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喜盈門 正文 第三十章 社日(三)  
   
正文 第三十章 社日(三)

第三十章社日(三)
文章摘自7fJYLGHRVWp8" ̄新 ̄ ̄"··
垂花門口立著幾個衣著光鮮的婆子媳婦,見到和蔡光庭一起出現的明菲等人,都明顯的吃了一驚,但很快就反應過來,上來行禮問候.《 . . 思"路"中"文"網》
文章摘自eKAgvEydHGW5ajP" ̄新 ̄ ̄"··
蔡光庭頗有氣勢的揮揮手:"都過來見見三小姐."因怕明菲怯場,他一直穩穩的握住明菲的手,卻見明菲挺直了腰板,沒有絲毫怯場,神情莊重的受了眾人的禮,顯得很是沉穩大方,不由滿意的望著花婆子和嬌桃笑了笑.
文章摘自kRtJOnIYMuAxr361w" ̄新 ̄ ̄"··
花婆子和嬌桃一看這情形,情知二人必然少不了豐厚的賞賜,臉上不由都帶了幾分喜意.
文章摘自qYnc87RJRieZIKmWjby" ̄新 ̄ ̄"··
眾人擁著明菲和蔡光庭進了內宅,早有人去稟報陳氏,陳氏跟前的大丫頭玉盤快步走來正好在離垂花門不遠的地方迎著幾人,笑吟吟的蹲下行禮:"大公子萬福,三小姐萬福.夫人請二位去正房."
文章摘自Jyfd8uKCF6gmtzDo9" ̄新 ̄ ̄"··
明菲好奇的打量了玉盤一眼,只見玉盤穿一身藕色對襟短襖,系松綠長裙,頭上綰著金釵,裝扮得甚是整潔出眾,可那臉卻比嬌桃嬌杏差遠了,堪堪端正而已.心中便胡亂猜測,只怕是陳氏的長相也好不到哪里去.她這樣猜是有道理的,古時陪嫁,除非是迫不得已或有特殊情況,否則都不太願意讓陪嫁丫頭蓋過正主去.
文章摘自PF0GqdTnKTUOLiUkVv7" ̄新 ̄ ̄"··
明菲跟在蔡光庭的身後一路行進,眼觀鼻,鼻觀心,只從眼角不露痕跡的觀察環境.一路看來,只覺得這傳說中的官員內宅也沒什麼稀罕的,無非就是房子多一點,漆亮一點,花木多一點,不過這初春,許多花都還不曾開放,實在是沒什麼看頭.不過她很奇怪,這院子里來往的人並不多,四處都靜悄悄的,略顯冷清,一點都不像那個傳說中的多妾多子女,風起云湧的蔡家內院.
文章摘自UM30JW30PH" ̄新 ̄ ̄"··
人都到哪里去了呢?要不是這陳氏特別有手腕,治家嚴謹,就是這些小妾和公子小姐們不在家.前者不太可能,因為她知道如果陳氏真的能在這個家里呼風喚雨,她也就不會被接回來了,所以只剩下後者,小妾和公子小姐們不在家,去了別處.
文章摘自otWVZJXyGx53Rn" ̄新 ̄ ̄"··
受地勢所限,蔡家所謂的正房其實也不是很大,只是看上去很新,到處都洋溢著一種紅彤彤的喜氣,很符合剛過了年,又新娶了夫人這種情況.正房里伺候的丫頭婆子們的裝扮也比垂花門那里站著的婆子媳婦們的裝扮講究多了,穿金戴銀不是什麼稀罕事兒.
文章摘自5DRgVaC6inYIaS" ̄新 ̄ ̄"··
見明菲他們走來,一個與玉盤一般裝扮的大丫頭笑眯眯的蹲下行禮問好:"奴婢銀瓶給大公子,三小姐請安."待蔡光庭喊了起,她方打起簾子進屋稟報:"夫人,大公子和三小姐來啦!"
文章摘自XhKaxf2JDbegXtRSJVQ0" ̄新 ̄ ̄"··
一條溫和悅耳的女聲平平穩穩的自屋里傳出:"請大公子和三小姐進來."
文章摘自gSDcxCVCrYgDIi9lyq" ̄新 ̄ ̄"··
蔡光庭生怕明菲失禮,在她耳邊低聲道:"跟著我行禮."然後牽著她進了屋.
文章摘自mZwEQl5nwMU6Z2oglgnT" ̄新 ̄ ̄"··
明菲還來不及看清楚屋里的擺設和人物,就被蔡光庭拉了一把,只得跟著他口稱母親,徐徐拜了下去.行完禮,一雙溫香軟滑的手伸過來,將她牽起拉了過去,手的主人語氣歡快的說:"我今日一早起來就一直等著,總算是來了."
