得這個聲音熟悉呢?可是有不像是剛剛聽過的聲音。出于好奇,已經坐起來的他,把目光盯緊著簾子。

那個女醫生掀開布簾、不等進來,只是露出一個頭,已經讓楊銳愣住了。不是因為這個醫生長得太漂亮,更不是因為長得太恐怖,而是因為這是一個他認識的人,一個跟他有過很親密關系的女人!

楊銳怎麼也沒有想到,已經大半年沒有消息的凌雪,竟然會在這里遇上!

老實講,楊銳並沒有找過凌雪。不是他不想、也不是他沒有時間,更不是上手的女人就覺得不在乎了。而是因為凌雪走得太突然了,讓他沒有一點線索來找。

和凌雪的相處,真正算起來的時間不多,因為平時一個要上學,一個要上班,沒有多少交集,不同于劉佳、貝臻她們,也不同于唐羽靈和袁嫣。所以,在那幾個月的時間了,一般都是楊銳回家的時候,就會抽空到診所去看望凌雪。而他六月去的時候,凌雪已經不辭而別了,就留下了一封書信。

對于。凌雪的離開,楊銳心里也是悵然若失地,甚至也很後悔,後悔跟凌雪在一起的時候,對她個人的情況了解得太少了。以至于她走了,連打聽她的地方都沒有。或許有一個,凌雪的前同性女友蘇玉芳,而那是楊銳不想看到的人,凌雪也說了和她分開了,當然不會去找蘇玉芳打聽。

那個時候。楊銳只能樂觀的告訴自己,和凌雪的緣分。來自三次的巧合,兩次的共患難。在茫茫人海之中,這已經是非常低地幾率了。所以,他相信和凌雪還是有很深的緣分,相信總有一天,會在中國地某個地方再次巧遇她。

現在看到凌雪,讓他真的感覺到“巧遇”,真巧。從來沒有想過她會來到西部小鎮,而且竟然還和貝臻成為了鄰居。可是略一思索,又覺得她會住在這里,也是很正常地,因為無論是楊銳、還是蘇玉芳,都不可能會跑來這里、會想到她在這里、會在這里找到她。所以。她想要避開認識的人,選擇這樣偏遠的小地方,實在是很正常。

聽到女醫生也情不自禁的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楊銳再沒有懷疑,沒錯!這就是凌雪,就是他不知道消息、只能靠著緣分默默等待的凌雪!~

楊銳迅速從炕上溜了下來,馬上來到了凌雪的面前,雙手抓住了她地肩膀。

“阿雪……真的是你!我不是做夢吧?”

見到楊銳出現在這里,對于凌雪的震撼,更是比楊銳還要大,她只是聽說是貝臻的干弟弟,雖然知道貝臻以前是深大的、跟楊銳一個學校,可也知道他們相差多屆,哪里知道貝臻的干弟弟就是楊銳啊!

“我……你認錯人了……”在被楊銳抓住地時候,凌雪已經清醒了過來,身體搖晃了一下,勉強的說:“我不知道你說的阿雪是誰……”

楊銳自然不相信這話,他激動之下,一把抱住了凌雪,開心地說:“雪姐!不用說了,我知道就是你,這半年來,我一直相信我還會再見面的,果然,我們有巧遇到一起了,這說明我們的緣分很深,你不承認也沒用!”

凌雪掙紮了一下,低聲說:“喂!請你自重,我是醫生,你再這樣,我要叫了,我要跟貝老師說了!”

聽她的口氣認真,楊銳呆了一下,放開了她,然後坐會了炕上,攤開手,笑了笑:“OK,我沒有什麼……我只是見到你太激動、太開心了……你怎麼跑到這里來了?”

凌雪低著頭,來到他的旁邊,打開了醫藥箱,低聲匆匆的說:“貝老師說你的手受傷了,讓我來替你處理一下,請給我看你的傷處。”

對于她如此客氣的語氣,楊銳雖然覺得不習慣,但相遇的驚喜,還是讓他沒有在意。很配合的把雙手伸了出來,並笑著說:“呵呵,沒想到我們再次見面,還是要你幫我包紮傷口,你還記得我們第三次見面的時候嗎?那時候也是你幫我包紮傷口。”

凌雪低著頭查看他的傷口,沒有說話。先是拿出工具,小心的幫他清理手指甲深處的泥沙。

楊銳咧著嘴,沒有叫疼,還是在和她搭話:“雪,你在這里開了一個診所?不錯呀,以前是護士,現在自己是醫生了。”

“你在這里生活還好嗎?應該會很不習慣吧?”

