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49 重新分配  
   
049 重新分配

049 重新分配



接了筆無本買賣王海冬自然是十分高興,送信的任務他倒是絲毫不用去擔心,以現在雙杆船的性能,根本不用七天就算在逆風狀態下他也能在五天內趕到泉州港完成任務.

不過高興過後艦隊的煩惱卻又再次困擾了他,他這次出海的目的可不是為了賺錢,如果真要賺錢的話那還不如直接拉上四艘船的貨出海,光是靠拉高價的散貨這一艘大貨船來上一趟南下的航路也能賺上百多個金幣,更別這四條船這一來一回不用半個月時間,甚至能夠拿下近千金幣的利潤回來.

但是如果不能解決眼前的這個問題,就算利潤再多恐怕也是鏡中花水中月,這茫茫大海之上可不太平,不其他,光是由大海船組成的大型滿編船隊就不下幾十個,如果要是發現了那些脫隊的貨船,在沒有主力武裝商船的保護下,恐怕也只是那些不太安分的艦隊口中的一盤菜而已.

不得不好聽點,就連那些速度較快的海盜船都有可能盯上這樣落單的大型貨船,在海上這樣的貨船甚至比那些單獨出行的貨船們還要來的搶手!

"別愣著了,該怎麼辦吧?"晚上船上的一行人都來到岸上,不過面對王海冬不善的眼神紛紛都不敢率先做出表態.

羅大少畢竟和王海冬呆了不少時間,知道王海冬也就是表面上凶了點,真要他生氣的話可是從來沒見過,當初自己夜里總是打擾這位都沒什麼事,更何況是現在還在試航的階段呢?

在這種商會成立後的試航總是會有點問題出現,特別是水手對新船型和陌生水手之間還不夠熟悉,配合上出現些問題是在正常不過的了.

如果但羅望海坐鎮的震南號一開始的確是有點不適應,不過在這之後卻還算問題,雖然和前面的主艦的距離依然被不斷拉開,但終究還保持在可視范圍之內.

"會長,周叔他們都是第一次出海,難免會有些紕漏,不如明天派兩個海員到船上一起幫襯著,應該就不會像今天如此了吧."羅望海盡量在中間著好話當著和事老.

不過這些話可並沒有讓這幾位就此感謝他,反而好像在,他們還沒資格當船長,還是派海員來得好一樣.

王海冬看了一眼一臉誠懇的羅大少,又看到了剩下幾人的臉色,那幾位大少除了周儒山還算誠懇外,剩下的三位臉色卻都有些難看,不過反觀另外旁聽的四位海員,此時臉上都隱隱露出了笑容,在他們看來這可是個絕好獲得少尉船長頭銜的機會,要是把握得好,就此脫離被雇傭的命運,從而進入商會的領導層也不是不可能的.

對于這幾位海員,王海冬還談不上什麼信任不信任,把羅大少的提議暫且放到一邊不提,轉頭看向四位大少問道:"你們的看法吧?如果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恐怕諸位就得退位讓賢了……"

對此王海冬還是算客氣的,要是按某男內心的想法想的是,要是沒辦法的話,那就老老實實地當個傀儡就行了,如果連傀儡都不願意當那就滾下船去免得在船上浪費資源之類的.

四人中周儒山算是最沒野心的,他之所以被派上船的理由並不是他對航海有多少了解,只不過這位周大少從受到周老頭的影響,多學了幾門語,除了精通法語和英語外,甚至連在東南亞占有龐大殖民地的西班牙與聯通東西大陸的阿拉伯語都能夠簡單使用.

王海冬當初一聽到對于這位周少爺的介紹,一時驚為天人還以為遇到了這個時代的語天才,不過後來才發現,這位大少的語基本就只是接觸了一些航海與交易用語,而且僅限于口語,比起真正合格以翻譯官為主要能力的海員還略有些差距.

不過這位周大少卻是某男在船上除了羅望海以外最為放心的,這位大少純粹是被周家老爺子拉壯丁,對于爭權奪利絲毫沒有興趣,而另外三位顯然也看清了這點,所以在當初想要算計王海冬時也沒有把這位周大少給拉在一起.

"會長,船長這個職務恕我不能擔當,對海上之事我還不太了解,還請會長見諒."周儒山不僅通曉語,脾氣上也是純粹的文人個性,知書達理的性子讓他主動推卻了這份職務.

周儒山輩分最大,鄧年號雖然有兩人,表面上主事的還是周儒山這個大輩,不過船一到了海上周儒山卻絲毫沒有頭緒,指揮的事也交給了對于海事更為了解的李睿學來處理.

