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大航海之科技奪寶 066 夜禦N女的傳說  
   
066 夜禦N女的傳說

066 夜禦N女的傳



"老弟,你可回來了,鄧宏勳哪里沒出什麼事吧?"王海東一回來,鄧掌櫃便關心道.

"沒事,無非就是喝喝酒,順便向我們道個歉,大哥你以後就能放心了,鄧大少已經答應,絕不會讓鄧二少再繼續打擾大哥您的買賣了"王海冬笑了笑讓鄧掌櫃放心後,還順便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王海冬和鄧大少一個晚上並沒有達成什麼具體的協議,這其中雙方互相都認可的一點就是,王海冬取回屬于他的利潤,而鄧宏勳以鄧家決策者的身份,直接讓鄧二少停止他那些見不得人的手段而已.

雖然看似這件事上鄧大少並沒占到什麼好處,但是只要不讓鄧宏業在家族內的話語權繼續增加,對他而都是劃算的買賣,再加上之前幾個月的打壓,鄧掌櫃的確受到了些不公正待遇,不過好在鄧掌櫃本身商業手段上可是不弱,真正的損失也無非就只是前兩個月中,茶葉貿易的利潤而已.

而之前茶葉也只是在淡季,每個月出貨也不會超過10個單位,總共加起來也也到不了40個單位,就算鄧大少賠給王海冬每單位100也不過只有4000金幣.

鄧家的商業上的實力雖然不強,不過僅僅只是幾千金幣,在同業公會的拍賣中甚至買不到一件品質上好的寶物,只要舍得下面子,算不上什麼大事.

而一旦鄧大少為鄧二少的所作所為買單的話,那麼鄧二少在家中的地位無疑將會受到影響,這些影響雖然看似不大,只要累積起來還是足以讓這位行事任性的鄧二少吃上點苦頭的.

王海冬在泉州港的停泊時間並不打算太長,手中的貨款早已經花了個一干二淨,整整40貨倉的茶葉等著他繼續出航運回杭州港,一群人也只是在鄧掌櫃府宅休息了一天後,便又開始忙碌起來.

"這些沙包和水桶都撤掉吧!"王海冬第二天一來到港口,就對眼前的這道簡易防禦工事發布了強拆命令.

"會長,要萬一那些人再找來?"水手們包括那些下士軍銜的水手都不明所以,關于和鄧大少互相諒解協議的這件事,也只有那幾個少爺和海員知道而已.

"放心,昨天晚上會長我已經搞定了!再你們還真以為那些沙包能擋得住對方的火炮麼?快去干活,要是偷懶心我降你的軍銜!"王海冬用半開玩笑的口氣隨口道.

他可不知道,他這隨便一,手下的那些水手們可又八卦了起來,昨天明明可是看著人家帶著上百人氣勢洶洶地來搶泊位,可是一個晚上過去竟然就已經沒事了?

而且看王海冬輕松的模樣,顯然不像是付出了什麼代價,而水手八卦起來自然是更加激烈,特別是根據昨天晚上在看到王海冬在花柳巷那些船員描述,總之傳到後來竟然變成了,王海冬一夜嫖妓就擺平了對方的戲碼出現.

王海冬此時正和其他幾人商量著貨物的安排,畢竟這40貨倉的茶葉幾乎把整個艦隊都堆了個滿滿當當,甚至于鄧掌櫃為了照顧自己人都往這些茶葉中加了些分量,經過三無女一番計算後竟然發現,如果光就這樣出海,恐怕這些昂貴的茶葉就要直接堆放在甲板上才行.

這些茶葉能夠以現在的質量保存到現在已經殊為不易,再放在甲板上暴曬自然是不行,王海冬也只能安排各支船隊上卸下一定數量的淡水,用來堆放貨物,畢竟比起在其他港口就能補充到的淡水,保證貨物才是最為重要的事.

"聽沒有,咱們會長昨天在杏月樓夜禦7女,把鄧家商會的人都給嚇著了,昨天聽杏月樓都因為會長提早關門了!"這是某個常年在底層的水手八卦道.

"我可聽昨晚會長在花柳巷大殺四方,夜禦49女來著……"某個水手繼續八卦道.

總之王海冬可是受了不明之冤,昨天晚上他可是連一個美人的手都沒摸到,跟別提傳中只有荒淫的暴君才能做的事了.

