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雜役(一)  
   
云霧宗的雜役(一)

夏日午後的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如同一層羃離籠罩整個大青山,雨水順著屋簷滑凝成了一條條銀白的水線,不停的沖刷著地上的大青石.

紀家靈藥鋪的紀掌櫃手握小茶壺,站在店里,望著外頭昏暗的天色和那瓢潑大雨,摸了摸唇邊的八字胡,對店里的伙計吩咐道:"下這麼大的雨,今天也沒什麼客人,你把店里打掃一下,就早點打烊吧.對了,一會把接天水的水缸打開,下了一天一夜的雨了,髒水也應該下乾淨了."

"是,掌櫃的."伙計應聲拿起了抹布擦起了櫃台.

紀掌櫃舉著小茶壺,嘬了口茶水,准備就進內屋午歇,抬頭見掛在店鋪中央,把整個鋪子照的猶如白晝般的大燈,牙疼似得吸了吸氣,嘟噥道:"開了整三天了,耗了一顆上珠,連半個銅板都沒賺到,虧大了!明天再也不開了!"

"紀伯伯——"柔柔糯糯的童音響起,一個穿著厚重蓑衣的小女孩站在了店鋪門口,小女孩的身後背著一個跟她差不多等高的竹簍.

"是阿若啊."紀掌櫃忙放下小茶壺,上前幫她取下竹簍,"這麼大的雨你怎麼來了?快進來暖暖!"說著讓小女孩脫下蓑衣站到了大燈下面,柔光一閃,小女孩原本幾乎濕透的衣服就干了.

"紀伯伯你快把燈關了吧!我不礙事的!"小女孩連聲說道,這小女孩約有五六歲左右,生的十分玉雪可愛,瑩白的肌膚嫩的掐得出水來,巴掌大的小臉上一笑就有兩個深深的小酒渦.

"沒事!這燈我都開了三天了,也不在乎這一時了!"紀掌櫃擺擺手,悻悻的把燈上的靈珠收回,原本亮堂的店鋪一下子暗了下來.

"紀伯伯,昨天在山上采了幾枚茯苓,你看看."小女孩從藥簍里取出幾個大大的土疙瘩.

"我看看,嗯!這茯苓質量不錯,一枚也有二三十斤呢!"紀掌櫃皺了皺眉頭,"丫頭,你不會到山里去采了吧?"這麼大的茯苓要是長在附近,肯定早被人采走了.

"我無意中找到的."杜若如黑葡萄般的大眼精靈的轉了轉,並沒有直接答紀掌櫃的話,反而甜甜的笑問道:"紀伯伯,茯苓益脾和胃,我能給奶奶和爹爹吃嗎?"

"可以.你怎麼知道茯苓益脾和胃?"紀掌櫃有些吃驚的問.

"不是上次紀伯伯說過的嗎?"杜若仰頭糯糯的說道,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

"不錯,阿若真聰明."紀掌櫃欣慰的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但隨即想起這丫頭又偷偷摸摸進山了,便吹胡瞪眼的訓道:"你這孩子!你知不知道山里有多危險!你——"

杜若低下頭吐了吐舌頭,乖巧站在紀掌櫃面前聽訓.

"老紀!"一聲雷鳴般的呼喚.

"干什麼!"紀掌櫃正訓人訓在興頭上,突然被人打斷,自是沒好氣.

"你這老小子怎麼又在訓人了?"來人咧嘴哈哈大笑,大步走進了店鋪,蒲扇般的大手輕輕的揉了揉杜若的小腦袋道:"阿若怎麼了?你紀伯伯為什麼罵你?他要是欺負你,你告訴我,我來教訓他!"

"去去!沒你的事!盡給我添亂!"紀掌櫃沒好氣揮手.

那壯漢穩穩的站著一動不動的笑道:"老紀,我找你有事呢."

"來找我干嘛?怎麼?你生病了?"紀掌櫃上下的打量著壯漢,"來來來,給我看看,不收你診費的!"說著就伸手去抓壯漢的手腕.

"呸!你病了老子都不會病!"壯漢揮開紀掌櫃伸來的手,"我是來買辟谷丹的!"

紀掌櫃怔了怔,"你又要下礦了?不是才上來兩天嗎?"那壯漢叫鐵牛,是附近靈礦上的礦工,每次下靈礦井的時候,都要來紀掌櫃處買辟谷丹.

"你不知道?"鐵牛驚訝的反問,順手捶了一下自己身邊小肉墩,甕聲甕氣的說,"小崽子,啞了?"

鐵牛身邊的小肉墩憨厚一笑,"紀伯伯,阿若."

"知道什麼?"紀掌櫃疑惑的問道.

"從昨天開始云霧宗開始招弟子了."鐵牛說道,"我總不能讓他兩手空空的去云霧宗吧?"鐵牛和紀掌櫃以前都是云霧宗的記名弟子,所以他們的孩子只要有修行資質,交得起束脩,云霧宗都會收為記名弟子.

"什麼?"紀掌櫃一愣,"現在就開始招弟子了?不都是十月份才開始收人嗎?"現在才五月.

