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雜役(五)  
   
云霧宗的雜役(五)

"盛神中有五氣,神為之長,心為之舍,德為之大……"朗朗的背書聲從一間茅草屋里傳出.杜若雙膝盤坐在云松子對面,不急不緩的背誦著養氣訣中的引氣篇.引氣篇並不長,但內容很拗口,她足足花了一天一夜才背得滾瓜爛熟.

"其通也,五氣得養,務在舍神,此之謂化.接下來是什麼?"云松子突然打斷了杜若的背誦,跳著問道.

"呃化有五氣者,志也,思也,神也,德也;神其一長也.靜和者,養氣.氣得其和,四者不衰……"杜若頓了頓,快速的接了下去,"……士者通達之,神盛乃能養志."早猜到他會這麼做!杜若心里暗暗慶幸自己對云松子個性的分析還是挺到位的!

云松子見她背的很熟練,原本嚴肅的神情漸漸緩和下來,要背就要背熟,不然就別過來.引氣篇背完,杜若睜大眼睛,滿臉期待的望著云松子,是不是馬上要教她如何修煉了?

"知道什麼是修真?什麼是修真者嗎?"云松子並沒有馬上教她修煉,反而一連問了她兩個問題.

"呃……"杜若張口結舌,這兩個問題看似尋常,可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不知道."

"求得真我,去偽存真就叫修真.修真即借假修真,借此四大假合之肉身,修成金剛不壞之真身.我們的肉身雖是父母恩賜,然父精母血本為凡俗之物,百年之後焉能不壞?古今天下,沒有不死的肉身,只有永琲漯k身,修真不僅要修心性,也要修得這個法身……"

云松子詳細的給杜若解釋了修真的概念,一般來說,就算是記名弟子上課的時候,也鮮有夫子會這麼詳細的解釋這些基本概念.身為修真者資質固然是重要的一環,但後天努力的往往比先天的資質更重要.他掌管云霧宗執事堂多年,教導過無數剛入門的小雜役,杜若是第三個在沒有正式開課前,就把他布置的作業完成的孩子,也是最快的一個,他不禁起了愛才之心,不想讓她什麼都不了解的就開始修煉,這對她今後的修行不利.

杜若握著一支鉛槧在紙上奮筆疾書,她古文功底不算太差,可這種這種玄之又玄的宗教哲學類知識,她接觸的還真不多,之前那個"一道為一界"就把她弄玄乎了!難得夫子肯講的那麼詳細,多記點筆記總是沒錯的.幸好在云霧宗像她這種不怎麼會用毛筆的人還挺多的,不然她還不知道該去哪里找硬筆呢.

云松子望著紙上歪歪斜斜的字跡,眉頭微微一皺,"你以前學堂的先生是怎麼教你的?怎麼盡教你寫些俗體字?"

"嗄?"杜若怔了怔,才反映過來夫子口中的俗體字就是簡體字,杜若大汗,她對繁體字閱讀沒什麼障礙,但寫還是有一定困難的,尤其是在做快速筆記的時候,她的第一反應肯定是寫簡體字,加上自己已經很久沒動筆寫字了,手上又沒什麼力氣,這字看上去就更加慘不忍睹……

云松子見她小臉漲的通紅,小手扭成了麻花,放緩了語氣:"我給你的儲物玉佩呢?"教不嚴,師之惰,跟這孩子卻沒什麼關系.

"在這兒."杜若忙從懷里掏出玉佩.

云松子從玉佩里取出一本描紅遞給杜若,"每天描紅十頁."

"是."杜若接過描紅本,好奇的翻了翻,"嗄?這是什麼?"這個描紅本前面部分很正常,寫的都是端端正正的正楷字,後面的幾頁紙上寫的字似乎有點怪.

"這是幾個基本符咒,你字尚未練好,後面的符咒先暫時放一下,不然你的字更沒法見人了."云松子吩咐道.

杜若黑線,也太打擊人了,她的字哪有這麼丑……不過云松子說的也沒錯,符咒民間俗稱"鬼畫符",她的字已經夠像狗爬的了,再去學這個符咒,肯定是雪上加霜!

