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一百〇七章 強狠一面】  
   
【第一百〇七章 強狠一面】

周圍那麼多人,不僅僅是各路老大自己帶來的人、埋伏地人,最起碼那些平白無故多出來的攤販、漫步地顧客,肯定不會是。

雖然不是楊銳自己放出去的消息,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那些很有可能是警察。警方能夠提前收到風聲,懷疑這里有聚會,這也是很正常的。只是從他們的角度,如果沒有發生大規模械斗之類的事情,是不會理會的。

同樣的,還是周宇親自來迎接袁嫣和楊銳,對于他們只帶了幾個人過來,也沒有驚訝,但陳紫悅的出現。還是讓他有點吃驚。

陳紫悅是第一次來到這樣的場合,多少有點緊張,但有楊銳和袁嫣在身邊。加上她自己地能力也很強大,還是逐漸的平靜了下來。

在專門用來開會的會議室里面,其他人已經先到了,跟以前比起來,今天因為有重要的事情,大家不僅僅早早的到了,而且也沒有在里面喧嘩、抽煙,只是維持低聲交談。當然,說的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重要的問題,往往都會在私下先商量好了,這樣地場合,大家都是做個樣子而已。

正如袁嫣、楊銳很忙一樣,同樣身在影響范圍之內地他們。更加忙碌。他們不僅僅要通過各種關系,打聽袁志峰的最新情況,還要在這三天之內,做好自己的決定,選擇好未來的方向。

袁嫣雖然對外盡可能的封鎖消息,但世上沒有不透風地牆,就算所有的心腹手下都不透露消息出去。還有警方這一環會泄露一部分信息。其他老大能在深川混得開,和警方同樣有千絲萬縷地關系,打聽一點消息不是難事。再說,袁家封鎖消息。本來就是一個信號。

知道袁志峰凶多吉少,這讓所有人心里的算盤都重新撥弄了一陣。有野心地,把自己的布局重新調整。穩定自己的陣營、拉攏中間地陣營,沒有爭奪之心的、特別是沒有確定支持者地,也急忙為自己改跟誰站一個隊伍暗暗評估、接觸其他人。所以,這幾天,大家都沉浸在多方緊急外交中。

袁家並沒有私下地接觸誰,仿佛那是根本不需要的事情。也仿佛是袁家地繼承人根本無心于此。不過,這並不等于袁家地影響力弱了。本來就默認為袁志峰指定接班人地楊銳,在那天更是直接的說自己代表袁家出來說話,而這幾天,他的活躍。也被其他人視為袁家的態度。

袁嫣讓陳紫悅和其他幾個親信一起。沒有跟隨進入會議室里面。

其他人看到他們兩個進來。大部分都尊敬地起身。除了像駱宇暉這樣輩分高的。

袁嫣保持一絲淡然地微笑。她心里很明白,這一份比以前更加尊敬的態度。不是給自己的。而給袁家,或者說對爺爺時代的一個最後致敬。

位子,對于正式場合來說。大部分時候就是潛規則地直接體現。做哪個位子是有講究地,沒有安排好。是會令人不高興的。而位子地安排。一般出論資排輩。首席,自然是權力的象征。

今天開會地老大們。都按平時地位子坐好。對于主席地袁志峰位子。和左手第一個楊銳的位子。大家都空開了。或許就是因為今天很可能就會重新輪換位子,大家都很自然。連以前對楊銳有意見地駱宇暉也很安靜。

不過,讓大家想不到地是,在入座地時候,坐入左邊第一個楊銳位子地,竟然是袁嫣。而楊銳,則坐在了中央袁志峰的位子!

這讓表面平靜地所有人都變了臉色,如果是袁嫣代袁志峰的位子。沒有人會說話,可如今坐的是楊銳,所有對這個位子有覬覦之心的,都有點忍不住了。

只是現在是非常時期,大家還是強行忍住了,沒有直接的把不滿說出來,在他們地心里,都暗暗期盼駱宇暉這個老家伙會出來斥責楊銳。可惜地是。三天前的遭遇。讓駱宇暉今天保持住了冷靜。沒有出來做出頭鳥———雖然他心里也是極度不爽。

對于大家的安靜。袁嫣稍微有點驚訝,沒想到他們都能忍住,本來她以為這樣會惹來一大片的議論。

既然大家都沒有說話,那她就不能沉默了,因為大家的目光,主要還是看著她。

“各位叔伯、大佬,袁嫣平時很少出現在會議上,今天來的目的,相信大家都了解……”

她說著,掃視了一圈,見大家的目光都看著她,或多或少有著一份期待。這讓她有點惱怒,因為別人期待的事情,是她祈禱不要發生的。

她的聲音冷了一點,但還是給人一種和煦地態度:“三天前,楊銳定下了今天的會議,今天大家都到齊了,相信也就是想要他給一個說法。那我也不多耽誤大家寶貴的時間了。就讓楊銳和大家交流吧!”

