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17 隔牆有手!  
   
017 隔牆有手!

017 隔牆有手!



俗話的好,月黑風高時好進那寡婦地門,咳咳……別誤會,並非某人流氓,實可是出這句話的歐陽修老先生的確曰過這麼一句,一云持刀劫寡婦下海劫人船,一云月黑風高夜,殺人放天火,可見歐陽老先生的藝術造詣還是十分高的.

回到正題,水手們打屁的打屁打盹的打盹,他們的工作除了觀察天況外,當然也會沒事張望一下某男海船上依然還亮著的燈火.

"王大你守前半夜,我守後半夜,到天亮前我叫你."

"不,你子又愛耍賴,上次就你早上忘了叫我,讓我被管家罵了一頓,我要守後半夜!"

"去,要不是你貪睡怎麼會被罵?行了,前半夜就前半夜,可要好了,你可得早點叫我!要不然我可翻臉了."

"睡吧你,別到時候別打瞌睡耽誤二少爺大事就行了!"

"對了你那艘船上裝了什麼好貨?用得著二少爺花這麼大功夫調來百十位弟兄來劫船,前陣子大少爺不是吩咐過船隊最近不許順道做買賣麼?"

"噓……!你不想活了?不知道二少爺和大少爺有矛盾,管他裝的什麼,到時候下船少不了我們的賞錢,心點別船樓上的候三聽到,到時候告到少爺那,就等著吃板子吧!"

某男偷偷摸摸底躲在一堆木箱之後,兩二個水手的話聽的是一清二楚,總之他現在可以確定的是,這艘海船的確是沖著自己來的,而且十有八九就是那個鄧家的人,聽起來領頭的還是家里頭的二少爺這樣有身份的人.

當然從這些消息中某男也聽到一些不妙的東西,這艘船上可是裝著百十號全副武裝的水手,自己等會要是不心暴露,每人一刀就足以把自己剁成肉餡了.

兩個水手又閑扯了一陣下船怎麼花錢找女人逗樂子的事後,其中一位也漸漸睡去,而另一位沒了話的對象,自然也就安靜了下來.

某男一看自己機會來了,從腰間抽出了准備已久的左輪手槍,仔細地瞄准了那個在一邊仰天發呆的水手,心地扣下了扳機!

砰!並沒有,如果真要有某男願拿刀砍也不會冒險用搶了,當某男知道經過神力改造後的左手掄槍竟然還是靜音無聲的時候,的確是嚇了一跳,如果不是看到船倉甲板上那個窟窿,他還以為三無女是在忽悠騙自己呢.

雖然某男也抱怨過兩句是手槍沒聲音實在不夠威風,當然某三無女肯定是不解風的可以改造成有聲的後正要動手時,自然是被某男攔了下來,他可不傻,真要改成有聲把那些整天研究武器消聲的科學家置之于何地?

在這時候左輪手槍的消聲功能可是幫了大忙,甚至連那一聲輕微的"嗶"一聲都沒有發出,之見那位仰面看著星空的水手就已經沒有了聲息.

心中默念了幾聲阿米豆腐,某男對于自己的亂殺卻不感覺到無辜,從那位水手的話中也聽出,做這樣的買賣恐怕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的,自己這麼做也算是替天行道了,要是有顆C4他也不建議把這整條船都送到海底和龍王做伴,中間固然可能還有寫好人,不過放到閻羅殿十有八九都是得送下地獄永世不得超生的惡人.

干掉了一個,某男就不建議再干掉另外一個,而且就連剛才那兩人口中在船樓上候三也不打算放過,三這種時候留下任何一個隱患都是可能害自己和自己船上的水手一起遭殃的禍害.

從躲藏的箱子中回身走了出來,就能看到上的船樓的梯子,和西方的海船不同,東方海船都會在船上加蓋一些房子,當然某男的船想搭房子也沒有這個空間,對于這個既能當做住所,又能成為大型?望台的閣樓,倒是挺羨慕的.

上到閣樓上就得走梯子,不過這木質的梯子難免會發出些聲響,某男就算已經手腳並用心翼翼地行動,畢竟他還是人類的軀體,並沒有真正成為那來無影去無蹤的強這麼強大,聽到腳下傳來的吱嘎聲他就知道不好.

"誰!"船樓上傳來一陣輕喊,不過聽起來好像還帶有這些迷糊的聲音,顯然剛才正在打瞌睡的模樣.,

"我,王大!"

某男也算是機敏,急中生智地出了剛才聽到的一個名字.

果不其然原本那個正打算移動的人影聽到名字後便停了下來,某男特別把聲音憋的有些低,讓人有種聽得到聲音卻又分不清到底是誰的感覺.

"王大?你上來干嘛?是不是李四又偷睡了?"

看到對方放松了警惕,某男也不在偷偷摸摸地往上爬,腳下加快了腳步,跨上了那最後的幾部.

