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雜役(四)  
   
云霧宗的雜役(四)

杜若顫巍巍坐在這只貌似用紙片和竹枝做成的紙鶴上,小心肝嚇得撲撲亂跳,這只紙鶴會不會飛到一半掉下來?別是偽劣產品啊!兩名男子坐在紙鶴上說笑著,杜若安靜的聽著,許是兩人見杜若乖巧,善心大發的給杜若說了一些云霧宗和修真界的常識基本常識.

他們的云霧宗所在的云霧山脈是這界最大的山脈之一,也是靈脈最多的山脈之一,靈氣最濃厚的九大山峰由云霧宗的九名長老坐鎮.在他們這界,云霧宗算是頂級的大門派了,有內門弟子二千余人,外門弟子五萬余人,可對大千修真界來說,云霧宗只是一個中等門派而已.

云霧宗是以一個劍修為主的門派,門內修者大部分都是劍修,據說同等級的修士中,劍修的攻擊力是最高的,在修真界十個修真者里有九個都是劍修.不過云霧宗的雜役里純粹劍修倒是不多,很多修者都靠煉丹,種植靈植,豢養靈獸等為生,這些都是比較賺錢的職業,所以在云霧宗當雜役並不像杜若所想象的那麼辛苦,某些雜役本事好的雜役說不定日子比記名弟子還要好過些.云霧宗無論是雜役還是記名弟子只要修煉到合道期就能成為內門弟子,雜役修煉到築基期就和外門弟子享受一樣的待遇了,甚至可以擁有一間搭建在低級靈脈上的房子.

那師兄還說,云霧宗有很多雜役都干了幾十上百年了,雜役里甚至還有很多得道無望的記名弟子,很多人干脆在云霧宗紮根不離開了,畢竟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修真界,有大門派做依靠才能更好的生活.比如紀掌櫃,他之前就是云霧宗的外門弟子,他目前開的那間靈植鋪也是云霧宗幫著建立的,紀掌櫃每年只要支付云霧宗一定的費用,剩下的事情諸如原材料的來源運輸,做生意時候遇到惡霸修真者……就全部由云霧宗處理了.

杜若暗自思忖,雖說這個時代只要有實力,殺人不犯法.可平時她連只雞都不敢殺,更不要說殺人了.記得自己前世玩過幾個網頁小游戲,明知道去攻打別人的城池得到的資源要比自己城池里生產出來的資源要多得多,她也沒想過去攻打別人,頂多偶爾會去刷下NPC的城池而已.劍修顧名思義,肯定需要極強攻擊性才能練成,照著自己這種心態去修煉劍修,肯定最後變成半吊子,還不如一開始就選個安穩些的職業學習呢!煉丹師,靈植師,靈獸師,杜若暗暗記住了這幾個職業,准備以後好好了解一下.如果真如兩個師兄這麼介紹的,等她將來賺了錢,就去找修為高的醫修者,給爹爹治病,還能在鎮上買幾個鋪子,將來家里可以靠收租過活……想著美好的前景,杜若不禁對未來期待了起來,連紙鶴恐懼症都漸漸的消退了.

"仙師,到底什麼是大千修真界?"杜若一直聽人說大千修真界,但一直沒人給她詳細解釋過這個名詞的確切含義.

師兄弟聽到杜若的問話,不由笑了,那師兄道:"你是凡人出身,難怪沒人告訴你.大千修真界又稱九千大千修真界,整個虛空以昆侖山為中央,東之青龍,西之白虎,南之朱雀,北之玄武為四方,以一道為一界,整個大千修真界據說共有三千個小千修真界,三千個中千修真界,三千個大千修真界,所以叫九千修真界."不過話雖這麼說,可誰也沒真去數過大千修真界到底有多少個小世界,連號稱收錄最多修真界資料的《山河志》也僅記載了九百多個大小修真界.

杜若聽著師兄這麼一大堆解釋,非但沒有搞懂什麼是大千修真界,反而更模糊了,什麼叫以一道為一界,道是什麼意思?既然有這麼多小世界,為什麼還分東南西北中呢?難道說這九千個修真界其實是九千個平行世界?或者說其實大千世界是指整個宇宙,九千小世界其實是一個個星系?

那師弟補充道:"我們現在所在的堯光界,屬于大千修真界,靈氣雖不上蜀山,蓬萊,青丘,紫薇,太清這等頂級大千界,可也比一般的中千界,小千界好上太多.你這丫頭雖是凡人出身,可命好出生在云霧宗附近,才六歲就能進這麼大的門派了."說著說著,師弟想起了往事,不由歎了一口氣.他出生在靈氣極差的小千界,本身資質也不好,不知道費了多少功夫,吃了多少苦才得以被云霧宗收為雜役,而這些從小出生在云霧宗周圍的孩子不過只是讓他們過幾個簡單的試煉,都一個個叫苦喊累的,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杜若見師弟一臉抑郁,就知道他想起了不好的往事,她眨了眨眼睛,"仙師,什麼是'道’?"