而周儒山一走李睿學無疑就成了當之無愧的領導者,但是王海冬就算不建議李睿學當初算計過自己,那也要看李睿學是否有這個能力掌控這艘大船啊?

"儒山不用介懷,讓你當船長本來就有些過分,明天你就和我一起登上主艦好了,至于鄧年號……那就交給如龍和何守正兩人."經過一整天的接觸,王海冬對于手下這幾位海員的能力也略有些概念.

何守正此人在操帆與掌舵能力上都算是不錯,再加上這家伙會鑽營對于王海冬提出的軍銜系統最是上心,把他和性格偏弱的馬如龍放在一起,應該是個不錯的組合.

"是!船長,守正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何守正聽到王海冬的指明,知道自己白天的努力沒有白費,而且他今天可是見識過自家這位會長的厲害,別是自己這一名普通的海員,恐怕把全船的水手都換成海員,都難以和王海冬神乎其技的控制相提並論.

不僅僅是何守正,那些水手們好歹也是在船上混了數年的老手,他們可是清楚地看到王海冬下達指令和沒有下達指令的差距有多少,在船上的眾人紛紛都冒出了念頭,難怪人家年紀輕輕就當上了會長呢?恐怕和李華梅將軍比起來也差不了多少吧?

在這些討海人心理,李華梅幾乎已經是被神化了的存在,王海冬僅僅出海才一天就能夠獲得這樣的評價,要放在其他地方恐怕早就被四處傳誦的了!

"那……五福號怎麼辦?"這時被調走身邊幫手的吳景不由得問道,他和馬如龍兩人在一起還能互相商量一下,這下要是連馬如龍都走了,靠他自己恐怕比今天的況還要來得慘.

王海冬向幾個海員的方向掃了一眼,發現這些海員眼神中都紛紛有躍躍欲試的感覺,不某男開出的高昂酬金,就算是大商船船長的職務恐怕也是這些普通階層海員終生的追求了.

"五福號麼?胡二牛,李壯你們兩個明天和吳少爺一起上船,要是明天的船速再是最慢的話,可別怪我不給機會了?"王海冬盤算了一下,挑出了兩個海員中的武斗派丟上了船去,把他們和吳景這個滿身肌肉疙瘩的少爺放在一起,不知道會碰撞出什麼火花來.

四家招募的海員中,雖然有像何守正這樣既能操帆又能掌舵的海員,但是同樣的對于周儒山和馬如龍這兩位略顯柔弱的少爺,聘請的海員在武力上自然就要注重一些.

胡二牛和李壯兩人雖然也精通船上的事物,王海冬觀察下來兩人在整體能力上擔任船長還有些不足,不過如果光技術上的活倒也是合格,派去和這位吳景少爺一起,在某男腦海中猶然飄出一種肉與血碰撞後的有趣組合.

吳景雖然心有不甘,不過比起一個人被孤立還是好得多,今天這三艘船就屬他們最慢,年輕人也是要面子的,特別是他這種過去在街頭的霸王又輸給了王海冬有可原,但是被自己幾個兄弟比下去卻是心有不甘.

安排完了鄧年號和五福號,最後不用就只剩下李睿學這位大少沒有被安排了,鄧年號被王海冬安排給了馬如龍和何守正,以李大少不低的智商也知道自己恐怕是回不去了.

至于主艦那更是不可能,就連吳景和馬如龍都還有機會爭奪一下船長的位置,只要王海冬不是對他有太大偏見,自然少不了他的一份,不過令他奇怪的是,馬家吳家甚至連周家聘請的海員都被王海冬拆開,可偏偏他身邊的李毅卻始終沒有被安排,難道是被他看出了什麼來?

李睿學之所以有所擔心可不是空穴來風,和其他海員不同,李毅可是有其他身份,除了海員外,李毅可以是李家自家的家奴之前送出去學習航海,最近才因為要成立商會而被招了回來.

家奴這種身份可不是一般的奴隸,如果奴隸是在身體上奴役,那麼東方帝國的家奴更像是在心靈上進行奴役,而被奴役的對象之所以會效忠于這些家族,最根本的原因是,他本身就把自己看作了這個家族的一份子,而並非從被買來的仆人這麼簡單.

而且李毅還帶有另外一層身份,李老爺能夠把李毅送去哪里學習航海成為海員呢?這還有比李華梅這個東方第一艦隊有更好的選擇麼?




上篇:048 無本買賣接不得     下篇:050 向領導表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