那候三本斜靠在船艙上,看到有人上來則借著月色看了一眼,而這一眼他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上來的這人絕對不是他認識的那個王大,這人滿身是水明顯就是剛從海里爬上來的,正當他下意識地想要喊出什麼,他只覺得自己的大腦好像被這麼東西擊穿一樣,喉嚨中只能發出沙啞的咝咝聲,就這麼永遠靠在了船艙之上……

"呼……!大爺自從學翻牆以後,就再也沒干過這麼刺激的事了,麻煩終于解決了,三無女,告訴我寶物現在在那個方向."驚險萬分地干掉了這位候三後,總算清空了船上最後的崗哨某男,向三無女輕聲問道.

此時下方的船甲板已經傳了一陣陣與海風完全不同的鐵鏽味,這股味道只有熟悉鮮血的人一聞就會知道,這是鮮血散發出來的味道.

某男事後也十分慶幸自己的選擇,只要留下一個,恐怕接下來的事就不會這麼簡單了!

"主人,您現在正在寶物的正上方2.26米處."這回三無女報出的數據某男倒是聽懂了,不過也就是寶物在下方的那個船艙內!

某男並沒有因為沒有崗哨就放松了警惕,在完成最後的奪寶前,他還特別繞著整艘船好好搜查了一遍,確定的確已經沒有了崗哨後,才來到了三無女所指位置的房門前.

某男查看了房門的結構,他基本可以確定,這間房門絕對是上鎖的,而且不僅上鎖而且這把鎖以目前某人的能力恐怕想要弄開不搞出點動靜來是辦不到的.

沒有一包方便面打開一區防盜門能力的某男,也只好再次動起了他的歪腦經,忽然看著眼前在牆壁間穿行無阻視若無物的三無女突然想起了什麼來.

"三無女,現在我們距離寶物還有多少距離?"某男顯然抱著某種期待的想法問道,雖然很輕不過聲音中卻帶著輕微的顫抖.

"主人寶物距離您還有直線距離36厘米."三無女回答道.

"那你現在能不能直接吸收其中的神力?"某男的壞點子已經呼之欲出,既然打不開房門那就不打開不就得了麼!

"主人,寶物現在的歸屬還不屬于您……"聽到三無女的回到某人的心可是差點被吊到了嗓子眼,不過接下來的話卻讓某男的內心淫蕩的笑了起來"但是可以吸收."

既然能吸收還等什麼,雖然對寶物素未蒙面,某男對于寶物的功能也十分好奇,不過比起好起來,某男還是更希望能夠安全地把神力弄到手再!

吸收神力的速度十分迅速,僅僅一眨眼某男就得到了三無女完成吸收的消息,得到消息後某男正打算離開,不過想到了禮尚往來這個至理名,他打算再給這位二少爺留下些什麼紀念來!

磨磨蹭蹭地又在對方地船上上躥下跳磨蹭了十來分鍾,感覺到十分滿意的某男,再次沿著船錨的繩索滑到了海中,一溜煙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大海之中.

……

"蘇老,准備起帆開船!咱們現在就出發!"某男回到船上後溜進了自己的船長室,把濕透的衣服換掉後,就對還在舵輪室內待命的蘇老吩咐道.

蘇老疑惑地問道:"船長不是等子時麼?怎麼現在就開船?要不要再等等?"

某男早就搞定了對方所有的崗哨還用等什麼等十分有信心地道:"不用等了准備開船,等一會燈熄了,咱們馬上就啟動,大晚上的他們就算馬上揚帆也是追不上來,更何況……咳咳別多問了,快點准備吧!"

王海冬雖然表現的有些奇怪,不過蘇老還是對水手下達了命令,收起了船錨,降下了船帆後,整個船上的燈火驟然熄滅後,船上緊急能夠靠著月光辨別四周的況.

探寶號開啟後,身後沒有了崗哨的敵船自然不會有反應,其實就算不熄燈也沒什麼關系,這其實只是讓水手們安心的一種手段.

趁著夜色行船其實也別有一番風味,當然略帶疲勞的感覺某男也僅僅在三無女輔助下開了2時,離開那處足有25公里以上後,又找了一塊淺灘紮下了船錨後便回房倒頭大睡,至于水手們這晚上睡不睡的踏實他是不知道了,不過他卻了解明天一大早肯定會有人大發脾氣就是了.

……

"少爺候三還有兩個水手死了,剛才摔下來的船帆又砸傷了2名水手,您看現在怎麼辦?"管家面對暴怒的少爺實在不敢再多什麼,昨天晚上肯定是被人登船偷襲,好再對手沒有狠到直接放火燒船,否則花恐怕這些水手一半以上都得交待在這里.

鄧二少爺默默無語,雖然知道對方肯定有厲害的海員在船上,可是他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有這麼大的本事,不僅乘黑摸上船殺了他的水手,就連他房內擺放在門口衣架上的寶物白玉扇都被不知不覺偷走了.

"回港!哼!這幾位我記住了,以後還是有機會交手的!"黑著臉鄧二少爺冷聲道.

管家聽到回港如釋重負的命令那些水手眷修理船帆,不過心里卻嘀咕,那個下三濫竟然使出個船帆這個缺德主意!




上篇:016 奪寶進行時     下篇:018 事敗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