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一百〇三章 說話小心】  
   
【第一百〇三章 說話小心】

看到楊銳過來,他們幾個的神情各異,錢多多是不爽的把頭轉開,蕭月是直接的看著他,相信了楊銳上次沒有騙她,果然是深大的、果然是認得蕭堂文。而錢軍的表情則是沒有表情,估計他在思索著要不要和楊銳打招呼,讓他當著一群年輕人的面叫楊銳師叔,他實在難以叫出來啊!

另外一個女生表情只是有點驚訝,只有蕭堂文一個熱情的站了起來迎接。

“楊銳?真的是你啊!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蕭堂文迎著楊銳,很熱情的拍著他的肩膀。

“是啊,我也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你。”楊銳笑了笑,又壓低聲音說:“蕭兄,好久不見,怎麼好像很久沒有看到你追紫悅了,莫非已經成功了?哈哈,可別把我這個媒人忘記了啊!”

他和陳紫悅因為一起開公司,經常有接觸,自然知道她和蕭堂文沒有任何的聯系,現在是故意裝蒜。

聽到楊銳的話,蕭堂文有點尷尬的拉住了他,然後小聲的說:“楊銳,你幫我出的主意很好,不過現在的結果嘛……跟之前的設想,有了一點的不同。”

“哦?”楊銳看著他,不知道他指的是什麼。

蕭堂文有點不好意思的低聲說:“你不是讓我公開的追求別的女生來刺激紫悅嗎?呵呵,我照著你的要求做了,也像你說的公開對她很好,堅持在校園里面追求她。比避諱讓紫悅知道。本來是為了刺激紫悅,讓她後悔,可是到後來……我覺得她比陳紫悅更加適合我,現在已經不是假的了,她真地成為我的女朋友了,我喜歡更她在一起,我已經不再追陳紫悅了。”

楊銳有點匪夷所思,當初純粹是信口開河的指點蕭堂文,沒想到他不僅僅真的照著自己的方法做了,而且戲假情真。已經喜歡上了用來刺激陳紫悅的假女友,反而因為這樣。讓他解脫了對陳紫悅多年的期盼了!也算是無心中幫了他。

世事難料啊!楊銳暗地里感慨了一聲,然後看了一下席中不認識的那個女生。估計是蕭堂文的女朋友。長得還真的不錯呢,應該也是深大地學姐,有點眼熟。

“行啊,這個也很漂亮,不比陳紫悅差嘛。恭喜、恭喜!”長得是不錯,不過跟陳紫悅比當然還是有差距的,但當著人家地面。楊銳還是“衷心”的誇獎了起來。

蕭堂文掩飾不住地得意,擠眉弄眼的說:“嘿嘿,不錯吧?我的眼光當然不低的……其實我要多謝你,是你讓我找一個不差的來刺激陳紫悅,要不然也不會找到她了。”

“切!兩個大男人還竊竊私語,玩斷背啊?”錢多多因為對楊銳不滿。而跟蕭堂文又不熟,所以也沒有給誰面子,直接嘀咕了起來。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他們坐著的幾個人都聽到了。

“多多,沒禮貌!”錢軍沉聲說了她一句。

蕭月對蕭堂文的女朋友歉意地笑了笑,他女朋友則無所謂的笑了笑,然後朗聲對他們兩個說:“你們兩個斷背男,就算交情很好,也不用在大庭廣眾之下親密吧?哈哈,楊銳,還認得我麼?”

她的話很大聲,楊銳和蕭堂文都有點汗顏。

在走過去之前,蕭堂文最後低聲說了一句:“楊銳,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哪壺啊?”

“你知道的!”

楊銳知道他指的是不要說他以前苦追陳紫悅的事情,雖然在校園里面很多人知道,但他更主要地還是在學校之外。

楊銳笑嘻嘻的過去,看著蕭堂文的女朋友說:“這位是蕭大嫂吧,你也久仰我地大名啊?”

蕭堂文女朋友和蕭月都抿嘴而笑,錢多多則撇嘴說:“自戀狂!”

