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一百〇八章 袁嫣的苦心】  
   
【第一百〇八章 袁嫣的苦心】

看著楊銳認真的態度,袁嫣抿了抿嘴唇,在腦海里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措辭,然後緩緩的說:“楊銳,這批東西不是你無意中得知的,是你早就知道存在的寶藏,對不對?”

楊銳眉頭皺了起來,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承認是很簡單的事情.但承認的話,就要跟她講解天機宗的事情,他到現在為止,只是跟劉佳和貝臻兩個人說過而已.雖然對于知道他更多秘密的袁嫣來說,告訴她天機宗的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但他此刻沒有一點心情說這些。

“行了,你不說話就是默認了。”袁嫣似乎並不需耍他的答秦,繼續說:“我打過電話拾貝臻.你前段時間就是去了她那里.結果發現了這個寶藏。既然你不願意告訴我詳情.我估計她也會知道一點.所以才電話向她問過……”

“她把一切都告訴你了?

楊銳很清楚貝臻跟袁嫣的關系,不過他不認為貝臻會把他的事情訴袁嫣。只是,如果袁嫣把楊銳挖掘寶藏的事情透露一點,然後把事情說得嚴重一點,估計貝臻在擔心之下.就會把她知道的都告訴袁嫣了。

“你說呢?”袁嫣冷笑了一聲

“我本來也沒有太在意,我甚至懷疑你是開玩笑耍我的。不過隨後我從紫悅那里得知,你把你們公司地劉凱召集了過去。而且似乎調動了不少流動資金,這才引起我的注意。後來從貝臻那里.我問出了具體的情況,原來你小子還向我隱瞞著那麼多的秘密啊?”袁嫣似乎有點不滿。

楊銳沒有看她.但也能感覺到她的目光狠狠的掃在自己的身上。暗暗滴咕.我們現在算是什麼關系啊?你知道我的秘密已經夠多的了,難道我什麼都應該向你坦白嗎?

“天機宗.我讓人查了一下.根本找不到這方面的資料。如果說你是瞎瓣地話.那你能把這個無意中發現地寶藏弄出來。未免太厲害了點吧?我還是相信真的有天機宗。而挖的是天機宗地寶藏。不過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問你什麼天機宗的事情。我現在要跟你說的,是你自己的問題!”

聽著她說道這里。楊銳感覺輕松了一點,她似乎並不是想要說自己以為的事情。但對于袁嫣的目的,他也已經忍不住了,“袁嫣,你到想要說什麼?是不是老爺子覺得我挖掘到的寶藏.袁家分一成太少了?沒關系,大家可以商量。”

他還是說得比較婉轉,沒有說袁志峰想要黑吃黑的逼他多讓出來

對于他揣測的話.袁嫣不怒反笑,“呵呵。行啊。你總算說出了。這就是你心里想地吧?就是懷疑我在這里等著把你地寶貝搶去。

“我沒有這麼說。”楊銳有點煩躁,他覺得自己有點口渴

“你當然沒有這麼說。但你地心里就是這麼想的。楊銳,你有沒有發現,你自己變了?

楊銳有點好笑.抬頭者著袁嫣,“是嗎?哪里變了?你又對我有多了解,”

袁嫣迎著他地目光,笑了一下.“好,你說我不了解你,無所謂,那貝臻呢?劉佳呢?還有你的那唐羽靈。他們也都不了解呢?你把我妨備著無所謂.她們呢?”

她的乎讓楊銳一怔

“哼!你和臻臻無意中摔落山谷里面,無意中發現了一個藏寶地宮。然後你在她的面前,裝出很乖的樣子,沒有任何動作,但卻在她的背後.謀劃著怎麼把里面的寶藏取走、占為己有!該怎麼形容你的行呢?你可能會解釋得很好聽.說是怕她擔心,所以不跟她說,對吧?