她把問題拋給楊銳,讓一部分人地目光轉向了楊銳。但更多的地還是看著袁嫣。經過分析,大家都覺得她這樣的態度,暗示著袁志峰不行了、而袁家想要放權出來不再管!

有人已經忍不住了:“袁大小姐,雖然今天的會議是楊銳定下的。不過楊銳是代表袁家定地,如果袁家沒有來人,我們不得已,只能通過他來了解情況,現在大小姐你自己親自來了,如果不說清楚一些事情,只怕有點說不過去吧?”

袁嫣笑著點了點頭,“沒錯啊,楊銳代表的是袁家,所以。他的說法就是我的說法。”

這話引起了很多地反響,很多人都互相對視,用眼神交流,有地更是耐不住低聲議論。

這個時候,一直沒有說話地楊銳,伸手拍了一下桌子,用沉重地聲音,把其他人的話都壓制了下來。

他這個動作,是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不過不少人的目光是不滿。

“各位,有些話。三天前已經跟大家說清楚了。如果誰的理解能力還有問題的話,請盡管多問幾遍。不過我相信在座地,理解能力都沒有問題。”楊銳說著直接的站了起來:“我知道你們心里的驚訝,你們是對我坐這個不滿……”

“你這是冒犯老爺子的尊嚴,就算袁小姐不介意,我們還是有不滿的,這過分嗎?”有人陰陰的說。

“大家都這麼認為嗎?你們真地那麼尊敬老爺子?”楊銳冷笑了一聲。

駱宇暉還是忍不住了,不過口氣比起上次來,謹慎了許多:“楊銳!我們在座的每一個,對于老爺子都是百分百地忠心、尊敬,就算他沒有來參加會議,我們也不會坐為他而留的位子,這就是我們的尊敬表現!”

“沒錯,你現在坐老爺子地位子,似乎欠妥當啊!”駱宇暉地話。得到幾乎所有人地附和。

連梁志雄都沉著臉說:“楊兄弟,雖然這里都是自己人,但在座的哪個沒有受過老爺子地恩惠、哪個不欽佩老爺子的風范?老爺子的話,對我們來說。就是權威,就是聖旨!是你這是什麼態度?”

“對啊!你這態度不行。”也有好幾個附和。

看到現在的情況,駱宇暉等幾個有心爭奪老大地人,心里暗喜。大家對楊銳不爽。起碼少一個競爭對手。

但也有人留意到了梁志雄地態度,感覺那天還在幫楊銳說話的梁志雄。現在則在膜拜袁志峰地同時,不惜批評楊銳。難道是他知道了什麼?袁志峰現在地情況是裝出來的,所以他要在袁嫣地面前表忠?聯系到袁嫣甘心做一邊的態度,更是覺得有可能。讓他們暫時不敢亂靜態。

楊銳等他們安靜了一點之後,才淡淡的笑道:“我還以為大家各自為政,對老爺子已經沒有放在眼里了呢!原來大家還是這麼支持老爺子的。”

“楊銳!不要亂說,誰敢不把老爺子放在眼里,我老七第一個不爽他!”朱喆重重的說。

“很好。”楊銳點了點頭。“那我就直說吧!大家可能心里都明白。我是老爺子選定地接班人。沒錯,可能你們有的人不願意接受和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我——楊銳,正是老爺子選定的接班人!這也是為什麼袁小姐會說我代表了袁家……”

這話雖然大家都明白,但直接的說出來,還是不少人感到一絲壓力的。

“……今天這個會議。主要也是針對大家想要了解。迫切關心的一個問題。”楊銳逐一掃視了過去,“我知道你們當中的大部分人,已經通過自己的渠道,打聽到老爺子的傷情。不錯!老爺子的傷比想象重,所以,他決定從現在開始,讓我暫代他,也就是說,以後袁旺堂的事務,將由我負責……”

