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65 心照不宣的合作  
   
065 心照不宣的合作

065 心照不宣的合作



"王會長,久仰久仰,在下鄧宏勳此番請您來,打擾了!"鄧宏勳一副抱歉地模樣道.

"呃~!不敢,不敢,鄧大少的威名在下也多有耳聞,承蒙閣下邀請,在下的臉上也有光啊!"見人人話,見鬼鬼話,只要是個華夏人,這種鬼話基本是張口就來.

王海冬本以為對方會請自己進去,可是沒想到,在門口等了不過兩分鍾,就看到從深處的園林中走出一個人影來,而且一副匆忙的模樣,好像生怕怠慢了貴客.

本以為是個什麼手下,卻沒想到對方張口就報出了自己的名號,王海冬也只是一愣,隨即就拿出最擅長的話術和對方應酬起來.

"王會長客氣了,和您比起來,我這哪算得上什麼呢?不過是祖上有德,輩們也只不過減了點便宜,哪里像王會長您白手起家,短短一個多月就創出了如此大的基業!"見王海冬如此客氣鄧宏勳也是十分地高興,畢竟當他得知了王海冬的經曆後,剩下的也只有佩服二字!

原本鄧大少無非是秉著一種如果能合作自然好,不可的話借以打擊一下自己的二弟也無妨的態度,可是當他真正接到家族中掌管消息部門的彙報後,忽然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太過看對方的感覺!

鄧家的報系統得到關于王海冬的報並不算太詳細,不過光是眼前得到的這些消息,也讓鄧宏勳不由得感歎這世上竟然還有如此的奇人存在.

一個半月至兩個月前王海冬出現在杭州港,隨後就和當地富戶羅家合作經營一艘商船並且出港前往泉州港.

這件事王海冬和羅家都沒有什麼隱藏,在同業公會也有登記,只要有心就能查到,也並不算什麼.

而之後王海冬先是抵達泉州港,和正在被鄧二少打壓的鄧年交涉,然後竟然一一條船逃過了他二弟親自帶著大船前往追捕,而且鄧二少那件丟失的寶物,而且還損失了三個巡夜的水手,這一切正是在當天追失的那個晚上發生的.

看到這里王海冬在鄧宏勳眼中的形象又有了些改變,顯然此人在海上有些手段,就連他都不敢保證在只有一艘單帆商船的況下,竟然能夠逃過載滿水手大船的圍捕,哪怕只是趁著夜色逃離,但是鄧二少船上發生的那些事,肯定和這位王會長脫離不了關系!

如果這些只能證明王海冬在海上有些實力的話,那麼在看到被杭州衙門抓去後,竟然杭州頗有規模的五家聯名保他,連知府大人都只能出門相送,鄧大少也發現王海冬身後恐怕有不于他們家族的經濟實力在支持.

而且在僅僅過了不到半個月,這五家與鄧家聯合成立海冬商會的消息,更是讓鄧大少不由得猜測這個王海冬到底有什麼魔力,竟然就這麼平白地獲得了一整支由雙杆大艦組成的艦隊還把原本不相干的兩伙人,怎麼就能拉攏在了一起呢?

當然這些報中還有些細節,像是和沂州雙雄交好,買賣寶物之類的消息,至于那位可憐的班捕頭連提也沒提,如果要讓王海冬看到的這份報,肯定會之處其中最大的失誤,要是沒有那位班捕頭"穿針引線"在杭州城恐怕也出不了這麼多事來.

既然得知了王海冬不是為凡人,鄧大少的接待自然又提升了一個檔次,原本只是想請王海冬喝酒聊天,順便看一看是否能有合作算計他二弟的可能,而現在卻把泉州城最高檔的杏月樓給整個包了下來用來招待王海冬一人.

當然能夠有資格在泉州這樣做的除了鄧大少也沒有其他人了,鄧二少雖然掌控著一支商業艦隊,可是在真正實力底蘊上卻還沒有那個資格,至于更有權勢的李家就更不用講,有資格這樣做的成員整天都在海上跑,至于李華梅本人就算想要宴請客人恐怕也不會選擇杏月樓這樣的所在.

兩人一陣客套之後,便由那些看門的丫鬟帶領下進入了正廳,至于那原本敞開的大門和高掛的燈籠也摘了下來,現在這一切之前只是為了等待王海冬這一位客人而准備的.

"泉州港也就這杏月樓算是有些檔次,和杭州城比起來可是差了許多,還請王會長多多包涵!"大廳裝潢不算華麗,屬于清新素雅風格,才剛落座鄧大少就已經客氣起來.

