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五)  
   
云霧宗的學習生活(五)

"阿若,你准備將來去哪兒干活?"孫小雅等夫子上完課之後,湊過來好奇的問道.雜役的三個月學習課程即將結束,她們這一班屬于同期招來的雜役中,資質最好的幾個,學習成績也不錯,所以云霧宗大方的給了小姑娘們一個可以選擇自己未來工作的機會.

"我還沒定."杜若看著云霧宗給的幾個選項,有些遲疑不定,"你呢?你選什麼地方?"云霧宗給的選擇不多,只有煉丹房,煉器室,靈獸院和養蜂閣四個地方供她們選擇.

"我去靈獸院."孫小雅雙目閃閃發光的說道,"我一定要把墨止培養成靈獸!"墨止就是孫小雅養的那只小猴子毛毛,薛靈芸嫌毛毛難聽,就取了墨止這個名字.孫小雅本來就很喜歡小動物,加上前幾日看了薛靈芸帶來的靈獸飼養方法後,更是立志要把自己那只白化病的小猴子培養成修真界一流的靈獸.

"嗯,我相信你會成功的!"杜若鼓勵她道,小孩子嘛,教育還是要以鼓勵為主.

薛靈芸在一旁撇嘴,從理論上講凡獸的確可以培養成靈獸,可期間花費的靈石,丹藥數量,都可以讓一名修士從煉氣期提升到築基期,基本上沒什麼人會拿這些靈丹去培養一只凡獸的,除非這人靈石多的燒.

"阿芸,你准備去哪里?"杜若轉頭問道.

"我去煉丹房."薛靈芸不假思索的說道.

"你也去煉丹房啊?多沒意思啊!來靈獸院吧!有好多小動物可以陪你玩呢!"孫小雅慫恿道,她們學堂八個人,包括薛靈芸在內,有三人選擇了煉丹房,三人選擇了煉器室.

"不要!"薛靈芸嗤之以鼻,"只有你這個白癡才會浪費這麼好的機會去靈獸院這種臭烘烘的地方!你知不知道雜役想要進煉丹房,煉器室有多困難?那里連是掃地的僮兒都幾乎全是內門弟子,要不就是記名弟子中的精英!"

除去一些有大機緣擁有天材地寶的修者之外,大部分修真者修行時所需要的靈氣要麼依靠自身吸收天地間的靈氣,要麼就是靠靈丹和靈石提供.靈石蘊含的靈氣豐富,但它的雜質需要修者定期用心法化去.而靈丹蘊含的靈氣不僅豐富溫和,而且沒有雜質,所以有條件的修者都用靈丹修煉.也正是因為如此,每個門派的煉丹房都是門中精英弟子云集的地方.煉器室更是不用說,修真除了本身修行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靈器了,有一件好靈器就等于多了一條命.

杜若聽到薛靈芸這麼一說,心里已經把煉丹房,煉器室給叉了,這種地方可不是她這種沒背景沒實力的人可以進去的.

"哼!不去就不去!煉丹房有什麼好的?整天除了掃地就是洗爐子,哪有靈獸院有趣!"孫小雅嘟噥的說道.

薛靈芸回頭望著杜若,杜若干笑了幾聲,"我可能去養蜂房吧."

"為什麼?"孫小雅疑惑的瞪大眼睛,"你想養蟲子?"想到那一團團蠕動的蟲子,孫小雅激靈靈的打一個寒顫,阿若膽子可真大!

"養蟲子也不錯."薛靈芸在一旁說道:"豢養的異獸中,修者最怕遇到的就是蟲子,因為蟲子一養就是一大批,饒你本事再大,也頂不住成千上萬的蟲子攻擊.靈蜂更是厲害!我記得飄渺宗有個前輩就豢養了一群彩翼風行蜂,這種靈蜂在異蟲譜上排名八十九位,翅膀是彩色透明的,我見過一次,漂亮的很!那靈蜂飛行的速度也非常快.那位前輩雖然只是合道期三階的實力,可憑著那群靈蜂,就有跟合道大圓滿期前輩有一拼之力!"

"真的?"孫小雅聽得眼睛閃閃發亮,"阿若,你也去養一群!彩翼風行蜂!聽名字就很漂亮!"

杜若苦笑:"異蟲哪有這麼好養!那些排的異蟲譜的異蟲都是要用靈丹和靈石養出來的,我要有這麼多靈石,我去蜂房干嘛?我去當煉丹師或者煉器師了.我去蜂房是因為煉蜜."

"煉蜜?"薛靈芸和孫小雅面面相覷,"煉蜜怎麼了?"孫小雅不解的問.