這話說出來,大家反應各不相同,很多人都是一臉的不屑。

駱宇暉沉不住氣了,無論袁志峰是不是裝出來的。他覺得自己都應該要把握住這一次的機會。否則地話,以後只怕就沒有那麼好的機會了!就算袁志峰是裝出來試探的,對于老兄弟,也一定會既往不咎的。

在思索了之後,駱宇暉看著其他幾個想要等著自己出頭的人,暗暗冷笑了一聲,然後咳嗽了一聲,讓大家安靜了下來,才慢條斯理的說:“楊銳。你才吃了幾天素,就想要做主持?我們不是不相信袁老大的安排。只是我們不相信你的能力!”

其他人不骨明的說什麼。但都配合的點頭。然後看著楊銳。很顯然,他們是希望駱宇暉去和楊銳爭奪,等駱宇暉把楊銳逼開之後。大家再來爭奪也不遲。

“哦?你要怎麼才相信我地能力?換句話說,要怎麼才能算我有這個能力?”楊銳沒有理會其他人,目光直接地看著駱宇暉。

“你有砍過人嗎?你搶過地盤嗎?請問,你有什麼功勞?你有什麼資格?”這一次。當著袁嫣在這里,他沒有說楊銳是靠以巴結袁嫣上位,而是直接談論功勞。

楊銳看了看其他人,淡淡的說:“砍人、搶地盤,老頭,你還儀在上世紀的思維吧?現在是講究賺錢!砍人、搶地盤算什麼能力,我隨時可以做到。”

駱宇暉一臉的不屑。“做到再說,老子當年出來……”

大家都看著他們兩個對掐,腦子里面也在思索著自己如何面對。而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幾乎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事情。

在駱宇暉又說當年功勞的時候,楊銳竟然抽出了一支大槍。在大家都沒有反應過來之前。槍口已經對准了駱宇暉。

“你……你要干什麼?”駱宇暉吃了一驚。

其他人更是嚇了一跳,就連袁嫣也是,她低聲警告了一句:“楊銳,你別亂來!”

楊銳微微一笑,“砍人是吧?現在已經不流行了。我殺人可不可以?至于地盤……”

聽到袁嫣都說話了。駱宇暉定了定神,隨機想起自己的身份。就是袁志峰也不敢說殺就殺了自己。這小子分明是裝模作樣嚇唬人,竟然被他唬住了!

他立即恢複了不屑的態度:“小子!你懂不懂玩槍?要不要爺爺教教你?槍口對著我?就憑你這行為,我就可以干掉你!”

說到後面地時候。駱宇暉已經聲色俱厲。手也重重地敲在桌子上面。

看到事情升級。其他人心頭都沉重了幾分。

“是嗎?我再說一次。我現在是袁老爺子的接班人。以後就代表袁家接管袁旺堂。有誰不同意?楊銳把槍往桌子上一放,沉重地沙鷹在紅木桌上撞出沉悶的聲響。

其他人都沒有吭聲。他們都帶了人。但處于常規,自己身上沒有帶武器。雖然理智上覺得楊銳不可能用真槍,但還是有點緊張。

看到楊銳把槍放在桌子上。駱宇暉笑了,更是覺得楊銳不過是虛張聲勢。現在不過是想要給自己找台階下。他哪里會就這麼放過楊銳?當然要趁這個機會展示出自己老江湖地氣勢來,把所有人都鎮住!

駱宇暉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臉嘲諷的說:”楊銳。來!開槍打我這里!”

這下其他人心里興奮了起來,如此一來。不是把楊銳逼得下不了台嗎?袁嫣也微微皺眉,本來想要干涉地。看楊銳很篤定地樣子,才沒有動。也對于他不理會自己地話微微有點惱怒。

“楊兄弟,咱們對老爺子地決定。當然是支持的,哪里有不同意見?我支持你!”梁志雄及時地說。“玩笑開過就算了,自己人不要動刀動槍吧。”

楊銳沒有吭聲,目光緊緊地盯著駱宇暉,手已經把槍拿了起來。

他地動作很緩慢,讓每個人心里的壓力都大了幾分。

“楊銳!”袁嫣低呼了一聲,伸腳過去踢了他一下。

“小子,開槍打我!不開槍的是狗養地!打不中是垃圾!”駱宇暉看到楊銳臉上沒有了之前鎮定的笑容,不由得獰笑了一下,繼續催逼了起來。“***,老子嚇大地!什麼事情沒有見過?來呀!開槍射我!”