"還行,不錯,不錯……"王海冬那里去過杭州城的消費場所,呆在杭州城一個月他也只有偶爾逛街時會發現幾處好似不太一樣的酒樓而已,不那些什麼邀月樓,百花樓之類的檔次有沒有這里高,就算里面全都是天下一品的美女,王海冬也是一個也沒見過.

要女人王海冬穿越後看到能入眼的的確是不多,先把已經有些逆天破壞美感評判度的三無女給忽略掉的話,李華梅自然是能夠讓王海冬得上一聲美的,剩下的就要算沂州雙雄中的那位孫二娘,雖然脾氣不怎麼樣,不過相貌上的確沒話.

除此之外的女性在三無女強大的對比之下,王海冬也只能用尚可,還湊合在形容,這倒不是王海冬抱著輕視婦女同胞的心態,只不過和這位海洋女神創造出來的完美相貌和身軀相比,那些揮舞著手絹的技術卓越的大姐們,也只能在一旁靠邊站了……

不過王海冬自從穿越後,今天卻看到了一些不同類型的美女,和孫二娘與李華梅的英氣勃勃不同,在鄧大少吩咐後,從屏風後走出的幾位的確有被稱得上美女的資格,當她們彈琴吹簫之時,更有一種藝術氣息從她們體內散發出來,讓王海冬這個大老粗也不禁會想要為她們拍手叫好.

但是讓王海冬這個蠢蠢欲動地宅男失望的是,這些姑娘顯然都是如同鄧掌櫃的一般,是些賣藝不賣身的另類存在,在"技術"婦女中,她們也處在一個較高的層次上,那些招手絹的只是一些體力技術的話,她們都已經冠上了工程師的稱號.

看著一位位美女表演過後頂多敬了杯酒後便離開,王海冬也不免有些失望,這一切都落到了心思細膩的鄧大少眼中,心原來此人其實還是有弱點的!

他那里知道,王某人早已經達到了眼中有碼心中**的境界,不舍也只一時的,如果真要他主動勾搭美女,恐怕需要給某人身後放顆原子彈才有可能.

表演的美女們散去後,鄧大少也已經和王海冬推杯換盞了幾杯,當然這些酒算不上什麼高度酒,幾杯下去也只不過是舒經活血,兩人自然還都清醒著.

環顧四周整個大廳除了遠處還有幾個彈奏著古箏的美女,此時王海冬與鄧大少周圍已經沒有任何人會前來打擾,之前有美女當前王海冬也沒有提起,鄧大少也很有默契的和王海冬一樣好像是專門來捧這些美人場的客人一樣.

不過美女已經散去,遠處的彈琴的美女也打擾不了他們兩人的談話,王海冬別看一副沉著的模樣,不過畢竟經驗少,看到對方還沒有什麼表示,便率先開頭打開了話茬.

"鄧大少這次請王某人到此,相比不會只是喝酒聽琴吧?"

鄧宏勳聽到王海冬率先開口心中微微露出了笑容,不過臉上卻不動聲色道:"王會長的是,看我還真是健忘,今天在下弟宏業在港口沖撞了會長,在下請您來真是來向您賠罪的,還請希望這不要影響到咱們兩家之間的關系……"

"令弟的事我也略有所知,不過令弟所作所為實在是有些……"王海冬雖然聽出了鄧大少的意思,但依舊裝作不滿地道.

"哦!不知還有何事令弟得罪了會長,在下這次出港已久,對吾弟之事並不清楚,還望會長告知!"鄧宏勳完全是揣著明白裝糊塗,兩人的心理都有著默契,無非是不能明罷了.

"不知道?那是最好,不過令弟對鄧掌櫃之事實在是有些過分,而如今鄧掌櫃已經加入了海冬商會,在下自然想要討回個公道……"王海冬的意思很明白,想要合作打壓你弟?可以只要你把鄧掌櫃之前受到的損失還回來就行!

"就只是如此?"鄧大少有些驚訝,王海冬的胃口看似好像並不大.

"還能如何?在下也不是人,鄧家的私事在下也不好太過干涉,在下只想那會原本屬于自家的那些東西罷了."王海冬也不指望能拿到多少好處,只要把鄧二少這個麻煩解決了,解除了鄧掌櫃在泉州港的後顧之憂就行了.

對于王海冬如此放得開的手腕,鄧大少也不得不在心中發出一陣贊歎,果然是成大事者不拘節,僅僅要求得到原本屬于自己的,並不想接著兩兄弟的矛盾獲得更多的好處,在鄧大少影像中,卻已經幫王海冬和手段劃上了等號.

"既然王會長如此痛快,在下在這里敬上一杯!"

"嗯,在下也敬鄧公子一杯,以後有空常來常往!"

"干!"

"干!"




上篇:064 花街柳巷比不了大馬路上     下篇:066 夜禦N女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