"你們想但凡煉丹,大多需要用煉蜜吧?"杜若說,藥粉要凝結成藥丸,就需要黏合劑,熟蜜性溫,甘而平和,是最好也是最普遍的黏合劑之一.

"嗯."兩人點點頭.

"那麼如果我養蜂養的好,煉蜜煉得好,將來就不愁沒靈石賺."從某種意義上說,她們其實就是云霧宗培養出來的技師,技師想要提升技藝沒捷徑好走,唯一的法子就是多實踐.養蜂相較于煉丹師和煉器師來說,學習成本低,出產的東西銷路又好,自然是杜若的首選.至于靈獸院,杜若想都沒想去過,她雖然也喜歡小動物,但也僅限于欣賞而已.

"對啊!"兩人恍然,"阿若你真聰明."孫小雅崇拜的望著杜若.

"一般一般啦."杜若訕笑,還不是因為窮的……

薛靈芸想了想,對杜若說:"以後我煉丹就問你要煉蜜."

"沒問題."杜若一口答應,"對了,小雅,你是不是明天要回家?"

"嗯,是啊,阿若你回去嗎?"孫小雅想跟她一起回去.

"我?"杜若搖了搖頭,"我不回去."她目前根本沒時間回去,夫子給她的那本《百草經》,說是百草,杜若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里面起碼記載了上萬種草藥,夫子讓她每句話都背下來,這可是很大的學習量!

"你不想你爹嗎?"孫小雅問.

"想.可是我更想等當上雜役,拿了工錢後再回去."杜若不假思索道.

"噗嗤!你這財迷!"孫小雅樂得大笑.

杜若想了想,從懷里掏出一個小荷包,"小雅,你回去的時候能幫我把這個給我爹嗎?"

"這是?"孫小雅接過一看驚訝的問道:"你把補靈丹都給了你爹,你自己修煉怎麼辦?"

杜若笑道:"沒關系,我只給了爹爹十二粒而已,你告訴爹爹,讓他和奶奶每二個月吃一粒."補靈丹是最常見低階修者服用的靈丹,蘊含的靈力不多,但勝在溫和,連沒修煉過凡人都可以把補靈丹當成高級滋補品來服用.杜若想自己父親在床上癱瘓了這麼多年,用補靈丹來滋補可比人參,燕窩強多了.

"那我的補靈丹也帶回去給爹爹吃."孫小雅喜孜孜的說道.

"嗯,十二粒就好,多了你爹也消受不了."說不定還會給家里帶來禍事.

薛靈芸在一旁聽著兩人的談話,欲言又止了半天,終于說道:"你們知不知道門派一年只給我們五十粒補靈丹?依我們現在的修行速度每三天就要一粒,這瓶丹藥還不夠我們半年修煉的."像她們這種剛踏入修真之路的小修士除非是在靈氣非常充沛的靈脈旁修煉,否則本身還無法感應天地靈氣,而靈石要成為內門弟子之後門派才會供給,所以云霧宗每年提供給五十粒補靈丹對雜役來說是非常珍貴的寶貝.

"知道."杜若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說:"補靈丹對我來說只是很珍貴而已,但對爹爹來說卻是他的救命良藥."

薛靈芸抿了抿小嘴:"修者本就該恬淡無欲."

"恬淡無欲不代表要斷絕親情.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孝.父母給了我骨血又養育我長大,我若棄他們于不顧,豈非連這些禽獸都不如?"杜若反問.

薛靈芸聽了之後半天沉默不語,她出生修真世家,自幼受的教育便是大道無情,同父母的關系淡漠,非常不理解杜若和孫小雅為何心心念念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凡人同修者的壽命不同,你若太在意,最後受苦的還是自己."薛靈芸道.

"我並非想讓我爹活的有多長,我只希望他活著的時候能過的快樂."杜若說,除了神仙沒有人可以真的不死,她沒想讓爹能活到幾百或是幾千歲.

"你的想法——真奇怪!"薛靈芸想了半天,終于憋了一個詞出來.

杜若哂笑.

孫小雅在一旁迷茫的聽了半天也沒聽懂兩人在說什麼,"我去喂小猴子."

"我跟你一起去."薛靈芸最近迷上這只可愛的小白猴了.

"好啊,阿若你去嗎?"孫小雅問.

"你們先去,我要去一趟書閣,借點書."杜若搖頭說道,不知道修真界是怎麼養蜂呢!

"書呆子!我看你晚上都快抱著書睡覺了!"孫小雅對她吐了吐舌頭,拉著薛靈芸先走了.

