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仙家悠閑生活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三)  
   
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三)

"嘰咕!嘰咕!"

"……"

"嘰咕!嘰咕!"

"……"

"他真能吃."柳夢嵐感慨的說道,余光瞄見那被舔得干乾淨淨的盤子,不禁惡心的皺了皺眉.

"他這麼吃會不會吃壞肚子啊."杜若有些擔憂的說道,這孩子看上去跟她差不多大,已經吃了足足三碗飯了,這麼吃下去會得腸胃炎吧?

這孩子就是劉師伯撿回來的那個小乞丐,洗乾淨之後,五官看起來到也挺清秀的,就是面對食物時的目光稍微凶狠了點.

"估計餓慘了吧?還真是可憐的孩子!"柳夢嵐歎息一聲,對朱嫂吩咐道:"你再去廚房拿點吃的來,我看他是餓壞了."

杜若皺了皺眉頭,"師姐,他餓了這麼久,一下子吃太多東西會吃出病來的."

"是嗎?"柳夢嵐怔了怔.

"不錯."宏亮的聲音響起,劉師伯就大步走了進來,一把拎起了那已經洗乾淨的小男孩.

"放開我!放開我!"小男孩掙紮著,四肢用力的掙紮著,似乎拼命想往桌上的食物撲去.

"不行,你不能再吃了."劉師伯和杜若說了一樣的話.

那小男孩聞言狠狠的瞪了杜若一眼,那凶殘的眼神,似乎跟杜若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樣,杜若不由激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她又不是不讓他吃東西,他干嘛瞪著自己?

"小心."溫和的聲音輕輕的在她的耳邊響起,一雙大手扶住了她的雙肩,讓她站好.杜若下意識的抬頭朝扶住自己的人道謝,一抬頭她就正對上一雙含著淺淺笑意的黑眸,"撞疼了嗎?"扶著她的少年溫言問道.

"沒有."杜若搖了搖頭,注意到扶著自己的少年,眉目溫潤,氣韻高潔,一身普通的青色道袍卻襯托他俊逸如謫仙一般,好一個美少年啊!杜若暗暗贊了一聲.

"蕭師兄,你怎麼來了?"柳夢嵐欣喜而羞澀的望著少年.

"蕭師兄?"杜若仰頭看了看柳夢嵐,再看看少年.

蕭師兄見這粉妝玉琢的小娃娃搖頭晃腦的模樣著實可愛,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嫩乎乎的小臉,對她和聲笑道,"小妹妹,你看什麼呢?"

柳夢嵐不等杜若回答便笑道:"這是我們這兒新來的小雜役,叫杜若.阿若這是蕭師兄,是蜂房里除了劉師伯之外最會養蜂的人."

"嵐丫頭說的不錯,阿若,他叫蕭瑀,你以後叫他蕭師兄就是了."劉師伯提著小男孩對柳夢嵐和杜若說道:"嵐丫頭,這小子我先帶走了,你說的蜂箱的問題,就問你蕭師兄吧."

"蕭師兄."杜若跟著軟軟的叫了一聲.

"真乖."蕭瑀忍不住又伸手摸了摸小丫頭軟軟的發絲.

"是!"柳夢嵐欣喜的有些變調的聲音傳來.

杜若見狀不由吐了吐舌頭,"師姐,我去書閣."說著不等柳夢嵐回話,就一溜煙的跑了.

這時房里只剩下柳夢嵐和蕭瑀,柳夢嵐粉頰通紅,美目盈盈流轉著望著四下,就是不敢看蕭瑀.

蕭瑀瞄了一眼溜得飛快的小丫頭,心里暗笑,真是個古靈精怪的鬼丫頭!他回頭對柳夢嵐展顏一笑,"柳師妹,你說哪只蜂箱里的蜂皇快死了?"

"是這里的……"柳夢嵐紅著臉領著蕭瑀去了蜂舍.

杜若出了房間之後,就停下了腳步,慢慢的往書閣走去,她准備先去借本關于靈器的書.剛走到書閣,就聽到一陣嘻嘻哈哈的聲音,"哈哈,想不到書閣也有《瑞氣祥云》!"

"《瑞氣祥云》早過時了!看我這本《平山冷雁》,是最新出來的!"

"胡說,我這本《千江雪》才是最新的!"

