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63 偷偷制定的大計劃  
   
063 偷偷制定的大計劃

063 偷偷制定的大計劃



"會長,咱們怎麼辦?"一瞬間,大廳內所有的眼神都集中到了王海冬身上,畢竟對方指明請的可是他這位會長,去不去還要由他來決定.

王海冬看著眼前神流露出各種帶著眾多感意味的目光,你讓王海冬還能怎麼辦?再對方請他去喝個酒又不是真打算把他如何,而且鄧掌櫃的話中,王海冬也十分贊同,畢竟自己光明正大的前去,對方想必也不會拿自己怎麼樣!

"還能怎麼辦?去唄,放心我不會有事的,這種場面本會長還是沒問題的!"王海冬有著自己的底牌,像是不死超速恢複等等的特殊能力,再加上隨身攜帶的左輪手槍,不殺對方個片甲不了,想要逃命還是可以的.

再王海冬心中也打著自己的九九,這位鄧大少和鄧二少的矛盾可是不,這次請自己相比並不是為了追究船位這種雞毛蒜皮的事,再對方可是遞上了名帖,如果真要算計自己也不需要動用到如此隆重的舉動吧?

王海冬做出了決定後,其他人自然也就沒話可,除了鄧掌櫃叮嚀了幾句心行事外,改該喝酒的繼續喝酒,不過聊天的氣氛顯然沒有一開始那樣的熱絡了.

鄧大少約王海冬的時間是在晚上,至于地點嘛……杏月樓這個名字怎麼聽都有那個風塵的味道,而王某人也從鄧掌櫃哪里了解到一些關于此處的一些門道.

"杏月樓?那可是個好地方……"完鄧掌櫃流露出一抹難以捉摸的淫笑,啊不對是追憶的笑容.

"大哥您去過?"王海冬突然插話問道卻突然讓鄧掌櫃嚇了一跳.

"咳咳,聽,聽……哎,兄弟你干嘛嚇大哥,你可別讓你嫂子聽到了,要不然晚上大哥可就沒床睡了!"鄧掌櫃突然下意識地否認,不過突然意識到自己現在可是清白得很,才對王海冬露出大家都是男人,心里明白就好的表道.

"了解!了解!"王海冬就算打過怪獸,好歹也看過奧特曼,經過網絡文化的熏陶哪里還會不懂這些事,拍著胸脯道.

得到王海冬的認同鄧掌櫃也算放下了心,心自己果然沒認錯兄弟.

"其實老弟也不用誤會,這杏月樓也算是泉州城里的高檔場所,知府大人有時候也經常前往此處,其中的女子大多是犯官的家屬,里面可都是些精通琴棋書畫清倌人,到沒有那種下等娼寮妓院那般的不堪之事."

鄧掌櫃一番解後,王海冬也清楚了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地方,起來與其是妓院,還不如是一家高檔規格的私人會所,如果當真兩相悅自然也會有露水姻緣,甚至為其贖身娶回家做妾的況也不少見.

不過這杏月樓的價格嘛自然是不便宜,像鄧掌櫃這樣家中管得嚴,偶爾一去的散客,就算只叫清倌人唱兩首曲點上一桌酒菜,恐怕就不下十枚金幣,就連海員這樣在海船上頗受地位的成員都享受不起這樣的服務.

至于杏月樓的大主顧,自然就是那些富家的頑固子弟,像鄧二少更是杏月樓的頂級VIP客戶,不僅花錢大方而且頗有家世,自然是此處不可缺少的熟客了.

"雖然在這杏月樓,這鄧宏勳相比不會做什麼,不過在路上老弟可要自己心,大哥知道你的本事不,不過明搶易檔暗箭難防,如果可以的話多帶些手下前去."鄧掌櫃最後還不免叮囑一番,王海冬雖然知道自己前去並不危險,不過還是頗為感動.

王海冬到崗的時候只有上午,在鄧二少一番攪鬧之後,等他們再回到鄧府已經過了午時,不知況的水手又讓他們這一來一回來回奔波了一趟,讓這些平常在海上風吹日曬的漢子都不免覺得有些疲勞.

所以在這頓酒席吃完後,便紛紛回到鄧掌櫃為他們安排的房間好好休息,以備晚上可能繼續發生的況.

至于王海冬本人倒沒什麼事,吃完後又單獨和鄧掌櫃聊了會天後,便直接帶著在身旁飄來飄去的三無女和鄧掌櫃一起來到了一處隱秘的庫房中!