"這我就不清楚了."鐵牛撓了撓腦袋,"反正今年提前了."

紀掌櫃翻了一個白眼,他就知道問這糙人也是白問!他轉身從櫃台里取出只有巴掌大小的一盒丹藥,"來,墩子拿著,這是人級中品的辟谷丹,吃一顆可以一個月不吃不喝,還能恢複少許靈氣."

鐵牛一聽是人級靈丹不由面露難色,杜若在一旁也暗暗咂舌,紀伯伯還真大方!修真界的靈丹分人級,地級,天級三種類別,每種丹藥分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四個品級.辟谷丹是修真界最常見的一種丹藥,低級的辟谷丹壓根排不上品階,連人級靈丹都稱不上,連普通人都能煉制,一粒下品靈珠可以買上十來粒,一天吃上個三四粒就不用吃飯了.而紀掌櫃手里的辟谷丹是由煉丹師煉制出來的靈丹,一旦稱之為靈丹,那價錢就完全不同了.

"老紀……"鐵牛撓撓腦袋,呐呐的說:"我……"這點靈珠他也出得起,但他不想把靈珠浪費在辟谷丹上,兒子開始修行,以後要用靈珠的地方多得是.

"這是我早給墩子備好的,就當是送他進云霧宗的賀禮了!"紀掌櫃說道.

"這怎麼能行!"鐵牛連聲拒絕,他知道紀掌櫃生活也不寬裕,平時修煉的時候也不吃這種高級辟谷丹.

紀掌櫃不理鐵牛,把那盒辟谷丹硬塞在墩子手里,"墩子,當外門弟子最要緊的就是要記住一個'忍’字,無論遇到什麼事都要記得你爹養大你不容易,你一定要給他爭口氣!"

"我知道紀伯伯!"墩子用力的點點頭,他爹就是外門弟子,他從小在云霧宗長大,自然了解新入門的記名弟子日子過得有多艱難.

"知道就好,這辟谷丹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算是紀伯伯的一點心意."紀掌櫃語見墩子不肯收,故意板著臉問:"怎麼?看上去紀伯伯給的東西?"

"不!不!"墩子連連搖手,"紀伯伯,我……"一張憨厚的小臉漲得通紅.

漢子輕拍兒子的肩膀,"收下吧,謝謝你紀伯伯!"

"這就對了!又不是小姑娘家,男子漢大丈夫,扭扭捏捏的干嘛!"紀掌櫃眉眼言笑的說.

"我知道,我一定會努力的!"墩子悶聲說道.

鐵牛轉頭問杜若道:"阿若,一會我要帶墩子去云霧宗,你去嗎?"

"不了."杜若搖頭,云霧宗是離他們鎮最近的修真門派,每年十月都會收一批年紀在六歲以上十歲以下的弟子,她和墩子今年都剛滿六歲,所以鐵牛才有這麼一問.云霧宗的弟子分為記名弟子和內門弟子,除了少數幾個資質特別好的孩子能被門內的金丹期的真人看中,直接收為內門弟子之外,其他人都是從記名弟子做起.云霧宗的記名弟子,不僅要求修行資質好,同時每年還要支付一筆價值不菲的束脩.她爹以前倒也是云霧宗的外門弟子,但——她上哪里去湊那一年十塊下品靈石的束脩?

鐵牛見杜若滿臉為難,瞄了紀掌櫃一眼,遲疑的說道:"阿若,云霧宗在招雜役,你要不要也去試試看,你資質這麼好,云霧宗肯定會要你的,雜役不要交束脩."

紀掌櫃聞言眼睛不由一亮,也建議道:"阿若你可以去試試看.雖說雜役比不上正經的弟子,可也會教你怎麼修行.云霧宗的修煉心法,總比你在外頭買的修煉心法要好,而且雜役每個月也有工錢的,只要你用心修煉,不愁將來沒機遇."杜若這孩子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乖巧懂事,修煉天賦又不差,不去修行,碌碌無為一輩子還真可惜了.

杜若遲疑的問:"雜役要賣身嗎?每個月多少工錢?"

"雜役不是奴隸,不用賣身,雜役每月最少也有五下珠的工錢吧?"紀掌櫃所謂的五下珠就是五顆下品靈珠.

"是啊!是啊!阿若,你去了云霧宗就能跟我在一起了."墩子用力的點頭附和道.

"紀伯伯,牛叔,雜役要做什麼呢?給女弟子當婢女嗎?"杜若疑惑的問.她的確很想去云霧宗當記名弟子,但不是為了飛升成仙,而是想治爹爹的病.她雖不懂醫術,但也知道單用世俗世界的手段,已經沒有法子讓下本身已經完全知覺的爹爹再次站起來了.現在當不了弟子,當雜役倒也不錯.

紀掌櫃搖了搖頭,"那些是丫鬟做的事情.云霧宗的雜役主要是給云霧宗飼養靈獸,看守靈植園,看管靈礦,煉制初級靈丹,靈器之類的雜事."

經過紀掌櫃的一番解釋,杜若才明白,云霧宗的雜役大多是資質不算太好,又進階無望的低階修真者,專門給云霧宗做一些正式弟子不屑做,也沒時間做,普通人又無法做的雜事.