師弟一臉深沉的道:"道便是天地本源,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故一道為一界."

還是沒明白……杜若糾結了,這玩意太玄乎了……

師弟見小丫頭一張精致的小臉皺成一團,哈哈大笑道:"等你明白'道’為何物的時候,你便可以飛升成仙了!"

……所以……其實你也不明白吧!杜若心里暗暗吐槽.

"好了,到了."師兄說了一聲,兩人控制著紙鶴,慢慢的降落,剛剛紙鶴足足飛了快半個時辰,這云霧宗還真大,難怪大家出行都要用紙鶴了!安全著落後,師弟笑著刮了刮她的鼻子,"一會見林師叔的時候記得千萬別哭,知道嗎?"

"我知道."杜若乖巧的點點頭,知道他在提點自己.

三人走了一段路之後,來到一個種滿藥草的山谷,進谷就有一股藥香迎面撲來,杜若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濁氣,好清新的空氣啊!住在這里就算不修真也能多活幾年呢!

"大師姐!這個孩子是我們今天新收的一個雜役,我們見她資質不錯,特地帶她來給林師叔過目."兩人對著一名正彎腰擺弄一株花草的青衣女子恭敬的說道.云霧宗招收雜役也是有區別的,像杜若這種資質較好的小雜役,是要給執事堂總管事過目,由總管事親自安排的.

"你們等一會."那名青衣女子不緊不慢的將花草修剪好之後,轉身望了杜若一眼,先是一怔,隨即笑盈盈點點頭道:"這孩子根骨不錯,師叔見到她一定會很開心."那女子年紀約有二十七八歲左右,眉目秀美,氣質溫柔可親,讓人一眼見了就感覺非常親近.

杜若抬頭輕輕的叫了一聲:"仙子姐姐."

青衣女子聽著杜若的叫喚,美目頓時笑成了月牙兒,笑著上前拉著她的手說:"以後叫我楊管事就好了,我可不是什麼仙子.走,我帶你去見師叔."

杜若回頭朝帶自己回來的兩名男子鞠躬道謝:"多謝兩位仙師指點."

兩人笑著揮手道:"這孩子還真懂事,好好學,早點進我們云霧宗."

"是."杜若乖巧的應了.

楊管事愛憐的摸了摸她的頭,"真是聽話的孩子!"

杜若狀似害羞的低下了頭,楊管事見狀笑的更歡:"好孩子,跟我走吧!"

"嗯!"杜若用力的點點頭,跟著楊管事往山谷深處走去.

"這個山谷里的靈植都是師叔種的,師叔道號云松子,是執事殿的管事,專管雜役.師叔才修煉三百年已經是合道大圓滿境界的高手了!他連掌門都說,師父很有希望沖擊金丹!"楊管事提起師叔的時候,雙眸發光,臉頰微紅,一臉激動.

"好厲害!"杜若驚呼,她這次倒不是假裝.很多人修煉三百年都不一定能修煉到築基期呢!不過合道大圓滿境界,看似離金丹期只有一步之遙,可很多修真者直至殞身都邁不過這一步.一旦修煉至金丹期,在云霧宗就有一個獨立的山峰,可以開山收徒了.云霧宗這麼大的一個門派,金丹期的修真者只有二十八位,元嬰期的老祖僅有三位而已,可見修煉有多難.云霧宗里要修煉到元嬰期的修者才能被稱為老祖.

"師叔,今天又新來了一個孩子."楊管事帶著杜若來到一間茅草屋前恭敬的說道.

"如果還是前幾天那種資質就不用特地帶來給我看了,我這里不是收廢物的地方!"清冷如金石擊玉的聲音從茅草里傳出.

杜若聽了這話,心里暗暗打鼓,自己未來的頂頭上司似乎不怎麼太好相處啊?楊管事笑容不變,和聲說道:"師叔,這個孩子資質還不錯的,就是當外門弟子也是綽綽有余的."楊管事說完,恭敬站在門外一動不動,杜若也不敢妄動,屏息斂聲的站在楊管事身邊.

片刻之後,一名身衣鶴麾,素履皂絛的青年男子從屋內走出,杜若偷偷的瞄了那男子一眼,看上去年紀同楊管事差不多,眉目俊美,神色淡然,一點都看不出有三百多歲了!修真者的容貌果然很具欺騙性.

男子淡淡的掃了杜若一眼,杜若睫毛微微一顫,感覺那男子的目光就X光一樣,把自己從里到外透視了一遍,這種感覺還真不舒服.

楊管事輕輕的推了她一下:"傻孩子,還不快點給師叔磕頭."

