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二)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二)

杜若前世有過一年去山區支教的經驗,當時她租住的那戶房東就是蜂農,雖說沒有正式養過蜜蜂,可住在房東家里的時候,也跟著學了不少的養蜂知識.對那些毛茸茸,四處蠕動又會蜇人的小飛蟲也從一開始的害怕,惡心到後來漸漸的喜歡,尤其喜歡養蜂帶來的副產品——蜂蜜,蜂皇漿,花粉,蜂蠟……這也是杜若會選擇來蜂房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想起那些香甜可口,乳白似玉的蜂皇漿,杜若口水都快流下了,想來靈蜜的口感一定更好!修真者要辟谷,可沒說要辟蜜.

"杜姑娘,你要的花盆來了,放在哪兒?"蜂舍里的婆子朱嫂捧著幾個陶盆走進來說道.

"就先放在桌上吧."杜若正跪在地上擦著地板,"麻煩你了朱嫂."

"哎呦,姑娘你怎麼自己擦起地板來了?"朱嫂忙放下陶盆,就要接受杜若的工作.

"朱嫂沒事,我已經擦得差不多了."杜若笑笑,雖說這房里都按了避塵珠,可她還是習慣性的把地板家具都擦了一遍,這算是一種強迫症吧?杜若擦完地板後,起身看了看朱嫂帶來的陶盆,"好漂亮的陶盆啊!"這陶盆樣式古樸,外頭的花紋仿了木質的紋理,做的很精致.

"我也是隨便拿的.這些東西都堆在庫里,根本沒人去碰.我還想著要是姑娘不喜歡,就帶你去挑呢!"朱嫂憨厚的笑道,"對了,姑娘,你要這些陶盆干什麼?"她好奇的問道,杜若年紀小,性子又不像其他修真一樣高傲,故她還敢同她說說閑話.

"我想養幾盆花,不然房里太單調了."杜若笑道.

"養花?"朱嫂茫然了,"姑娘想養靈植?可是這麼小的盆子,養不活吧?"

杜若默然,她用陶盆養靈植干什麼?這里最不缺的就是地……不過這里的確沒人在房里養花,難怪朱嫂不知道了,"朱嫂你以後叫我阿若就好了."杜若笑眯眯的說道,"我爹娘都這麼叫我的."

"我怎麼能叫姑娘名字呢!"朱嫂駭笑道,"你們可都是仙子啊!"

杜若聽到朱嫂的話,頓了頓笑道:"朱嫂,倉庫里有很多這樣的小擺設嗎?"

朱嫂見杜若不在堅持讓自己喊她名字,松了一口氣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都是小擺設,不過庫里有很多這樣的小東西.姑娘要是喜歡可以去看看,只要到時候和方管事說一聲就好了."

"好."杜若整理完房間,見時間還早,就准備去樹林里修煉一會,順便挖些漂亮的花草移栽到盆里.

云松子讓杜若修煉的地方就是杜若竹屋外的樹林里,這也算是蜂舍男女分割線,杜若松開云松子給她的指路紙鶴,一路跟著紙鶴往樹林里鑽.杜若有著大多數在水泥森林長大的孩子的通病——不分東南西北,在偌大的云霧宗里時常走著走著就會迷路了,所以云松子特地給她做了一個指路用的紙鶴.

"咦?"杜若剛到地方就見這里站滿了人,為首的是一名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剩下的全是十歲左右的小男孩,見到杜若來了,目光一下子全部盯著她看了,"呃——"杜若眨眨眼睛,很想馬上離開.

"你是新來的小丫頭?"大漢對杜若和善的笑了笑,露出了兩排森森的白牙.

杜若見那瘆人的笑容,不禁心里顫了顫,上前行禮道:"杜若拜見劉師伯."他應該就是蜂房的管事劉師伯吧?

"真乖."劉師伯笑眯眯的望著眼前宛如粉團捏成的小娃娃,從懷里掏出一只小匣子,"喜歡吃糖嗎?這個給你."

"多謝師叔."杜若忙放下手里的小鏟刀,雙手接過那個小匣子,入手頗是沉甸甸,杜若不假思索的就把小匣子往儲物袋里一塞,結果塞完之後,她突然發現注視自己的目光更火辣了——都盯著自己的儲物袋看了!

"你來這里挖藥?"劉師伯的問話讓杜若送了一口氣,"這里可沒有好藥."

"不是,我是挖花的."杜若紅著小臉說道.

