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一百二十三章 紫悅哭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紫悅哭了】

正事不是已經完事了,該自己演後續情節,聽到陳紫悅地話,他愣了一下,然後苦笑了一聲:“你以為這是貝臻或者袁嫣告訴我地!”

“難道不是嗎?”陳紫悅冷冷的說:“你不要告訴我你自己聽到的。”

“事實上,正是我自己聽到的,當時我就在袁嫣房間里面的衣櫥里面。”

看著陳紫悅一臉吃尺的樣子,楊銳歎了一口氣:“我知道你不信,我可以跟你講一下,不過講一段,道德要先說明一下我和你表姐之間的故事,我知道你的心里一直想要知道什麼時候跟袁嫣走到一起去地。我現在就告訴你……”

“等一下,你……你沒事吧?”陳紫悅看著他的嘴解,小聲地問了一句。

原來她的吃驚,不僅僅交流電為聽到楊銳說的話,更加是因為看到他的嘴解流出一道血痕。

“我?沒事,反正這是你想要知道的。其實你別看你表姐好像一切如常的樣子,看到你難過,她也過得不開心,我和她之間地故事,如果方便開口、你給她機會地話,我相信她也願意說給你聽。現在由我來說,可能會讓你更加恨我,不過你想知道的話,我還是會告訴你。”

楊銳說著,感覺有口水留了下來,伸一擦,才發現是血跡。

這時候,陳紫悅已經遞過來一個紙巾,眼神複雜,但還是輕聲說:“我剛才太用力了一點……你……真地沒事?”

楊銳當然沒有大礙,這是他在想到如何讓陳紫悅心軟的方法,沒有番茄汁,就自己咬破了嘴唇。本來想要在她打完之後,裝出內傷吐血的樣子。沒想到打到一般的紫悅想到了他怎麼會知道那些事情的問題,停下來討論這個問題,讓他忘記了嘴里血液的“陰謀”,而血液隨著他說話。已經從嘴角流了出來。讓陳紫悅發現了。

這算不算是無心插柳?楊銳輕輕搖了搖頭。用紙巾擦了擦嘴角地血。然後起身說:“我去一下洗手間……”

他只是去漱口,把嘴里的血汙吐掉,反正效果已經有了,再裝嚴重,反而讓她懷疑了。

可是這看在陳紫悅的眼里,則以為他是要要去吐血,身子欠了欠,想要扶著他,但最後還是沒動。她剛才含怒出手,有點失去理智。並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氣。只是覺得以楊銳的身體肯定能夠接受得了,現在看來是自己用力太大了。

從洗手間回來的楊銳,重新坐在了陳紫悅地旁邊,把自己和袁嫣的故事大概地講述了一遍,從頭到尾,包括剛才說到地那。那就是為了向袁嫣道歉,被她過來才躲進衣櫥去地。

對于別人的幫助和傷害。人往往會親疏迥異。幫助,越是外人。越感激,越親的人,感激程度越低;傷害則相反,越是親的人,傷害越大。對于外人,反而不會計較那麼多。

陳紫悅對于袁嫣的感覺,既是好朋友,又是姐妹,可以說是非常親密的關系。可正是因為如此,她更加難以接受袁嫣的楊銳之間瞞著自己有事地現實。

從事發到現在,她跟袁嫣的很少溝通,根本沒有以前地那份親密,這也是袁慧玲看出他們之間的關系改變和袁嫣有關地原因。

現在聽完了楊銳的話,本來應該更加痛恨楊銳的,但她現在的心情,都集中在袁嫣的身上。覺得表姐對比起自己來,她更加可憐。自己還是自願,還是在好地心情下接納楊銳地,而她就慘多了。

在那一刻,她才意識到,自己雖然沒有明說,但種種反應,都表示出有遷怒表姐的意思,但這一切,表姐都沒有說什麼,還是笑著接受了一切。而她從跟楊銳發生關系算起,比自己早了一年,從有感情起,也比自己更早,怎麼算都應該是自己在她後來。怎麼算都是自己勾引了她的情人!而且,更加過分地是,自己是和楊銳在她地床上發生關系!這對表姐的打擊,難道會比自己更輕嗎?