杜若連忙跪在地上:"杜若拜見仙師."楊管事可以叫他師叔,不代表她可以叫他師叔,在沒弄清楚情況之前,她還是尊敬點好.

楊管事輕笑了一聲.

"起來吧."男子的聲音從她的頭頂傳來,"叫夫子."

"是,夫子."杜若快速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恭敬的垂手站立.

男子轉身進了茅屋,杜若茫然的抬頭望著楊管事,楊管事對她擠擠眼睛,示意她快跟上去,杜若連忙跟著進了茅屋.茅屋內部擺設很簡單,除了用粗木做的一桌一榻和一只粗陶碗之外再無別物,無論是牆上糊著的白紙,還是地上鋪著的大青磚,都乾淨的點塵不染,整個房間素淨空洞的讓人心里發涼.杜若知道修士大多都不在乎身外之物,可咋一見這麼"乾淨"的房間,還是有些受不了,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戰.

云松子盤膝坐在蒲團上,雙目微合,"你叫什麼名字?"

"杜若."雖然夫子看起來還很年輕,問話的神態也閑適隨意,但眉宇間威勢隱然,讓杜若不由自主的屏息斂聲的恭敬答道.

"認字嗎?"

"認得."修真界的通用文字是繁體字,杜若上輩子是學中國畫論出生,又在香港工作過三年,對于繁體字的閱讀是完全不成問題的.

"背過道德經和華南真經嗎?"

"看過,沒背過."

云松子見這個小娃娃年紀雖小,但性子還算沉穩,也沒一般女孩子矯揉造作之態,心里暗暗滿意,總算今年招了一個能看的,他順手丟了一個儲物玉佩給杜若.

"多謝夫子!"杜若捧著儲物玉佩,大喜跪地拜謝,自打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後,她對傳說中的儲物玉佩肖想已久了,一直想擁有一塊,這樣也不枉費自己穿越一場.只可惜對于她這種尚在貧困線掙紮的社會底層人員來說,儲物玉佩的價格實在太過高不可及,她平時也只敢看幾眼過過眼癮而已!不過——這要怎麼用?杜若茫然的望著云松子,滴血認主嗎?

元松子道:"去找清微要一卷《養氣訣》,把《引氣》篇背熟之後過來找我."說完後也不教杜若怎麼用那個玉佩,半閉著眼睛就不說話了.

杜若等了半天之後,見云松子再也不說話了,就將玉佩藏好,輕聲倒走著出了茅屋.

外頭楊管事迎了上來,"師叔對你說什麼?沒罵你吧?"

"沒有,夫子人很和善."杜若笑眯眯的說.

"和善?"楊管事面露古怪,她還第一次聽人說師叔和善呢!大部分小孩子在單獨面對師叔的時候,都會被他嚇哭.

杜若暗暗吐了吐舌頭,她總不能站在未來頂頭上司的門外說他的壞話吧?再說這個夫子看上去個性是冷淡了些,可為人還是很不錯的,還給了她一個儲物玉佩呢!"楊管事,夫子說要讓我問你要一本叫《養氣訣》的書."清微應該是楊管事的名字吧?

楊管事臉上閃過一絲詫異,"《養氣訣》?"

"嗯."杜若點了點頭.

楊管事笑道:"看來師叔很喜歡你呢!《養氣訣》可是我們云霧宗一流的修煉心法,別說是雜役了,就是外門弟子,也只有寥寥幾人才能學到呢!"

杜若懵懂的點了點頭,"就是很厲害很厲害的心法嗎?"

楊管事聽著她的童言稚語失笑道:"對!是很厲害很厲害的心法!"

杜若笑得一臉燦爛,"我一定好好學!不辜負夫子的厚望!"太好了!這位夫子看起來他們雜役的頂頭上司,有他罩著,自己以後的日子就舒服了!

"真是好孩子!"楊管事含笑贊許的摸了摸她的腦袋,"背書的事不急,我先帶你去住的地方,十天後學堂就要正式上課了,到時候跟大家一起學怎麼修煉,好不好?"

"嗯……"杜若歪頭想了想,"可是我還是想先看書……"杜若又不是真的是六歲的孩子,自然看得出云松子給自己布置的這個任務有考驗她的意思.

"阿若認字嗎?"楊管事微微詫異的問,難道有窮人家的孩子是認字的.

"我以前跟爹爹學過幾天認字."杜若仰起腦袋天真的說.

"好吧,那我們就先去領書."楊管事應了她的要求,心里暗暗好笑,她一個五六歲的小娃娃能認得多少字?不過小孩子都喜歡新奇的東西,她也沒在意.

"好!"杜若大聲的應道,臉上笑容陽光燦爛.

"傻孩子."楊管事笑著搖了搖頭.

上篇:云霧宗的雜役(三)     下篇:云霧宗的雜役(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