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貌似純潔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箭雙嬌】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一箭雙嬌】

楊銳今晚算是第一次完全的面對所有的人,晚場時候說的話,是他心里的話,可能會落空的期望,這也是他不想面對的現實而已。從喜歡上多個女孩的時候,他就知道,總有一天自己要面對這麼一個時刻,也知道總有一天要和其中一些人分手。

在把想法說出來、對每個人表達了自己的歉意之後,他壓抑了良久的心情,獲得了一定的釋放。今朝有酒今朝醉,既然這可能是大家唯一的一次相聚,那更要好好的珍惜——就算不能天長地久,曾經擁有也是一種美好的回憶。

放開心事之後,他沒有了愧疚、尷尬、茫然等沉悶想法,就是純粹的和她們吃一頓飯,也是很干脆的喝酒。

也許是因為他的酒量不深,也許是因為他的內心很想要醉一次、以此來舒緩現實的壓抑,所以他還是醉了,很痛快的醉倒在餐桌上面。因為喝醉的關系,讓他的印象中,是帶著這一次的珍貴記憶入眠。

後面的事情,楊銳沒有多少知覺了,他放縱自己的思緒,讓自己沉靜在這短暫的永琱坐丑C

但他到底是因為心情的緣故,生理上並沒有多麼醉,在周圍一切都是平靜的時候,只是說話什麼的,他是不會在意的。可是當有人拉動他身體的時候,還是有一定的警覺性,因為今晚的事情還沒有完呢!

楊銳是因為面對喜歡的女人而沉醉,可諸女的安危,更加是他心里重視的。如袁嫣說地,今晚集中大家在一起。就是便于照顧和保護,現在的感覺,立刻讓他覺得有點不對勁。腦子里面頓時為大家的安危警覺起來,潛意識地危險保護意思,讓他的心智清醒了幾分、不再沉迷醉夢之中。

恢複了幾分清醒之後,他並沒有馬上跳起來,而是繼續裝作毫無反應的樣子,讓自己先弄清楚情況再說。

聆聽和感覺,讓楊銳知道原來並不是什麼危險狀況,只是她們沒有喝醉的、把自己抬到臥室里面去而已。這讓他放心下來,然後仔細的辨認了一下聲音,也眯眼偷看幾下。看看除了沒有喝酒的凌雪之外、另外沒有喝醉的是誰。

接下來的事情,都在楊銳半清醒的狀態下進行的,他基本上清楚周圍地狀況。袁嫣和蘇玉菲沒有喝醉,也是他能夠理解的。

開始是因為好奇,後來發現自己被放在床上。邊上還有其他人,不由得驚訝她們三個的目的,為什麼會把自己和其他四個人搬到一張床上呢。難道就因為這里床有限?

如果這還只是驚訝的話,那接著三個美女仿佛女色狼一般地把床上的五個人剝光,則讓他差點叫出聲音、跳起來。

我靠,把我們都剝光?

這是誰出的主意啊?

到底想要干嘛?

楊銳不用怎麼猜,也能知道袁嫣肯定是主謀。因為凌雪不會這麼做地,蘇玉菲會這麼做,但她無法影響到袁嫣協助她,只有袁嫣能夠讓其他兩個人協助她。“脫!全部脫!”袁嫣的下令,也證明了這一點。

‘這個劉佳,看起來靦腆清純。跟紫悅是所有人里面最小的,沒想到身體發育得也蠻好的。嗯,這胸部。比紫悅大了不少……’

‘哼哼!我懷疑在高中的時候,就已經被楊銳開發了。不過也該大了。這個陳紫悅的,就確實是小了一點,也不知道楊銳摸起來會不會沒有感覺。’

‘哼,你別小看男人的邪惡思維,大的有大的利用,小的有小地刺激。像阿雪那麼大的固然會讓他興奮不已,而這樣很小的,也說不定會讓他有幼女般地刺激感覺……’

……

還沒有猜出袁嫣的用意究竟如何,楊銳便被她們脫衣服時地興奮調侃給完全雷醒了。他心里暗歎了起來,拜托,你們這是干嘛呢!

等到他的內褲被脫下來的時候,雖然喝了酒、還在裝醉之中,但身體不會作假,已經有了最自然的反應。讓他慶幸又有點郁悶的是,似乎她們三個人都沒有留意到自己的反應、或覺得是本能反應沒有理會、注意力都在其他幾個女孩的身上。

三個人的驚呼讓楊銳的注意力也高度的集中了起來,只不過他是躺著,要不驚動她們,是看不到她們的視角。

‘還沒長什麼毛呢!莫非她實際年齡比劉佳、陳紫悅還小?可為什麼胸部又不小了呀。’蘇玉菲這話頓時讓他明白了她們看到的是什麼。

‘有的人天生不長毛、毛少的,就是俗稱的白虎。’

‘一個上面、一個下面,都有你說的幼女刺激了!’

