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56 插隊和排隊  
   
056 插隊和排隊

056 插隊和排隊



港口的停泊位上此時並非空無一人,除了那些隨處溜達准備登機的港口官員外,這片巨大的空閑港口還坐著兩個水手模樣的家伙正在吹牛打屁.

他們早就發現了從遠處緩緩駛來的海東艦隊,不過卻沒想到是,這些船竟然這麼不守規矩,絲毫不管這里早已是福州鄧家定下的泊位,直接就這麼靠上岸來!

"你們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這里是鄧家的船位麼?快走!快走!"只見四艘大艦緩緩靠岸,這些水手再傻也知道了對方的目的,急忙在岸邊吼道.

不過這些船上的水手可不管什麼鄧家不鄧家,艦長既然下令那就必須100%執行,至于是否還要離開那也是艦長船長那些大人物才能決定了,他們這些一二等的水手在王海冬的軍銜中只有執行任務的義務.

再王海冬又不是聾子,岸邊的那兩位可是喊得喉嚨都快出血了,不過聽到鄧家這兩個詞王海冬卻不斷算和對方客氣,不管不顧命令艦隊繼續停靠.

岸邊的水手一看不妙,其中一人趕緊撒開腿向港口內跑去,不用,他們這些水手可不能主事,遇到這麼"大"的事,還需要找商會高層前來解決.

船舶靠岸是個大工程,特別是像如此體型的木船更是如此,在之前的兩次停港靠岸都不太理想,畢竟水手們對于這門技術還需要熟練的時間,也不是一次兩次就能適應得了的.

當然比起第一次在甯波府的靠岸,在海員的指揮下,卻也不顯得慌張,至于那個原本在岸邊的水手此時早已經躲在遠處觀望,他可不傻,對方呼嚕呼嚕下來百十號人,讓他一個人上去找場子又不是要送死.

泉州港總歸算是鄧家的大本營,王海冬的船隊還沒停穩,那個剛才跑開的水手,此時已經帶著十幾號人已經回到了港口處.

"在下福州鄧家商會外事總管鄧南博,還請這里的管事的出來個話!"十幾號人中其中有一個穿著比周圍那些人明顯華麗的人在王海冬的主艦下喊道.

這位鄧南博是鄧家商會的外事總管,其實也就是一個後勤部部長的職位,作為鄧家人他手中的權利自然是不,不過比起那些鄧家掌權的兩位少爺還是有些差距.

為了今天的港口泊位,鄧家可謂是費了大心思,不僅在崗內派人驅逐出一片空地,甚至為了怕那些運送散貨的商船阻擋航道,甚至派出了大艦出海進行攔截的舉動.

可是王海冬的出現卻壞了這一切的安排,泊位被占倒還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鄧家的面子上可會有些難看.

鄧家在泉州港擁有10%的占有率,這等地位在泉州港內可是一點都不比那杭州四大家來得差,雖然在商會的規模上這兩個城市不能比,不過鄧家自問在海上的實力,除了那早已稱雄東方的李家外,就算其他三家也不會比他們強到哪去!

會到泉州港做生意的商人,又有哪個不會給鄧家這個地頭蛇些面子,而這位管事也正因為如此才敢帶著十幾個手下就敢在百多人的艦隊面前要求艦隊能夠做主的人出來交涉.

"真是麻煩!停個船都那麼麻煩……下面的那個叫南博的家伙也不知道是個什麼來路,難道老子天生和鄧家就該對上麼?"王海冬看了看周圍等待他做決定的水手,撓了撓頭心理抱怨道.

鄧南博此時可不知道王海冬已經把他列為和麻煩並列的討厭存在,在船下依舊是一副死了爹媽的模樣肅立在船下.

這鄧南博總算是有點眼力,一到港口便發現了其中最大裝備最好的艦船的便是王海冬坐在的海冬號,王海冬看了看在身邊沒什麼作用的周儒山,歎了口氣,整理了一下被海風吹亂的衣衫,准備自己下船去應付此人.

"在下海東船隊的艦長,不知道這位先生有何見教?"王海冬緩緩地下了船來,臉上一副我不知道什麼事的表問道.

鄧南博看到王海冬一副"我不知道你能拿我怎麼著"的表就知道今天的事恐怕難以善了,不過例行的工事還要走便道.

"這位艦長,此處港口我鄧家商會在一日前早已定下,還請這位船長另尋泊位為好!"

"你們定下了?可有憑證?我怎麼不知道港口有這個規矩?"王海冬奇怪道.

鄧南博被王海冬的問題問得有些尷尬,港口中的泊位通常都是按照慣例,特別是擁有港口占有率的商會,自然有資格獲得更好的停泊位置.