云松子示意她把描紅簿放在一邊,繼續問道:"你可知世人為何要修真嗎?"

"因為想長生."杜若不假思索的說.

"如果僅是為了長生,世間又怎麼可能有這麼多人為了修真舍生忘死呢?"云松子搖了搖頭.

"是啊,為什麼?"杜若眨了眨眼睛,這是她最迷惑的地方,光光一個長生就真的能讓這麼多人對修真趨之若鹜嗎?這個世界上怕死的人很多,可不怕死的人也不少吧?

"你可知為何俗世求長生的人大多非富即貴?"云松子不答反問道.

"因為他們想一直享受榮華富貴."杜若不假思索的說道,就如前世人間的帝皇想長壽一樣,因為他們想永遠的維持自己的統治.

"不錯,常人食五谷雜糧,受生老病死之業,承五勞七傷之苦,雖說螻蟻尚且偷生,可如果過得生不如死,又有幾個人願意長生?"云松子頷首道,"世俗世界不是有人說過,大同之世,生人最樂,不就是內無五勞七傷之感,外極飲食,宮室,什器,服用,道路之精,修真的目的就是要達到生人最樂."

杜若有些不解,"夫子,不是說修真要人摒棄七情六欲嗎?需要清修,苦修嗎?為什麼修真還能享用'飲食,宮室,什器,服用,道路之精’呢?"她掃了一眼這個空洞洞的茅屋,心里有點不解,這里可不是享受的好地方吧?

"七情六欲?"云松子微微挑眉,"你是說三尸嗎?"

"三尸?"那是什麼東西?她只聽說三尸腦神丹……

"三尸便是三尸神,分別駐蹕在人的上中下三個丹田內,專事道人罪過,上尸彭琚,令人多欲;中尸彭瓚,令人好食五味;下尸彭矯令人好色,故三尸是人的三種妄念.修道之人要先去三尸後,方可成仙."云松子說道.

"嗯……"杜若以前從來沒有聽過"三尸"這個概念呢!她還以為三尸就是金大大的杜撰出來的呢!

"正因有三尸神在,故修者修為越精深,就越要堅守本心,切不可因身負神通而做傷天害理的事,不然就算你憑著一時的本事,躲過了師門的懲罰,他日渡劫之時,也會被天雷打的神形俱散!"云松子說話的聲音並不大,但字字重如千鈞,直擊杜若心頭.

"嗯……"難怪修真者大都看起來都很正氣凜然.云松子見杜若聽了自己的話後神色未變,心里暗暗滿意,這孩子的心性還是非常純善的.

"至于飲食,宮室,什器,服用,道路之精,這些都是外物的享受,那比得上修行時的舒適快活."云松子微曬道.

"修真時很快活?"杜若不解.

云松子伸手摸上杜若的額頭,"閉目."

杜若立即聽話閉上了眼睛,感覺到云松子略有些低溫的手覆上了她的額頭,之後一股用語言無法形容的舒適感湧上心頭,就好像在三伏天里喝冰可樂,在臘月里泡桑拿一樣,只覺得渾身暢快非凡……

"這是入定時感覺."云松子的聲音打破了杜若的美夢,"等你自己入定的時候,感覺還要更舒服."

杜若眯著眼睛回味著剛剛那種極度舒適的感受,如果自己入定時的感覺還要更舒服的話,難怪這麼多人喜歡修真了!她相信這種感覺多體驗幾次,肯定會上癮的,好像吸毒一樣……杜若用力的搖了搖頭,她在胡思亂想什麼啊!

云松子手再一揮,四周的場景突變,原本簡陋的茅草屋一下變得富麗堂皇的宮殿,華麗的織毯,炫亮的琉璃擺設,摻了金粉的絢麗壁畫……

呃!杜若嘴角抽搐了一下,想不到夫子的審美觀如此華麗……

"這些世俗者終其一生孜孜以求的富貴,修真者皆隨手可得.等有了神通之後,便可日行千萬里,心念所在之處,便是你的落腳之處."云松子手一揮,宮殿再次變成了茅草屋,"擺脫疾病的痛苦,做自己想做的事,活的比凡人長,過的比凡人更舒適,隨心所欲,這才修真者所追求的."

