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一)  
   
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一)

"楊管事?"杜若聽出門口的聲音是楊管事的聲音,不由微微詫異,她來找自己有什麼事?杜若起身打開院門.

"怎麼是你自己洗衣服?"楊管事疑惑的問道:"你的丫鬟呢?"像杜若這樣十歲以下的小雜役,云霧宗每四人配一名粗使丫鬟,幫著干些粗活,外門弟子是一人配一個.這些仆役全是沒有修煉天賦的普通人,他們祖輩基本上都是云霧宗的弟子,即使在修真界,這些普通人的地位很低,他們也不願意離開云霧宗,離開修真界,因為他們總幻想著有一天,自己生下的孩子能有修煉天賦,能再次被云霧宗收為弟子.

"我還是習慣自己洗."杜若憨憨一笑,"在家洗慣了."

"你啊!"楊管事輕點她的額頭,"對了,今天又來了一個新師姐,以後你就住在一起了,你們相互認識一下吧.這位是薛靈芸,這位是杜若."說著從她的身後走出一名年約七八歲左右,模樣清秀的小女孩.

那女孩見了杜若後,矜持的朝她打了一個招呼,"杜師妹."

杜若微微一笑,回禮道:"薛師姐."修真門派間,同修為的人都以師姐妹相稱,當然如果拜了師傅以後,便以入門時間先後為准.

"靈芸,阿若就住在你的隔壁,以後你們可要好好相處."楊管事囑咐兩人道.

"我會的,楊管事."薛靈芸恭敬的說道.

"我也會的."杜若也附和道.

"嗯!你們都是好孩子."楊管事笑著伸手摸了摸兩人的小腦袋,對薛靈芸說道,"你先休息一會,過一會讓杜師妹帶你去飯廳吃飯."

"是."薛靈芸應了一聲,"讓楊管事費心了."

"以後大家都是同門,不用這麼拘謹."楊管事含笑拍了拍薛靈芸的肩膀後轉身離去.

"薛姑娘,奴婢給您提行李."薛靈芸院落里粗使丫鬟跑了過來,諂媚的說.不僅她如此,附近院落的粗使丫鬟都跑出來圍著薛靈芸,其中也包括杜若那位整日不見蹤跡的丫鬟.

杜若對修真界不了解,可那些丫鬟從小在修真門派長大,早就練就了一雙利眼,眼見薛靈芸身上的衣著飾品皆是靈器,就知道她不是出身修真世界,就是家中極有權勢,這樣的人當然要巴結著點.杜若見她是楊管事帶來的,那些丫鬟又是這個架勢,用腳趾想也知道這位薛師姐身份不一般.杜若聳聳肩,轉身回院子繼續洗衣服,就該去吃飯了,吃完飯回來還要完成夫子布置的作業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云霧宗是修真門派,對世俗之物不是很在意的緣故,對雜役的待遇好的不可思議.就拿自己這幾天觀察的情況來說,平時吃的方面,一日三餐所提供的食品種類豐盛異常,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水里游的,地里種的,應有盡有.穿的方面,每季每人都有三身從內到外,從上到下的新衣.住宿方面,為了不影響大家的修煉,每個雜役都有一間獨立的小院落,雖不像外門弟子一樣,是建在靈脈上的,但也客廳,臥室,書房,淨房一應俱全.每個院落都設了幾個較為實用的如防禦,屏蔽之類的陣法,當然維持陣法的靈珠是要自備的,杜若院里的陣法目前處于閑置狀態.

享受著這麼好的條件,杜若心里暗暗打顫,要是自己三個月後沒通過考核,自己未來的十年也不知道云霧宗要如何壓榨自己呢!她來云霧宗不過短短一天時間,就已經體會到普通人和修真者之間的差別了.雜役雖然比不上正經的弟子,可畢竟是修真者,和同等級的記名弟子是以平輩論交的,而普通人在云霧宗的地位,甚至比不上一只等級稍高點的靈獸.

"杜師妹."薛靈芸收拾行李之後,來到了杜若的院子里,"是不是該去飯廳了?"

"哦,薛師姐,你等等."杜若晾好了衣服,正在看夫子給她的經脈圖,聽到薛靈芸的叫喚忙跑了出去,"我們走吧."

"杜師妹,你為什麼不把院子里的陣法啟動起來?"薛靈芸問道,"你這樣萬一丟了什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辦?"

杜若笑了笑:"我也沒什麼貴重的東西."沒靈珠怎麼啟動陣法?再說她那幾件破衣服估計送人都沒人要.其他幾樣損失不起的東西,包括師叔給的玉佩,她都是隨身帶著的,也丟不了.

薛靈芸遲疑了一下問道:"杜師妹,為什麼我們還要去飯廳?我們不是應該辟谷了嗎?"