"你可不要小看云霧宗的雜役,里面資質不好,碌碌無為的修者固然很多,可頂尖出挑的也不少,云霧宗現在很多內門的核心人物一開始都是當雜役的,其實當云霧宗的雜役比當記名弟子還要難些."

"比記名弟子難?"杜若不解的望著紀掌櫃.

紀掌櫃解釋道:"當記名弟子只要資質好,交得起束脩,一般都能選上,但雜役就不同了.一來雜役對資質的要求沒記名弟子那麼高;二來雜役不用交束脩,每月還有工錢拿,所以云霧里很多雜役都是門內弟子的後人或是修真世家的孩子.云霧宗雜役也是每十年招一次,招的名額本來就不多,去掉那些有後台的名額之後,剩下的雜役,可都是要憑著真本事選上的."若不是杜若乖巧懂事,紀掌櫃還真不敢建議讓她去當云霧宗的雜役,那里面可是什麼人都有.

"是啊,要不阿若你資質好,我也不敢讓你去試試看.我家小崽子我就從來沒想過讓他走這條路."鐵牛說道,要不是因為自己是云霧宗的外門弟子,以墩子的資質連雜役都當不上.

杜若恍然,想不到修真界也講究人情關系啊,"可我又沒有修煉過,云霧宗會要我嗎?"

"那到不必擔心."紀掌櫃笑了笑,"像你這種年紀小又有修行資質的雜役,在招進去後前三個月會有人教導你們如何修煉,三個月之後,如果能通過考核,就可成為雜役."

"紀伯伯,要是通不過三個月後的考核會有什麼後果?"杜若又問道,照著云霧宗的手段,想來通不過的人也沒什麼好果子吃吧?

"要麼交上這三個月的學費——十塊下品靈石,要麼在云霧宗賣身十年."紀掌櫃說道.

"學上三個月居然要交十塊下品靈石?"杜若吃了一驚,她早就料到云霧宗不會做虧本生意,可沒沒料云霧宗居然這麼黑.

紀掌櫃見她滿臉震驚,笑著說:"可賣身十年就能學上云霧宗的正宗心法也值了!阿若,你放心,憑真本事讓云霧宗收進去的雜役基本都會通過考核的."

杜若想了想,"紀伯伯,照你這麼說,不是雜役跟記名弟子不是沒區別?"

"傻孩子,雜役跟記名弟子當然有區別."紀掌櫃樂了,"不然大家都去當雜役好了,還當什麼記名弟子啊!"

"有什麼區別?"杜若問.

"區別多了,記名弟子有專門的夫子教導如何修煉,而雜役只有入門後三個月有教導的人,其他時間都靠自己修煉;記名弟子可以專心修煉,而雜役每天必須要完規定的活才可以修煉……"紀掌櫃洋洋灑灑的說了一堆雜役和記名弟子的區別,"阿若,你回去跟你爹商量了再決定去不去吧.你資質好,人也聰明,一個小小的雜役考核肯定難不倒你.其實當雜役也有好處,就是你在云霧宗干滿五年後,只要不做任何背叛云霧宗的事,就可以隨時離開,而記名弟子想要離開云霧宗就沒那麼容易了."

杜若暗自思忖,就算自己三個月後沒有通過考核,也才賣身十年而已,要是通過了只要賣身五年好了.十年後自己也才十六歲,又在云霧宗學了一點修行手段,怎麼說出來不愁找不到活干.五顆下品靈珠夠他們家過上一年了!杜若暗自盤算著,現在家里奶奶老年癡呆,爹爹癱瘓,弟弟妹妹年紀還小,這麼一大家子就靠繼母一個人為別人洗衣倒夜香過活,家里窮的都快揭不開鍋了!她之前都已經在考慮是不是要賣身當丫鬟了,現在不過只是去當雜役而已,還有什麼好考慮的?賣身十年總比賣身一輩子強吧?

"紀伯伯,我這就回去跟我爹說!"說著她穿上蓑衣就要往外跑.

被紀掌櫃一把拉住:"你這丫頭,毛毛躁躁的!你的茯苓我還沒給你銀子呢!"

杜若笑嘻嘻的吐了吐舌頭,紀掌櫃笑著揉揉她的小腦袋:"我就不給你銀子了."說著讓人稱了二斗糙米給她.

"紀伯伯,謝謝你."杜若扭捏了一下,小聲的道謝道,那茯苓根本不值二斗糙米.

"好了,回去吧."紀掌櫃輕拍她的小身子.

"嗯!"杜若捧著糙米飛奔回家.

鐵牛對著杜若的背影喊了一聲:"阿若,你爹要是答應了,一會你就到鎮口找我!"

"好!"杜若遠遠的應了一聲.

紀掌櫃歎了一口氣,回頭對鐵牛說道:"要是我家那臭小子能有她一半懂事就好了!"

"可不是."鐵牛拍了兒子一下:"看看人家阿若多懂事!你可比她條件好多了!看著她,你也要好好努力,知道嗎?"

"知道!"墩子大聲說道.

    下篇:云霧宗的雜役(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