後面的話,更加讓他確定是什麼樣的情況,也讓他興奮大于驚訝。

隨後,凌雪提議給他清潔身體,雖然沒有明說,但從她們三個的反應,楊銳已經隱約的明白了現在這一個安排的用意。

等凌雪幫他整個身體、特別是關鍵部位清理乾淨之後,楊銳身體已經火熱起來。而袁嫣把門鎖上的動作,則讓他完全的理解到她們三個的用意了。

這一份有袁嫣策劃、凌雪和蘇玉菲協助的活動,其用意、其苦心,讓楊銳頓時冷卻了下來,心里感動得無以複加。

他從床上坐了起來,看了看邊上四個全裸的美女,從她們躺的位子,看出來袁嫣的用心安排。她們也看出來了,貝臻和劉佳是有很大可能會接受自己的,所以讓她們兩個在靠近自己身邊,以便自己醉夢中動手動腳,對此沒有把握、也沒有多少這方面經驗的陳紫悅和唐羽靈則放在一邊。

多謝……多謝你們。楊銳在心里默默的向外面的三人道謝。

他思索了一下,覺得這樣的安排,明早她們醒來,肯定會有激化效果。結果可能是正面、也可能是反面。而無論效果如何,這樣地方式,都會讓她們感到不滿的。也不太光彩。

不過……這是袁嫣她們放棄女人妒忌做出的苦心幫助,不能浪費了她們地一片好心啊。再說,我同時愛著多個女孩,這又有多光彩?

想到這里,楊銳決定配合好,而且成敗在此一舉了,如果成功的話,或許能讓她們幾個都接受自己,至少貝臻和劉佳有可能。如果失敗的話,那就是把她們從身邊推開了。

此情此景。就算沒有經驗,他也能想到袁嫣設想的“催化劑”是什麼,但如何運用這催化劑、如何平衡程度,則要看自己的把握了。

想到要通過“裸裎相對”、“性愛”這樣特殊的方式,讓四個有著特殊關系的女孩消弭尷尬、放下隔閡。楊銳心里不由得激蕩起來,思索著如何才能把握好“度”,不讓效果激化成負面的。

佳佳和貝姐都只是在猶豫中。她們的心並沒有太反對,而大家在身體方面,也有過很多的交流,但和她們在別地女人面前做,能不能接受還是一個疑問。至于紫悅和羽靈,把她們脫光了放在一起

會讓她們很震撼的了,可不能真的把她們怎麼樣啊。

面對四個已經剝光的全裸美女,而且都是自己喜歡、也喜歡自己的女孩,只要是男人。都會忍不住,何況楊銳還必須要思索如何運用好赤裸和性愛等方面。這直接讓他心情激蕩,有點受不了。

但現在。還不是時候,就算不來真個。只是動動手腳、口舌之欲,都還不是時候。因為她們三個還沒有睡著,動靜不大是不會被聽到,可蘇玉菲肯定會感覺得到地!

兩個人是心靈相通的,現在只是本能的反應,就算蘇玉菲有感覺,也是如平時一樣、很淡地,但如果主動去刺激,那她肯定會馬上感覺到興奮變化的。

邊上的四個美女,劉佳和貝臻的身體,楊銳都已經很熟悉,陳紫悅只是看到過一次,上次和她發生關系,都是在沒開燈的被窩里,並沒有看清楚。唐羽靈則根本就沒有見過她的裸體,現在還是第一次。

這樣的情況下,楊銳很想要管住自己的眼睛,但目光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她們身上掃視過去。特別是唐羽靈那異于常人的地方……

睡覺、睡覺!

長歎了一口氣,楊銳強迫自己閉上眼睛,特別是唐羽靈,在她自己不願意地情況下,不能去禍害人家的身體。

現在五個人橫躺在床上,睡起來不舒服。為了睡得舒服一點、也為了避免自己忍不住,楊銳把被子鋪在了地上,然後輕輕的抱著貝臻和劉佳放在被子上,而床上地陳紫悅和唐羽靈,則把她們放成順躺在床上,然後找了一條被單出來,蓋在兩個人的身上。

弄好這一切,他便擠入了貝臻和劉佳之間,左擁右抱,慢慢在溫柔鄉里入睡。

~

唐羽靈是被袁嫣打暈地,是最快醒來的,只是她有暈眩醒來,頭還是昏昏沉沉的,又感覺睡在柔軟的床上,身上也沒有束縛,宛如自己躺在床上睡覺的感覺,周圍也很安靜,便又慢慢睡著了。

凌雪想的最少,加上哄孩子也累,在楊麟睡著之後,她也在一個沙發上進入了夢鄉。最後入睡的是蘇玉菲和袁嫣,她們兩個都在想著隔壁會發生的事情、聽著隔壁的動靜,但一直都沒有什麼動靜,今天發生的事情這麼多、精神壓力很大的她們,最後還是抗不過身體的睡眠需要,在後半夜,終于睡著了。