"挖花?"劉師伯怔了怔,隨即笑著搖頭,真是女孩子,"臭小子!看什麼呢!快看過來!"他吆喝一聲,聲音響如洪鍾,杜若被他大嗓門震的小心肝撲撲直跳,這劉師伯中氣十足啊……

"這里就是你們林師祖以前修煉的地方,你們看這些樹樁,以前都有一尺高,可林師叔當年在蜂房的時候,天天來這里修煉,足足修煉了一百二十年,把這些樹樁都跟地面齊平了!"

"……"杜若聽了劉師伯的話,第一反應是夫子太牛了!第二反應是,夫子給自己弄這麼一個樹樁,也是想讓自己坐平?杜若不由自主的伸手摸摸屁屁.

"師叔,為什麼這里還有新樹樁呢?"一人指著云松子特地給杜若砍好的樹樁問道.

"咦?什麼時候這里多出一個樹樁了?"劉師伯先是不解的抓抓頭發,隨後勃然大怒道:"到底是那個臭小子弄的?被我抓住了,看我不狠狠教訓他!"

"……"杜若摸摸鼻子,心里暗想你知道了也教訓不了!她趁著劉師伯不注意偷偷的溜了,看來夫子以前修煉的地方已經成為蜂舍的名勝之一了,她以後還是乖乖在房里修煉吧!

一開始到蜂舍的日子還是挺忙碌的,畢竟杜若要在三天之內把該學的技術全部學上手,她雖說稍微有點理論基礎,可畢竟沒實踐過.幸好師叔和師姐們對自己都挺和善,有什麼問題她們也樂意解答,不過在她看來,整個蜂房除了劉師伯是在用心養蜂的之外,剩下的人基本都是在混日子.

云霧宗雖然設置了蜂房,可養蜂的技術的卻不咋地.對靈蜂幾乎完全采取自然放養,每次靈藥園傳來了靈藥開花的消息,他們就領帶著蜂箱去藥園采蜜,從來不對蜂具進行消毒處理,也沒有清理過老死的工蜂,更不會想起定期開啟蜂箱查看有沒有蜜蜂被某些小獸吃掉……這種放牛吃草的養法都能把這些靈蜂養的如此茁壯建康,這修真界的物種果然強悍!想當初她在房東家的時候,就整天就見房東愁蜜蜂得病,愁蜂群過不了冬天,愁蜜蜂近親繁殖,要跑遠一點的地方去給處|女蜂皇交|配……

杜若帶著繡著防禦陣法的羃離,套著蠶絲手套,輕手輕腳的開啟了蜂箱,將蜂箱里老死的工蜂一捧捧的清理出來,把老巢脾取出,換上已經消毒過的新巢脾.再把幾個不用的空蜂箱拆開,用沸水洗刷著蜂箱,巢框,隔板……別人如何養蜜蜂她管不著,可她還指著這些靈蜂多產靈蜜給自己賺錢呢!當然要好好伺候這些小祖宗.

這一系列舉動引得柳夢嵐嘖嘖稱奇,"阿若,你不怕這些靈蜂?"她記得自己來蜂舍的時候,可是適應了好多天,才敢正視這些小蟲子的.

遠處方夫子打量著杜若的舉動,心里暗暗驚奇,即便是她,當初第一次看到蜂房里不停蠕動的靈蜂的時,也惡心了許久呢!這丫頭還真聰明,又肯花心思鑽研,才學了一個多月,就比得上進蜂房已經五六年的熟手了,難怪林師叔這麼喜歡她呢!連劉師伯都整天杜丫頭,杜丫頭的掛在嘴邊.

"我帶了羃離和手套,不怕它們咬我."杜若笑眯眯的說道,她蹲在一個蜂巢前觀察著里面的蜂皇,"師姐,你知道這只蜂皇活了幾年了?"云霧宗的天氣四季如春,這蜂巢里工蜂並不多,正應該是蜂後多產卵,培養強群的時候,怎麼這只蜂後產卵不多呢?

柳夢嵐回想了一下,"四五年了吧."杜若手里的蜂箱是從她那里分出來的,所以她心里多少有點數.

"師姐,你知道綠努蜂的蜂皇一般能活幾年嗎?"杜若翻了好多資料,也沒有綠努蜂的詳細說明.

"五六年?"柳夢嵐有些不確定,有那點功夫去記綠努蜂的蜂皇活幾年,還不如多修煉呢.