“哈!看來你一點都不記得我了,我們也算認識的呢。”

蕭堂文忙介紹說:“楊銳,我先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好朋友楊銳,深大的學生,這位是錢叔叔,我妹的同學的父親。”

他雖然不是什麼才俊,但那樣的家庭出身,一定的禮儀素養還是有的,介紹人的時候,先從長輩介紹起。

錢軍的處境有點尷尬,他已經確定這就是楊銳,也知道楊銳肯定認出他來了,他不知道該不該主動打招呼。要他當著面叫師叔,實在難以啟齒,可如果裝作不認識的話,等楊銳叫出來,會更加丟臉。

出于對宗主的尊敬,他還是站了起來,鄭重的向楊銳伸出了手,只要開口的時候,楊銳已經先開口了。

“咦?這不是錢總嗎?我們在彭思凱彭董那里見過的啊。”

錢軍也很上道,一聽楊銳這話,知道是給他台階下。雖然沒有在彭思凱那里見過楊銳,但彭思凱是誰他自然很清楚,他們的身份是一樣的,聽到楊銳這樣的稱呼,已經明白了楊銳的意思。

“對、對,我正覺得眼熟呢,果然是楊先生啊,幸會、幸會。”錢軍暗暗松了一口氣,以生意上的朋友的身份公開論交,對他來說,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保持尊敬,別人也只會覺得他是為人客氣,而不會有任何尷尬。

他們能坐在一起吃飯,錢軍的身份,就算以前不知道,也肯定已經介紹過了。所以,聽到楊銳竟然和錢軍認識,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錢多多更是眼珠子差點飛出來。

蕭堂文多少更清楚一點楊銳的事情,知道他現在跟袁志峰有關系,對于他認識錢軍,也更快的接收了。

“哈哈,沒想到你還認識錢叔叔,那真的是巧了。”蕭堂文繼續介紹說:“這是錢叔叔的女兒,也就是我妹的同學,錢多多小姐。”

楊銳微微一笑。對錢多多眨了眨眼睛,“呵呵,錢多多小姐,我們是認識地。還有這位是令堂……妹吧?蕭月小姐,我們也是認識的。”

錢多多對楊銳似乎還有不小的怨念,氣鼓鼓的哼了一

誰跟你這樣的人認識?“

蕭月則聽到楊銳稱呼她為蕭堂文的“令堂”張大了嘴巴,只等聽到“令堂……妹”的後面一個字出來,才吐了一口氣,有點好笑。

蕭堂文也想起了剛才她們先發現楊銳進來的,點了點頭:“是了。

沒想到你們也是認識的。這是我女朋友鄭洋,別告訴我。你也是認識的啊!“

這個帶著穩重笑容地女孩子,楊銳有點面熟。聽到“鄭洋”這個名字,也似乎有點耳熟,但他的重心根本沒有在校學,沒有多少業余時間是在深大校園里面度過地,對于很多同班同學都有不太熟的,何況只是同校地學姐?一時間也想不起來了。

不認識不代表楊銳不會裝模作樣,這小子一幅恍然大悟的樣子。

“原來是鄭洋學姐!我說這位美女怎麼這麼眼熟呢,你可是鼎鼎大名啊。”

蕭堂文已經讓服務員加了一個位子,在他和錢軍的中間。

鄭洋則似乎沒有被楊銳糊弄過去,反而笑著追問:“真的嗎?那我是哪個系的?”

“哈哈……”楊銳搖頭笑了起來,心里暗暗嘀咕,這鄭洋也太不識趣了。已經給你面子了,竟然不給我台階下。這麼咄咄逼人,難道是學法律的?

看了一下蕭堂文。再看了一下鄭洋,楊銳忽然想起了他們兩個的聯系之處。不錯,是有聯系地,當初認識蕭堂文的時候,是因為他的挑戰比武。而比武的時候,就有新聞系的女生模擬采訪,其中一個就好像是叫鄭洋。只是時隔一年多,以後又沒有單獨見過面,也沒有什麼交集,忙碌不停的楊銳,哪里記得那麼清楚。詳見卷二第84章〕

鄭洋也是一臉地笑容,她覺得楊銳是用笑容來掩飾,其實根本不記得。

楊銳忽然一收笑容,“我當然記得,去年……不,應該算是前年了,那時候我和堂文兄比武、不打不相識,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新聞系的學姐你就有關注采訪。”

鄭洋拍了拍手:“不錯、不錯,我還以為你已經不記得了呢,沒想到你地記憶力也那麼好啊。真應該學新聞傳播啊!”