ok.臻臻並不是貪心財寶的人,你不讓她知道,不給她利益,她也不會在意,她真的只是怕你出事,劉佳是你的女朋友.我跟她不熟,你告不告訴,我也懶得去說。但是紫悅呢?你現在是讓劉凱做事.劉凱是銳佳投資的.你現在調用的資金也是公司的。身為合伙人,你是不是應該和紫悅交代一下?但是你沒有,或許你是覺得沒有必要讓她知道,你只是借用公司的人力、財力而已。或許你是擔心陳家會窺視你的寶貝,你瞞著臻臻、紫悅.卻找到了我,我是不是該感到榮幸呢?你會找我,是覺得我能幫你,覺得我是你能夠信任的人?哼哼.不會那麼單純吧?其實用不著證明,誰都可以猜到,你找我是想要利用我的身份.這樣就可以把袁家拉進來.多了一個可以替你擋住一些風險的盟友。而又因為我自己參與的關系、因為我先答應了,讓我爺爺不便再另外跟你談價錢吧?這樣你看似平白的送一成利益給我,實際上算盤打得很好呀。”

聽著袁嫣的分析或者說指責.楊銳沒有吭聲.他確實是這樣,而也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

“也就是說,我是你利用的工具了?”袁嫣看著他說

“別說得那麼難聽,我確實是相信你才找你,而且你什麼也不用做.就能夠獲得一筆很大的收入.怎麼能說是利用的工具呢?大家這合作的關系。”楊銳分辨了一句。

袁嫣嘴角泛起一絲諷刺的微笑:“合作?是嗎?嗯,你倒是成長的挺快的嘛.現在已經知道找能夠給自己帶來利益的人“合作”了。那個四辦的唐羽靈,一樣也得到了你的合作邀請吧?還是應該說…她也被你花言巧語騙得幫你擋麻煩呢?”

楊銳的眉頭緊鎖,這話很不客氣,等于直接的說他利用朋友,心里當然不可能很舒服。

“給我一成地利益。給唐羽靈可能也差不多,也可能是她感興趣的東西、才會讓她幫你。你們的豐前天不是遇到麻煩了嗎?她果然馬上利用權力網絡、替你把麻煩解決了。我想我今天在這里等你的潔息,她應該也已經先通知你了吧?”看到楊銳眉頭緊鎖,袁嫣反而沒有了之前的嚴肅。

楊銳沒有說話,袁嫣是知道唐羽靈、知道四辦的,以她的聰明,自然不難分析到唐羽靈會給自己消息,對于這一點,他並沒有多少意外。現在他心里關心的。是袁嫣的態度到底是如何。從她的話里面,似乎並沒有惡意.但她地偽裝能力太好了。翻臉地時候會比翻書還快.還是能確定她的目的如何。

“好啦,現在因為你心里地懷疑,加上唐羽靈的消息,你已經不能相信我,你擔心我是想要把你的所有寶藏全部占據。這樣一來,你還還能相信的人,似乎就是唐羽靈了。可真的如此嗎?你可能並沒有完全把所有的情況告訴她.所以她能那麼幫助你,可這終究瞞不住她的。等她知道了所有的情況。會不會把事情上報呢?這樣你的所有寶藏。有可能就會需要上交給國家了……且不管唐羽靈會會這麼做.至少在你的心里。肯定有過這麼懷疑,會有這樣地擔心!我沒說錯吧?”

袁嫣以毋庸置疑地語氣質問,楊銳聽了心里也是一震,因為在之前收到唐羽靈地電話的時候.他地心里就閃過了這樣的念頭,這個擔心直在他的心里存在著。比起袁志峰、天機宗等值得他擔心的勢力來說.國家更是龐大到無法抗拒的力量!

“所以,結果是什麼?嘿嘿、恭喜你、你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人了!”袁嫣笑吟吟的說完.又插了一下玉指.“晤.這才多少天啊?正最多一周吧。”

看到楊銳的臉色變了一點,她繼續說:“貝臻是你干姐、對你如何你自己最清楚.就因為這個寶藏.你對她撒謊,不相信她.你說她知道了會是什麼感受?又因為這個寶藏

你對紫悅隱瞞.擔心她會分享的收獲.她又會如何看你?

對我和唐羽靈就更是了,以巧言、利誘來達到你利用我們的目的,而且又完全的不信任,時刻對我們保持懷疑.你覺得我心里是什麼感想?唐羽靈知道了,她又會是如何的看法?