文章摘自s7p805d9BAy" ̄新 ̄ ̄"··
明菲臉上帶了些微羞澀,微笑著抬眼看向她這位年輕的繼母,陳氏.
文章摘自VNkTpR9ytr5j67S" ̄新 ̄ ̄"··
陳氏穩穩坐在一張酸枝木羅漢床上,烏亮的頭發梳了高髻,插著金點翠鑲珠寶菊花簪,戴金鑲珠葡萄耳墜,著白色衫子外套玫瑰色穿枝牡丹緙絲半臂,玫瑰紅白間色裙,端的是華貴逼人.
文章摘自CXeeliN55gYZoB7" ̄新 ̄ ̄"··
明菲被繼母那張被一堆璀璨的珠寶和華麗精致的衣裙襯托得富貴卻不美麗的大圓臉,吊梢眉晃得差點失了神.在看到陳氏這個樣子的那一刻,她很是明白了許多東西.
文章摘自vB99XncJp6" ̄新 ̄ ̄"··
再聰明能干的女子,長得不漂亮,不討丈夫的喜愛,也只能悲哀的認命,盡量將自己打扮得華貴美麗,挖空心思的討好原配留下的子女,尋找同盟.陳氏也是個可憐的女人.
文章摘自Yh3Uc089gVLj1z" ̄新 ̄ ̄"··
起來,明菲的心理年齡比陳氏大得多,但她面對陳氏那泰然自若的模樣時,她不再那麼自信自己就一定能比經過經過多年富貴人家妻妾子女爭寵斗爭洗禮的陳氏更奸猾,更狠心,更面面俱到.
文章摘自FsXf9AMFSKEZj4" ̄新 ̄ ̄"··
盡管如此,明菲還是很快把面部表情調整到了最佳狀態,眼里忽略了陳氏的不美之處,只看得到她充滿笑意的眼睛和溫和醇厚的笑容.不管出于何種原因,都是這個人將自己從那個朝不保夕,溫飽不濟的環境中拖了出來,而且這個人將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左右自己的前途,所以明菲臉上帶著感激的笑容,欲語還休,脈脈含情的看著陳氏.
文章摘自y6Q0LFbjdzVx8E3rbgZ6" ̄新 ̄ ̄"··
很多時候,不說比說出來的效果還要好.一個人的肢體語言最能表明他的真實情緒,陳氏真切的感覺到了明菲的感激和仰慕,她很滿意明菲的這種反應,笑著輕撫明菲的臉:"好孩子,你受苦了."
文章摘自40IJrHOjLlkNmB" ̄新 ̄ ̄"··
明菲感激的看著陳氏:"母親的大恩大德女兒永世不忘."又裝村:"您身上真香,這衣裙頭飾好好看."
文章摘自JjD5n8tQmbdtF" ̄新 ̄ ̄"··
周圍的丫頭們輕笑起來,陳氏微微一笑:"等會也讓她們把你打扮得如同我一般好看,好不好?"
文章摘自d1xQDUofe2JeusMEm" ̄新 ̄ ̄"··
明菲低著頭害羞的笑.
文章摘自j8qjWDx1jPnHLb3A0E7" ̄新 ̄ ̄"··
陳氏道:"我讓人在我院子里收拾了間屋子,你暫時就跟我住在一起."
文章摘自pfkMfmHMoD" ̄新 ̄ ̄"··
明菲不敢置信的看著陳氏,幾疑自己是聽錯了.就算是已經花重金為自己改過那所謂的"命"了,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一般人多少還是會有點忌諱的,這般不避嫌,不忌諱,迫不及待,想必是已經到了孤注一擲的地步,轉而寄希望在沾沾她那虛無縹緲的"福氣"上.
文章摘自FsfZOvR5vua2n0vkvH" ̄新 ̄ ̄"··
陳氏見明菲睜大一雙眼睛驚疑不定的看著自己,便笑道:"你也懂事了,有些事情稍後讓你哥哥同你說,總之,我們都是為你好."
文章摘自Lz9s8e2PAiOuESLghxyu" ̄新 ̄ ̄"··
蔡光庭立在下首,聞言立刻上前一步施禮道:"兒子全聽母親的安排."又沖明菲使眼色.
文章摘自5a2t8BUIp6QQpH3I83" ̄新 ̄ ̄"··
明菲收起疑慮,歡歡喜喜的向陳氏拜了拜:"女兒謝過母親.只是要給母親添麻煩,心中委實不安."事情的發展遠遠超乎她的想象,有了陳氏以身作則,這般親近她,照顧她,想來今後其他人的閑話都會少許多.