整個白天王海冬雖然談不上忙碌,但卻也沒有什麼空閑,40貨倉的茶葉滿載幾乎已經達到了上千料,就算卸載了部分船上的淡水,想要把這些貨物裝載到船上也是門巨大的工程.

這一點對于之前之有商船經驗的王海冬和羅望海包括剩下的那幾位大少都沒什麼辦法,不過好在那幾位海員都有著豐富的大海船經曆,指揮水手熟悉大艦停靠這種有難度的業務或許還需要一定熟悉的時間.

至于裝貨這種事卻是能夠辦理的僅僅有條,就連除了吳景大少另外兩個武斗派海員的惹禍精,對此也是熟門熟路,這也讓吳少爺看得大為不服,楞是在港口邊當起了扛大包的苦力,讓王海冬只能露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

海冬艦隊大批量的裝貨可是吸引了港口中不少羨慕的目光,就算這些貨物只是接受運輸委托,這其中的傭金按照市場價格計算也不會低于1000金幣,如果是商會本身所擁有的貨物,這自然是更是大賺特賺的買賣,這又怎麼能讓那些靠著轉運費的船長們不羨慕的呢?

當然這其中羨慕的自然不會只有那些船長,港口不遠處的某處,鄧二少正怒火沖天地發著他的少爺脾氣!

"該死的王海冬,更該死的鄧宏勳!這兩個混蛋竟然聯合起來,他們難道以為我鄧宏業會怕他們麼!"鄧二少嘴上是這麼叫囂著,不過他心里何嘗不知,自己這次的確是被那兩個家伙給坑了!

還沒等王海冬在港口的防線拆掉,鄧宏勳就已經對他的二弟發出了警告,泉州港可不是福州,鄧家大少在這里可是擁有全權決定權.

沒有了家里老家伙的干擾,鄧宏勳直接向鄧二少下達了讓他停止對鄧掌櫃的產業動作的命令,雖然沒有直接要求鄧二少對鄧掌櫃的損失進行賠償,不過這一切恐怕也並不遠已!

鄧掌櫃只是鄧二少對王海冬仇恨的發泄渠道,而現在正主已經來了,鄧二少反而沒有心思打壓鄧掌櫃這個已經飛走的鴨子,可是鄧宏勳接下來的命令更是讓鄧二少難以接受.

"二弟,昨晚我和王會長相談甚歡,這次回到福州我就會向家族提出與海冬商會的貿易協定,至于港口上的那些誤會,大哥昨晚已經代你向王會長道歉了,那位王會長也已經大人大量原諒了二弟你的一時莽撞,對了如果二弟你有空的話,記得最好親自前去和王會長道個歉,也算是現出咱們鄧家的為人處世的氣度來!"鄧大少臉上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向鄧二少宣布了這項決定.

貿易協定這東西無非是指在貿易過程中,如果來到對方所屬的港口,可以獲得一定程度上的優待,當然這樣的協定雖然沒有像聯盟協議擁有如此大的約束力,不過最少表面上,鄧家這麼做是向王海冬這家新成立的商會發出有好的合作的信號.

鄧二少恨不得直接出海把王海冬的艦隊通通送到海底,又怎麼會願意自己的家族和對方簽訂這種協定呢?

"讓我道歉?做夢!"鄧二少想起自己大哥的話,頭上的怒火更是蹭蹭地往上竄,雖然兩兄弟水火不容早已經是人盡皆知的秘密,但是表面上還是要保持和諧,可是鄧大少這麼做無疑讓他臉上無光,無論如何他都咽不下這口氣!

"來人!幫我去找胡家莊的人,告訴他們本大少要送他們一筆富貴!"鄧二少向自己手下的親信吩咐道.

……

鄧大少拿著親信遞過來的消息暗自嘀咕道."胡家莊?看來我這位二弟是真的生氣了,也罷,讓這群匪類去試試那位王會長的本事也好……"鄧大少拿著親信遞過來的消息暗自嘀咕道.

……

王海冬還不知道自己昨夜的舉動為自己帶來了什麼後果,這兩位鄧家的少爺都已經派人注意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當然王海冬並沒有認為自己和鄧宏勳合作就能夠解決鄧家的麻煩,只不過相對而鄧掌櫃在陸上的麻煩會減少一些.




上篇:065 心照不宣的合作     下篇:067 送你回家過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