其他還有哪個?劉凱這次一直跟著幫你處理事務.幫了你很多.很聽你的指示.可是你真的對他放心嗎?不!你不會忘記劉凱的出身.你不會忘記他原本是我姑父的人,是我姑父讓他來幫助你和紫悅公司起步的,所以你還是會懷疑他、你懷疑他會把這事情告訴紫悅、告訴我姑父陳寶華.而這是你難以接受的事情.你擔心別人會來瓜分你的財產。

除了劉凱.現在跟隨你一路的其他人.你好像跟他們稱兄道弟很熟絡,可你真的放心他們嗎?你現在是沒有辦法,需要他們在適當的時候起保護作用。但你還是不能相信他們,雖然他們跟你也算是熟悉了,但你不會忘記他們是袁家的人!是爺爺安排培訓的人!

你腦子里面肯定會懷疑他們忠心是對誰,對外的時候.他們會向著你,而在你和我們袁家之間,你會覺得他們肯定會向著袁家。你甚至懷疑他們的用心,你會懷疑他們早就把一切跟爺爺彙報了,你懷疑他們爺爺留在你身邊監視你動靜的……”

“別再說了!

楊銳捂住了頭、使勁的搖了搖.低吼了一聲

不知道是袁婿說的話用上了催眠技巧.還是因為這話完全的說到楊銳心底脆弱處了.反正她每說一句.楊銳都覺得聲音很柔和、柔和到讓他完完全全的聽進去了.但又很響亮、響亮到在他心底、腦子回蕩!

你真的放心嗎?放心嗎?放心嗎…..

你不信任她!不信任、不信任…

“她們會怎麼想?怎麼看你?怎麼對你

你會懷疑!懷疑、懷疑、驚疑…

這些聲音讓楊銳本來就已經思緒複雜的腦袋.好像攪亂了一般.一陣頭疼。

他地聲音已經反應了他的情緒。他捂住頭的動作.也說明了他現的情況.可是袁嫣並沒有讓他一個人冷靜一下的意思.而是繼續在說!

“你以為這樣就完了嗎?不!這一周只是一個開始.你把這些東運回來了之後,你讓誰看守?誰你都不放心.你會擔心別人將它們偷走。你只能自己親自守著!就好像現在路上這幾個晚上一樣.你安排了人守夜、自己還不敢睡死、還在擔心別人會把車開走……

這些東西運回去之後。還是一樣。你會更加的緊張、警惕。然後你會不放心讓別人幫你估價,你會覺得他們串通買家來騙你不懂,你會對你現在公司的每個人都警惕、懷疑。你會神徑緊張.逐漸覺得看誰都像是要奪你的寶藏似的。

因為懷疑.你會把袁老爺子視為窺視你寶藏的敵人,而不再是提拔你地前輩、伙伴;你會把你們天機宗地每一個人.都當成想要奪走你寶藏的人,因為你很清楚,這不是屬于你的寶藏.你地資曆最淺,你根本沒有資格拿這個寶藏!你會小心他們每一個、會把他們都看成要對付你的人。會把他們都當成假想敵!

你會把唐羽靈、以及其他同事都看成想要舉報你的人。你懷疑他們會通過舉報你來立功;你會把你同學都看成歐目的人。你不會再和他們走在一起了.你也沒有時間和他們一起。你會全身心的環饒著這一批寶藏過日子……”

袁嫣的每一句話都很殘酷的刺入楊銳地心里.他越來越心慌了,沒有了獲得寶藏地興奮.沒有了對未來巨大財富地向往.沒有了以此提升自己地位的期待。

隨著袁嫣地話.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非常恐怖的世界,對誰都不信任,會消耗大部分的精力.讓自己一個人去做守財的事情,也可能因為不信任、導致無法獲得將這些寶藏換成金錢的最好途徑:對朋友、同學的不信任.會把生活搞得一團糟,會變成一個人沒有理會、沒有朋友的孤獨者:而把盟友、同事、同門、靠山等不信任,看成敵人.則會真的給自己四面樹敵.那不僅僅是孤獨、而且會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那就算這些寶藏自己能占有、能保住.又有什麼意思?失去朋友、神經脆弱、四面敵人……代價未免太大了

一連說了許多話.不停刺激楊銳的袁嫣.看著他捧著頭良久的思索,才放輕柔聲音.沒有再刺激他.只是在他耳邊輕聲的問:“楊銳,這樣真的值得嗎?”

