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50 向領導表決心  
   
050 向領導表決心

050 向領導表決心



王海冬哪里有這位李大少想的這麼複雜,對于這位李毅的海員,他也只不過秉著能力不錯的評價,水手的活計倒是都掌握的不錯,不過比起已經傾向于王海冬的何守正而,缺乏了一股鑽營的念頭.

對于王海冬而在用人這點上他向來是視能力而定,胡二牛和李壯的確也表現出一副貼近他的模樣,但是船長這個職務從目前看來的確還不適合他們去干,如果王海冬將來船隊中有了專門負責沖鋒近戰肉搏的戰艦才會考慮到他們,商船畢竟最主要的目的是做生意,找兩個肌**子可不行.

"震南號明天依然由望海擔任船長,睿雪和李毅作為助手,好了大家今晚好好休息,我希望明天能夠看到一支陣容整齊的艦隊,而不是零零落落飄在海上的木頭棺材."直接把李睿學丟給羅望海無疑是最好的選擇,而李毅他也沒多想直接安排了過去.

這樣一來明天的航行應該會比今天來的順利一些,畢竟每條船上都已經安排了海員進行輔助,至于王海冬自己的主艦,雖然同樣是由大多數陌生的水手組成,不過好在原來的那九個海員都被他留在了船上,自己只要忠實當好三無女的傳聲筒,自然也就不會有太大問題.

王海冬吩咐好了明天的計劃和出海時間後也不多留,回到自己的房間內就倒頭大睡,至于其他有幾位聚在一起嘀咕著什麼,他是不太知道,不過一夜過去後他卻發現了這各自船上出現的一些變化.

"咦?這幾人怎麼一副這樣的打扮?"王海冬一大早就醒了過來,不過當他來到院子後卻發現這幾位原本穿的整整齊齊的少爺們十足像換了個人似地.

原本綢緞面的靴子不見了,都換成了一雙雙粗布厚底的布鞋,隨身攜帶的裝飾配件也不知被藏到哪去,渾身上下都換上了一身平常海船上水手最常見的打扮.

不過這身打扮倒還沒什麼,幾位少爺畢竟沒怎麼經曆過風雨,這一個個細皮嫩肉的船上這身衣服怎麼看都不像個水手的模樣,而這幾位從錦衣玉食的少爺也有些不太適應,東磨蹭一下西拉扯一下,就好像身上呆了好幾只跳蚤一樣難受.

"會長,我們幾人昨日出海後深感自身不足,所以昨晚商量一番後,決定四人一起從頭學起,好為商會出一點綿薄之力."首先站出來話的正是知書達理的周儒山,而他話時臉上一副認真的模樣讓王海冬也不禁被他動容.

不過感動過後,王海冬不由得冒出這四位大少在船上被那些水手們,指示干這干那的形,再回想當初自己剛上船還不明白三無女能力的時候的舉動,恐怕別是綿薄之力,就算不給水手們添亂就算是祖上積德了……

"幾位既然有心,那王某人也不來阻攔,不過幾位畢竟不比那些水手,有些事也不用勉強,具在下昨天的觀察,這幾位海員在海上都是好手,如果有心的話可以多多請教他們,諸位應該就能獲得不的收獲."為了自己船隊能夠順利進行,王海冬只能把這幾個貨丟給那些分配在各船的海員去照顧,不過他卻忘了自己的船上可還安排著一個呢!

……

四艘大艦緩緩駛出甯波港,港口邊的茶樓正有一位少爺一邊搖著扇子一邊看著駛出港口的大船.

"我看你這回還能怎麼辦?這一千金幣只是利息,竟然讓我丟臉,絕對要讓你好看!"

……

"阿嚏~!是誰那麼想我啊?不會是杭州的那五個老頭吧?寒一個,太惡心了……"在船上的某男不由自主打了個噴嚏,不過他齷齪的思想注定讓他想不到李華梅那樣的美女,竟然不由自主冒出了那幾個老頭來.

為了證明自己沒有戀老頭的癖好,某男只得裝模做樣地舉起手中簡陋的單筒望遠鏡,向還在自己後方的船隊望去.

有了海員的輔助的確有了不同的效果,四艘船的速度在王海冬刻意的減緩下,總算是保持了一定的速度同時航行,按照三無女給出的具體數據,這個速度也只是勉強發揮出了船體75%~80%的能力,在現在這樣側逆風的環境下,也只能把整體巡航速度維持在6至6.5節的速度內,不過不要不滿足,這樣的速度在雙杆帆船再加上又是這樣的風向下,也算是不錯的航速了.