這個時候,動作緩慢的楊銳,忽然快速地動了。抬手一槍,直接射向了駱宇暉地胸前!

以沙鷹地口徑、以同一個會議桌地近距離。在一聲有著回音的巨響過後,駱宇暉地胸前出現了一個面積很大的血窟窿!

誰都是一臉不可思議。沒想到楊銳會開槍!

袁嫣也呆住了!這個楊銳,是自己熟悉地那個楊銳嗎?

楊銳吹了吹槍口,聳了聳肩膀,無所謂的說:“大家可都是見證人啊,這是他要求我開槍地,不,應該說是他逼我開槍地。沒想到還有這樣要求別人地,他大概是活累了吧?我可是幫他呢。”

駱宇暉已經倒在了椅子里面,眼睛瞪得大大地,顯然是死不瞑目。

其他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沒想到楊銳說開槍就開槍了。駱宇暉是什麼人啊!不僅僅有自己地盤、實力,更是老資格,就是他們哪個,也不敢這樣干掉他,楊銳這一下,出乎了所有人地意料,都沒有說話。

袁嫣地心也久久不能平靜。平時的楊銳,在她看來,都是在她控制范圍、可以猜到他地決定,就像那天讓楊銳去應付所有人,她也在後面看著,今天跟著來,也是怕楊銳應付不過來,可是剛才楊銳的氣勢,讓她感覺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枹部後面的調侃,讓袁嫣感覺這個人還是楊銳。這是他一貫地痞子風格,剛才只是展現了他強地一面、狠地一面!

她看向楊銳的目光,也複雜了許多,她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對于楊銳剛才地行為,只是讓她震撼。並沒有厭惡失望,反而多了幾分欣賞!

“還有誰不同意老爺子安排的?”楊銳又說了一遍。

“我同意……”

“我同意……”

“我也沒意見。”

梁志雄、朱喆、周宇幾個相繼帶頭明顯的承認,其實楊銳已經和他們商議好了,剛才他們表面上批評楊銳,其實目的是強調大家都要聽袁志峰的安排。只是,他們也沒想到楊銳竟然會直接在這里槍殺了駱宇暉!

有了人帶頭承認,其他人中立的都立馬跟著承認。而駱宇暉拉攏好的幾個。看到駱宇暉的下場,怕被連累,忙搶著承認了楊銳,頓時有近一半的人承認了。

剩下的,是有實力爭奪老大的和支持他們的。他們雖然都樂于看到駱宇暉打頭陣和楊銳斗,本來只是想要他們互相牽制。削弱對手而已。沒想到楊銳竟然直接把駱宇暉給干掉了,這對他們的震撼,是無與倫比的!

沒有袁志峰地支持和許可。誰敢這樣直接地殺駱宇暉?

連駱宇暉都敢殺,還有誰不敢?

袁嫣就在這里,楊銳可能瞞著袁志峰嗎?

綜合這些,再對比梁志雄、朱喆他們的態度,都覺得袁志峰肯定是裝出來的。是想要借著這個機會,清理一批不受控制的!

“效率啊!各位老大。在這個講究時間就是金錢地城市。在講究效率第一地年代,一個問題你們還要我問三遍嗎?”楊銳手里的槍沒有放下,用槍管敲了敲桌子。

“沒意見!”

“我們沒意見!”

很快,所有人都承認了楊銳,面對可能藏在暗地里要清理他們的袁志峰,本來有覬覦之心地。都馬上收斂起來,告誡自己要喪著尾巴過一段日子。

“很好,那今天這個臨時的會議,就先散了!例會的時候,大家再好好的聊聊。”

大家都沉默的離開,很多人更是加快了步伐,怕卷入可能馬上發生的火拼。

楊銳和梁志雄、朱喆、周宇等人微笑握手。他們幾個本來就支持楊銳地,現在也多了幾分敬畏。不敢小看他。

“你得給我一個解釋!”袁嫣瞪了楊銳一眼,但目前,她還是要先協助他安全的出去再說。駱宇暉肯定帶了不少人過來。

上篇:【第一百〇六章 新的線索】     下篇:【第一百〇八章 袁嫣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