看來是該淘汰這只蜂皇了,杜若思量道,用蜂蠟做個人工王台吧,這幾天觀察下來,該淘汰的蜂皇還不在少數呢!只是沒有模具她也做不來王台,杜若摸著下巴,聽說云霧宗山下就有修真集市,她可以去那里的煉器店里問問.

"阿若,你難道想養綠努蜂當靈寵?"方夫子見她問的那麼詳細,以為杜若想養靈寵呢!"綠努蜂個體攻擊力不強,蜂尾只能吐出一次毒針,消耗的靈石又多,可不是好的靈寵."

杜若搖了搖頭:"不是,我不想養靈蜂,我只是想換蜂皇而已,這只蜂皇年紀太大了,養不出太多工蜂了."隨即她好奇的問道:"師叔,我一直聽說有人養靈蜂當靈寵,到底要怎麼養?"

方夫子道:"具體我也不怎麼清除,不過我記得書閣里有幾個玉簡里有說怎麼養靈蜂的,你可以去看看."方夫子說的書閣是蜂舍自帶的書閣,事實上方夫子也是剛上任的蜂房管事,只比杜若早一個月而已,"你劉師伯也養了一群鐵翼銅骨蜂,你可以去問問他."

"嗯,我知道了."杜若乖巧的點點頭.

"問我什麼?"豪爽的笑聲響起,劉師伯一手提了幾個蜂箱,一手提了一個掙紮不休的小孩,大步的走來.

"師兄,你又揀孩子回來了?"方夫子含笑問道.

劉師伯外表凶悍,實則是杜若認識幾位師叔師伯中心腸最軟的一個,對手下的雜役也非常好,時常會幫那些交不起靈蜜的人補足靈蜜,尤其喜歡小孩子.

劉師伯放下手里的蜂箱和孩子,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咧嘴笑道:"我剛剛下山,看到這孩子被人圍著打——別跑!"那孩子一得自由撒腿就想跑,被劉師伯眼疾手快的一把再度拎了起來.

"放開我!"小孩似小獸般沖著劉師伯狺狺低吼.

方夫子見狀大為皺眉,"師兄,你從哪里弄來這麼一個野孩子?"

"嘿嘿!師妹,你幫我把這個孩子洗洗乾淨好嗎?我哪兒全是大男人,干不來這活!"劉師伯搖了搖手里的小孩,"你別看這孩子年紀小,出手狠著呢!又是雙靈根!調|教好了給師叔送去,師叔保管喜歡!"

杜若聽到劉師伯的話,頓覺五雷轟頂,這劉師伯說話也太——不知道的還以為夫子有什麼不良癖好呢!

"你以為師叔跟你一樣?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喜歡往家里揀?"方夫子沒好氣的白了劉師伯一眼,乾淨利落的抬手把那掙紮不休的孩子打暈,長袖微微一甩,就把孩子丟到了朱嫂懷里,"朱嫂,把這個小乞丐洗乾淨."

"是."朱嫂見那孩子渾身上下沒乾淨的地方,不由嫌棄的伸出手拎起孩子的衣領,一路把他拖了下去.

杜若見劉師伯和方師叔似乎有話說,同柳夢嵐擠了擠眼睛,兩人一溜煙的回了自己的房間.杜若回了房間之後,把房里的陣法開啟,然後盤坐在蒲團上,從懷里摸出一塊玉佩.這塊玉佩就是她在進云霧宗之前,爹給她的那塊玉佩,爹是說這塊玉佩是娘留給自己的遺物,可這塊玉佩明明是前世的爸媽送給她的十歲生日禮物啊!在她前世的時候,她帶了足有二十年!在這塊玉佩剛拿到手的時候,她也曾經以為這是塊寶貝,畢竟它能跟著自己穿越,肯定有過人之處,可在她進行各種嘗試,如曬太陽,照月亮,把血滴在玉佩上……之後,也沒發現這玉佩有什麼異象,她就死心把它繼續掛在脖子里,不管是不是寶貝,好歹都是她前世父母和她這世母親留給她的紀念了!

但這塊玉佩這幾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似乎變燙了,貼在身上總覺得熱熱的,莫非真是什麼寶物不成?只是——如果是寶物,到底要有什麼條件才能觸發呢?杜若想了想,決定這幾天抽空回家一趟,問問爹爹關于靈器的事,爹爹也是修真者,他知道的應該比自己多.其實她也可以問云松子,但云松子修為高不說,城府又深,和自己又沒什麼血緣關系,萬一被他看出什麼破綻來,玉佩丟了事小,小命丟了事大啊!杜若不是不信云松子的為人,她只是不信人性.

上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一)     下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