"呃……"杜若呆呆的站在書閣門口,傻眼的望著書閣里一堆正在靈活的爬上爬下的"猴子",他們在干什麼嗎?鍛煉身體?杜若前世家里無論是父親方面還是母親方面,家里都是女兒為主,她還真是第一次看到有這麼多男孩子呢!而且還是能上串下跳的男孩子……杜若仰頭望著那個已經爬到橫梁的小男孩,正想著他不會掉下來吧?突然那男孩子大吼一聲"啊——"就松開手,整個人直直的掉了下來.

"啊!"杜若不由自主的尖叫一聲,"方師叔!有人掉下來了!"杜若話音剛落,只見那小男孩在半空中靈巧的翻了一個身,穩穩的站在了地上.

"哈哈——"眾人哄堂大笑,"女孩子就是膽小!"

"是啊!是啊!方師叔,有人掉下來了——"一個男孩子捏著嗓子學杜若說道.

"哈哈——"眾人又爆發出一陣大笑.

杜若嘴角抽搐,這些臭小子!所以她從來只萌小蘿莉!正太什麼的最討厭了!她也沒理那些臭小子的取笑,淡定的往書閣二樓走去,她記得靈器書似乎在二樓.

"阿若,你怎麼還在這兒?"方夫子驚訝的望著杜若,這丫頭坐在書閣的地板上,身邊放滿了書.

"師叔你說什麼?"杜若看書看得迷迷糊糊的,聽到方夫子的叫喚,茫然的抬頭.在書閣里翻了幾本靈器書之後,她倒不想回家了,因為書上說過,但凡頂級的靈器問世,往往隨之而來的是天現異象,有了異象大家自然都會知道這地方有寶物現世,所以靈器現世的時候往往伴隨著一場腥風血雨……杜若糾結了,她要不要煉化這個玉佩呢?如果不是什麼寶貝到也無所謂,最多郁悶一階段而已,但要真是什麼頂級寶貝,先不說能不能守得住這個寶貝,要是給爹娘帶來禍事就慘了!

"你不是要去師叔那里嗎?"這丫頭看書看傻了?方夫子有些擔憂的摸了摸她的額頭,不是生病了吧?

"啊?啊!師叔,我現在就去!"杜若一下跳起來,完了!她又要遲到了!隨手把書往袖子里一放,她轉身往外飛奔而出.

"哎——"方夫子剛想叫住杜若,這丫頭已經"嗖"的一下竄了下去,她搖了搖頭,悠閑的靠在書架上等著杜若第二次折回.

果然不一會就見小丫頭紅著臉吭哧吭哧的跑了回來,"師叔……"她扭捏的叫著,她都忘了自己還不會開禁制呢!

方夫子大笑,"你這毛躁丫頭!"

"師叔,不如我帶阿若出去吧."溫雅的聲音傳來,蕭瑀站在門口笑盈盈的說道,"我也要去林師叔那里呢."

"也好."方夫子含笑點點頭,把小丫頭丟給了蕭瑀後,直接往書閣三樓去.

"有勞蕭師兄了."杜若雙手抱拳,一本正經的給蕭瑀行禮.

蕭瑀見這如白面捏成的小不點明明一臉稚氣,卻煞有其事的學著大人的模樣行禮,兩只肉乎乎的小爪子抱成一團,就跟一個粉嘟嘟的小包子一樣,不由笑著抬手刮了刮她的小嫩臉,"鬼丫頭."

蕭瑀的手和他清雅的外表一點都不符,手掌寬厚,指節粗大,連指腹都是滿滿的厚繭,杜若不提防被他這麼一刮,不由皺了皺鼻子,這人手上的皮膚簡直跟砂紙一樣!

蕭瑀見這丫頭小臉被他這麼一刮就紅了,心里暗暗詫異,夫子怎麼會喜歡這麼嬌滴滴的小丫頭?他不是最討厭女孩子哭了嗎?蕭瑀資質不錯,也是雙靈根,只可惜他開始修煉的時候已經十六歲了,過了修煉的最好年紀,故沒有當上外門弟子,他也是第二個通過云松子考驗的雜役,云松子會把杜若送到蜂房去,也是因為蜂舍有蕭瑀在.他見杜若邁著兩條小短腿在他身後跟得辛苦,干脆一把抱起她,"走吧."

杜若不提防被他一把抱了起來,連忙四處望望,很好!沒人看見!倒不是她小心眼,主要是這個師兄看起來桃花實在太旺盛了,以後還是躲著他一點的好.和她每次都要小跑一段時間才能到夫子那里不同,蕭瑀貌似才走了幾步,就到了云松子的茅屋前.