"楊管事說,等我們正式開始學了心法之後,就要辟谷了,現在不需要."杜若也不怎麼清楚,既然修真者要辟谷,為什麼云霧宗還給他們提供這麼多美食呢?不過說起來云霧宗的大廚的手藝還真不是一般的好,杜若想起食堂的那些美食,不由加快了腳步.

薛靈芸道:"我在家已經辟谷兩年,反正我是不會吃那些東西的."

杜若道:"那我們先去飯廳看一下,要是楊管事沒什麼其他吩咐,你就不吃飯好了."

"好.杜師妹,你也該早些辟谷才是,辟谷的年紀越小,對修行越有益."薛靈芸提醒道.

"是嘛?可是我沒有辟谷丹,不吃飯我肚子會餓啊!"杜若說.

薛靈芸想了想道:"你可以不吃五谷雜糧,多吃些山泉,鮮果之類的食物,反正絕谷就好了."

"絕谷?"杜若怔了怔,"什麼絕谷,辟谷不就是不吃東西嗎?"

"誰跟你說辟谷是不吃東西?"薛靈芸神色古怪的瞄了杜若一眼,"你是凡人出身?"

"嗯."杜若點點頭.

"難怪你不知道什麼叫辟谷了!"薛靈芸恍然.

"薛師姐,你跟我說說什麼叫辟谷吧?我什麼都不知道."她一直以為辟谷就是不吃飯呢!

薛靈芸到底是小孩子,以前在家的時候,只有別人指教自己的份,現在見杜若如此誠懇的求教,心里難免有些得意洋洋,解釋起來也特別詳細,"人食五谷後,會在體內產生穢氣,阻礙我們的成仙之路,所以連上古的神仙都是不食五谷,吸風飲露.還有你知道三尸蟲嗎?"

"三尸蟲?我知道三尸神."剛剛夫子才說過三尸神呢.

"三尸蟲就是三尸神."薛靈芸憐憫的望著杜若,凡人家庭的出生的孩子就是可憐,什麼都不知道."三尸蟲是以谷氣為生,所以想要滅三尸就要辟谷."薛靈芸簡單的說道

"三尸——是蟲子!師姐的意思是,我們體內有蟲子?"剛剛夫子說三尸神的時候,她還以為是這些修真者的幻想出來的正義之神……難道是真的?杜若又一次糾結了.

"笨蛋!"薛靈芸用力的敲了下杜若的腦袋,"豈可把三尸比作尋常的蟲蟻?"

"好吧……"杜若告訴自己不能用自己以前的觀點來解釋現在的現象,不然她永遠都明白不了這些宗教理論的!反正她只要記得修真要辟谷,辟谷就是不吃五谷就行了……

"我們先去飯廳看看吧,如果門派不給辟谷丹的話,你就撿些菜蔬果實吃些吧,盡量少食肉類和煙火食."薛靈芸說道.

"嗯."雖然很舍不得那些美味的食物,但既然已經修真了,那是遵守修真界的規矩為好.

薛靈芸來了之後,接下來的幾天又陸陸續續的來了六名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除了薛靈芸出自修真世家之外,其余幾人都是凡人家庭出生,杜若甚至還遇到一個和她來自同一地方的師姐.在杜若來到云霧宗的第十天,學堂就開始正式上課了,讓杜若有些意外的是,上課的夫子居然並不是固定的,幾乎每天都要換夫子,當然這些夫子也不會來關心過她們的學習進度之類的事,每次上完課之後就走了,完全是放牛吃草型的教育.記名弟子所受的教育就和他們完全不同,聽說都是夫子一對一教導的.果然是一分價錢一分貨啊!

自從薛靈芸說過辟谷越早越好之後,杜若也開始跟辟谷了,每次去飯廳吃飯的時候,總是揀些水果蔬菜吃,有時候實在餓得狠了,就吃上兩個雞蛋,幾天下來人就瘦了一圈,還真是個減肥的良方,雖然以她目前的小身板根本不需要減肥.

"最近飯廳沒給你吃飯嗎?"這天杜若背熟了經脈圖,跑去云松子茅屋里默寫的時候,云松子見她兜里又揣著兩個白煮蛋,不禁挑眉問道,這丫頭已經連續帶了好幾天白煮蛋了,他甚至還在學堂里見她剝雞蛋吃,她有這麼喜歡吃雞蛋嗎?

"沒有,只是我現在開始辟谷了,有時候會餓得受不住了,所以才問廚房的大娘要了幾個水煮蛋."杜若不好意思的說道.

"辟谷?"云松子皺了皺眉頭,"你什麼時候開始辟谷的?清微知道你在辟谷,沒給你辟谷丹?"像杜若這種從來沒有辟谷過的孩子,第一次辟谷都應該在有經驗的修者指導下進行的,不然甚至可能會有生命危險.

"沒有."杜若連忙解釋道:"楊管事不知道我在辟谷,楊管事說過了,我們現在還沒有開始修煉,馬上辟谷說不定會熬不住餓,所以讓我們等學完三個月課後在開始辟谷,是我自己心急先辟谷了."