楊銳笑了笑,然後掃視了一圈,“對了,你們怎麼會都來到這里了呢?這好像不是一個大城市啊。”

他每個人都掃過,並沒有特指誰,但好像每個人都問了。

錢軍淡淡的說:“還不是為了我這喜歡惹事的寶貝女兒。”

“誰喜歡惹事了?”錢多多不滿的說。

蕭月馬上解釋說:“你還記得那天我們是一起出來旅行吧?結果遇到了迷路了,被困在山里面兩天,我們找不到人,只能打電話求救。錢叔叔先趕到,把我們救了出來,我哥他們也來了。現在那兩個同學已經先回去了,我們休息一下也要回去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真的要小心啊。”既然錢軍是有原因而來的,楊銳稍微放心了一點。

“對了,楊先生,你怎麼會在這里呢?”錢軍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

其他幾個人也都有點好奇,大家的目光都看著楊銳。

~

錢多多本來是仗著老爸在這里,想要把那天在火車上受的氣討回來,可是沒想到楊銳竟然認識父親,看樣子還是有商場上的共同朋友,這讓她郁悶了起來,知道父親肯定不會為了自己的小事得罪利益朋友的。而楊銳的身手她已經見識過了,現在也聽到說可以和蕭堂文比武,她可是聽蕭月說過蕭堂文的厲害。

無論是動手還是讓老爸找人,都行不通,錢多多唯有從言語中占據一點上風了,見楊銳沒有回答她父親的話,挑釁的說:“楊先生看起來也不是出來旅游玩的吧?怎麼?難道你在這里開發了什麼值錢的生意,不能跟我們說?”

楊銳的猶豫,只是在想如何說,沒想到她這麼快就挑釁了起來。而錢軍對于楊銳出現在這里。似乎頗為敏感,錢多多不禮貌的話,也讓他心里一動,思索了起來。

“哈哈,錢小姐果然不愧是錢總地女兒啊,什麼時候都會想到生意。不過我可沒有那麼大的生意癮,我還是學生呢,不會成天想著做生意。”楊銳看錢軍沒有說女兒,知道他心里肯定也在猜測自己為什麼出現在這里,這讓他說話小心起來。

“我跟你們差不多。也是旅游,跟你們有點不同的是。我是有目的的,主要是探望朋友。順便旅游。”楊銳平靜的說著,然後對蕭堂文和鄭洋說:“貝臻老師,你們都認識吧?她是我干姐,她現在在這邊支教,我主要是來看她的。”

他最後一句是實話,本來是沒想過告訴他們的,而現在他看似不經意的跟蕭堂文和鄭洋說。其實主要是想要把信息透露給錢軍,打消他的疑心。

對于這樣一個有實力、有意向地人,還是不能大意。錢軍能夠很快在深山里面把迷路出不去的幾個人找到,足見他調動人手地能力。楊銳在這里就沒有這樣影響力,在不清楚他的狀況前,說話還是小心謹慎一點好。

“貝老師到這邊來支教?”蕭堂文和鄭洋都難以置信。以貝臻地學曆、能力,就算不進入大公司,留在深大任教也是待遇不錯的工作。竟然跑到一窮二白的地方來支教,不由得讓他們嘖嘖稱奇。

服務員已經把楊銳的飯菜上過來了,看他和他們一桌,也都上到了一起。

他們幾個先來,本來已經吃得差不多了,楊銳正好利用吃飯的機會,自己不用多說,聽他們聊。說了一聲抱歉,以很餓的姿態,低頭大吃起來。

從他們的話里面,楊銳了解到了大概地信息。他們雖然一起吃飯、也已經聊了很久,但蕭堂文、鄭洋兩個和錢多多、錢軍都是第一次見面,鄭洋和蕭月也是第一次見面,錢軍和其他人也是初次見面,所以,只是有蕭月和錢多多兩個人串起來的關系

大家並沒有多麼熟悉,聊的話題也有限。

蕭月、錢多多,還有李元、潘曉四個人放假後出來旅行,並不是跟旅行團一起,而且很追求個性,對于麗江、大理、九寨溝什麼大眾熱門旅游勝地嗤之以鼻,他們去的都是沒有人去的地方,就是要體驗與別人不一樣,似乎就是要去沒有人的地方才有性格,越是偏僻、無名地地方說出來才越有面子。

他們年紀都不大,平時在家里也是嬌生慣養,但是憑著年輕人的血氣和來之前准備充足的各種登山用品,他們並沒有很早就退出。初次憑著自己地毅力,深入大自然,也讓他們很雀躍,不同用V、記錄自己的行程。在快樂中進發,在山林中露營。等到後來興致開始降低,想要回去的時候,他們才發現來的時候只顧著走沒有人走過的地方,竟然迷路了!