不過這些卻也只能算是"潛規則"的一種,在這個世界可不流行提前預定這一套,就連港口管理的官府也只是擁有管轄和稅收與船舶登記的權利,至于那艘船應該停靠在哪里,還是按照先到先得的規則而來.

"這個並無憑證,不過在半日前我家商會就已經派人在此處留守,這位艦長之前也應該看見了吧?"鄧南博搬出了剛才在港口留守的兩個水手,意思是我已經占了位置,你這不是強搶麼?

這要換了那幾位爆脾氣的恐怕此時嘴里早就爆出,"搶的就是你這個狗X的"這類的詞彙,不過王海冬話向來走腦子,腦海中一個轉悠,一個餿主意就冒了出來.

"這也行?你的意思是只要派人守著,這港口泊位就算提前占了麼?"王海冬一副笑眯眯的模樣,就好像在我不懂請教你的感覺.

鄧南博在這泉州港也算是一號人物,看王海冬一副請教的模樣也就隨著他的意思道:"正是如此,只要在這泉州港有占有率的商會,自然就能占得船位!"

他也不傻,順便把港口占有率的潛規則都了出來,其實到頭也就是一個意思,只要是船隊夠強勢力夠大,就算一直占著船位也沒人敢些什麼.

某男心中有其主必有其仆,原本以為鄧二少已經夠霸道的了,不過沒想到這鄧家的下人也都是如此.

鄧南博恐怕不知道,此時他的身份早已經從鄧家分家子弟已經變成了奴仆下人的程度,誰叫他一副狗仗人勢的模樣,活脫脫一個的了權勢的人嘴臉,也難怪王海冬會冒出這樣的想法來.

"那好,儒山你過來,你馬上給我去安排一百個水手,去把港口的那些船位全給我占了!"王海冬揮手招來了在一旁等候的周儒山吩咐道.

周儒山一聽楞了一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什麼再次向王海冬確認道:"艦長剛才的什麼?讓水手去占船位這不好吧?"

王海冬一副不要緊的模樣指著眼前依舊已經有些錯愕的鄧南博道:"這位鄧家的管事的,只要擁有港口占有率,就算只是個水手也能占船位,咱們沒有鄧家這麼大本事,兩個人就能占上十多個船位,這不打緊,咱們賣力點,一人就占一個船位,如果有人問起來,就是福州鄧家的就行了……"

指鹿為馬,插科打諢,栽贓陷害,王海冬這麼一簡直就是把髒水直接潑到了鄧家的頭上,要知道港口上來往的人可是不少,特別是這幾艘大船停靠,鄧家的管事又匆匆趕來,更是讓這片區域聚集了不少的不知真相的"圍觀群眾".

鄧南博一聽王海冬的這番胡話就知道不好,要是真讓眼前的這個猶如**的艦長把這些話流傳出去,鄧家或許沒什麼大事,可是他這個外事總管的職位恐怕也就當到頭了.

潛規則之所以是潛規則,正因為它上不了台面,一切潛規則放到明面上都是讓人唾棄和不齒的存在,那怕在這些人眼里多麼希望能夠執行這些潛規則的人就是自己,可是真要他明著出來,也絕沒有有這個膽子.

這位鄧南博的智商雖然比那位班捕頭高了這麼一些,不過沒有見識過王某人顛倒黑白的手段,就不會明白原來這個世界還有這麼流氓的家伙存在.

這種潛規則對于王海冬而有沒有都無所謂,特別是這種建立在混亂次序的潛規則,真正有實力的人物根本不會去在乎這些雞毛蒜皮的事.

難道鄧家真就會因為這幾個船位就和自己翻臉,王海冬就算打死他也相信,只要鄧家掌權人沒有失心瘋,就知道為了這種幼稚的理由只會折損自己的臉面.

再當初和李華梅的一席談話,王海冬也清楚了一點,沿海的中商會看似勢力龐大,但是除非他們能真正聯合在一起,否則化李家的強大艦隊就將永遠是他們頭上懸掛的斧子.

別是商會之間的大戰,就算王海冬還只是當時的一艘商船的船長鄧家也不敢公然對自己做什麼.

否則的話缺乏收拾這些商會理由的李華梅大姐,別是動用那支讓王海冬這個現代人看得都有些膽寒的主力艦隊,就算是分支武裝艦隊都能把看似龐大的鄧家連根拔起.

這也是王海冬有恃無恐的原因,爺就占了你位置,你又能怎麼樣?自己屬于先到得一方,比起那些還不知道那里航行的鄧家艦隊,站在道德高峰的王海冬又有什麼可懼怕的呢?




上篇:055 停泊位值千金     下篇:057 龍游門前再遭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