但,平靜並沒有維持到天亮。

睡了幾個小時之後,楊銳酒也完全的醒了、精力更加的充沛,他發現還沒有天亮、可自己已經沒有睡意了。他醒來是因為懷里抱著軟綿綿的玉體,下面也受到不小的刺激。

現在仔細一看,原來自己不再是仰臥的擁著兩個人,而是側身面對著劉佳,而劉佳可能睡著了覺得有點涼,整個人背對著縮在他的懷里,兩個人就好像疊扣著的湯匙一樣,緊緊的貼在一起。他完全抱著的,正是劉佳的身體,而刺激他的,則是光著的粉臀。

此情此景,已經劍拔弩張、忍無可忍了。加上也快天亮了,無論如何,催化劑還是要試一下。

楊銳沒有再睡的意思,伸手在前面搓揉著劉佳的玉乳,嘴唇親吻著她的脖子,下面也擠入了粉臀縫隙,火熱的堅挺,刺激著少女的嬌嫩肌膚。

很快,劉佳動了動,鼻子里面也發出了一聲若有若無的呻吟,她還在夢中,但身體已經開始有反應了。

持續的耕耘刺激了一陣,楊銳感覺到了點點濕潤,他不由得分開嫩肉,輕輕挺入了花瓣之中,憋了許久的情緒,終于得到了一絲的緩解。突如其來的刺激,讓還睡著的劉佳,發出了一聲輕哼……

邊上還有三個美女睡著,這刺激已經足夠了。不過楊銳沒有忘記今天還肩負重任,不能光享受眼前。為了將來,他必須要做出嘗試、試著催化其他人。

于是,在緩緩運動的時候,他的手沒有停留在前面,而是分出一只手,摸向了後面的另外一句成熟玉體。在那飽滿的山峰上流連、在那絲滑的肌膚上愛撫、在那……

他的動作越來越大,滋潤也越來越充分,前面的劉佳,已經半夢半醒了,反應更加的真實了一點,這個時候,他感覺到後面有一條玉腿搭在了自己的腿上、兩團充滿彈性的柔軟頂在了自己的後背、並輕輕的研磨起來。

此刻的姿勢,從上面的角度來看——比如說床上,就好像三把湯匙疊扣在一起了,又像是人肉的夾心三明治。

人肉三明治中間的楊銳,固然爽得妙不可言,可這樣的姿勢,動作自然不能如意,而他的精神也緊繃著,准備著面對隨時可能穿幫的質問。

沒過多久,前面一只小手向後面摸去,而後面一條玉臂也向前面摟去。雙方的目的,都是楊銳,可是都摸到了第三個人,這讓已經半夢半醒、但還閉著眼睛享受的兩人都驚呼了起來。

“你……”

劉佳和貝臻都馬上明白了現在是怎麼一種情況,還好的是,兩個人只是看到和楊銳一起,沒有看到床上還有兩個。但這已經讓兩個人面紅耳赤了,怎麼說貝臻曾經是干姐、是老師啊……

等著這一刻的楊銳,知道用語言解釋是沒有用的,現在已經是撞破的一刻,就要看實體的催化劑了。他一下翻身起來,把劉佳壓得伏在被子上,然後使勁的沖撞了幾下,讓正羞怯無比的少女不由得呻吟了幾下。

隨即,他已經抽身離開,並把邊上還沒有反應過來的貝臻推得仰臥,然後提搶上馬,進入了剛才已經嬉戲半天的濕潤所在。

這樣一來,貝臻就算理智冷靜,被突然襲擊,也不由得急喘了幾下。一個仰臥、一個俯伏,兩個人的頭卻靠得很近,這讓她們兩個都看向一邊,不好意思看對方。

而運動著的楊銳,並沒有放棄大好的機會,他已經伏下頭來,一手摟著一個玉頸,讓兩個人湊近在一起,然後嘴唇吻了上去,先吻這個、再吻那個……

這成了間接的接吻,兩個人身體也有著直接的表面接觸,間接的深入接觸。一下子變得如此,讓劉佳和貝臻都不知道如何是好,腦子里面也都茫然起來,只是被動的任由著楊銳把兩個人連接起來。

已經宛如默認的反應,讓楊銳覺得有進一步加強的可能,他持續的進攻,使得貝臻有點迷糊起來,然後又騰出手來,用力把劉佳抱了起來,讓她的身體壓在了貝臻的身上,使得兩個人呈正面擁抱緊貼的姿勢,這自然讓兩個人又是一聲羞赧的輕呼,也似乎到了尷尬的極限。

而對楊銳來說,這樣把兩個人疊在一起,可以讓他節省很多時間,身體不需要多大的移動,就可以由向貝臻進攻改為向劉佳進攻,一箭雙雕、隨時攻上、攻下……

上篇:【第一百四十六章 大被同眠】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 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