“貝姐說你帶著孩子……”

見到凌雪的時候,楊銳驚喜沖開了一切,但是現在逐漸的冷靜下來,也考慮到更多了,見她不肯和自己相認,跟她說話也不肯吱聲。他的心里也開始理智的分析起來,而說到“孩子”,他忽然覺得自己挺敏感的。

凌雪還是沒有說話,好像在全神貫注的幫楊銳清潔指甲里面的泥沙,只是她的手也有微微的顫抖。

“孩子……是不是我們的?”

猶豫了一下,楊銳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從凌雪的態度,他可以知道她不想說,可是從種種情況來看,他都覺得這是很有可能的。

首先,凌雪和他有關系之前。只是和蘇玉芳在一起,女人是不能讓女人懷孕的。其次,他們兩個有第一次關系,距離現在已經有一年地時間,女人懷孕一般是九個月。知道凌雪離開是六月,最後一次見凌雪是四月底,那時候三個多月還看不出來。而現在應該是已經生下小孩三個月左右。

問完問題之後,楊銳心跳飛速,對于凌雪會不會回答、答案是什麼,他自己也很矛盾。他既然想要聽到肯定的答案 ̄ ̄相信任何男人都不想聽到。女方在和自己交往的時段,懷了別的男人的孩子;他又有點怕聽到肯定的答案 ̄ ̄他現在才二十一歲。結婚都是太早的話題,何況有小孩?這未免太沉重了一點。~

問題已經問到這樣了。凌雪不可能再沉默了,她要是再裝作沒有聽到,反而太欲蓋彌彰了。所以,在楊銳問完之後,她以不快的聲音回應到:“你這個人很沒有禮貌!我有老公的,如果不是看在貝老師的份上……哼!你再胡說八道地出于調戲,我立刻回去告訴貝老師!”

聽到她說她有老公。楊銳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他沒有聽到想聽到又怕聽到地肯定答案,雖然覺得她的話不大可能是真地,可是心里還是堵得慌。難道她不願意跟我相認,就是因為她有老公了?難道她不是遠走到陌生的地方,而是很老家相親的人結婚了?

凌雪的情緒讓她的動作大了一點。加上楊銳的身體一顫,她手里的小鑷子,插入了楊銳地指甲里面。已經差不多清潔完了的指甲,最後一個流了一點血。這讓她的心戰栗了一下,而偷偷看楊銳,他竟然好像沒有知覺的樣子,這讓凌雪的心情很複雜。

“是這樣啊……”楊銳勉強露出了一絲笑容,“恭喜啊,男孩、女孩?一定向你一樣漂亮吧?叫什麼名字?”

雖然心里不好受,不過他自己也明白,他和凌雪之間,本來就沒有任何的約定,她也不是他地女朋友,雖然在他正式有女朋友之間就成為了他的女人,也是他的第一個女人、她地第一個男人。可他沒有給過人家任何的承諾和保證,兩個人在一起,更像是互相需要的取暖,而不是拍拖。所以就算她真的嫁人生孩子了,也只能微笑祝福她。

凌雪偷偷注意楊銳的表情,聽到他問的話,淚水都在眼眶中打轉了,不過她還是忍住了。生硬的說:“跟你不熟,不用告訴你。”

楊銳沒有再說什麼了,以前只是相信緣分能讓大家再相聚,能讓大家更親近。可事到如今,情況已經有了大不同了。

他心里暗暗自我安慰,無論如何,知道阿雪住在這里了,以後也可以來看望她。

雖然凌雪的態度冷淡,還是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凌雪,可看她幫自己清洗傷口,擦藥水的模樣,楊銳還是宛如看到了一年前幫自己敷藥的凌雪。