云松子不置可否的說道:"我給你的玉佩里有辟谷丹,你拿來吃吧."

"多謝夫子."杜若連忙掏出夫子給的玉佩,她實在餓得受不住了!沒云松子的吩咐,她根本不敢碰玉佩里的東西,仔細的找了半天,拿出了一瓶標注有"辟谷丹"字樣的小瓷瓶,從里面倒了幾粒藥丸出來,正准備往嘴里塞,被云松子一把抓住.

"吃這麼多干什麼?這種辟谷丹一個月只要吃一粒就夠了."云松子又好氣又好笑的把剩下的藥丸放回去,隨即板著臉教訓她道,"你剛開始修真,稍有一步行差踏錯,就容易走火入魔,以後無論遇到什麼事都要跟我說,不許自作主張,知道嗎?"

"啊!"杜若被云松子嚇了一跳,苦著小臉道:"夫子,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知道就好."其實以杜若目前的水平,就算閉著眼睛胡亂修煉也不可能走火入魔,云松子就是怕她自作主張慣了,故特地嚇嚇她.見她一張小臉被自己嚇得皺成一團,又覺得好笑,不由嘴角輕揚,從衣袖里取出一卷絲帛遞給杜若.

杜若接過絲帛,大致的瞄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針尖大小的小字,這能看嗎?杜若忍不住湊近了想細看,結果那字突然像是變大了一樣,一個個足有蠅頭大小,清晰可見,她嚇了一跳,眼睛一眨,那字又變小了……這就是修真者的手段嗎?還能自動放大縮小,杜若愛不釋手的把玩這卷書卷.

"嗯咳."云松子輕咳了一聲.

"夫子."杜若忙端正坐好,學堂開課之後,云松子偶爾也會來給她們上幾次課,難怪他一開始就讓自己叫他夫子.

"把上面的寫的每個字都背下來."云松子吩咐道.

"是."杜若剛剛簡單的過了一遍,夫子給她的書叫《百草經》,上面記載了各種草藥的藥性,產地,如何種植,跟何種藥搭配可以治什麼病之類的內容,甚至還有草藥成長時每階段的模樣……一字不落的背下來,可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不用背的太急,一切以學堂里講課的內容為主,有余力再看這本書."云松子吩咐道.

"是."

"辟谷丹吃完了就去問清微要."

"是."杜若仰頭對云松子星星眼的說道:"夫子你真好."反正她現在是蘿莉,裝嫩天經地義!

云松子嘴角抽了抽,順手彈了下她的額頭,"回去看書吧."

"是."杜若摸著額頭,開心的離去.有時候裝瘋賣傻也是增進感情的一種方式,但這種方式僅限于偽蘿莉!

杜若從云松子的茅屋里出來之後,直往自己的院子奔去,雖說云霧宗很安全,可這夫子住的地方,沒有路燈就算了,還能荒涼空曠,一到晚上夜風一吹就會出現很多稀奇古怪的聲音,讓人聽了心里就瘆得慌,尤其是這個世界還能修真,誰知道有沒有鬼呢……想到這兒,杜若越發的加快了腳步!

剛走到自己的院子里,她就發現自己院子里居然亮著燈,隔著窗紙她看到有一條纖細的人影在自己的屋里走動,杜若不由打了一個寒噤.

"杜姑娘你回來了."那人影聽到門外的聲響,主動走了出來.

"咦?粉花姐,你怎麼來了?"杜若見來者是云霧宗配給自己的粗使丫鬟,不由詫異的問道.

"我幫你鋪床呢!"粉花笑盈盈的說道.

"謝謝粉花姐了."杜若吐了吐舌頭,"今天起床太晚了,來不及疊被子了."

"疊被子本來就是我們下人做的."粉花笑道:"姑娘,桌子上有些靈果,是楊管事特地讓人送來的,她說你剛開始辟谷,要是餓的受不住,可以喝點靈果."

"好."杜若點點頭,粉花說了幾句之後,就走了.杜若等粉花走了之後,自顧自的打水梳洗後,才爬到了床上.鋪床?杜若哂笑,真當她是六歲孩子嗎?只是——她為什麼來翻自己的房間呢?杜若有些不解,看她帶來的那個包裹,就知道自己身上沒值錢的東西,父親和夫子給她的東西,她又都是隨身帶著的,從來沒有給外人看過,難道她真是來給自己鋪床的?

想了半天想不出什麼答案,杜若翻了一個身,干脆不去想了,反正房里的東西都是云霧宗給的,就算粉花把自己房里的東西全偷走,她再去問楊管事要就是了,現在最重要是的好好修煉.杜若照著夫子教導的呼吸方式,慢慢的放松身體,靜靜的聽著自己的呼吸聲,隨著自己的感覺漸漸調整自己的呼吸方式,夫子說,這個叫"聽息",是最初始的修煉方法.

上篇:云霧宗的雜役(五)     下篇: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