跟楊銳和貝臻困在山谷里面不同,他們的迷路,是自己能走,哪里都可以走,但是不知道何處才是正確的,地圖已經沒有畫到這里,已經不管用了。而就是跟著指南針走,竟然也一直走不到邊,看不到人煙。

她們到底還是年輕,而且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之前的准備也是紙上談兵,困了一天之後,就開始慌了,預備的食物已經不夠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最後,原本不願意求助的她們,也只能打電話求救。

只是在這樣的地方,警力有限,要在群山之中撈出幾個人來,也是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在報警之後,她們每個人都不放心的向父母求救。

蕭月父母並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也覺得這不算太大的問題,所以,只是讓沒事干的侄子蕭堂文幫忙來看看。而錢軍則是第一時間過來了,他用的不是人海戰術,而是兩架直升機不同方向的低飛搜尋。同時和她們保持電話聯系,讓她們看到直升機,馬上打電話。最後把她們救了出來。

看到是兩男兩女的組合,錢軍當下就沒有什麼好臉色,李元和潘曉並不是她們兩個的男朋友,只能算是有心追求,看到錢多多的老爸這麼牛逼,果然是錢多多的人物,很識趣的自己先買車票走了。

隨後蕭堂文和鄭洋趕到了,後她們取得了聯系,為了表示感謝,特地請錢軍吃飯。錢軍因為蕭家生意也不小,蕭月也是女孩子的關系,才留下和他們一起吃飯。沒想到會在這里遇到楊銳。

~

楊銳吃完飯,也基本上把他們的情況了解清楚了。為了讓自己少說話,他這一頓吃得很飽。

看他們都早就搞定,楊銳笑著說:“你們什麼時候走?要不要留下來玩一下?我准備明天再走,等會兒在這里逛一下,看看能不能買到一點土特產之類的帶給老爸老媽。還有看看有沒有什麼有意思的禮物買給女朋友。”

聽到楊銳的話,他們都好笑。

“這里的土特產應該是有的,不過買女朋友的禮物只怕不合適了。

對了,你女朋友是那個叫劉佳的吧?“鄭洋還有八卦風格。

楊銳笑著點頭,“隨便了,這樣的地方,下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來,買點土特產回去過年也好。”

錢軍滿臉遺憾的說:“我就沒有你們年輕人自由啊,呵呵,多多他媽還在擔心她,我得先把她抓回去。”

錢多多哼了一聲,見老爸對楊銳那麼客氣,有點不爽。

蕭月吐了吐舌頭,笑著說:“我也要被文哥抓回去了。”

蕭堂文接著表示,他們已經說好做錢軍的車,趕往附近另外一個較大的城市,到那里坐飛機回去。

他們怕耽誤行程,沒有多停留,由蕭堂文買單離開。楊銳因為吃完了飯,不便繼續坐在這里,只能送他們出酒店,客套著說回到深川再聚之類的話。

走出酒店,送他們上了車,還在禮貌性的揮手告別,一輛出租車快速的停在了他的面前。

劉凱下車,笑著說:“楊先生,幸不辱命,沒有多浪費時間。只是讓你到門口等我,多不好意思啊。”

錢軍的車已經開動,但他們都或回頭、或從倒後鏡里面看到了這一幕,至于有沒有懷疑,楊銳已經看不到了。

“呵呵,你要多浪費幾分鍾時間,會更加美好。”楊銳對正付車錢的劉凱說,眼睛的余光看著錢軍的車慢慢走遠。

“什麼?”劉凱有點不解。

“沒事,進去再說吧。”楊銳覺得現在要抓緊時間,錢軍也不用太在意,就算他有直升機、有人手,但不知道地方,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搶走的。不過,出于安全考慮,似乎應該多調一點人手過來。

上篇:【第一百〇二章 難道是巧合?】     下篇:【第一百〇四章 賴飯錢的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