他又再次開口,不過這次沒有再追問凌雪的情況了,只是淡淡的敘述,敘述自己這半年多的遭遇和變化。

在楊銳大致講完之後,凌雪也已經把他的傷口處理、包紮了一下。然後低聲說:“傷不嚴重,包紮只是為了不讓你晚上碰疼,明天就可以自己拆除了,然後擦一點藥水就可以了。”

說完,她把東西收拾了起來,放進了醫藥箱里面,快步從里屋出去了。

“雪……我能去看你麼?”楊銳沒有追出去,只是對著外間問了一句,他知道她能聽到。

外面的凌雪依舊沒有回答,很快就開門出去了。~

短短一會兒的時間,楊銳卻好像比今天一天的跋涉還要辛苦,好像用盡了力氣一樣。任由自己倒在床上,他苦苦思索著為什麼。

相逢的快樂沒有維持幾分鍾,卻帶來了更大的苦惱,與其這樣,還不如不要碰面,起碼還能給自己一個幻想、期待的美好空間,現在則不得不面對現實了。

凌雪應該真的就住在邊上,她回去不久,貝臻就回來了。剛才她會來得比較遲,應該是在幫貝臻看扭傷的腳。

“怎麼樣?我看看你的手!”貝臻回來第一件事,就是看楊銳地手。

楊銳在聽到她開門的聲音。已經收拾起了自己的情緒,這是自己的情債,不能連累貝臻沒有好心情。他笑了笑:“醫生已經把里面的泥汙都剔出來了,也包紮了。你看,好像裹成一個粽子了,今晚就是想要實戰咸豬手都不行了。”

貝臻笑眯眯的拿過了他的手,嘖嘖稱奇:“咦?這是人手嗎?這分明就是咸豬手嘛!”

雖然已經告誡自己收拾好心情,在貝臻面前不要想起凌雪的事情,可楊銳的嘴還是管不住的問起來關于凌雪地事情。

“你真的在看著小孩啊?多大地小孩啊,離開一會兒。還要你看著?”裝作漫不經心的,楊銳從旁側擊。打聽凌雪地情況。

“你說凌姐的的小孩啊?”貝臻笑了起來,“你小子……別胡思亂想。雖然是一個小帥哥,不過人家才三個月大,還是吃奶的嬰兒呢!”

小帥哥,三個月大的嬰兒!

這兩個消息,讓楊銳心里振奮了一下,三個月的時間,跟他和凌雪在一起的時間剛好吻合。他覺得很大可能這個是自己地孩子。

兒子?哈,我就有兒子,當老爸了?雖然還沒有確定,但楊銳感覺很奇特,似乎沒有剛才想的那麼沉重、那麼大壓力。

“哈哈,那才更是要小心呢!如果……凌醫生不在。他豈不是要找你吃奶?”楊銳怕泄露自己的目的,忙按照自己平時的性格開了一句玩笑。不過在說凌雪的時候,差點把‘雪,字說出口。到了嘴邊才改成‘凌醫生,。

“你以為人家小孩向你一樣色啊?”貝臻拍了他一下,上炕脫衣服、拉被子准備睡覺。

楊銳幫著拉被子,繼續裝作無意地問:“既然才三個月大,怎麼沒有其他人看呢?她老公、婆婆什麼的不在嗎?”

“行了,你現在是傷號,這些粗活就讓姐姐我來吧。”貝臻笑著把拉被子的‘粗活,全包攬了,讓楊銳自己脫衣服就好了。

“說起來凌雪姐挺堅強地,她也不是本地人,以前也在深川工作過,比我先來幾個月。她來到這里的時候,就已經懷孕幾個月了,而那個禍害的家伙並沒有和她一起,她自己一個人。她一個外地女人,也不容易,張羅了一個小診所,也主要是診斷,但是自己沒法賣藥,加上這里窮,她的收入很微薄。”

貝臻在拉好兩床被子、和脫衣服的過程里,介紹著凌雪的情況。

“因為都是外地人,她跟其他的志願者也都很熟悉,我來的時候,她的肚子已經很大了,還是自己一個人,我和她都是一個女人在外地,也都在深川呆過很久。所以我們兩個很快就熟悉了,後來我看她太不方便,就幫她雇了一個保姆,一直照顧到她月子結束。呵呵,也就是因為這樣,人家才會這麼晚親自跑到我的家里來幫你看傷呢。”