但是她沒有說破,只是叫楊銳在一邊問清楚情況,還是基于保護自己,在自己激動之下開車出走,也是她通過GPS查找自己。

讓楊銳能夠找到自己地位置……

這一些,自己從來沒有想到過,她以前不開心地時候,自己也從來不知道,這些日子,和她見面地時候,自己不是冷面以對,。就是冷嘲熱諷!

說完之後的楊銳,就在小心地留意陳紫悅的心情緒變化,他很明白自己喜歡地女人當中,紫悅和袁嫣地感情是最好地,這對她是非常重要地,而自己和袁嫣地關系,很複雜,開始也很不和諧。

他做好了紫悅會大怒地准備,甚至准備好她會再交攻擊自己,可是他沒想到的是,陳紫悅聽完之後。臉上似乎很沉靜,她好像在想著事情,陳紫悅聽完之後,臉上似乎很沉靜,她好像在想著事情,到最後地結果。卻是默默地流下兩行清淚!

“紫悅,你怎麼了?你不開心,你就打我好了,打一頓就舒服,罵我也可以了,你這個樣子……”楊銳輕輕扶著她的肩膀。

聽到楊銳的安慰,脆弱之際的紫悅,一下撲在他的懷里大哭了起來!

楊銳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個結果,他自己都不知道哪哪個環節出問題了,述說自己和袁嫣關系的時候,並沒有撒謊美化自己啊?

“楊銳……我對不起表姐……我不應該這樣對她……”

“啊?”楊銳嚇了一跳,“對不起你表姐?你對她做什麼了?不會是給她下毒藥了吧?”雖然他覺得紫悅應該不會這麼做,可是她現在又是哭、又這麼說,還是讓他很吃驚。

“你才下互呢!”陳紫悅捶了他一下,然後斷斷續續抽噎著把自己現在才明白過來的情況一一說給他聽。“我太任性了……表姐什麼事情都能自己擔當……我卻把自己的不快對著她……”

聽完她的話,楊銳放心了,也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

紫悅哭了,是因為對袁嫣的態度而哭了。

他明白。今天這一趟沒有白來,就算不能爭取到紫悅接受自己,起碼消弭了紫悅對袁嫣的誤解,已經讓她們姐妹兩個創造了和好的機會。她們都是他深愛的女人。當然不願意看到她們不快樂、誤解。

“紫悅,你能夠明白這一點就好了。你應該明白,你表姐從來沒有怪你,她只是默默地自己承擔了一切。如果你願意和她和好,我相信她一定很高興,很欣慰。”

“真的嗎?她不會怪我?笑我?”陳紫悅淚眼朦朧地問道。

“當然,一定不會,而且她一定會很開心地,其實,我們兩個能怪誰,要怪的人只有我,是我傷害了你們。這也是為什麼我會來找你道歉,而不是你表姐來找你,你要是還不解氣,再打我一頓吧,”楊銳輕輕的幫她擦去眼淚。

去了對袁嫣的感情,紫悅這才有心事來惱楊銳,聽到他的話,推開了他地身體,沒好氣地說:“當然!本來就是你壞,就是因為你弄出來那麼多地事情,你以為說幾句好話,先承認自己不對,就能夠解決啊?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干什麼?要法律干什麼?”

楊銳不是受虐狂,但聽到她這樣的說自己,還是心情愉快起來。對比之前地神情冷漠,她現在雖然還是罵自己,但語氣已經不同了。

剛才的冷漠,是真的冷漠,那是陳紫悅沉澱下來的積怨、加上今天的新恨,當然是完全的冷漠,而現在,她的積怨已經通過打一頓的方式,發泄了大部分;在她心里,和袁嫣的感情占據同樣重要分量,不屬于愛情,本來已經折磨得她慘兮兮的,現在發現自己完全的誤解了表姐,根本不是表姐背叛自己,完全有理由向表姐道歉,重新收拾這份感情,這對她來說,當然相當于是一份喜事,這樣的情況下,對于楊銳地怨念自然也輕了不少。

“好吧,你報警把我抓起來吧!”楊銳伸手合並手腕在一起,放在了陳紫悅的面前。

“哼!你別賣乖,要不是看你像個病獵一樣不經打,我肯定會再揍你一頓的!剛才那一頓,是替表姐打你的,她饒了你,我可不饒你,誰讓你那樣欺負她!”紫悅覺得把楊銳打得吐血了,也算是不輕的懲罰了。

上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讓紫悅發泄】(下)     下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意外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