如果以能夠保持這樣的航速,在七天後抵擋泉州港雖然有些趕,不過卻也不是不能到達,當然如果換成王海冬單船航行的話,抵達泉州港的速度甚至能直接提早兩天時間.

要知道這可是在側逆風的狀態下,就算李華梅的主力艦隊都不敢自己能夠在七天趕到,從中完全可以看出,王海冬擁有三無女這個萬能作弊器到底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了!

"船長,旗手已經准備好了,是否開始傳達命令?"在一旁正穿著比一些水手還陳舊服裝的周儒山在一旁問道.

王海冬看了一眼周儒山,心你一個好好的讀書人干嘛穿成這樣?整個艦隊五位少爺中,也只有羅望海還保持這原來的打扮,當然這其中一點是因為羅望海的航海經驗足夠,並不需要像這三位般用服裝標明心跡.

另外一點則是羅大少本身穿的衣服也不怎麼高級,不知道是不是過去幾年航海下來的習慣,一到船上這位大少早早就換上了"工作服",如果不你還真以為他和那些水手是一樣的身份了.

不羅大少的癖好,在把海員分配下去解決了船速問題後,王海冬也要開始他出海真正的目的了,海東艦隊雖然是一只商業艦隊,但不可否認的是,作為海東商會唯一的一支艦隊和武裝商船,他無疑也擔負著一些其他武力上的責任.

只有申請了商會具體了解了商會的責任後,王海冬這才發現他過去想的商會的確是有些簡單了,一家合格的商會不僅僅要承擔著所占有占有率港口的商業繁榮,同樣也要對所擁有港口的航道內的海盜進行清掃和驅逐.

就像是李華梅的主力艦隊為什麼會匆匆南下,並不是南邊出現了倭寇,倭寇的海盜就算襲擾邊境也只不過在浙江東南沿海,絕不會把觸手伸到福州以南的地區,作為主力艦隊他肩負著大量的戰斗清掃任務,特別是維護固有航道的安全,有時候商會的武裝商船解決不了的敵人,常駐杭州的主力艦隊就有了遠航戰斗的必要.

不過能讓李家商會這樣的龐然大物動用到主力艦隊的敵人可是不一般,就連看似囂張的來島家也不過被行久的東亞分艦隊阻擋在倭國本土,王海冬自然是不清楚這些,不過關于戰斗就必須靈活控制艦隊這點卻十分的清楚.

艦隊就好像是海上的騎士團,在穩定的陣型下發動向敵人的沖鋒,那自然能夠取得更好的效果,可是同樣的一旦陣型被打算進入了亂戰,就算擁有火力上的優勢恐怕也難以發揮,只能靠血肉和刀槍去擊殺敵人了.

白刃戰在這個海上依然是主旋律,但是無論在王海冬在羅望海書房中看到的那一本海戰的傳記中,都紛紛出現了一條同樣的信息,敵方陣型本虧,本部沖散,獲得大勝.

可以只要陣型被打亂,甚至可以就算你的船隊的確有著更強的實力,但是輸的可能性將會無窮地被放大!

王海冬不是個和平主義者,不過輸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就算流血那也要是敵人的,為了戰時少流血,那平時的訓練就不能馬虎.

海冬商會的建立才不過2天,別是訓練,就連正常的航海都只是第一次,連最基本的一字陣型都才剛剛在航速穩定後得以實現,而戰斗時保持一字陣型可不是一件明智的決定.

"讓旗手通知後船,五福號西偏行一里,鄧年號向東偏行一里,震南號加速替代主艦作為先鋒,三船圍攏主艦形成箭頭陣型!"王海冬回憶著前段時間在書上看到的最基本的一個名為箭矢陣的陣型,一邊向身邊的待命的旗手下達命令.

旗手是一個十分專業的職業,在互相難以傳達信息的海船上,旗手是唯一能夠作為溝通橋梁的存在.

當然旗手通常也需要一點不過的智力,他需要把艦長下達的複雜指令簡而化之向其他船長進行准確的傳達.

旗語王海冬的確是不懂,不過身邊的三無女卻是無所不能的,從三無女口中王海冬得知,旗手揮出的意思大概就只是表示,現在需要擺出箭矢陣,然後某個位置是某條船,在確定王海冬需要的距離等信息.

王海冬的命令發的是中規中矩,純粹是從書里照搬來的,所以也找不出什麼漏洞來,不過為了這條命令,他的艦隊包括他的海冬號,都開始了看似簡單實則負責的調整之中.




上篇:049 重新分配     下篇:051 戰陣等于龜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