"師兄,這是縮地成寸嗎?"杜若好奇的問道.

"是啊,等你到了煉器第六層的時候,就能學這個法術了."蕭瑀笑著把她放下,兩人一起入了云松子的茅屋,異口同聲的行禮道:"夫子."

"你們來了."云松子正在書案上畫符咒,見兩人一起進來,便放下朱筆,示意杜若把他畫好的符咒收好,然後問蕭瑀道:"我讓你做得事做好了嗎?"

"做好了."蕭瑀手一翻,掌心就多出一把袖珍的小木劍,"夫子,您看這把還行嗎?我用千年桃木的樹干做得,上面還刻了幾個防禦的小陣法."今天見了杜若,他就知道這把木劍是給她做的.

"還行."云松子接過木劍轉了幾下,就丟到了杜若懷里,"跟我走."

夫子給她木劍干什麼?杜若有些不解,教她劍法嗎?可她不想當劍修啊!

蕭瑀見夫子並沒有趕自己走,也笑眯眯的跟在了兩人身後,想看看夫子會怎麼磨練小師妹,想他當年第一次拿到夫子給他做的小木劍的時候,也滿心歡喜的以為夫子會教他劍法,結果——嘖嘖!往事不堪回首啊……

悉悉索索……悉悉索索……

杜若並不是一個膽小的人,對蟲類有的抵觸心理也比一般的女孩子要少得多,不然她也不會去養蜂.在學校住宿的時候,宿舍衛生間的里的蟑螂都是她負責消滅的!但——當鋪天蓋地的黑壓壓的蟲子爬向她的時候,她還是無可避免的腳一軟,差點跌坐在地上,一聲尖叫忍了半天才被她咽了下去,"夫子——"杜若結結巴巴的叫了一聲,很想轉身就跑,夫子不是要教自己劍法嗎?為什麼要拿蟲子來嚇她?

"只是幻象你就害怕了?要是遇到真的蟲子怎麼辦?"云松子的聲音冷冷的傳來.

"我——我——"杜若看著這片蟲云,連口水都不敢咽,嗚……這是蟑螂嗎?好惡心啊!

"不許閉眼睛!不然我就把你丟到真的蟲堆里去!"云松子並沒有厲聲呵斥杜若,但認真的語氣讓杜若相信,夫子絕對說得到做得到!

"夫子你虐待幼童!"杜若小朋友淚奔了.

"夫子."蕭瑀見小丫頭原本粉嘟嘟的小臉都嚇得變青了,心里不由有些不忍,"小姑娘總是害怕蟲子的."不過夫子對這個丫頭已經很好了,想當年他可是被夫子丟到一頭三天沒吃東西的餓狼面前啊!那可是真狼,而不是什麼幻象.

"她要不害怕,我弄這個幻象干嘛?"他又不是吃飽了沒事做,杜若資質好,悟性也佳,不過修煉三四個月,就有突破煉氣第一層的感覺,云松子估計這丫頭在三年之內應該能突破第五層.但這小丫頭被家里嬌養著長大的,壓根沒吃過什麼苦頭,很多資質,天賦極佳的孩子都因第一次沒成功突破心魔而落下心結,使之後心境修為滯後,修為也一直上不去,最後天才都成庸才了.

云松子見杜若已經差不多已經習慣面對這麼多蟲子了,又下了一個指令,"一會蟲子會一個個的飛過來,飛來一個,你就用劍砍死一個!"

杜若聞言下意識一劍砍上去,"啵!"黃綠色的液體從蟲甲的裂縫處飛濺到自己身上,"嘔——"杜若慶幸自己現在已經辟谷了,想吐也吐不出什麼東西來!

蕭瑀見小丫頭一邊打著惡心一邊砍蟲子,往往三四劍都不能砍死一只蟲子,手腳也虛軟無力,不由搖頭歎氣道,"這丫頭果然嬌氣,是該好好磨練磨練."如果遇到真的蟲子,依她這麼打法,早被那些蟲子啃得尸骨無存了!

幸好杜若現在還在跟蟲子奮戰,無暇顧及兩人的談話,不然要是讓她聽到自己這世悲慘的成長經曆被夫子和師兄評價為"嬌養著長大的"肯定直接嘔血了……

上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二)     下篇:云霧宗的養蜂生涯(四)