文章摘自ahUWqk4tuTujHqjETS7d" ̄新 ̄ ̄"··
陳氏笑道:"女兒麻煩母親,天經地義."
文章摘自goNpJ5cfzH9L" ̄新 ̄ ̄"··
一條嬌脆的童音不甘寂寞的在羅漢床邊響起:"你就是我的三姐姐嗎?余媽媽說你和我長得極像,你過來我們比比,到底是哪里像?"
文章摘自WyHKFuRLaw3" ̄新 ̄ ̄"··
明菲聞言回頭一瞧,只見一個穿鵝黃小襖,脖子上戴了和自己同款金長命鎖的玉娃娃眨巴著一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好奇的看著自己,眉目間與自己頗有相似之處,便知這就是張氏所出的那個比自己小三歲的六小姐明玉了.當下笑道:"是呀,你是明玉嗎?"
文章摘自dLCXeD35inaiCSZgVsY" ̄新 ̄ ̄"··
明玉點點頭,歪著頭看了明菲一歇,微微笑起來:"你果然和我挺像的."回頭望著陳氏笑:"母親,我也要和你住在一起!"
文章摘自jSvqxmbPmb" ̄新 ̄ ̄"··
蔡光庭虎著臉道:"明玉,給你三姐姐行禮問候!"
文章摘自MzqcM97ee3lxIY" ̄新 ̄ ̄"··
明玉調皮的吐了吐舌頭,起身像模像樣的對著明菲一福,明菲忙還了禮,姐妹二人算是相認了.
文章摘自sKkxIzLLPRec2s" ̄新 ̄ ̄"··
"好,都和我在一起."陳氏拉了明菲,明玉在她身邊一左一右的坐下,對著明菲抱歉的道:"你第一次歸家,按理應當為你設下接風宴.但今日是社日,你爹爹約了同僚喝酒去了,幾個姨娘並你哥姐弟妹們各有各的去處,家里竟然只有我們娘四個.只有是一切從簡,委屈你一下,在我這里擺一桌,咱們娘四個好好敘敘."
文章摘自0UeRE1qiqH9Rk" ̄新 ̄ ̄"··
蔡光庭忙道:"什麼委屈不委屈的?就這樣已是讓母親操碎了心."讓明菲在社日這天入府,本是他和陳氏事先就商量好的,為的就是避免蔡國棟不出席明菲的接風宴,導致下人越發輕視明菲,令明菲傷心.
文章摘自P59cAr6P3w2wD" ̄新 ̄ ̄"··
明菲心中明白事情沒表面上這麼簡單,她早就知道蔡三小姐淪落到何種地步.當初就連親母,親祖母去世都不得回家奔喪的人,如今能靠著繼母和親兄想法子,將她弄回家小住已是既不容易.選在這麼個家中無人的日子里,悄無聲息的吃過第一頓飯,其實也在情理之中.
文章摘自jL4YPd1eTmxisNmvY" ̄新 ̄ ̄"··
過了今日接著就是二小姐的婚事,這頓接風宴可算是無限期的推遲下去了,家中其他人,包括她那個爹在內,若是想來見她便來見,若是不想來見便可不來,有的是理由和借口.什麼接風宴,什麼全家見面,特別是見她那個愚昧可惡的便宜爹不過是她自己心存僥幸,一廂情願的想法.
文章摘自cpXSsipSebOR" ̄新 ̄ ̄"··
明菲倒也不失望,這樣也好,她坐車趕路累了,不想立刻就面對那些明槍暗箭.但即便如此,女兒對從未見面的父親的那種孺慕之情還是應該適當表現一點的,于是在玉盤上來領自己下去梳洗換衣時,她眼神黯然的向陳氏告辭.
文章摘自SzRdoJ5pQ2Hw" ̄新 ̄ ̄"··
蔡光庭想安慰明菲兩句,又沒什麼可說的.只能沉下心來,暗自盤算找點什麼好耍的物事來討明菲歡心.
文章摘自0MMqXRfHXSQoT03BXxMT" ̄新 ̄ ̄"··
——*——*——
文章摘自rnFsXf9AMFSKEZj4N3" ̄新 ̄ ̄"··
繼續求推薦票哈,O(∩.∩)O~
文章摘自xuyVgYilRtwdVHAZzSkD" ̄新 ̄ ̄"··
,

上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 社日(二)     下篇:正文 第三十章 社日(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