貨倉剛一打開,一股濃濃的茶葉香便從中飄了出來,王海冬沒吸入一口空氣都忍不住揉了揉鼻子,讓他的嗅覺能夠恢複正常,而眼前的茶葉都是經過數層密封後,可是依然擋不住茶香從縫隙中四溢飄散,這絕對不是一般的數量可以達到的程度!

"老弟,這一個月來,老哥可是灑下了老本,除了交易所必要的出貨外,其他茶葉老哥可都幫你留了下來,這里總共有40貨倉的茶葉,相比運回杭州肯定會引起一陣轟動,老哥在商會上的事也只能幫你到這里了,接下來就全靠老弟你的能耐了!"鄧掌櫃看著王海冬道.

囤積茶葉,這一計劃並非出自王海冬,而是出自鄧掌櫃和杭州那五個老頭的想法,鄧掌櫃作為泉州城,茶葉出口的大戶,特別在此時的旺季,他一個月售出的茶葉恐怕就不下上百個貨倉.

不過在加入商會後,鄧掌櫃就不得再以散貨的形式向那些不具有港口占有率的商家出售茶葉,但是茶葉貿易這宗巨大的貿易利潤可是鄧掌櫃一年中最關鍵的時刻,這些茶葉自然要給自家運輸才會產生最佳的利潤,而不用肥了別人的腰包.

面對鄧二少的不斷打壓,鄧掌櫃也不斷找尋著擺脫的方法,隨時這個冒險的計劃也就應運而生.

半個多月前,在泉州港茶葉貿易進入最高峰的這段時期,鄧掌櫃卻沒有向往年那樣加大出貨量,而是猶如原來那般保持著低水平的出貨量上,而剩下的貨物,他卻十分冒險地選擇了囤積了起來.

茶葉並不是糧食,隨著存放時間的加長,質量自然會有所下降,如果不能在一個月內出貨的話,價格上就要打上一個巨大的折扣.

而鄧掌櫃為何會做出如此冒險的舉動,正是因為來自于杭州五老給出的保證,這次王海冬出海,不僅帶上了屬于自己和商會的12000金幣的貨款,更是在出港前就收到了來自于杭州五家的一筆同樣數目的臨時借款!

整整兩萬四千金幣的貨款,如果全部以成本價換成茶葉,這個數量將會高達40個貨倉,平均600金幣一個貨倉的價格雖然看似鄧掌櫃已經沒有太大的獲利空間,可是鄧掌櫃囤積茶葉的時機其實茶葉的價格並沒有高到哪里去,再加上在稅款上的便利,光是這筆茶葉能夠給商會產生的盈利將會是一筆巨大的收入.

"40個貨倉茶葉,24000金幣的成本,我出海時杭州港的茶葉收購價維持在1300金幣左右,減去每個貨艙390~400金幣的稅收和其他損耗,光是這筆交易中商會的贏利就高達12000金幣,幾乎等于50%的純利潤!"

不用多時王海冬就在心理面算出了一筆賬,當然這筆交易中看似比較吃虧的鄧掌櫃自然不會白白損失自己贏得的利潤,其實他這種散貨交易時,依然會加收高昂的稅款,但是以商會交易的模式,卻能回避這些稅款,其實真正起來談不上太大的損失.

另外海冬商會賺了錢除了其中一部分維持船隊的運作,和基本貿易的金額外,剩下的利潤自然會不斷向陸地上的產業進行投資,而這些投資所帶來的回報,作為商會主要成員的鄧掌櫃,也將會是其中的受益者這一.

而很多無艦隊的純貿易商會,也正是因為這樣商會能夠進行合理地避稅而應運而生,而成本不足難以進行貿易的貨船船長,完全可以依靠著這些商會的貨運委托而維持自己賺取的利潤.

如果王海冬當初購買了商船後卻沒有足夠購貨資金的話,同樣也會走上這樣的貿易路線,一邊運送委托貨物,順便倒賣一些散貨賺取利潤,有事還會作為客串承載客人,這也是海上商人們能夠繁榮的最基本原因所在.

別看泉州港此時好像往來型船只眾多,這其中大多數都是想乘著茶葉的豐產,想要來賺取一筆運費而已,過著與商會模式完全不同的海上生活!




上篇:062 鄧大少的邀請     下篇:064 花街柳巷比不了大馬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