楊銳認真的聽著她的話,聽到貝臻說凌雪肚子六、七個月的時候,還是自己一個人,他心里酸酸的,有種要掉眼淚的沖動,但現在也只能忍著。

“唉,她男朋友真的不合格……”楊銳指桑罵槐的批評自己。

“可不是?她這樣一個外地人,又是一個未婚媽媽,很不容易。可是我聽她說,並不怪她男朋友,甚至她男朋友都不知道她懷孕的事情。而她自己也早就發現了意外懷孕,是她自己甘願生下來的。”女人討論家長里短的八卦,是最拿手的、最熱衷的,就是電腦黑客的貝臻老師,也不例外。

楊銳苦笑了一聲,喃喃的說:“為什麼不告訴她男朋友呢?”

貝臻沒有聽出他是自言自語,以為是問她,邊接著說:“這你就不懂了。當女人很愛一個人的時候,是不願意給他制造壓力的!聽凌姐說,她和他男朋友在年齡、身份等方面都不太合適,她覺得她男朋友應該可以和比她更年輕漂亮的女孩子一起,她只會拖累他的發展。所以,她很珍惜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時間,對于為他付出的一切,也都是心甘情願的。

就好像她發現自己懷孕了一樣,不想利用這樣來留住男友,反而靜靜的走開,到一個她男朋友找不到的地方,默默的祝福他。唉……只是她這樣的犧牲,也不知道值不值得,換來的是要她自己獨自撫養一個小孩啊。”

聽了貝臻的話,雖然不是很完整,但結合起來,楊銳已經能夠知道大概了,凌雪的離開,正是因為她發現自己懷孕了,而又不便、也不想讓他負責,又不忍把孩子拿掉,所以自己一個人走開了。她今天的拒絕承認、說自己有老公,也就是想要讓楊銳死心,而不想因為孩子,讓楊銳內疚而跟她一起!

能有這樣的女人對自己,還有什麼不滿足的?楊銳之前的難受、苦惱,早就一掃而光,心里只有對凌雪的慚愧和感激。

“既然她的診所不賺錢,為什麼不到大城市去開呢?”楊銳問了一句,心里思索著。

貝臻白了他一眼,把燈關了,“大城市里面診所是賺錢,可是對于一個單身女子來說,更加難以立足,她在這里的診所,還是跟我的培訓一樣,無牌的,只是附近居民圖比醫院便宜才來看病的呢。你以為那麼容易啊?”

“如果你想幫她的話,我倒是有辦法。”楊銳暗暗汗顏,明明是自己想要幫,卻要用貝臻的名義。

“怎麼幫?”

“我不是有個投資公司嗎?資金已經有不少了,但是投資的項目還不夠多,在我國,醫療跟教育一樣,是沒有講價的行業。你看深川,別說那些所謂的公家、實際上已經被私人承包的正規大醫院富得流油,就是那些民間資本的私營機構醫院,在比大醫院便宜很多的前提下,也賺得缽滿盆滿。

我因為不內行,之前沒有考慮過,如果凌醫生懂、又願意的話,我的公司可以跟她合作,投資讓她來管理的醫院,呃……規模可以從小一點開始。雖然我是股東,但我敢保證,肯定比她在這里賺的多。”楊銳說話的時候,不敢露出了狐狸尾巴,所以,故意展露了一點資本家的貪婪之色。

貝臻笑了起來,“喲!我們楊銳果然長大了啊,來一趟便宜地方,都能讓你找到商機啊,大膽又心細啊。她也是我在這里的好朋友,只要你們都有好處,無論誰的好處多一點,我都樂意看到。行,我找個機會跟她說一下!”

楊銳暗暗松了一口氣,不過他估計凌雪要是知道是自己的意思,肯定不會答應,所以他決定,還是要單獨找一個時間,和凌雪好好談一下。

上篇:【第九十章 美女醫生】     下篇:【第九十二章 早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