值得嗎?

楊銳自己的心里也在思索這個問題.對于財富的渴望.對于寶藏的占有欲.人性中貪婪的一面.在這幾天里面都壓住了他的理智和情感。聽了袁嫣這麼一大通話,他才發現,這些天自己的冷靜、理智,其實只是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算計而已!

袁嫣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把他的手拿開.讓他的頭抬起來.看著的眼晴,再一次問道,“楊銳,你覺得這樣真的值得嗎?

“你想要過的是這樣的生話?”

“你確定你不會後悔?

楊銳看著她的眼晴,從她的眼神之中,他看到了一股溫暖——溫暖是看不到的.但他此刻的感覺就是如此.仿佛從袁嫣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溫暖——這一刻.他忽然的明白了.袁嫣不是來圖謀他的寶藏.反而來拯救他的靈魂!

也在這一刻,他明白了一件事.袁嫣對他的關心.比她承認的,比他以為的、更加深!

“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麼會變得這樣.我現在……頭好亂。

楊銳苦笑著說出了自己現在的感受。

他是這個態度.而不再是分辨、不耐煩.讓袁嫣感覺到了他的變化.知道自己的話他已經聽進去了。

袁嫣站了起來.站在了楊銳的面前.伸手抱住了他的頭,讓他靠在自己的身上。然後撫模著他的頭發,柔聲說道:“你會這樣是很正常的,巨大的財富、突如其來的橫財.是每個人都難以拒絕的誘惑.也是難以通過的考驗。你並不是天生的聖人.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會這樣是很正常的,用不著太大的思想壓力。”

她安慰了他一句.然後又按著開導

“你現在覺得思緒很亂.這是好事.說明你開始反思了,腦子里了不同的想法.而不是在執著的走下去

你現在的情況、可能出現的情況.也都跟你分析過了.你也許會得我危言聳聽,也許會覺得有道理。總之,該說的我已經說了,我不能看著你走上歧途,所以我會這麼認真的和你探討這個問題。不過,我不能安排你的選擇.強行改變你的意願.路究競如何選.還是要靠你自己。

你現在頭很亂.等你平靜下來的時候.應該就是你自己作出決定的時候

楊銳閉上了眼晴,頭依靠在袁嫣的身上,她淡淡的體香、柔軟的抱.都讓他感到一絲慰籍.隨著她輕柔悅耳的聲音話語.他紛亂的思開始沉澱。

“那我到底該怎麼辦?事情已經到了現在這樣的地步了,已徑不能回頭了。”他繼續閉著眼睛.夢囈一般的輕聲問道

楊銳自己都搞不請楚,這話到底是問袁嫣.還是在問自己的內心。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雖然他不如袁嫣旁觀者清,但這些天的心情感受還是有的.在袁嫣的點醒後.更是意識到事情的本質.也想要有一個好的解脫方式。

“沒有什麼不能回頭,我已經趕在前面阻止了你並沒有完全成為現實。臻臻和紫悅應該不會跟你計較,唐羽靈也還不知道那麼多,其他的更是還沒有到那一步。現在主要是看你的心態。一念煩亂、一念清淨,就看你的念頭往哪里轉了,

袁嫣這話,依稀蘊舍著撣機.楊銳一下子不能完全領悟,但也感到了一點。他睜開眼晴,仰頭看著袁嫣

“你的意思是……

袁嫣微微一笑:“我爺爺吃的鹽,你比你的飯還多。我都能看懂的事情.他自然更能看懂。所以,你不用擔心.他不會貪你的寶藏。唐羽靈方面.她會答應幫你.我相信她也是有自己原則的.只要你不冒犯她的原則.你可以不用懷疑她會出賣你。至于我.如果真的記恨你的話.也不會苦口婆心的跟你這麼說這麼多了。仔細想一想.你應該明白的。

楊銳想到了其中的關鍵.脫口說道:“你是說……?”

上篇:【第一百〇七章 唐羽靈與袁嫣間的抉擇】     下篇:【第一百〇九章 最終幕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