杜若匆匆跑到書閣,正准備借書,突然一只小紙鶴飛到自己面前,"咦?"杜若疑惑的望著這只紙鶴,"過來一趟."突然耳邊響起了云松子的聲音,這是傳音紙鶴嘛?杜若撓了撓腦袋,抓過那只紙鶴往懷里一塞,不敢耽擱的往云松子的院子走去.

"夫子,您叫我."杜若恭敬的垂手站立在茅屋門口.

"進來."云松子的聲音從屋里傳出.

"是,夫子."杜若乖乖的走了進去,雙膝盤坐在云松子對面.云松子不像有些喜歡擺架子的夫子,就愛徒弟站在自己下面或者是跪在地上.

"定好去什麼地方了嗎?"云松子問道.

"夫子讓我去什麼地方?"杜若問道,她想聽聽云松子的意見.

"蜂房的總舍在森林里,那里靈氣不濃,可勝在清靜,能專心修煉."云松子說道.

也就是說夫子也覺得蜂房很好?杜若瞄了云松子一眼,她以為他給自己《百草經》是想讓自己去煉丹房呢!

云松子見她不說話,以為她還是想去煉丹房,他頓了頓,放緩語氣難得解釋道:"無論煉丹還是煉器,都要專心致志,稍有打擾就可能前功盡棄,所以煉丹師和煉器師在煉丹,煉器的時候,只會把自己的親傳弟子帶在身邊."言下之意就是其他打雜的人就可以洗洗睡了,"蜂房日子是清苦些,但比其他地方都要清靜,你剛開始修行,還是找個清靜點的地方修煉更好."

"嗯,那我就去蜂房."她本來就想去蜂房來著.

云松子見她乖巧聽話,眼底不由浮現一絲笑意,"走吧."

"走?去哪兒?"杜若疑惑的問道.

"去蜂房."

"現在?"杜若怔了怔,學堂里的課不是還有三天才完結嗎?

"這三天學堂不會再派夫子來上課了,你要學的就是如何養蜂."云松子簡單的說道.

也就是這三天是職前培訓?杜若見云松子出了房門,忙跟了上去.

正如云松子所言,云霧宗的蜂房總舍坐落在一片草木蔥榮的樹林之中,樹林里枝葉交覆,好似一幅天然的碧紗翠幕,林中溪水潺潺流過,鳥雀聲聲啼叫,微風吹拂過綠葉,發出沙沙的聲響……杜若忍不住深深的吸一口清新的空氣,臉上露出了愉悅的笑容,真是人間仙境啊!

"這里是我以前打雜的地方."云松子故地重游,臉上不由露出一絲懷念.

"夫子以前也是蜂房的?"杜若驚訝的抬頭問道,她一直聽人說云松子煉丹術極好,她還以為他以前在煉丹房打雜呢.

云松子帶著她走到一處較為空曠的樹林之後,"這里就是我以前練功的地方."

杜若四下望了望,除了有七八個大樹樁之外,實在看不出這里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她仔細瞧了瞧那些樹樁,除了一個最高的樹樁之外,其他的樹樁大約只有高出地面一指的厚度,斷口光滑平整,好像是被人用刀劍砍斷一般,樹樁的中心還有一個淺淺的弧形凹痕,這個——

"夫子,難道你把樹樁都坐凹下去了?"杜若指著那痕跡震驚的問.太——太牛了!杜若腦子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修行的人老是打坐,會犯腰間盤突出症嗎?

云松子帶杜若來此的意思就是想告誡她用心修煉,但看到她那震驚古怪的神色,心底湧起了一股怪異的感覺,突然又不想跟她說這些事了,干脆抬手輕敲了她腦門一下,"以後你就在這里修煉,樹樁我都幫你弄好了."他指著一個比其他樹樁要高上許多的新樹樁說道.

"是."杜若瞄了一眼那樹樁,心里暗暗思忖,到時候來這里打坐的時候要帶個蒲團,她現在還小,骨頭還在發育呢!萬一長歪了就不好看了!

云松子又從懷里掏出一個玉瓶,"這是補靈丹,有一千顆,夠你用上幾年了,可別再拿回去給你父親了."

"是."杜若訕訕的接過小玉瓶,夫子怎麼知道她把補靈丹給家里送去了?"夫子,我住在哪里?"難道養蜂房里的修真都是露天居住的?

"一會清微會安排你的住所."云松子說道.

"是."她都忘了夫子是執事殿的總管事,自然不會來安排這種小事.

上篇:云霧宗的學習生活(四)     下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