杜若聽得悠然神往,其實修真也是一種追求幸福的生活方式吧?不然怎麼有句話叫"過的如神仙般的日子"呢?自己之前的想法太簡單的,光光單為一個長生,又怎麼可能會讓這麼多人為之癡迷呢?

云松子見她神色微動,知道自己剛剛說的那些話,已經完全顛覆了她之前對修真的認識,便暫停了講課,讓她好好想想.杜若雖然有前世的記憶,屬于大嬸心的偽蘿莉,可她上輩子和這輩子加起來的歲數還不及云松子一個零頭,閱曆兩人更不在同一水平線上.云松子同她說過幾句話之後,就知道她對修真並不是很上心,帶著一種可有可無的心態,所以才沒有馬上教她修煉,反而教導起一些大家認為並不重要的常識.她年紀還小,修煉之事可早可晚,但心態一定要擺正,不然走入邪道就不好了.事實上云松子已經被她當成自己的正式弟子在教授了.

"當然隨心所欲並不代表可以肆意妄為,正如我之前所說,萬事皆有天道輪回,修者要恬淡無欲,神靜性明,積善成德,方能修成大道."云松子說道.

"就是要學會自制?"杜若問.

"也可以這麼說."云松子不想講的太複雜,她年紀還小,這些事可以慢慢教,說的太多把她繞進去,反而不利于她將來的修行.他見杜若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又從玉佩里取出一副畫卷,"這是經脈圖,事關你往後的修行,你回去之後把這些好好背熟,要做到分毫不差."

"是,夫子."杜若忙接過那畫卷,原來夫子給她的玉佩是修真界的書包啊.

云松子見她滿臉羨慕的望著那塊玉佩,不由微微莞爾,"等你學了袖里乾坤之後,就不需要用這種低級靈器了."

"袖里乾坤?"杜若一怔.

云松子手微微一揮,杜若面前便出現了大大小小無數丹藥,靈器,他再一揮,面前又複空無一物.杜若看的嘖嘖稱奇,這修者的手段還真是變幻無窮啊!

"這不過只是最低階的袖里乾坤而已,等修煉到了極致後,這袖中能收納天地之陰陽萬物."云松子輕描淡寫的說,見杜若努力的把畫卷塞到袖子里的模樣,云松子干脆伸手抓住了杜若的小肥爪子,"嗄?"杜若只覺得指尖一疼,隨即就感到眼前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空間,里面堆滿了瓷瓶,玉簡和靈珠.

"把畫卷放到玉佩里吧."云松子吩咐道:"其他東西不許動,尤其是丹藥."他之所以先前沒幫她煉化這塊玉佩就擔心她胡亂吃里頭的丹藥,現在見她還是很有分寸的,就干脆給她提前煉化了這塊玉佩,也省得每次都要他從玉佩里拿東西.

"是,多謝夫子!"杜若眉開眼笑的應了,嘿嘿,她也有儲物玉佩了!

云松子見小丫頭滿臉傻笑,不禁搖了搖頭,半閉著眼睛不說話了.

雖然才認識一天,但杜若對這個夫子的脾氣已經有了大概的認識,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自己該離開了,自發的收拾了書本之後,就悄無聲息的退下了.從云松子的茅屋出來之後,杜若緊繃的身體頓時放松了下來.這位夫子的氣場實在是太強大了,她連呼吸都不敢大聲.不過一堂課聽完,她得到的好處也不少,甚至連眼界也開闊了不少,入門就能遇到這麼好的老師,她還真幸運的!

杜若哼著歌,樂顛顛的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子,打水洗自己昨天換下的髒衣服.昨天忙著背書,什麼都沒來得及收拾呢!還沒洗上幾件衣服,就聽到門外有人問道,"阿若在嗎?"

上篇:云霧宗的雜役(四)     下篇: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